第一六四章 打你个措手不及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中国体育人作者:过关斩将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中国体育人》 第一六四章 打你个措手不及
    第二天的谈判结束了,依据是毫无成果。

    中日双方都以退赛为要挟,夹在中间的菲律宾则是希望中日双方可以做出让步,尽快的达成谈判共识。

    上海日侨区的某个会馆内,日本谈判代表山本兴忠将今日谈判的情况发回给日本国内,然后开始和伪“满洲国”的体育代表久保田,商量明天的谈判策略。

    “真是太可惜了,菲律宾人都已经站在我们这一方了,却被那个陈强给搅局了!”久保田愤愤不平的说。

    “陈强突然出现,的确是出乎了我的意料,而更让我没有猜到的是,这一次中国人的态度非常的强硬!”山本兴忠话音顿了顿,接着道:“我本以为中国人既然愿意谈判,那必然会选择妥协,他们要的只不过是一个稍微体面的结果罢了。但是现在看来,是我太乐观了!”

    “山本先生,明天的谈判,咱们应该怎么办?还要继续以退赛为威胁么?”久保田开口问道。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菲律宾的态度,如果我们和菲律宾联合想中国施加压力,那么中国必然会妥协。所以接下来的谈判,我们要让菲律宾人认识到一点,那就是中国比我们日本更容易妥协,向中国施压的话也会更容易达成谈判的共识。”

    山本兴忠说道这里,诡异的一笑,接着道:“去准备一份礼物,我要亲自去拜访菲律宾代表布朗,希望可以说服他。”

    ……

    山本兴忠打算去游说菲律宾谈判代表布朗,而此时,陈强正在于美国驻华公使纳尔逊-詹森共进晚餐。

    纳尔逊-詹森除了是美国驻华公使之外,还是美国国务院远东事务部主管,是美国远东政策的主要制定者。从这方面来说,詹森在整个远东地区的权力,甚至要大于菲律宾总督。

    美国派往菲律宾的总督,只是负责管理菲律宾这个殖民地,而纳尔逊-詹森则要保证美国在整个远东地区的利益。很多时候菲律宾总督都需要配合纳尔逊-詹森的决策。

    所以在伪满参加远东运动会这件事情上,詹森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只要詹森肯帮助中国说话,那么菲律宾是绝对不会允许伪“满洲国”参加远东运动会的。

    这也是陈强被叫来上海的原因,中国谈判团希望可以借助陈强,试着说服詹森。

    餐桌上,负责作陪的郝更生不断的向陈强使眼色,想让他说一说远东运动会谈判的事情,然而陈强却始终在左顾言它。

    只听陈强开口说道:“前不久的时候,美元贬值了40%,这一定会刺激到美国的出口,我想用不了多久,美国商品就是充斥在整个上海滩!”

    “是啊,不过美元贬值了,我的薪水也贬值了呢!”詹森笑着说道。

    1934年初,美国增发了30亿美金的纸币,随后罗斯福总统发表公告说,美元的价值已降到59.6美分,政府收购黄金的价格定为每盎司35美元,同时公告说政府对联邦储备银行的一切现存黄金拥有所有权,这使得美元大幅度贬值40%。这一政策不仅仅刺激的美国的出口,而且使得美国政府从新旧金券兑换中为国库创利润约28亿美元。而这28亿美元也成为了罗斯福新政得意实施的物质基础。

    此时的罗斯福,已经开始实施他的新政,先是通过了《紧急银行法》,对美国的银行加以控制,然后宣布停止黄金出口,在禁止私人储存黄金,美元停止兑换黄金,放弃金本位等一系列的政策。

    接下来,罗斯福便会开始推行“以工代赈”的经济刺激计划,在全美国范围内大兴土木,大搞基础建设,从而使得那些失业的美国人重新拥有了工作,美国也会逐渐的走出经济大萧条的泥潭。

    只听陈强接着说道:“公使先生,如果你担心薪水贬值的话,不妨去投资一下美国的建筑业,我想美国的建筑业,马上会兴起的。”

    詹森眼神中的凝重一霎而过,随后他开口问道:“陈先生为什么会这么说?”

    “美国马上就要大兴土木了,政府会进行各种各样的建设,美国建筑业会迎来一个黄金时期。”陈强开口答道。

    詹森心中一惊,但是他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他故作随意的问道:“陈先生,你身在中国,竟然对地球另一面的消息如此灵通?”

    陈强故意装作显摆的样子,开口说道:“我在美国的时候,曾经跟罗斯福总统谈论过他即将实施的新政,当时他给我讲了一件很有趣的故事,总统先生指着窗外的一片空地说,你看那一片空地,如果我要在上面挖一个坑的话,那么我需要雇佣十个工人,如果我要把坑填上的话,我还得需要十个工人。”

    “我问总统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挖个坑再填上,这不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么?然而总统先生却告诉我,这可以帮助二十个人找到工作!”陈强笑了笑,接着说道:“总统先生说美国最大的问题,就是要解决就业,如果他当选总统的话,便会利用建设公共工程来解决就业问题。”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詹森微笑着举起了手中的红酒杯,做了一个敬酒的手势,然而他心中却充满了骇然。

    这一场晚餐,陈强压根就没有提远东运动会谈判的事情,他一直在跟詹森讨论有关罗斯福新政的话题。

    晚餐结束后,陈强起身告辞,詹森则亲切的将陈强送到了大门口。

    ……

    陈强和郝更生坐进了车中,此时郝更生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陈强,我一直在给你使眼色,你难道没看到么?一整晚的时间,你都没有提远东运动会谈判的事情,我们这一次算是白来了!”

    陈强却是反问道:“郝督学,你觉得詹森公使会不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么?”

    “詹森肯定知道,我们谈判的事情又不是什么秘密,再说了菲律宾公使也住在这附近,他们肯定已经和詹森见过面了。”郝更生开口说道。

    “那就对了,既然詹森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那我也就没有必要再提了。”陈强开口答道。

    “咱们这次是求人办事,你倒好,对要办的事情只字不提,这顿饭就白吃了?”郝更生一脸愤然的说。

    “郝督学,这是一种策略。刚才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聊有关美国总统罗斯福新政的事情,你知道是为什么么?我就是想告诉詹森,我跟美国总统的关系很好。我所说的那些,像是美元贬值、禁止出售黄金,都是在报纸上能找到的内容,但投入公共工程这方面的事情,美国还没有实施,这只是在罗斯福的计划当中。我提前将这些消息透露给詹森,我想以詹森的身份,他应该能够知道,我说的这些很快就会发生!”陈强开口解释道。

    “我明白了!”郝更生马上清楚了陈强的意图:“你这是在借着美国总统,给詹森施压?”

    陈强点了点头:“对,詹森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所以我也不用明说。我只需要告诉他,我跟美国总统罗斯福关系莫逆,罗斯福总统甚至会将他即将实施的新政政策透露给我。詹森作为一个外交官,他知道我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他也应该懂得选择和取舍!”

    郝更生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忍不住叹道:“你跟美国总统的关系还真的挺好的,这种牵扯到美国国策的事情,他都会告诉你!”

    陈强只是腼腆的笑了笑,并没有答话。

    罗斯福当然不会把美国的国策告诉陈强,他跟陈强的关系还没到那个地步。换个角度讲,就算是两人关系真的特别的铁,但牵扯到一个国家的国策这么重要的事情,罗斯福也不会透露给陈强。

    陈强虽然对于罗斯福新政了解的不是很深刻,但是一些最基础的知识还是知道一点的。他知道罗斯福新政的主要措施之一,就是大力兴建公共工程,缓和社会危机和阶级矛盾,增加就业以刺激消费和生产。

    在罗斯福大兴土木的过程中,体育场馆也是罗斯福主要建设的目标,当时罗斯福新政里,全美光是游泳馆就建了750所,田径、篮球、橄榄球、棒球、网球等其他体育场馆更是有上万座,体育公园更是不计其数,差不多每个城市都要建好几所体育场馆。这些有关体育方面的事情,陈强是看过资料的。

    陈强之前让沈嗣良搜集美国的报纸,在报纸上陈强看到了有关整顿银行和放弃金本位等信息,却没有看到有关建设公共工程的报道,所以陈强判断出,建设公共工程的计划应该还没有开始,于是乎陈强便将这当成是了一个筹码,让詹森觉得,陈强跟罗斯福关系很好。

    ……

    美国公使纳尔逊-詹森送走了陈强,便一个人在别墅的花园内散步。

    詹森夫人知道,自己的丈夫这不是在有助消化,而是在思考很重要的事情。

    以往也是这样,詹森遇到一些重要事情需要做决定的时候,便会来到花园看似漫无目的散步。

    詹森夫人端了一杯咖啡,走到詹森近前,开口问道:“亲爱的,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么?是因为刚才来的那两个中国人么?”

    詹森接过咖啡杯,开口说道:“对,那两个中国人来找我,无非是为了和日本进行的远东运动会谈判,他们希望菲律宾可以站在中国一方。”

    “你没有答应他们?”詹森夫人接着问。

    “不,事实上他们压根就没有提远东运动会谈判的事情!”詹森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这也是最让我苦恼的事情。那个陈强,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那个运动员,他是个谈判高手!”

    “我不太明白。”詹森夫人开口说道。

    “我之前好像跟你提起过,陈强跟总统先生的私交甚好,但我还是低估了他们之间的友谊,陈强跟总统先生的关系,远比我想象当中的要好的多!”詹森开口说道。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詹森夫人问道。

    “你还记得刚刚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陈强谈起了总统先生的新政么?”詹森反问说。

    “我记得,陈强好像很了解总统先生的新政,但是他说的那些事情,在报纸上都能看到,这是很容易收集到的信息,并不能代表他跟总统先生有很深厚的私交!”詹森夫人开口答道。

    “但是政府要大规模投入公共工程的事情,报纸上却没有!”詹森开口答道。

    詹森夫人微微一愣,她父亲是州长,祖父是国会参议员,所以也是政治世家出身,对于政治的敏感度也是有的,此时她也意识到了些什么。

    “那个中国人说的,投入公共工程的事情,是真的?”詹森夫人开口问。

    詹森点了点头:“是真的,但即便是在国内,也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或许连很多民主党的高层都不了解。而我也是通过一些特殊关系,才了解了一些这方面的信息。白宫应该正在制定大规模公共工程建设的方案,应该很快就会提交到国会进行审议。”

    在1934年上半年,罗斯福的新政主要完成了整顿银行与金融体系,促使美元贬值,调整农业政策,发放救济金这四个项目,通过整顿银行和金融体系以及增发货币,美国政府有了钱,随后才开始将直接发放给老百姓的救济金,改为“以工代赈”,开始大规模兴建各种公共工程。

    如今兴建公共工程的计划,才刚刚进入到筹划的阶段,还没有实施。即便是在美国,也只有罗斯福的核心团队才了解这个计划,詹森作为美国国务院的远东事务部主管,也算是一方封疆大吏,他有消息渠道可以打听到一些这方面的消息。

    詹森这个远东事务部主管勉强才能打听出来的消息,陈强竟然脱口而出,所以当时的詹森心中十分的骇然,他没想到隔着半个地球,竟然还有人对美国下一步的国策如此了解!

    这也让詹森产生了一种误判,那就是陈强跟罗斯福的关系非常的要好,罗斯福甚至将未来要实施的新政政策,都告诉了陈强。

    只听詹森夫人开口说道:“这么看来的话,陈强跟总统先生的确是交情莫逆啊!那么远东运动会的谈判,你打算支持中国人么?”

    “满洲地区是否能够参加远东运动会,对于中国和日本来说,或许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这却并不会影响美国在远东的整体战略布局。这毕竟只是一场运动会而已,无论菲律宾站在哪边,对于美国都是无所谓的事情。既然陈强跟总统先生交情莫逆,那么我就不妨卖他一个人情吧!我马上去给布朗打一个电话。”詹森开口说道。

    ……

    山本兴忠走出了房门,然后转过身去,冲着布朗微微一鞠躬,开口说道:“布朗先生请留步,在下就此告辞了。”

    “山本先生,我们明天谈判桌上见。”布朗微微一笑,然后目送山本兴忠离开。

    布朗转身回到房内,他的随从马上走了过来:“布朗先生,詹森先生打来了电话,说有事情要跟你商谈。”

    一听是詹森来电,布朗不敢有丝毫怠慢,马上三步并作两步去接电话。

    另一边,山本兴忠和久保田两人坐在车里,一脸得意的笑容。

    “布朗已经答应了,明天会向中国人施压,看来我们的谈判,明天会有一个比较满意的进展。”山本兴忠开口说道。

    “这也多亏了山本先生的随机应变,说服了菲律宾人站在我们这一边。”久保田从旁奉承道。

    “不,应该多亏了中国以往的软弱无能!”山本兴忠接着说道:“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中国人一直在失败,一直在妥协,特别是最近几年,即便是他们失去了满洲,可他们的政府却依旧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反抗。中国政府就是一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如果我是菲律宾代表的话,也会选择联合更加强大的日本,向中国施压,迫使他们做出让步!”

    ……

    次日,中日菲三国的代表,又重新坐在了谈判桌前。

    山本兴忠因为得到了菲律宾的支持,从而显得底气十足,他用一种傲慢的目光望着中方的谈判代表沈嗣良,时不时的还嘲讽似的看一看角落里坐着的陈强,仿佛是在说这次谈判日本已经赢定了。

    谈判开始,沈嗣良和山本兴忠各自陈述了观点,依旧是老一套,双方各不相让,中方坚决反对伪“满洲国”以任何形式参加远东运动会,而日方则强烈要求伪“满洲国”参加到远东运动会当中。

    此时,菲律宾代表布朗站了出来。

    山本兴忠一脸得意的色彩,他知道布朗接下来的一番谈话,是向中国代表团施压。

    只听布朗开口说道:“根据远东运动会的赛会章程第三条规定,新会员加入,应由全体会员通过。既然中方反对满洲成为远东运动会的新会员,那么我们菲律宾作为这次远东运动会的主办国,也只能遵照赛会章程,拒绝日本方面的要求!”

    “什么?”山本兴忠不可思议的望着布朗,他不明白昨天晚上两人已经说好了联合向中方施压,为什么才过了几个小时,布朗就变卦了呢?

    这一刻,中方谈判团的成员们,顿时露出了喜色,而山本兴忠却是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山本兴忠用一种阴冷的语气说道:“布朗先生,我方之前曾经表过态了,日满一体,如果满洲帝国不能参加远东运动会的话,我们日本人也会退赛!”

    布朗听出了山本兴忠威胁的语气,作为美国人的他,被日本人威胁,心中也是挺不爽的,之前为了菲律宾能顺利举办远东运动会,布朗也只能忍着,如今他已经得到了詹森的明确指示,此时的他也无需再忍。

    只见布朗冷哼一声,开口说道:“山本先生,这远东运动会的赛会章程,是由我们三国共同制定的,我也希望我们三国都可以遵守这个赛会章程。我们菲律宾拒绝满洲参赛,是照章办事!”

    山本兴忠心中升起一股凉意,他能够感觉到,今天的布朗比前两天硬气了许多,日本退赛的威胁,已经无法要挟到菲律宾了。

    菲律宾的谈判代表是铁了心要站在中国一方了,这顿时打了日本一个措手不及!

    ——————

    每到星期天都例行更晚,好无奈,求月票支持!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