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挪用中馈(一更)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农门秀色:医女当家作者:桑非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 第204章 挪用中馈(一更)
    樊氏的确是回去求助娘家了。

    “娘,我樊家乃名门之后,怎能被个乡野之人如此欺辱?陆家勋贵世家,泼天富贵,大伯母掌中馈内务,我就不信她全然公正。我不过用这区区不到千两银子,她便这般斤斤计较,让那小妇人扫我颜面,言语羞辱。此仇不报,我将来还要如何在安国公府立足?”

    她倒是没有隐瞒自己意用中公为私一事,但言语中仍是毫无悔意。

    樊夫人溺爱女儿,闻言便皱了眉头。

    “二郎呢?他就任你在陆家为人这般欺负?”

    “他还不知道。”

    提起自己的丈夫,樊氏终于有了些微的心虚和顾忌,“他一个大男人,应忙于朝政,后宅女眷之地,不宜多闻。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陆家甘愿娉一个农女为妻,为人耻笑,我却不愿屈居贱民之下,看她脸色,受她奚落。”

    樊夫人怒容满面,“陆家世代勋贵,京城多少世家难以望其项背,都说陆家家风严正,如今却让一个农女在后宅兴风作浪,对长不敬,安国公夫人怎可偏私包庇?此事分明就是她们婆媳联手,存心要陷你于不义。”

    “那季氏闺中之时就不安分。”樊氏眼中满是嫌弃不屑之色,“若非靠着周家做靠山,皇上又岂会如此抬举她,封了她做县主,生生压了满京闺秀一头?她随母改嫁入了萧府更是不安于室。一个闺阁千金,什么不学,非要去学那等贱民做什么生意,简直败坏家风。她母以色侍人,迷得国舅神魂颠倒,想来也将那套狐媚的本事尽数教给了她。陆家男儿清正自持,三郎更是未来国公爷,如被女色所迷,不思进取,岂非辱没先祖?陆家定败于这等妖媚之手。她如今就敢行此卑劣小人之举,将来真做了国公府主母,那还了得?婆母糊涂,处处帮着外人,让我低声下气的去给她道歉。我为家中和睦,只得委曲求全。可那小妇人,怠慢轻狂,嚣张得意,处处给我脸色看。仗着有几个臭钱,当着下人的面便羞辱于我。这等娼妇,怎配为国公夫人?”

    她越骂越难听,将所有不忿全都化作刀子射向季菀。

    樊夫人拍拍她的手,道:“莫急,我这就随你去国公府走一遭。我就不信,陆家就没一个明白人了。”

    “娘。”

    樊氏则阻止道:“大伯母是国公夫人,她掌内闱大权,偏袒那小妇。况且这是陆家家事,您去了也讨不着好。”

    “她糊涂,陆老太君可不糊涂。”樊夫人轻哼一声,“一个刚过门的新妇,如此的没规矩,若不好生教训一番,将来不定多猖獗。”

    “娘,老太君虽与祖母交好,但咱们樊家毕竟是外姓人,她自然更偏袒自己的儿孙。”樊氏道:“她老人家多年不管事,一心安享晚年,对府中大小事务不闻不问,大伯母又有心偏私,巧言如簧,她如何能不被蒙骗?到时反倒怪罪咱们不知礼数。”

    樊氏心里还是明白的,此事是她不对在先。若是找上门去,闹到陆老太君跟前,揭开前由,自己少不得会被斥责。

    “那你说,该如何?”

    “娘,您是长辈,何必自降身价与一上不得台面的小妇计较?传出去也不好听。”樊氏回来的目的很明确,“我一时不查上了她的道,这坑还得自己填,决不能让她抓着这把柄在我头上作威作福。只是如今我实在囊中羞涩,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一万多两,并不是个小数目,似樊府这等并不显赫的家族,半年的开销也就一万有余。所以樊夫人脸上也有为难之色。但想到女儿被一个农妇欺辱,便咬了咬牙,道:“你等着,我给你拿。”

    她掌中馈,挪一部分,再加上自己的私库,还是凑得上这笔钱的。

    “这盒子里有一万五千两银票,你先拿去应急。”

    樊夫人将一个盒子推给女儿,“待此事过后,我定去陆家,给你讨回公道。”

    樊氏得了银票,松了口气。

    “娘,此事容缓,我先回去了,否则那小贱人不知还要闹出多少风波。”

    “好。”

    樊氏带着银票,春风满面的走了。门口,一个小丫鬟从廊柱里现身,看了眼她离去的方向,匆匆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此事当真?”

    樊家大少夫人看着自己的丫鬟,既惊又怒。

    “千真万确。”小丫鬟便是刚才在正厅偷听樊夫人母女二人谈话之人,“奴婢亲耳所闻,绝不会错。二姑娘在陆家闯了祸,拿不出钱来填补空缺,这才回娘家求助大夫人。不知金银几何,但看大夫人的脸色,应当不是一笔小数目。否则那么心高气傲的二姑娘,怎肯回娘家打秋风?”

    大少夫人轻哼一声,“我刚入门的时候,她便瞧不上我,目中无人,飞扬跋扈。如今嫁人了,还是这个德性。陆家勋贵之家,不知何等的泼天富贵,吃穿用度比之樊家不知高出多少。她心高气傲,不肯屈居人下,每每银两短缺都回娘家索要。母亲宠她,对她有求必应。这次,怕是得挪用中公私用了。”

    “大夫人若真如此,老夫人知道了,必定不会轻饶。”

    大少夫人轻笑,目光深幽。

    她这个婆母迂腐肤浅,一味的宠女儿,是非不分。久而久之就养出樊氏那目中无人的性子。若非有樊老夫人和陆老太君的交情在,陆家未必看得上樊家。

    “少夫人,二姑娘每次回来都与您难堪。这次她闯下大祸,您何不…”

    “杀鸡焉用宰牛刀?”

    大少夫人漫不经心道:“她是小姑,我是长嫂。都是一家人,若我明着给她不痛快,老夫人便是惩处了她和母亲,也会觉得我不识大体,不懂尊老爱幼。”

    “难道就这么不了了之?”

    “当然不是。”大少夫人笑意盈盈,“我是晚辈,不可对尊长不敬。可若是同辈之间,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丫鬟恍然大悟,“您是说…二夫人?”

    大少夫人轻瞥了她一眼,笑容莫测。

    “奴婢懂了。”小丫鬟也会意一笑,“奴婢定将此事办妥,老夫人绝不会怀疑到您身上。”

    “嗯,去吧。”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