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了断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陛下免礼作者:珠江老烟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陛下免礼》 第207章 了断
    躲?

    四下里一片狼藉,却连个能遮挡住身子的物品都没有。

    逃?

    李弘冀早已经吓得浑身瘫软,而吴驰的两条小腿也是簌簌发抖。

    战?

    特么的别开玩笑了!那灵兽体型如此巨大,吴驰站直了还没有人家的一条腿高。而且还是刀枪不入之躯,怎么战?

    只能投降!

    吴驰看那面前的两只灵兽急停下来,似乎正在犹豫该不该勇往直前,连忙堆出了一脸的讪笑,举起了双手。

    可是,这个动作却被灵兽理解成了意欲攻击,急忙向后退了一步,并作出了防范姿态。

    几个意思?

    吴驰定了定神,感觉两条小腿不是那么抖了,心想,现跑或许还来得及,至于李弘冀又该如何,唉,听由天命吧。

    面对如此彪悍的怪兽,逃跑也是需要极高的技巧。

    绝不能像之前那样掉头往后跑,因为,掉头转身需要时间,而怪兽速度极快,很有可能借此机会便扑了上来。

    正确的做法是晃一下,或者往左晃,然后往右跑,或者相反过来。因为怪兽体型巨大,转身变向是它唯一的弱点。

    主意打定,吴驰继续讪笑,忽地向左迈开了腿来。

    便是这么个小动作,那两头灵兽却如临大敌,一声低吼,向后连连退却。

    吴驰登时惊住了。

    如此,那还需要狼狈逃跑么?

    再试一次。

    吴驰向前迈出了一小步,同时做好了向一侧飞奔逃命的准备。

    那两头灵兽又是一声低吼,急速向后退了数步。

    吴驰分明看到那怪兽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惊奇、以及恐惧。

    “这怪兽居然害怕老子?”

    吴驰终于能安定一下心神了。

    心神一定,智商重新上线,吴驰不禁哑然失笑,伸手从脖子上拽下了那块鸡血石。

    “靠,老子有空间转移大法,怕他个球啊!”

    手握鸡血石,心神更加安定,吴驰这才想起了那怪兽惧怕自己的缘由。

    怪兽怕的不是他吴驰,而是孙大主任赠与他且与他融为一体的金箍。

    想明白了道理,那吴驰更加大胆,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柄弯刀,爆吼一声,向那两头灵兽虚空比划了一下。

    那两头灵兽见状,登时散去。

    “吴兄威武!”一旁李弘冀看了整个过程,但见那怪兽被吴驰吓跑,不由对吴驰发出了赞叹之声。

    然而,危险并未解除。

    灵兽继续与四周肆虐,而吴驰和李弘冀,以及仅剩下的二十余亲兵,已被南闽军团团围住。

    李弘冀对灵兽无比恐惧,但对南闽兵将却是鄙夷至极,但见怪兽退去,李弘冀陡生英雄气概,仗剑起身,对身边亲兵道:“众弟兄,随本王杀出重围!”

    那帮子亲兵跟李弘冀全都是一副尿性,刚才还吓得簌簌发抖,如今怪兽跑远,面对南闽兵将,一个个又都恢复了虎狼本性。

    吴驰一把拉住了李弘冀,道:“杀什么杀呀!你就这么点人,敌军成千上万,还有怪兽助阵……”

    李弘冀红了眼,道:“不杀?难道让我束手就擒不成?”

    硬杀出去对吴驰来说也不是不行,即便敌军成千上万,却也拦不住一个一心想杀出去的吴驰,只是,若是再拖上李弘冀这条后腿,那么杀出去的话,还不得将吴驰累个半死。

    懒得出奇的吴驰手握鸡血石,哪肯受这番苦罪。

    再说,他还想趁着李弘冀的怒火,直接将李弘冀带到李景遂跟前,看着这爷俩闹腾起来,然后趁机下手,干死特娘的李景遂。

    “闭上双眼,兄弟带你冲出重围!”

    吴驰左手握住了鸡血石,右手抓住了李弘冀的铠甲,心中想着李景遂所在之处,然后默念口诀,只听‘倏’地一声,这二人便来到了牛奔和李景遂的面前。

    当牛奔意识到吴驰已经受了节目组洪波或是吕清风的空间转移大法的时候,便意识到这个灵兽计划很可能干不掉吴驰。但又心存侥幸,希望吴驰慌乱间施展不出空间转移大法。

    当灵兽突袭而来,吴驰拔腿飞奔之时,牛奔的这种侥幸心理达到了顶峰。

    然而,当两头灵兽将吴驰逼到了绝境时却不敢攻击,那牛奔便清醒了。莫说灵兽,恐怕自己亲自出手,也奈他不何。

    既然干不掉吴驰,那么这一战对牛奔而言已然失去了意义。

    因而,当吴驰带着李弘冀突然出现在面前时,牛奔的第一反应是溜他娘de。

    神仙开溜,即便不用法术,那速度也是堪比灵兽。

    李景遂只是眼前一花,那牛奔便不见了人影,面前,只站着吴驰李弘冀二人。

    “果真是你!好阴险的招数,好毒辣的手段,齐王殿下,本王何罪之有,要让你下此毒手,置我于死地?”

    被吴驰带走的时候太过突然,那李弘冀手中还握着一柄长剑。

    而李景遂,却是赤手空拳。

    李景遂慌忙解释:“我,我是,我是被那道长胁迫而来。”

    说着,李景遂将目光投向了吴驰:“吴公子,吴掌门,请你作证,我昨日还在金陵……”

    吴驰拍了拍屁股,捡了块石头坐了下来,笑道:“我只是个生意人,不懂朝堂事物,再说,我又是大周子民,不好掺和你大唐之事。”转而却对李弘冀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哦!”

    李弘冀深吸了口气,举起了手中长剑,指向了李景遂。

    “本王敬你身为叔父长辈,诸事多有忍让,然,你竟以此毒手来待我!今日,那就做个了断吧,有你无我,有我无你!”

    爷俩的武功原本就相差不多,但李弘冀沾了年轻的便宜,而且手中握着武器,那李景遂怎是对手?

    三两回合,便听到了李景遂的一声惨叫。

    李弘冀将手中长剑深深地刺入了李景遂的胸膛。

    “死了?”一旁吴驰问道。

    李弘冀目光呆滞,以长叹替代回答。

    “捡些木柴,烧了吧,省的日后再出差池。”吴驰说着,从怀中摸出了一只打火机,丢了过去。

    火势渐起,火势又渐消,那李弘冀始终不愿开口。

    直到李景遂完全化成了灰烬,李弘冀才嗷地一声,痛哭出来。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