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低调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毒医小娘子:夫君,该播种了作者:白简朱衣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毒医小娘子:夫君,该播种了》 第220章 低调
    和秦月歌一样,对着道谜题一头雾水的人,并不在少数。

    有人小声念读着谜题后,读完后感叹了句:好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道谜题是用的离合体,答案是——”

    楚镜离顿了顿,随即对秦月歌笑道:“时间还没到,我还是先不告诉你了。”

    秦月歌顿时嘴角一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姓楚的,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话说一半藏一半的人,出门是特别容易被打死的!”

    真是的,她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就等着听答案了。

    结果这厮,竟然不说了!

    真是太讨厌了!

    被秦月歌怨念的眼神盯着,楚镜离不禁有些无奈又好笑,叫来一个侍者。

    “二楼还有没有空着的雅间?”

    “这位公子不好意思,二楼今天被包场了。”

    “喂,你想干什么?”

    秦月歌不解为什么楚镜离忽然问这个,不禁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问道:“干什么要叫雅间?”

    “给你讲答案。”

    秦月歌:“......”

    楚镜离答得理所当然,秦月歌确实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回他。

    这人......

    讲个答案,竟然还需要特意叫个雅间?

    似乎知道秦月歌心中所想,楚镜离不禁轻笑道:“小歌儿,你平时挺聪明的,怎么这会儿犯糊涂了?”

    说着,楚镜离指了指被屏风隔开的许非钰几人,继续道:“看见没有,不过猜个灯谜而已,他们竟然和科举考试的学子一般在那里答题。”

    “如此严格,小歌儿,你猜这是为什么?”

    秦月歌眉头一拧,没有说话,楚镜离便继续道:“自然是大魏朝皇帝很重视这场花灯会,不想出现舞弊的情况。”

    舞弊......

    秦月歌很敏锐的抓住了这个关键词。

    而后猛地抬头,看向楚镜离,嘴角动了动,开口道:“所以,你是不想答案外泄,所以才想去二楼的雅间给我分析这道谜面?”

    楚镜离点了点头,秦月歌彻底无语了。

    “其实,我对着谜题,真的没什么兴趣。知道或不知道谜底,都无所谓。所以,你根本不用如此的。”

    楚镜离:“......”

    许非钰五人被屏风隔绝了,众人看不到他们的状态,只得盯着白绸上的谜面,埋头苦思,绞尽脑汁的想着谜底到底是什么。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三分之一百年燃烧完了。

    许非钰已经写下谜底,交给身边不远处的侍者,轻声道:“有劳了。”

    侍者轻轻点头,而后笑道:“公子,您写完了便可以离开了。”

    许非钰摇了摇头,“我再坐会儿,你先去吧。”

    侍者一愣,似是有些不解许非钰的行为,不过他倒也没停留,点了点头,便出了屏风,朝二楼而去。

    一直站在二楼居高临下俯视一楼大厅里所有人动静的墨玉斋掌柜的,看到上楼的侍者,不禁挑了挑眉,有些惊讶。

    “这么快就有答完了的?”

    侍者点了点头,朝掌柜的拱了拱手,掌柜的倒也没多问,只是摆了摆手,道:“送过去给诸位大人瞧一瞧吧。”

    二楼雅间内,三皇子已经和众位翰林学士轮番下了一盘棋,当然,无一例外的是他赢了。

    侍者敲门时,他刚结束最后一局棋的厮杀,正在自己拾掇棋子。

    听见敲门声时,不禁眉梢一挑,手中动作一顿。

    而后瞬间又继续将黑白棋子收入棋盒中:“进。”

    侍者捧着许非钰的答题的宣纸,微微躬身递给一名翰林学士,轻声道:“诸位大人,这是其中一人的答案。”

    “这么快?”

    那接过宣纸的翰林学士不禁一愣,眼底是止不住的惊愕。

    要知道,皇上这谜,他们也是琢磨了半柱香的时间,才有了答案。

    “这可真是后生可畏啊!”

    他感叹了句,立刻便有不同意见的人开口,嗤笑道:“老林啊,别这么早下定论,若是答错了呢?”

    “呵呵呵!你们两个就别吵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就知道了!”

    “是啊是啊,快,林学士,快打开看看,看看这人的谜底可是对的。”

    “嗨,你们这么猴急干什么,先给三皇子瞧一瞧。”

    最后一颗棋子拾掇进棋盒,闻言,三皇子倏地抬头,目光淡淡的道:“不用。”

    ......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三分之二。

    终于,有人动了。

    “出来了,出来了!白七公子出来了!”

    白子瑜出了屏风,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纷纷围了过去。

    许非钰眯了眯眼,随即也跟着起身,从一旁绕过去。

    白子瑜没想到他刚写完谜底出来,就被围住了,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待看到许非钰从不远处轻轻松松的离开后,不禁眯了眯眼。

    真是狡猾!

    想必他早就答完了,只是不想做着出头之鸟,所以在等着其他人先出屏风。

    然后,他便可以趁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秦月歌见到白子瑜出来时,心里还有些小失望,以为许非钰输了。

    但是,在看到许非钰避开众人,十分顺利的出来后,不禁弯了弯眉眼,笑道:“哥哥,你太坏了!”

    许非钰端起秦月歌替他倒的一杯茶,轻轻呷了口,轻笑道:“我们初来平城,还是低调点好。”

    秦月歌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办?

    哥哥好像已经被她带坏了!

    就这样的,还是低调?

    恐怕是有些眼力见和城府的人,都已经注意到并且盯上他了!

    这可还真是“低调”啊!

    “好啦,哥哥,那你给我讲讲谜底是什么呗。”

    许非钰挑了挑眉,看了楚镜离一眼,有些讶异的问道:“他没告诉你?”

    秦月歌摇了摇头,将楚镜离的考虑说了一遍,许非钰顿时眼睛一眯,道:“他的考量没有错。”

    秦月歌也点了点头,轻声道:“所以,我们就一直等着你们结束。”

    “那就再等等吧!一炷香的时间还没过。”

    “哇!苏四小姐他们也出来了!”

    倏地,人群中,又一阵骚动起来。

    “你们猜,谁将会是这次花灯会的头筹者?”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