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绝地逃生 下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真龙战士作者:仙遥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真龙战士》 第176章 绝地逃生 下
    青炎剑在第十八剑时劈散姬丽苦苦支撑的凝水盾,余承男终于将胜利的主动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之所以能这样轻易的确立胜局,是因为在姬丽到来之前,余承男已经于先她一步感知到她的来临,继而进行了精心准备,因此甫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在占据先机的情况下,凭着自己双龙魂的强横实力,逐渐扩大胜果,最终完全将姬丽压在绝对的下风。gt;

    姬丽那以蓝色龙魂力量汇聚形成的水晶鞭在青炎剑迅若奔雷的一剑接一剑下,不仅难以发挥原有的长处,更被余承男牵着鼻子走,其杀伤力不住被余承男的剑势限制,最终杀伤的范围越来越小,再不具备原有的威胁。当余承男刺出第二十四剑时,交织着赤色龙魂与青色龙魂力量的剑影仿佛化作若隐若现的双龙之形,两股力量先后撕碎姬丽最后的防守,水晶鞭化作漫天晶体,姬丽则吐出一口鲜血,重重摔倒地上。姬丽刚想微微抬头,鼻尖处不远的剑锋所散发的灼热剑气,令她这最后小小的“希望”也落空了。gt;

    余承男心叫可惜,若不是自己解禁龙魂消耗不小,加上袁天涯造成的伤势影响,他完全可以在最后一击下杀死姬丽,现在却只能将她打成重伤。他当然不知道之前姬丽与严劲加入浮堡空战时,曾长时间维持神龙形态,消耗同样很大,但却能感觉得到姬丽的状态不比巅峰之时。不过最后胜出的人是他,姬丽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母亲的血仇,叶列娜的断臂之痕,在这一刻都将由他来划下终点。gt;

    姬丽表情平静,似已经预料到自己的结局,她缓缓闭上美目,对周围的事物都再不感兴趣。只要余承男的剑往前一送,她的心灵煎熬将可得到解脱。gt;

    不知为何,余承男见到姬丽这样的从容平静,心里变得很不舒服。但仇恨的怒火支配着他,令他只想尽快的结束这一切,他甚至不想去问姬丽为何到这里的原因,因为他害怕。一股异样且熟悉的感觉令他的思考停滞了半响,那正是他害怕的原因,严劲。因着姬丽与严劲的关系,他这一剑变得沉重起来,杀死姬丽固然可以结束以往的仇恨,但他与严劲之间恐怕也将划上一道难以填补的深沟。gt;

    “承男,住手!”一道洪亮的呼喊声,夹杂着锐利的金属破风声,激荡着充盈的龙湖之力,凌空飞至,命中了余承男犹豫的心。gt;

    青炎剑划出一道淡淡的印痕,击飞来袭的金光锯轮时,余承男往后连退几步。来人抢到姬丽身边,将她扶了起来。gt;

    余承男轻叹一声,他早该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为了确保营救行动的顺利,他不得不守好这条重要的通路。青炎剑遥指对方,余承男目光如炬地射向严劲。gt;

    金光锯轮绕了一个大圈,回落到严劲左手周边环绕。严劲担心地望了脸色苍白的姬丽一眼,又迎上余承男锐利的目光。姬丽的伤刚好不久便陪他以身历险,现在又被余承男打成重伤,若他迟来半步,后果不堪设想。gt;

    严劲头皮发麻,眼前的情况既突然,又无奈。他和姬丽本意是潜入浮空城堡后,分头搜索被囚禁的同伴们,如有可能的话就暗中解救。因为姬丽的关系,他们很难像真龙解释清楚,严劲也曾设想过通过其他人作为沟通的缓冲,慢慢的向余承男等伙伴解释清楚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后。但一切都因姬丽与余承男的遭遇,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余承男与姬丽有的是“杀母”之仇,这种因亲人而引起的仇恨,往往很难有婉转的余地。他当然知道姬丽在余母死亡一事上是无辜的,但余承男会相信他的话吗?gt;

    “承男,伯母的死因实是另有隐情,姬丽并不是杀害她的凶手。”严劲怀着复杂的心情,耐心的向余承男解释。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被囚禁的同伴们,因此必须尽可能的压下余承男与姬丽间所谓的“仇恨”。gt;

    姬丽垂下头,现在的她很难说上话。gt;

    余承男截断了正要继续往下解释的严劲,大声道:“严劲,你是否疯了,竟帮浮冰组织的人说话?”gt;

    严劲没有因余承男的质难动怒,他要做的就是耐心讲清楚事情发生的始末,让余承男清楚当时的情况。当然,这也是自己争取重回真龙的机会,若要这样,就必须让余承男理解自己与姬丽合作的原因。“我不是帮浮冰组织说话,也不是为姬丽狡辩,我现在要做的只是说清楚一个真相。当时伯母是自己跳楼身亡的,而不是像我们当时想象的一样由姬丽亲手杀害。其中另有你还未了解的隐情,明白吗!”gt;

    余承男一听严劲的话便怒火中烧,大喝道:“住口!如果不是浮冰组织抓走我的母亲,她就不会死。造成她最终死去的,就是浮冰组织,无论姬丽是不是亲自下手的人,她都逃不了干系。严劲,你到现在仍看不清事实么?”余承男对严劲的话并非没有仔细考虑,但他因母亲的死而对浮冰组织产生的深切仇恨,与此前对姬丽的仇恨交杂一处,已经是难解难分,这时对严劲维护姬丽的行为,更是感到愤怒无比。gt;

    严劲为之愕然。余承男的“反击”虽是有些任性且不讲道理,但却并没有错,他很难去和余承男争辩。如果当时不是因为“命运”为了逼余承男就范,将余母抓走,自然而然事情也不会以悲剧收场。余母的死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实,这对余承男是个巨大的心理创伤,作为余承男的好友,严劲和其他同伴一样,是感同身受的。唉,对于姬丽,他现在是慢慢的理解了,对她没有太大的恶感,可是他不能因此而忽略了余承男失去亲人的痛苦。严劲深切的体会到夹在两头中间的无力感,他知道无论他再怎么解释下去,余承男都不会相信自己的话,因为无论时间,地点,人物,都是错误的。gt;

    姬丽露出凄然的笑容:“严劲,我很感激你。但是算了吧,让余承男杀了我,这样一切的恩怨仇恨都会划上终点。伯母的死的确是浮冰组织造成的,我难辞其咎,只有我的死,方能让伯母心安,也能化去你和同伴之间的误会。”gt;

    严劲摇头一叹:“别说傻话了!我是不会让你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的。承男现在糊涂,但你却很清醒。我要让你们两人都能把话说明白,而不是不明就里的互相残杀。”gt;

    余承男没有插话,他能感受到严劲与姬丽之间的感情变得不一般了。自从严劲被黑天打落大海后,严劲便与真龙失去联系。可以想见他一路走来所经历的苦痛波折,否则以严劲正直的性格,该是不会选择与浮冰组织合作的。他相信严劲,他已经以浮空城堡的信息来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证明了他仍是原来的那个严劲。但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好战友和仇人一起,那种矛盾复杂的刺痛,令他无法平息对严劲的气愤,误会,他知道自己很难,很可能也永远不能迫使自己去接受这样一个结果。gt;

    严劲长叹一声,再仰起头来,迎上余承男的直视,沉声道:“承男,我要带她走。”他最终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原本他希望能通过这一战向真龙表明心迹,至乎能让余姬两人的“仇恨”得到好的解决,然后自己能重新回归到真龙的队伍中。但现在是不可能的了,他只能选择离开。仇恨和阵营的对立,均是真龙的伙伴们不能接受姬丽的重要原因,要慢慢的化解姬丽与真龙之间的矛盾,需要很长的时间,更需要良好时机的配合,现在这都是无法做到的。他已经明白姬丽对自己的情意,甚至不抗拒自己去接受姬丽,因为姬丽对他的真心相对,与真龙当时给予他的并没有太大的分别,像这次姬丽肯撇开“命运”,孤身支持自己的营救行动,便是她在以最直接的行动来表示对自己的爱。他怎么能让姬丽就这样死去呢?gt;

    浮空城堡突然整个摇晃起来,比起之前剧烈的内部颤抖,这一次似乎是各种外力同时施加在浮空城堡上造成的结果。浮空城堡似被两个巨人左一下,右一下的推来晃去,使身处其内生出平衡骤失的感觉。若不是内部令人心安的坚固结构,余承男真的会以为整个浮空城堡会在摇晃下现出一个大窟窿。gt;

    果然严劲色变道:“不好,恐怕eo已经开始展开反击了,他们在进攻浮空城堡!”他和姬丽进来浮空城堡的时间比余承男晚,更为了解当前的形势发展。gt;

    余承男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eo之前与真龙曾有过约定,为了保证真龙人员的安全,不在万不得已下,不会对浮空城堡发起足以毁灭的攻击行动,现在看来形势应该是十分危急了。他的心猛地扭紧,希望织田美嘉和恩里克他们的营救一切顺利。gt;

    严劲扼要解释道:“我和姬丽帮助eo赶走了昆根庭,接着又配合韩梅少校,摧毁了浮空城堡的能源核心。依我看eo一定是不想浪费这个宝贵的机会,决心要毁掉浮空城堡了。承男,你们到底救出大家没有!”gt;

    余承男不愿瞒他,如实道:“美嘉和恩里克已经去救人了,应该很快有消息传来。”gt;

    正说间,两人心头分别生出感应,那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感觉。gt;

    严劲拦腰抱起姬丽,准备离开。真龙的营救行动成功了,否则来的人不会是晨曦,正是晨曦在发出心灵的传讯,告知余承男和严劲,她正在赶来这里。严劲心中暗叹,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留下和大家重会相逢,但现在他必须要离开了,他必须保护好姬丽。回想起之前自己的种种努力,包括与浮冰组织的违心合作,直到现在能帮上余承男他们救出大家,他的心内没有半点悔恨,只有高兴,因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做到了,他救出了同伴们!gt;

    “再见了承男,一定要保护好大家!”严劲转过身去。gt;

    “严”余承男欲语无言,有很多话到了嘴边,突然又都说不出来,“你保重!”gt;

    严劲侧身微微点头,接着展开身法带着姬丽迅速远去,仅有姬丽看到他眼眶下难掩的两行热泪。gt;

    余承男心中一阵失落,是他逼走了严劲吗?自己是不是太失去理智了,难道是刚才言语的冲突将严劲推至无法挽回的余地吗?唉,严劲走了,今后他们还有再见的机会吗?他没有追上去挽留严劲,他既害怕见到严劲,又不想见到姬丽,更不愿去想他们两人间的任何事情。gt;

    余承男忽有所觉地往右侧望去,下一刻晨曦已经来到他身边,她饱含感情的眼眸正注视着严劲离去的方向。gt;

    “给我些时间好吗?严劲的事我负有很大责任,我想到时候亲自向大家说明清楚。”gt;

    --------------------------------------------------gt;

    载着真龙全体一百多人的大型运输机,缓缓加速驶离浮空城堡。负责护航的是韩梅的蝠翼战机小队,而驾驶运输机的同样是真龙的好战友叶列娜和伊凡诺夫。在这硝烟漫天的战场上能再度重逢,他们都生出再世为人的动人感觉。gt;

    整个撤离行动能这样顺利的进行,全靠各方之间紧密高效的合作。在真龙众人会合之后,斯卡和麦昂立即通过改装后的暗龙通讯器向外部发送求救信息,之后信息被正在搜索真龙踪迹的超脑系统所捕捉到,波天野立即将情况告知了史密斯将军和韩梅,并开始筹划接应真龙撤离的事宜。得到回复的真龙集体赶往余承男,恩里克,织田美嘉当初进入浮空城堡的登陆平台等待撤离。浮空城堡内的暗龙很快察觉到了真龙一方的情况,并往登陆平台部署兵力,但这时浮空城堡内部已经一团混乱,加上eo的反击攻势全面展开,能腾出的人手是少之又少,根本无法抵挡余承男等龙魂战士的强大战力。最终在韩梅,叶列娜,伊凡诺夫等eo战士的配合下,真龙全体有惊无险地登上接应的运输机,完成了撤离行动最困难的部分。gt;

    运输机犹如大鸟般重回天空,将浮空城堡这巨大的牢笼渐渐抛在后方。对于真龙来说,那代表着一个噩梦的结束,一段屈辱经历的终结。真龙的全体人员再也按捺不住内心重获自由的激动,欢呼起来。此时eo正在向浮空城堡发起最猛烈的反击,益显得真龙众人的自由欢呼是多么的难得,为这场空中大激战增添了一抹浓艳色彩。gt;

    真龙被囚禁人员的成功获救,鼓舞了eo的士气,因为从开战到现在,他们还是首次取得这样意义非凡的战果。如果摧毁浮空城堡的能源核心是这场空战的转折点,那么真龙成员的获救则将eo对抗暗龙的战斗热情推向了最高峰。eo已经意识到暗龙并非不可能战胜的对手,敌人带给这些战士们的不再是恐惧,而是投入战斗的高昂热情。gt;

    余承男与丽莎和余瑜紧紧拥抱在一起。gt;

    丽莎对他的爱意,使他内心涌起一阵强烈的愧疚,他曾因为自己作为一名龙魂战士的身份,决定将责任与感情割舍开来,结束语丽莎的恋人关系,但他却从未仔细地为丽莎想过。当丽莎紧紧回应着自己的拥抱时,他明白了丽莎此时只有甜蜜的爱,以及对他强烈的思念,渴望。余承男感觉全身火热,天啊,自己竟还傻傻的想要结束这段关系。丽莎对自己的包容,理解,是自己从未给予过她的。余承男下意识地亲吻丽莎的脸颊,在这一刻,他和丽莎的感情因为这次劫后重逢得到升华,他会全心全意地去与丽莎一起经营并维系两人之间的感情,不再犯下先前般愚蠢的错误。gt;

    余瑜除了是余承男的妹妹,现在更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母亲记忆的延续。只有余瑜能令他记起以往与母亲相处时的宝贵时光。唉,现在母亲已经不在了,他更要负起照顾妹妹的职责。作为哥哥,他并不称职,因为自己身份特殊,因此能陪伴妹妹的时间很少。但这次的事情令他明悟,对于眼前的人和事物,他多了一份前所未有的认知。他对真龙的热爱,成功地由表入里,延伸至对身边每个人的热爱,他再不会将责任与感情分离,而是将其作为一个完整的整体,去爱护和保护。余瑜可能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不能再失去她!gt;

    这时飞机剧烈地晃动起来。gt;

    伊凡诺夫的声音通过扬声器响起:“伙计们,你们真该看看窗外。”gt;

    余承男知道短暂的宁静时光宣告结束了,他安慰了余瑜和丽莎几句,将目光投向舷窗外的现实。gt;

    --------------------------------------------gt;

    晨曦的心灵无限延伸开来,一览无余地感知着整个战场的形势发展和变化。gt;

    eo与暗龙围绕着浮空堡垒的激烈攻防战仍在进行着,双方交锋的形势,比起最早先的时候,已经发生了显着的变化。eo凭借着体系齐全的空中进攻部队,对防御力大损的浮空城堡,展开了波浪式的狂猛反攻,在战斗机的掩护下,轰炸机编队终于得以穿越浮空城堡此时已经薄弱的防御火线,对浮空城堡倾泄毫不留情的狂轰滥炸。gt;

    此时一个巨臂基座再也承受不住eo的炮火打击,其支撑结构与浮空城堡的主体连结部位被完全破坏,整个巨臂基座脱离浮空城堡,往下方深不见底的锁链山脉直直坠落下去。巨臂基座上的暗龙士兵带着凄厉的惨叫来回奔跑,甚至有的人已经从基座上掉往下空,悲惨的命运立时萦绕在整个巨臂平台之上。从高空下坠,对于这样沉重的巨臂平台来说是致命的,上面的人们能生还的可能性很小。犹如失去一支手臂的浮空城堡猛地水平倾斜一下,进而又缓慢的恢复至平衡。在能源核心被破坏后,浮空城堡的防护网络被大幅削弱,这庞然大物虽仍挺立半空,但已不再像之前般散发着毁灭性的力量,而是像一个衰弱的老者,只能任人宰割。gt;

    战争的天平看起来应是倾向eo一方,但真正的威胁依然存在,至乎因繁乱的战斗而差点被忽视。gt;

    黑天,整场大战的核心依然存在着。晨曦比任何人都更清楚黑天的实力,只要后者仍在,这场残酷的战斗就仍会继续下去,且己方随时有被逆转翻盘的可能。gt;

    晨曦的心灵越过战斗最激烈的浮空城堡空域,感知到了沉乌。这奇异的巨型门之生物,正是眼前战火中最大的受害者。血红的天空裂缝与锁链山脉中漩涡状的力量奇点,形成了天地间极端的两极,并不住从沉乌身上抽取着力量,以维持现在这条通天光柱——“通道”。换言之,沉乌的整个生命,成为了滋养“通道”的营养库,黑天通过从沉乌身上提取的力量,既能制造出“通道”,同时又能维系“通道”的运转。与此同时,晨曦还发现了沉乌力量的另一个流向,那就是浮空城堡。这和她之前的猜测一样,浮空城堡正因为得到了黑天以沉乌力量带来的支持,所以能在失去能源核心后,保持着整体的稳定,至乎能在eo猛烈的反攻之下支撑到现在。gt;

    沉乌的生命正在熊熊燃烧着,晨曦不由眼眶湿润。在这样通过极度透支的使用之下,沉乌再活不了多久。gt;

    她对黑天仅存的一点熟悉亲近的感觉,因为黑天残忍的手段,彻底烟消云散。作为门之使者,她和黑天在门之领域中的主要职责,是维护门之生物与门之领域二者的和谐稳定。但黑天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已经抛却了其作为门之使者的基本信念,只是野心与私欲下的邪恶产物。她发誓要阻止黑天,因为她绝不能接受这样以生命作为代价的暴行,哪怕这样的牺牲可以恢复门之领域。这已经不再是解决门之领域的方法理念之争,而是涉及到最根本的人心善恶,即便黑天真能返回门之领域,他也只会将门之领域导向黑暗。gt;

    代表着沉乌形体的浓密云团不住收缩,原先它可覆盖整个锁链山脉的身躯,现在已经不足原来的百分之一。晨曦凭借着自身非凡的精神力量,使自己的心灵纠缠上沉乌的内心,感同身受地体会到沉乌的无奈,悲愤,惋惜。她尽最后的努力,以心灵上的慰藉,安抚它生命最后阶段的苦痛,沉乌回应着晨曦心灵的语言,令晨曦能如亲眼所见般地了解到它现在的神态,情感。沉乌将仅余的能量沿着它与晨曦建立起的心灵连接,作为最后的礼物,送给晨曦,后者将能量包裹在精神的海洋当中,纳为己有。它和晨曦虽只是第一次会面,但却成为了最好的朋友。gt;

    心灵的连接戛然而止。一阵响彻苍穹,久久不散的悲鸣之后,沉乌的生命终于走到尽头,整个身体化为漫天飘洒的灰烬。沉乌的尸身成为其力量的最后精华所在,在黑天时之力的引导下,分别汇入“通道”与浮空城堡,作为最后的养料来供给通道计划的施行。gt;

    就在这时,晨曦的心灵响起警兆,她感应到了黑天,黑天也感应到了她。gt;

    “晨曦,你仍要阻止我吗?”gt;

    “我一定会阻止你!你的通道计划,是注定不会成功的!”gt;

    在黑天的长笑声中,两人结束了简短的战争宣言。gt;

    晨曦的心灵重回起点,她缓缓睁开双眼,发现余承男,织田美嘉,恩里克等一众伙伴们都围绕在她身边关心地察看自己的情况,见到她苏醒过来才松了一口气。gt;

    晨曦平静的道:“沉乌死了。”gt;

    恩里克是除晨曦外与沉乌“接触”最多的人,闻言叹息道:“唉,到最后我们仍是没办法帮它摆脱这样悲惨的命运。”gt;

    叶列娜急促的声音这时在扬声器里响起:“不好了!浮空城堡正朝我们的方向驶来,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撞上我们的!”gt;

    众人面面相窥,这无疑是一个最坏的消息。gt;

    晨曦长身而起,雪白长袍迎风而动,只露出一对无暇无疵的玉足,令众人深切感受到她如仙如幻般的动人气质。晨曦的美目突然射出深切的感情,先是悲伤,继而恢复平静:“黑天开始进行通道计划的最后一步了,也就进入通道,最终返回门之领域。而在此之前,他要毁掉我们真龙,除去他最后的心腹大患。”gt;

    余承男骂道:“该死的,我们绝不能让他成功!”gt;

    晨曦转过身来面对一众同伴,说道:“不错,我们绝不能让他成功,否则整个世界将陷入难以预知的黑暗深渊。各位,我需要你们的力量!”gt;

    众人大声答应。。gt;

    余承男,织田美嘉,恩里克三人探出手来,与晨曦紧紧相握,他们彼此间心意相通,已经知道接下来该做的事情。gt;

    晨曦感受到真龙昂扬的战斗意志。为了这里所有的人能活下去,为了含恨而死的沉乌,她会与黑天展开殊死的搏斗,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gt;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真龙战士》,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div>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