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家庭教师”唐伯虎与《十美图》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伪装成隐士高人作者:清蝉子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伪装成隐士高人》 第195章 “家庭教师”唐伯虎与《十美图》
    “伯虎兄,听说你是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出场自带bgm?”

    “……才子之名,着实愧不担当,不过笔迹爱慕是什么?”

    “额……伯虎兄,你是不是真有九个老婆?”

    “……仅有三位,两位俱已去世,另一位已休妻!”

    “啊……那伯虎兄,会不会武功,横练经脉鲜血倒流的那种?”

    “……愚兄这一双手除了写诗作画,是手无缚鸡之力。”

    “那……那伯虎兄,你行走江湖用过‘华安’的身份名头吗,还有认识一个秋香的女人吗?”

    “……我本字‘伯虎’,现已改为‘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鲁国唐生、逃禅仙吏,但唯独没有用过‘华安’二字。还有,秋香是何家妇人,从没听说过。”

    の(⊙o⊙)…和唐伯虎对话,培风的表情一直是这样的(⊙_⊙)?

    从杏花楼外,沿着南湖小径入湖心绿洲,这一路上,培风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发问,可把唐伯虎这个江南大才子郁闷坏了。

    这个名叫培风的算命先生明明比自己年轻二十来岁,却自来熟一样,张口闭口喊着“伯虎兄”,显得十分亲切。不过自己确定不认识他,问出的话就更摸不着头脑了。

    此时,培风心中的八卦之火已经彻底熄灭了,他看着眼前的老帅哥才意识到,自己是先入为主了。

    面前的唐伯虎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并不是后世《点秋香》还有演义里搞笑玩耍的“周星星”。

    培风甚至从他行走和话语间看出他的一丝落寞。难道他在此有什么难言之隐?

    培风嗅到了支线任务的气息,可惜……若称骨算命被系统告知不能用于隐士高人及自身,培风早就上手为他上手称骨了。

    此刻,南湖中央的杏花楼,其间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一幅江南水乡、世外桃源的样子。宁王妃娄妃常到此烧香拜佛,临水梳妆。

    杏花楼东、南、西、三面环水,宁静安详。唐伯虎介绍说,此楼源于建于唐朝的湖心观音亭,宋元两朝高人雅士多在此隐居治学。

    楼上,培风见到了宁王朱宸濠,和《点秋香》中嚣张跋扈想造反作乱的宁王不同,培风眼前的宁王三十来岁,礼贤下士,一见培风和唐伯虎过来,赶忙起身赐座。

    此间,楼上酒席很丰盛,炭火烤的温暖如春,王府的不少幕僚和文人和的烂醉如泥,正在对着远处繁华街市的花灯吟诗作赋。

    席上还有数十位天资绝色的侍女正施展“奇技淫巧”,有画画、弹琴、书写、歌唱、舞乐、弹筝、鼓萧瑟,热闹十分……

    “才子姗姗来迟,请来的仙家竟如此年轻,还请上座!”

    宁王爷对培风的兴趣更大,很是恭敬,想来他见到先前算命的盛景,再加上头目等人的坊间传话,想来对培风另有所求。

    此时,培风第一次见到了娄妃,能被宁王册封为正妃的人选果然是天资国色,容貌不输其他楼上侍女,比她们更多了一层雍容华贵,看上去三十岁许。

    可惜了,培风虽然不知道唐伯虎的历史事迹,但他知道宁王造反,这个宁王娄妃绝不会有落得好下场,真是天妒红颜。

    刚才来路上,他已听唐伯虎说,宁王请来让他教习娄妃书法绘画的,培风这才知道了唐伯虎家庭教师的身份。

    “不知道王爷找我来所为何事?”

    培风暂时还看不出唐伯虎这个隐士高人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是想来会落在宁王这边,所以他直接开门见山了。

    “仙家年纪虽小,但却有开天慧眼,我刚才已从侍从口中得知你有预测吉凶之能,请问本王爷的命运……命运如何?”

    宁王朱宸濠深吸了一口气,殷切地望着培风。培风仔细观察着,询问其生辰八字,他不动声色,其实是在观察周围。

    只见宁王的幕僚看似都在吟诗作赋,但都悄悄竖起耳朵倾听,而一旁的娄妃却面色难色,盯着培风默然不语,失了一分颜色。

    “王爷天生富贵,身怀紫气之相。”

    培风先吐出一句话,其实对于历史人物他没办法实时称骨算命,他们皆有自己的生命轨迹运行。

    “哦,仙师来看,紫气比之那天子……天子之气如何?”

    宁王有些迟疑问道,一旁的幕僚都面露喜色,娄妃假装咳嗽了一声,望着唐伯虎端起画笔默然不语。

    培风分明看到一侧的唐伯虎握酒的手在瑟瑟发抖,脸色没有了先前红润略带苍白,这是被吓得。

    看来,果然是和宁王造反有关,只是为什么系统还没有发布支线任务,难道自己猜的不对?

    那就再加一把火,反正宁王早晚要作乱!

    “紫气东来是圣人出世之意,五百年仅出一位圣贤。惟天降命,自然是比天子之气……”培风没有说话,却伸出了大拇指,指了指天上星辰,就不言语了。

    “好,好,好!来人,看赏。不知仙师……仙师可愿入我帷帐之下?”

    宁王激动不已,他招募一向是求贤若渴。

    此时,娄妃脸色已经苍白,唐伯虎连酒杯都拿不住了。

    培风见宁王竟然抛出了橄榄枝,顿时有些迟疑,他还在犹豫下一步要怎么忽悠。

    此时宁王趁机冲着身边幕僚使了个眼色,果然,身边有书生开口,略带着醉意地说:“仙师有所不知,宁王爷被封南昌时,派兵帮助过皇家解救危难。

    皇帝曾说过平分天下,可现在却食言了。今王爷求贤若渴,慕名将仙师和江南才子唐相公请来,还望你我共同替王爷效劳呢!”

    说着,他望了一眼宁王,见宁王笑而不作声。又继续言道:“当今正德皇帝骄奢淫逸,贪恋女色、荒淫无道,完全是愧对列祖列宗啊……”

    唐伯虎见说起自己这个江南才子,并没有高兴,脸色又白了一分,眼神复杂地望着培风。

    培风见他们如此放肆地议论当今正德帝,心下了然,看来这宁王已经把南昌城当成了根据地了,堪比司马昭之心啊。

    不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好。”培风应道。

    宁王听到培风的回答,心花怒放。

    此时,一向安静的娄妃却突然开口了。

    “王爷,花灯已上,可以让先生指导妾身入净室作画了。”

    娄妃说完,和唐伯虎这对师生对望了一眼。宁王很高兴,正想挥手让两人去净室练习书画。

    此时,原先的幕僚书生望着身边的美人侍女,冲着宁王开口道:“恭喜王爷再得良将。王爷,唐相公妙笔丹青,现在正好您搜寻的天姿国色的十美人已教习歌舞、礼貌,俱调教完毕。

    十美齐聚杏花楼,若现在将十美作画,连同美人一同献此画于当今圣上,那么……”

    书生幕僚还没说完,宁王顿时鼓掌致意,连称大赞。书生和宁王心照不宣,顿时宁王开始指示唐伯虎研磨作画,他们则继续花天酒地,憧憬天下。

    培风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见证《十美图》的出生,而且先前自己在东篱下的水下古墓,看来冥冥中自有天意啊。

    他望着那面露嘚瑟的书生幕僚,心里吐槽道:你就是夺命书生的原型吧?

    此时,侍女一把笔墨纸砚等工具备齐,接到宁王命令的唐伯虎不敢迟疑,只有提起笔容易、下笔难!

    “王爷,楼上华灯绽放、烟火声响,影响书画思绪,不如请唐相公到净室中吧,十美图毕竟非一日之功,正好杏花楼书房刚重新陈列。

    历代书法家和画家王羲之、苏东坡、赵伯煦等人的字画图轴多有收藏,可能会对唐相公作《十美图》有很好的启发作用。”

    娄妃心明如镜,开始引开话题规劝宁王,对唐伯虎这个老师使了个眼色。

    宁王点头,并嘱托唐伯虎好好作画,一定要使出最强的技艺功力,让皇帝看一眼就沉迷美人姿色不可自拔,用心险恶。

    “王爷,我也想此楼的书房中观望伯虎兄作画,欣赏贤者的书画佳作。”培风打蛇随棍上,也提了一句。

    宁王再次点头允许。

    唐伯虎和娄妃这对师徒却有些愕然。

    杏花楼书房并不远,离先前宴席台并不远,但很幽静。娄妃让侍女把十美留在书房外面待命。

    她和唐伯虎一前一后走入书房,身后的培风不请自来,两人并没有任何反应。

    书房内,培风果见历代名人字画琳琅满目,而且多数都是真迹,甚至有不少书画标注着“唐白虎”印章字样的作品,正是唐伯虎的习练真迹。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鼓动王爷造反作乱?快,从实招来,我这可有心腹甲士在旁待命!”

    进入书房后,娄妃一改先前雍容华贵的气质,直接转身对着培风厉声喝道。

    咦,这王妃变脸有些快啊?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