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清风晓月诉柔情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相思难负作者:烜之墨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相思难负》 第二十一章 清风晓月诉柔情
    落地,眼神相遇。嘴尖轻触,那一丝余温让柴宏全身酥麻!心跳加速,血压升高,整个脸颊腾一下蹿红!

    此时的白羽亦是手足无措,脑袋空白,半惊半蒙的盯着柴宏那双清眸。

    许是激动过度,柴宏下意识使了十二分力气去推开白羽。而被推者,似乎也吓到了,惯性后退。于是,白羽一个趔趄又滑落在身后的河中。

    微凉的水淹没了躁动的心,将脸上的火意尽数消去,落汤鸡的下场正好掩盖掉自己无尽的尴尬。

    而此刻岸边的柴宏,反倒哭笑不得。

    话说此时的孙彦正等着柴宏回家,当然对于捕鱼这件事不用抱什么希望。却见齐良儿提着一条鱼过来了。她怎么知道的?

    孙彦一边疑惑,一边起身迎客。孙柔却早已跑向齐良儿:“姐姐怎么来了,带这做什么?”看着她手里的鱼,孙柔有点诧异。

    “我听说,你们隔壁的郭家大娘病了。想着都是邻居,我爹娘就让我拿过来,给送去。可我不太相识,所以来拜托你们。”齐良儿温温婉婉地解释一番,难为其一番好意。

    “这时节,鱼也不好打!你还是拿回去给你爹娘补身子吧!”钟丽忙完手里的活,上前说道。孙柔将齐良儿引至桌边坐下。

    见鱼手被回绝,齐良儿似有点失落,语气却急了:“我家打鱼为生,一条鱼不打紧,钟嫂子还收了吧!这么一来柴将军就不用去捉了。”后一句突然放轻,搞得钟丽以为自己晃神了!原来刚才齐良儿路过时无意听到孙彦的话,故而来此。

    柴将军?一听这三字钟丽似晓得什么,抿嘴一笑。

    孙彦正欲开口再辞,却被钟丽止住:“良儿一番好意,却之不恭啊!那我就替柴将军谢谢你了!”示意孙柔接下鱼来。

    孙彦着实不解,为何不是替郭阳而是替柴宏?

    齐良儿起身告辞,出门时正迎着郭阳。擦肩而过,一缕清香萦绕。郭阳不禁回首,望了一眼姑娘的倩影。

    见郭阳进门,孙彦立马上前:“季威,伯母如何?”

    郭阳抽回眼神立刻回道:“服了药好多了。莫让子云去忙了。”随即满屋子瞅柴宏,“人呢?”

    “先不说宏哥,你先来看这鱼。”孙彦将齐带至桌边,指了指鱼,“这可是刚才那位姑娘给你的,你小子有福啊!”

    “姑娘?”虽然诧异,心里却莫名高兴。生怕被孙彦带跑了,急忙转了话题,“莫说这些有的没的,宏哥呢?”

    说曹操曹操到,柴宏红着脸,又气又恼的进了门也不管这满屋子盯着他看的人,径直溜向自己房间。留下一众不明所以的群众。

    这可是自己的初吻啊!给的这么糊里糊涂,心塞啊!

    经过冷水的洗礼,白羽成功的感冒了。虽不严重,可时不时的阿嚏声,反倒让柴宏有点自责!什么鬼啊,明明是自己吃亏,为什么搞的像自己占了便宜呢!

    这两人一见面,都是脸红脖子粗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整的周围一干人马十里懵圈!‘这两人怎么了?’几乎成了此刻军营圈热门话题!

    几案前赵云正滔滔不绝的向柴宏叮嘱什么。可柴宏满脑子都是那天河边的‘艳遇’,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青。额头,一会儿紧一会儿松。

    见此模样,赵云发问倒:“子云,可是在思考这战术变化?”

    冷不丁的提问,吓了神游者一跳:“额~对呀,我觉的这战术极好!”

    “哦?是吗?”一句反问加一个微笑杀!

    我去!柴宏啊,在你偶像面前走的什么神!一切艳遇都不及赵云的一个回眸一笑!色即是空,色即是空啊!

    忽然有人来报说‘主公自江东回来了’。赵云猛然起身,连问其安好。立马要去见刘备,柴宏紧随其后。

    一入帐,便见刘备坐于正中,赵云立刻上前拜见,柴宏也于其身后施礼。

    “子龙快坐!”刘备开口准许。

    赵云按顺序就坐,用眼神同关张二人打了个招呼,柴宏则立于其后。话不多说即可便开始了讨论。

    可柴宏却没闲着,不停的环视着四周。那个伤的那么严重的糜竺端坐于刘备旁边,接着是简雍。关张赵一字排开,关羽身后的关兴身姿挺拔的要命,一个凶神恶煞的一瞥,吓得柴宏立马摆正头!果真和关羽一样的吓人呵!

    整个会议是关于‘赤壁之战’的,虽然还没开打,可对柴宏来说,再熟不过了。

    说什么要去夏口,让赵云去接孔明,还有什么加紧练兵之类的。虽说这次刘备兵马投入不多,可又要打仗,柴宏心里就不是滋味。刚在江夏消停两天就又要去夏口了。哎~柴宏只能心里默默的抱怨一通。

    十一月的风更凌冽了,原来南方的风也没有想像的那般轻和。

    再次策马扬鞭,长枪紧握。烈风穿耳而过,再不见怯退。几场战阵洗礼下,柴宏似乎成长了许多。

    赤壁之战胜了,何喜何悲?庆功宴更多的是在庆祝自己还活着吧!那种喜庆从不是他想要的。

    时光如水,白驹过隙!转眼又是年节,才是一年光景,却物是人非事事休!那些曾在身边的有多少已经烟消云散,付作空谈?

    年夜饭有鸡有鱼,这是一年来最好的一顿饭了,虽然依旧没有馒头可以吃,可有亲人在就比那满汉全席还要丰富,比那琼浆玉露还要美味!比李白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要好多了!

    “宏哥!”孙彦举着酒,红着脸对着柴宏,“过了今日,就是你我相识第三个年头了!”

    “是啊!第三年了!认识你真好兄弟!”柴宏亦是满怀激动,举起酒杯两人相视一笑,对饮而尽!

    浊酒下腹,酒意渐浓,柴萱趁着酒意道:“子睿啊,你梦想是啥啊?”

    “梦想?哈哈哈~”孙彦拖着微醉的脑袋笑道:“我啊,只想一家人团圆……就好!”语气突然哽咽,偷偷拭去眼角的泪,又灌下一杯!

    一家团圆,这么简单的愿望在这个乱世,谈何容易啊!柴宏心里难过,却强挤出笑来,“子睿,我的愿望啊!就是守着你们,看你们都活的好好的!”

    不求别的,只求人在!这也是柴宏留下的初衷。可老天能疼他几何?让他心里的愿望就这么一直一直实现下去!

    不知从何时起,柴宏喜欢上了赏月这个附庸风雅的习惯,虽不是对月当歌,作诗调情,可每每看到那白玉盘,都情不自禁~啊~月亮啊!你这怂能不能给我发配个流星来!姐姐我在这里真的很尴尬很尴尬啊!

    “今晚的月色不错!”

    “你又尾随我啊?”看着总是莫名其妙就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白羽,调侃道。相视一笑。

    “不生气了吧?”白羽首先开口。

    “生气,生什么气啊!”虽然嘴上打马虎眼,可心知肚明白羽在讲什么。眼睛也不敢再看他。

    知道眼前人在回避,可白羽似乎定要说明白。不由自主的靠近:“柴宏,军营终归不适合你。同我一起离开,可好?”

    “什么!”柴宏呆了,瞪着一双眼睛惊讶的对上白羽坚毅深邃的瞳孔。“白鸿轩你是不是感冒还没好,发烧了!”

    “柴宏,你认真点好吗!”以为柴宏还在玩闹,白羽瞬间严肃起来。

    却不知他早就把柴宏吓到了,搞的柴宏冷汗直流。“不,不是哈,鸿轩,你,你跨度有点大。那,那个肚子疼,先撤了哈~你赏月!”还没说完就转身想跑。

    想离去,手腕处却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微风拂面,传来温语:“子云,只要你愿意,无论怎样,我都陪你。”

    就这样背对,却不知彼此皆心乱如麻。

    “我还没想好,给我点时间好吗?”离开,柴宏的确没想好。这里有他最在乎的人,走了,自己的承诺又当何从?不知这个不合适的军营会容他多久,只要可以,他有责任也有义务为他所在乎的人留下。孙彦也好,郭阳也罢,甚至于孙柔!

    手心的胳膊慢慢抽离,不知是何滋味。穿掌而过的风卷走最后一点温存,被拒绝了吗?还是回转有余?掌握成拳,紧紧的,好久好久。只道是‘清风晓月诉衷情,痴恋难明伊人心’。

    建安十四年。南郡、荆州、襄阳成功入手。短短数月,刘备已经拜了自己的‘茅草屋’,飞进了‘金窝窝’!看来这诸葛亮还真有两把刷子。

    经历了那晚的事情,柴宏开始有点回避白羽了。而且似乎像没事人似的,只字不提。跟着赵云鞍前马后,要去打桂阳!

    话说桂阳太守赵范,眼瞧着和气的要死。挺着个啤酒肚皮笑肉不笑的和赵云喝着酒,一旁的柴宏却一个白眼接一个。不就是来投降嘛,这招待也够五星级了吧!实在看不过,干脆出了帐,交给孙彦和郭阳看着。

    见柴宏十分不悦的走出来,白羽即上前询问:“子云,情况如何?”

    “实在不懂,一个假投降的人至于这样吗?”满脸的不屑与鄙视。

    柴宏的话又引得白羽万分疑惑:“假投降?你怎么知道?”

    糟糕!又剧透!连忙圆场:“额,你看他那副贼眉鼠眼的肥猪模样,说投降傻子才信不是!”不对,自家偶像不是信了吗,还喝成那模样!

    话音刚落,赵云携赵范有说有笑的走出来,领着众人将其送至营外。瞧着那亲密无间的模样,柴宏莫明生气‘死胖子!’

    拜别客人,赵令众人散去,却唤柴宏留下。

    跟在身后的柴宏,感觉赵云身形似乎有些不稳“将军可是喝多了?”

    “尚好。”赵云坐回案前,语气虽平静,却难掩醉意。抬手按按太阳穴,抬眸看见柴宏刚放上的茶。

    “将军留我有事?”

    赵云轻抿口茶,答道:“明日,赵兄弟约我前往。你且安排十骑同我去。”

    赵兄弟!你知道你的赵兄弟是在诓你吗?还给你安排美人计了呢!一想到美人计,柴宏有些莫名生气。不知道如果把这一切一股脑告诉他,他会不会就不去了!

    见柴宏站在原地发愣,像是在气恼什么。自己都站起半天了,也不见他回答,赵云不禁奇怪:“子云?”

    猛然回神,却见赵云站在他面前。打定主意,柴宏想把那些事都讲出来,万一自己偶像真看上那女的呢!罗贯中的话可不能全信:“将军,我~”

    话未说完,便被赵云截断:“若是累了,便回去歇息吧!”温润一笑,嘴角轻扬。

    最受不得这样调戏的唇角,自然柴宏瞬间就忘掉自己要做什么了。明明是一个四十岁挂着胡子的老帅哥,为啥就扛不住呢!难道自己真是大叔控?

    半慌的柴宏噢了一声,征征的走出营帐。

    翌日,赵云果真带着柴宏等十人应约。赵帅哥呢被啤酒肚乐呵呵的请进门,他们一行人却被安排到别处。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