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生气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壮士求放过作者:青木源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壮士求放过》 第86章 生气
    请支持正版!

    他不怕她闯祸。她此刻在楚国无依无靠, 前几日除了想要学字一事让他格外惊讶之外, 并没有别的。

    她想要去看舞伎练舞,虽然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但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既然想去, 那就让她去就是。

    女胥是真没想到,少主竟然点头了!

    那是什么地方?

    人来人往的,不仅仅舞伎们练舞, 而且还有那些舞伎的相好在那里。

    她看不出此女的具体出身,但是听侍女称呼她为‘苏己’,就明白这位一定是个贵女。堂堂闺女, 涉足舞伎的地方, 女胥都觉得,那是脏了贵人的脚。但是少主都已经点头了, 那么女胥也没有办法。

    半夏欣喜若狂。她已经好段时间没有练习了。她自小开始学舞蹈,后来学了舞蹈专业。练习的习惯是入了骨的。前段时间, 因为不好到处走动, 而且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侍女跟着, 根本没有独处的机会。所以一直都闲坐, 现在看到这么多人在练舞,顿时压抑的渴望径直溢出来。

    女胥不敢随便对待她,在专门练舞的屋舍之内开辟了一个小厢房。贵人来了, 总不能真的让她和一群身份卑下的舞伎混在一块。

    半夏过来就被客客气气的请到里头, 然后还把竹帘给拉下来。

    她看到这股架势顿时愣住了。不过对上女胥那张赔笑的脸, 半夏坐在那里看了一会,因为舞伎们只是在练舞,而不是真正在贵族面前表演,所以都穿着葛麻衣裳。

    葛麻衣裳没有经过染色,都是发黄的那种白,只不过穿着的都是青春靓丽的女子,所以哪怕衣裳质地不怎么样,但穿在身上,还是显出了几分丽色。就是舞伎们有些面黄肌瘦,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

    “她们几个看起来面色不好。怎么回事?”半夏一面看,一边转头去问身边的侍女,

    侍女听她问,笑了笑,“可能膳食用的不多吧。毕竟随时可能在主君和贵人面前献艺,若是吃胖了,会怪罪的。”

    半夏点点头,她自小到大就没有因为保持身材吃过什么苦头,最多不喝饮料少吃零食,和极少外餐。不过她看过同专业的同学,吃一口菜都在水里涮几遍。

    舞伎们身材苗条是苗条,不过都有些过于瘦削,曲线有是有,但不知道是不是长期营养不良还是年纪不大的缘故,不是很明显。不过胜在舞技不错。

    半夏看了好会,腿脚都有些痒痒,她站起来,在一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她直接到那些舞伎中间,踩起舞步。

    舞伎们吓了一跳面面相觑,动作也停下来,不知道要怎么办。女胥过来赔笑,“苏己这是……”

    半夏笑,“我在竹帘后面坐着太没意思了。”说着,她看了一眼身后那些是舞伎,“我和你们一起吧。”

    她是有备而来,甚至还换了方便她动作的衣服。

    女胥张大嘴,顿时不知道要说什么。

    贵族们也会舞蹈,每逢宴会,甚至还会起舞敬酒。不过这,这不该——

    半夏看女胥满脸为难,“有空的地方吗,给我一间就好。”

    她总不好叫人难做,但白来一趟,对不住自己。

    女胥闻言,顿时就松了口气。让个婢女送半夏去旁边一间宽敞的房间。那房间被洁扫的干干净净,屋子明亮。

    那些侍女也跟着进来,她并不喜欢有人跟着,但是侍女们不管她到哪里,都要跟着。她手握成拳头小小的给自己打了一下气,她转身过去和身后的侍女缓缓道,“你们先出去。”

    她楚语说的很慢,几乎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

    侍女对她躬身,低眉顺眼的全都出去了。

    半夏原本以为侍女们要和外头的那个女胥一样,侍女走了之后,她松了一口气。门一关上。她就把外头的袍子一脱放在一旁,开始练习起来。

    已经很长一段日子没有练习了,上下的骨头似乎开始生锈,要是继续下去,自小辛辛苦苦学的东西,还不知道留下多少。

    女胥不知道自己这个男女混杂的地方,到底有甚么吸引这位贵人的。既然还天天来!

    这位贵人喜好和平常贵女有些不太一样。平常贵女若是喜欢看歌舞,只管令人把舞伎们带去就行了。

    但是这位不喜欢看现成的,就爱看舞伎们练舞,兴致来了,还会一起混在里头。

    女胥看着那个窈窕纤细的身影,不由得在这位的腰肢上转了一圈。她专司调教舞伎,这么多年下来,看人也不免先看腰腿。

    一抹纤纤细腰看的女胥连连点头,再看跳舞女子的脸,饶是见识过了许多美人,都不得不在心里称叹一声甚美。

    半夏跳了一下,转头看向其他舞伎,“是这样没错吧?”

    舞伎们碍于她眼下在宫邸里的身份,不敢多言,听她问起,都是一片笑脸。

    如此倒还算是其乐融融。

    屈眳原本以为半夏去那么几次就没多少兴趣了,毕竟那种地方不是他们这种人久待之地,可能楚国这儿和她家里不一样,多去几次,等到看多了也就没多少兴趣了。

    谁知道连着大半个月,那女子还是日日往那边跑,而且一呆就是大半天。家臣禀告屈眳的时候,自己都忍不住满脸奇怪。

    屈眳看了看头上的天色,阳光炽热,他今日没有到渚宫里去。渚宫里现在楚王身体不好,许多事压在一块,而且又对外用兵,事情太多,人心又乱。还不如呆在家里来的舒心。

    家臣过来禀告的时候,他正在庭院里头射箭。这个天气是不必讲究衣着整齐,他脱了上衣,把脱下来的衣物在腰上一挂,而后开始射箭。

    楚人善射,所以屈眳长到十三岁的时候,屈襄就为他寻了名师。这不仅仅是作为贵族的基本技能,也是他上战场之后的看家本事。

    若是学不好,上了战车,说不定就要被人给挑了。

    “苏己还日日去那里?”屈眳嘴里问着,手指从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

    家臣点头,“不然臣还是亲自和苏己说说?”

    家臣说着,小心观望着屈眳的脸色。

    屈眳没有说话,他一口气射了好几只箭出去,今天没有起风,他的准头也还算是不错。等到射了几支箭出去,才缓缓道,“不必,待会我自己去看看。”

    家臣听他这么说,顿时神情间有些精彩,女子不管有甚么事,派个人过去说说问问也就罢了,少主亲自去看看,未必……

    家臣正要开口劝说,正巧他射出去一支箭,回头和家臣对视。家臣要说出口的话顿时一股脑的全都吞下了肚子。

    屈眳一口气把箭袋里头的箭射的差不多了,伸手接过竖仆送上的细麻巾,随意把脸颊和脖颈的汗珠擦了擦。

    他随意擦了一下身子,然后换了套衣裳,直接往宫邸后面而去。

    其实这种事,交给下面的家臣做就可以了,不过难得他今天在家,也有空闲。亲自去一趟好了。

    他到了舞伎的地方,这里他从来只是知道有这么地方,但从来没有来过。

    外头路过的武士见到他,惊吓之下就要开口,被他抬手制止。

    舞伎们呆的屋子里欢笑连连。

    他让人不许出声,自己站在门口往里头看,舞伎们正在休息,他在她们脸上转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半夏。

    至少还没有和这些身份卑微的女子们混在一起。

    屈眳心里突然有些安慰。

    女胥出来叱喝休息的舞伎们,转头就看到站在那儿的屈眳。女胥没有见过屈眳,左尹的宫邸里上下多少人,尊卑分明,没有那个身份,根本见不到上位者。

    但女胥看到屈眳腰下的玉组,足够她马上认出面前俊秀少年的身份。

    “少主……”这宫邸里能有资格佩戴玉组的,只能是那对父子。

    “苏己呢?”他看了看屋舍内,屋舍内的舞伎们听到少主亲自来了,规规矩矩站在那儿,垂首站着。

    有那么一两个胆子大的,微微抬头,想要看看少主长什么样,甚至还抱着一点幻想。

    屈眳见半夏不在这里头,便没再看一眼。

    女胥弯腰,“苏己在另外的厢房里。”说着,她抬头看了一眼那间厢。

    不等屈眳发话,女胥已经颇有眼色的为他带路,把人带到门口便退下了。

    这地方紧挨着舞伎们,屈眳的脸色颇有些难看。于他来看,半夏虽然身份不明,但她至少还是个贵族女子,既然是贵族,就算亲近,也应该亲近贵族。和这么一群身份卑贱的人混在一块,不但不明智,而且还拉低了自己的身份。

    门半掩着,窗棂上也没有蒙上细麻,他侧首就看到里头如何光景。

    室内的光线并不是十分充沛,不过足够让他看清屋子里。

    屋子里头的女子把一条腿紧紧的压在墙上,她身体柔软,柔韧性极好,她整个几乎都伏在墙上,影影绰绰中,露出身体妙曼的曲线。

    屈眳站在窗前目瞪口呆,而后他见着那条压在墙上的腿放下来。那条腿还是和他之前在云梦泽看到的线条没有半点差别,笔直纤细,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而后另一条腿压了上去,整个人在墙上起伏成一条诱人的线条。

    她脱了下裳,她还脱了外面的结衣……

    她现在身上还剩下甚么?

    不知不觉中,一颗汗珠滑落,径直掉入眼里。眼睛顿时被汗珠激起一阵刺痛,他反射性的闭眼。

    身后的人看他呆呆站在那里,迟迟没有推门而入,又见他附身擦眼,不禁有些担心。

    “少主。”

    屈眳听到身后竖仆的声音,当即扭头大喝,“退下!”

    竖仆被他这么一吼,莫名其妙,却又惴惴退下。

    屋子里头的女子听到外面的动静,轻轻的嗳了一声,有些惊吓,她抬头的时候正好目光和窗外的男子撞上。

    这下看的可更清楚了,她身上只是浅浅的披了一层白纱内袍,而且内袍领口大开,内里是比那几日所见更炫目的雪白。

    屈眳不受控制的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还没等他开口,只觉得鼻孔里一热,他伸手触碰了下,手指上是湿黏的血。

    “少主!”身后的竖仆们惊慌失措,“少主怎么了少主!”

    太子的注意力被成心的话给吸引来过来。

    现在的莫敖是由成氏的人担任,成氏原本就是楚国的顶级大贵族之一,在郢都之内消息灵通。太子几乎没有多少疑心,直接就向屈眳看了过来。

    贵族们有自己的封地,还有家臣,封地之上的属官,完全由贵族们自己任命。甚至贵族还有自己的私兵。关起门来,日子甚至有时候过得比诸侯还要舒服。

    太子半点都不怀疑屈氏有能耐弄到比渚宫巫族还有本事的人。

    屈眳见太子已经起了兴致,“回禀太子,家中私巫甚多,而且日日都有日享祭祀鬼神,臣也不记得到底是哪个巫人曾经向父亲进言。况且……”

    太子看了过来,眼里满是好奇。

    “家里的巫人没有女子。”

    他也没有说谎,苏己的确不是巫人。巫人都由专门的巫族来担任,而这一族,也因为他们世代为巫人,故而以巫为氏。

    但是苏己不出身巫族,相反她还是苏氏之女。既然是苏氏之女,自然不可能是巫人,只不过她似乎格外得鬼神的钟爱,相比较那些时而灵验,更多时候是占卜落空的巫人,更加准确。

    “那怎么……”太子听着,往成心那边看了几眼。

    “兴许谁人传话的时候,说错了吧。”屈眳还是端着原来的面孔,半点神情都没有改。

    “女子为巫,而且还十分灵验,难得。”太子似是有些失望,嘀咕了一声。

    “若是巫女,渚宫不是有许多么?”屈眳道。

    渚宫里的巫人,有男有女。

    太子摇摇头,渚宫里的巫人多是多,但见得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稀奇。从别的卿大夫家看到的那才觉得意外。

    当然若还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那就更好了。

    太子叫过身边服侍的寺人,急匆匆的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到别处玩闹去了。

    等太子一走,屈眳看了一眼成心,“吾子从何处听来的消息?屈氏宫邸里竟然有一个善于占卜的女子?”

    成心笑笑,“听人说的。郢都里头人太多了,想要隐瞒甚么,不容易。”

    屈眳嗤笑,“屈氏何来需要隐瞒之事?”

    成心闻言颔首,“吾子说的也没错。”

    说罢,他看了一眼太子的方向,拱手向屈眳一礼,脚步匆匆跟着太子去了。

    太子年纪比他们还稍微小一点,喜欢狩猎,一不留神,就跑的不见人影。狩猎的时候,和沙场上也差不多,只说不过敌军是那些野兽罢了。

    屈眳跟上去,他在后面定定看了成心好一会。

    太子亲自猎了一头野猪,在左右家臣和侍从的劝说下返回渚宫。

    太子等人返回渚宫,就有寺人急急切切过来禀报,说国君身体不适。太子立刻前往楚王寝宫。

    楚王的身体一直不好,楚国的国君们除去武王之外,其余的国君身体都欠佳。楚国水泽众多,湿气厚重,原本对身体很不好,再加上国君们需要亲自征战,在楚国国君若是三年不出兵,死不从礼,神位不能入庙享受后代祭祀。

    而沙场之上,甚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哪怕一国之君也有可能丧命流矢之中。楚王在位几年,对外用兵几次,身上落下了不少伤痛。前段时间,楚王身边的小臣就有传出国君身体不适的消息。不过楚王自己都没有当回事,只让人祭祀了作祟的鬼神之后了事。

    这次是在处置政务的时候,一头栽倒在案上,人事不省。

    屈眳陪着太子前去楚王寝宫,寝宫内外人人神色慌张,寝宫之外,巫人们忙着做法驱邪。

    事关楚王安危,巫人们格外卖命,人坐在殿内,都能听到外面女巫尖利的吟唱声。

    屈眳还只是屈氏家的子弟,还没到能随意出入楚王寝宫的时候,只能暂时在外面等着。

    成心和他一样,只是偶尔从里头出来的小臣的嘴里,得知那么一点关于楚王的消息。

    “……渚宫里的巫人是不是最近不得鬼神的信任了。”成心突然问道。

    屈眳眼眸一动,拿眼睛看了一眼成心,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想要做什么。干脆不答话。

    “这次说是江神作祟,使得国君重病不起。”成心和他并肩站着,此刻人来人往,步履匆匆,谁也没有注意到站在这儿的两个贵族子弟。

    “巫人已经在祭祀江神了。鬼神受了祭祀,国君就能好起来了。”屈眳一板一眼,说出来的话也挑不出半点错。

    成氏和屈氏两族并不和睦,现在的莫敖年事已高,哪怕没有人开口,但谁都知道,莫敖的时日不多,接下来,接替这个位置的是谁,还不知道。

    但屈氏已经露出几分想法了。

    左尹位于令尹之下,但靠的也很近了。屈襄不管是年纪,还是军功,都能更进一步。只是这更进一步之后,成氏会不会被打压,就不知道了。

    “吾子说的对。”成心点点头。

    屈眳总觉得成心似乎在盘算别的,接下来成心似乎没了说话的兴致。后来屈襄走进来,看到屈眳站在那里,走到他面前。

    “父亲。”屈眳轻声道。

    “左尹来了。”

    屈襄点头,“你先回去。”

    屈眳应声而去。

    马车早已经在外面等候,屈眳先乘车回宫邸,现在国君还不知道情况如何,父亲身为左尹,这几日里都不知道能不能回宫邸还不知道。

    屈眳下了马车,家老过来禀报,“少主,苏己想要出去走走。”

    此时并没有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规矩,相反贵女们除了出嫁之前不能出母国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可以去。

    半夏自从被屈眳带到郢都之后,就没有出过大门,不是在自己的居所,就是在舞伎们的地方转悠。

    这么久下来,闷坏了是一定的。

    屈眳刚想开口说可以。却又顿了顿,“这段日子还是不太太平,和她说暂时不要出门。”

    家老点了点头,打算亲自和半夏说。

    半夏除了喜欢和那些舞伎混在一起之外,完全没有别的让人头痛的毛病。当然她喜欢和舞伎一块跳舞,屈眳都装作看不见,别人自然不会拿出来说嘴。毕竟那位可是能通鬼神的,谁会不知死活去触怒她?

    屈眳叫住家老,“算了,我亲自过去。”

    家老愣住,这点事交给他做就是了,少主亲自去的话……

    家老正要劝说屈眳,可是屈眳的速度可远远要比他快,话语都还没有说出口,就只见他脚下走的飞快,没了影子。

    半夏的行踪并不难知道,她不是在自己的居所里学那些拗口的楚文,就是在舞伎那儿。他到外面,往屋内一看,果不其然,她还在跳舞。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