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3章 番外篇,八号赌场的交锋(3)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作者:红鸾心儿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第1883章 番外篇,八号赌场的交锋(3)
    第1883章 番外篇,八号赌场的交锋(3)

    就在众人以为她是不是要跪地求饶的时候,却见她又缓缓起身,手中还拎了一双极致xing gan的黑色尖头高跟鞋,手微微一扬,又是“噗通”一声轻响:

    原来刚刚她是在解鞋带?

    下一秒,伴随着一阵悉率失落的叹气声,众人的目光又再度转回了龙驭逡的身上。

    这摆明了是投机取巧!

    倒是有些小聪明!

    危险的眸子轻眯了下,收回视线,龙驭逡却按下了桌上的洗牌键,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他都不追究了,别人自然谁也不敢吭声,落座的落座,收回目光的收回,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一切瞬间又恢复了原样,牌局再度拉开序幕。

    椅子都还没坐稳,桌上的牌又被人推倒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抬眸,慕容云裳瞪着龙驭逡,一阵气得脸颊都鼓鼓地。

    这一次,她脱的是身上的si wa。

    幸亏来的时候做了准备,平时她其实甚少穿si wa,这天是因为最近高跟鞋穿太多后脚踝给磨了下,她才不得不穿,但因为怕热,她没选连体款,又怕掉,她便选的吊带款,倒成了有点像是为今天特意准备地,很方便脱。

    即便是做着很掉价的当众tuo yi的事儿,她的动作依然优雅,蹲身、轻扯,她都很自然地用手肘按住了裙摆处保护着自己的**,却更添了几分神秘撩人的风情,特别是在场的男人,眼珠子都禁不住地扒了过去。

    慕容云裳脱的利落,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因为她的落落大方,不显低俗,反倒还多了些英姿飒爽。

    龙驭逡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一片:

    居然穿这么情趣的ku wa出来?

    这个女人可这是——

    一阵咬得后牙槽都咯咯作响,龙驭逡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所谓何来。

    再度坐回到牌位上,慕容云裳手心冒汗,已经有些稳不住了:她根本就不是龙驭逡的对手!不行,不能再这么玩下去了!

    脑子里的念头一过,桌上的洗牌机已经停止了。

    果然,不到三分钟,桌上的牌面又被人推倒了,这一次,齐刷刷的眼珠子扫过龙驭逡定在她身上,全场都静默了。

    脑子一阵嗡嗡作响,闭了闭眼睛,慕容云裳的脸色也明显煞白了一片。

    再脱肯定就见底了,只是上下不知道她会怎么选!

    她的尴尬无从掩饰,但是龙驭逡不开口,谁也不敢多话,连一边回来的虞昊都一直在门口方向徘徊、没敢上前,更别提开口了,一副“随时忙着接电话”的准备!

    一咬牙,慕容云裳就把红色的上衣解开了,一颗颗的小扣子,她解地很慢,手也明显地带着颤抖,视线凝敛在一点,私心里她也想试试龙驭逡的底线跟反应。

    见扣子全开,他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甩手,她就把小衫扔了出去。

    红色的上衣褪去,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吊带短胸衣,深v蕾丝款,半长不短,描绘着她傲人又完美的身段,诱人犯罪。

    “哇~”

    又一阵浓烈的喘息声此起彼伏,只是这一次,沉重地明显像是染上了些别样的气息。

    沉着一张脸,龙驭逡的脸上也像是覆了一层寒霜,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侧又端坐回原位的某人,脖颈处一阵隐隐的青筋窜跳,下一秒,龙驭逡却甩手抓起了桌上的骰子。

    依次抓牌,牌桌上象牙的麻将牌发出碰撞的“哒哒”声,一下一下,像是一颗颗锈钝的钉子,重重地敲在心尖。

    因为牌离得比较远,每一次,慕容云裳甚至都不得不微微起身抻手才能勉强够到,细白的手臂从牌桌中穿过,因为位置的关系,她的方向又不得不倾斜、略偏对向龙驭逡。

    龙驭逡的脸色瞬间又黑了一片:又勾引他?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有没有点羞耻心了?

    胸膛怒火窜烧,像是看蟑螂一般满目嫌恶,刹那间龙驭逡真有股想掐死她的强烈冲动,但他却按捺住了:

    他不能发脾气!虽然她很无耻,他也很讨厌,但他是个男人,有修养的男人,怎么能跟女人一般见识?

    此时,受到惊扰,根本就来不及思索,另外两名男子也本能不约而同地往这个方向看来,一个定睛,屏气凝神,经涛吞咽了下口水,呼吸声却明显粗重了几分。

    他还没反应过来,一道阴鸷的视线“嗖”地就射了过来,近乎条件反射地,他倏地就低下了头,状似忙碌地整理着手中的牌,一阵额头却都冒了冷汗:

    完了,完了!他貌似好像看到不该看的了!

    近乎同时,脚下,他也快速地踹了另一边的段小公子一脚,好在某人也不傻,反应迅速地立马低头垂眸作忙碌状,一副“我什么都没看到”的架势:

    “……”

    慕容云裳还在傻懵中,半天都忘记了反应,直至一道bing huo交加的气息扑面砸来:“怎么输不起是想作弊吗?”

    蓦然回神,这才想起什么地,慕容云裳快速坐回了本位,不经意间一个垂眸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的脸色也禁不住羞赧地染上了几分红晕,半遮掩着胸口的位置,一手轻轻往上拉扯了下肩带,放下手,见腰部似乎露的太多了,她又偷偷摸摸地悄悄往下拽了几分,衣服长短有限,顾上就顾不了下,慕容云裳也只能尽最大努力遮掩最重要的部分。

    自以为缓之又缓的小动作,明明是在自我保护,可一切落在身边龙驭逡的眼中,那就是:心机、放荡!卖弄风情!不知廉耻!

    所以,不自觉地,又一个冷鹜白眼瞟了过去。

    慕容云裳一个抬眸,跟龙驭逡那抹带着鄙弃的眼神恰巧撞了个正着,视线不自觉地又是一顿:干嘛这么看他?她没偷看他的牌啊!她很有牌品的好不?

    长长的睫毛疑惑眨巴了下,慕容云裳还没反应过来,某人眼皮一掀已经收回了目光,但眸色眉宇间还明显带着嗤之以鼻,满脸写着对她大大的不满、超级的不满,仿佛很嫌恶她似的!

    怯怯的小眼神逡巡了一周,一直专注于牌局的慕容云裳这才注意到了牌友的异常,灵光一闪,她突然计上心头,眼神一扫,见龙驭逡已经抓了最后一张牌,在他似是要动作的瞬间,反应迅速地,桌下赤着的小脚微微一个交叠,下一秒,便准确无误地踩探到了龙驭逡的脚踝之上,视线一转,故意对着龙驭逡眨巴了下眼睛,她还一脸巧笑,状似玩笑更似撒娇地道:

    “龙爷,您可得手下留情啊!你若想看,关起房门来想怎么看都行,再脱,人家可要没脸见人了!”

    此时,桌下,近乎同时,她饱满柔软的脚下也故意地沿着他刚毅的小腿挑逗地上下轻轻摩蹭了下。慕容云裳说得也算是实话,再赌下去,她撑不了多久,这一句,算是提醒、也算是自救,她的底线快到了,她有自知之明,同时也想再试试看龙驭逡对她的反应会不会因为她的出声给有所收敛或者改变。

    而事实上,她这个突发奇想的反应也真真地是救了她一局,如果不是她脚下这一个突袭让龙驭逡中止了手下的动作,他立马又要推倒牌面了。

    心头突然像是有万千的蚂蚁在爬着,龙驭逡身体一个僵硬的瞬间,他的手也同时攥紧了手中还未现出的牌面,冷冷的眼神斜向一边,龙驭逡一阵恨得牙根直痒痒:

    这女人,还真是……一点脸都不要啊!

    慕容云裳一句撩拨的玩笑瞬间让场中的气氛都整个活络了起来,随后便有人打趣出声:“吆,我们这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龙少?”

    “嗯?怎么看都行呢!你们说是横看、竖看、包着看还是……拆了看好呢?”

    “哈哈~”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