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平安归来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重生之嫡女裳华作者:梅花引雪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重生之嫡女裳华》 第二百三十三章 平安归来
    漠北大皇子昨夜死在了归云阁,而凶手就是宁平楚!

    这么大的事自然瞒不住,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个京都,漠北使臣立刻进宫觐见皇帝,要求皇帝给漠北一个交代。

    证据确凿,又有人证,皇帝自然没有不同意的,当下就派人去归云阁抓捕宁平楚,可是宁平楚早已经逃了。

    其实这件事宁平楚很冤枉,他原本按照约定来归云阁赴约,可是一进来就看见裴庆衍倒在血泊中,不由吓了一跳,他觉得事情不妙,想要赶紧离开,可是却忽然晕倒了,在次醒来就有人指着他,说他是杀人凶手。

    他预料到自己着了别人的道了,这件事很严重,谋杀漠北皇子本就是大罪,皇帝又巴不得宁家覆灭,一定会借机将宁家灭族!

    是以,他根本来不及多想,在禁军来抓捕他之前逃跑了。

    他自然不敢回宁家,也不能给宁家通风报信,漫无目的的逃着,将害他之人恨之入骨。

    然而,他并没有逃多久就被人找到了,被带到了皇帝面前,与漠北使臣对质,还询问了裴庆衍的护卫阿德。

    阿德看见宁平楚,指证是他杀了裴庆衍,就是为了给宁芷汀报仇,是他将裴庆衍约在归云阁的。

    他哪里知道,真正的阿德早就死了,被萧承焕换成了他的死士,裴庆衍的护卫之所以被杀,也是因为这个“阿德”的原因。

    物证便是杀死裴庆衍的拿把剑,那是宁平楚常用的剑,京都人人皆知。

    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又有皇帝有意除掉宁家,宁平楚的罪名是板上钉钉的。

    皇帝下令,立刻将宁平楚带到刑部大牢,择日处斩,宁家也被牵连,抄家灭族。

    事情到了现在,宁平楚和漠北是彻底的反目成仇了,自然不会与他合作夺取大凉,但是他就要等死吗?

    不,他还有一个筹码。

    他下意识在自己身上搜寻,却是猛然大惊。

    他的兵符呢?二十万大军的兵符!他预备用先暂时用这个保住一命的,可是却丢失了。

    背后的人设计了一连窜的事情,从裴庆衍遇刺,到宁芷汀死,再到宁家到皇帝面前给宁芷汀讨公道,再到裴庆衍的死……背后之人一步一步,将他逼成了为妹报仇的杀人凶手,还偷走了他的兵符!

    是季裳华做的吗?如果是她,那也太可怕了。

    可是,他说出来根本没人相信,谁会相信一个弱女子设计这些?

    得到了名正言顺除掉宁家的机会,皇帝懒得听宁平楚辩解,就趁热打铁让禁军去宁家抄家,家倒是抄了,可是根本没看见兵符!

    皇帝亲自审问宁平楚和宁国公,皆言不知兵符去向,两人又被带回了邢部,严刑拷打。

    刑部大牢。

    季裳华缓缓踱步到他面前,看着被挂在墙上被铁链栓住的男子。牢房很黑,季裳华拿着一只火把,将他上上下下照了一下。只见他身身上伤口纵横,血迹斑斑,形容憔悴,头无力的垂下,头发遮掩住了他的脸,很是狼狈的样子。

    大牢里是死一般的沉静,周围是无尽的黑暗,连呼吸都那么清晰。

    季裳华脚步轻轻踏在满是尘土的地上,因为地上有不少破旧的席子,走起路来发出窸窣的脚步声,在这个黑夜显得很是突兀。

    良久,她无声的笑了,轻声道,“宁世子,别来无恙?”

    宁平楚抬起头,露出满是伤疤的脸,目光凶狠的望着她。

    别来无恙?她竟然还敢来见他?真是胆大妄为!

    季裳华丝毫不害怕他鬼一般的面容,声音柔和,“没想到,一向高贵的宁世子,也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季裳华,我知道一切都是你设计我的!”宁平楚喘着粗气,挣扎着锁链,“你卑鄙无耻!”

    季裳华嗤笑一声,“卑鄙?无耻?那总比你通敌卖国要好。”

    宁平楚面色一便,“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裳华叹了口气,“宁世子,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可以勾结漠北意图颠覆大凉江山,难道我就不可以提前洞悉一切吗。”她面色鄙夷,“宁平楚,我以为你这人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做人还是有底线的,可是我万万想不到,你居然会通敌卖国。这一点,你可是比宋家差远了。”

    宁平楚被人这么鄙视,自然不乐意,还忍着疼痛,冷声道,“皇帝不仁,我们不义,是他想兔死狗烹,是他逼的我不得不这么做!季裳华,你别看周家现在好好的,等我们宁家一完,下一个就轮到周家了!到时候,恐怕你也会做和我一样的选择!”

    季裳华看了他一会,目光很是平静。可是,过了一会她突然笑了,“宁平楚,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吗?难道陛下的忌惮就是你通敌卖国的理由吗?若是你们没有那么多野心,想让二皇子登上皇位,或许还不至于沦落到现在地步。我可以肯定,无论陛下到底会不会除掉宁家,你都会为了大权,选择通敌!你想要造反,不过是迟早的事,不会因为陛下而改变,因为,你的本质就是如此!你可以为了大权放弃做人的底线,说白了,你从一开始支持二皇子根本不是为了宁家能出一位皇帝,而是为了届时好挟天子以令诸侯!甚至自己登上皇位!所以,你才那么痛恨周家。”

    季裳华声音有些急切,渐渐的又放柔了下来,“怎么,我猜中了你的心思?在这一点上,宋家可是比你们好。宋家掌握大权,又是太子的外家,可是却被陛下不喜,自然也是希望宋家灭族的,可即便这样,宋家却从没有通敌卖国过,宋家在边疆镇守多年,有的是机会,可是他们像你们一样这样做了吗?宋家势大,太子软弱。他们想把太子扶持为帝,也想独揽大权,甚至是把持朝政!这都是身为臣子不该想也不能做的,可是,他们却保留着一丝底线。所以,明明陛下之前屡次扶持二皇子打压太子,明明忌惮宋家,明明宋家也野心勃勃,可因为私开煤矿太子不保,宋皇后宁愿宋晏出来顶罪,也不会如你一般勾结别国!”

    前世,太子被萧承泽逼得举兵造反,但却也是依靠宋家的势力和兵权,没有借用敌国势力。从这一点上季裳华看到,宋家或许会为了太子、为了权利造反,却不会勾结异族。

    同样是造反,但是性质完全不一样。在季裳华看来,在大凉,怎么争斗都可以,可是若是勾结异族,那实在不能容忍!季裳华自诩不是什么好人,可这一底线是绝对不会触碰,可是宁平楚,完全没有!

    宁平楚被季裳华教训一通,气的要咬碎一口银牙,他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一个小丫头教他!他怒极反笑,“你今日来,就是我了与我说这些吗?告诉你,我不会认错,我根本就没错。说的如此大义凛然,我可是不信。或许有一天,你们周家,也会为了权利迷失了方向……”

    季裳华淡淡打断,“你错了,教训你只是顺带,我今日来,是让你死的明白。”

    宁平楚哈哈大笑起来,在这个空旷的牢房多了几分凄凉。“我早就知道,一切都是你设计的,目的就在于替周家除掉宁家!”

    季裳华微笑道,“的确,我一早就打算除了宁家,可是,这不过是必然罢了。”她顿了顿,“你为什么不问,你身上的兵符哪里去了?”

    宁平楚面色一变,“在你那里?!”她瞪着她,面露惊讶,“你要兵符又有何用?”

    季裳华摇摇头,“不,计谋是我出的,可是杀裴庆衍的人并非是我,兵符自然不在我手上。”

    闻言,宁平楚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

    只听季裳华接着道,“可是,我不会告诉你是谁拿走了,若凡事都让你知道,那就不好玩了。你就把这个疑问带到地狱吧,说不定阎王爷会告诉你。”

    “季裳华,你别得意,你可知,漠北大军在边境……”

    “在边境集结吧?”季裳华轻笑,眸子里满是讽刺,“我知道,东南叛乱也有你的手笔,目的就是为了将晋王世子离开京都,南疆也要发起叛乱也是你劝说的,等漠北在边境进攻大凉之时,就是南疆举兵之时,届时大陛下自顾不暇,你们就有很大的机会夺取大凉了,对吗?”

    “你——”

    宁平楚像见鬼一样看着季裳华,这些她是如何得知的?

    季裳华的声音就像石边溪流,在黑夜缓缓流淌,说出的话也是阴凉阴凉的。“你总以为自己算无遗策,可是别人也不是傻的。你以为晋王世子会自己去平叛吗?郑羽可是也跟着去了呢。哦,我忘了,宁世子目中无人,在你心里,郑羽不过是一个小角色罢了,你怎么会注意到这一点呢。但是,你怎么能不多多注意我表哥周子祺呢,你是不是以为,那天宴会上,周家人都在,所以便放松警惕了吧?你可知,第二日周子祺就连夜奔赴东南了呢。可惜啊,宁世子这些天忙于和漠北皇子的交易,没有发现。郑羽或许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但是周子祺的能力,宁世子应该知道。有他在,你以为世子会无暇分身去漠北和大凉的边境吗?我相信,很快,东南平定叛乱和漠北大捷的好消息就会传过来的,届时,宁世子可不要太惊讶。”

    眼看着宁平楚越来越怨愤,季裳华语气更加温和,“宁世子劝说了南疆举兵,配合你们,这个计划很好。可是你的消息未免太不灵通了些,你以为南昭派使臣出使大凉做什么?是单纯的谈生意吗?既如此,为何偏偏要派靖安侯来,据我所知,靖安侯经常跟随南昭的镇国公守卫南疆和南昭的边境呢……”

    火光下,季裳华的脸是淬玉似的白,容貌清艳,五官精致,笑容妩媚,莫名让他浑身发冷。

    “是南昭想要和大凉瓜分南疆?!”

    季裳华微笑道,“宁世子还不算太傻。”

    宁平楚一颗心缓缓沉了下去,一直跌落谷底。原来如此,原来那日宴会,郦珩和皇帝所说的“生意”是共同瓜分南疆!他怎么也没想到,南昭此来是这个目的!

    枉他以为自己志在必得,没想到季裳华全部知晓,看他像跳梁小丑一般在她面前表演,却微笑着看着,只等着最后给他致命一击!一下子就让他一无所有!

    他不得不佩服,佩服她的狠绝和奸诈!

    季裳华闻言笑笑,“这怎么能是奸诈呢,这叫兵不厌诈。宁世子,既然技不如人,还是早早认输为好。”

    认输?不,他绝不认输,他怎么能向一个女子低头?!

    可事实却是,他的确输了,输给了一个女子,输得一败涂地!

    宁平楚咬牙,“我知道了,你来就是看我笑话的,看着我落到如今的地步,你是不是很高兴?”

    季裳华看了她一会,声音里流露出怜悯,“意料之中的事,有什么可高兴的?”

    “季裳华,你——”这简直是侮辱。

    季裳华勾起唇畔,“你在大牢里,或许不知道,宁家已经被抄家灭族了。而你,也很快被斩首示众,届时,会有不少人围观呢,让大家看看,不可一世的宁世子,也有一天会从云端跌落地狱。”

    季裳华退开一步,“宁世子还是好好感受一下活着的滋味吧,我就先回去了。”

    她刚转身,就听宁平楚声音沙哑道,“我二弟呢?”

    季裳华侧目看他一眼,“放心吧,他没死,不过,前提是他永远不要回京都,否则,休怪我不念他对林琼箫的恩情了。”

    宁平楚有些不解,宁平舟能对林琼箫什么恩情,他可是长平公主的帮凶。

    难道……

    “宁世子猜的不错。”季裳华眉心微动,“宁二公子可比你善良多了,于心不忍,救了我大嫂,所以我才没有杀他,也算是给宁家留一条血脉了。”

    什么?救了林琼箫的还有宁平舟?宁平楚急怒攻心,差点突出一口血,可是他不能在季裳华面前示弱,硬生生忍住了,现在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疼痛交织。

    季裳华最后看他一眼,举步上了台阶。

    第二日就听说,宁平楚自尽的消息。

    然而,此事不过是池水惊起一道涟漪,很快就平静无波,毕竟宁家也被灭族,宁平楚的死无足轻重。

    但是,人们私底下仍旧是唏嘘不已,谁会想到大凉有名的勋贵世家,一夕之间就无影无踪了呢,可见世事无常。以往羡慕宁家的人,也空留一声叹息。

    紧接着,就传来了漠北大捷的消息,众人这才知道原来漠北来者不善,早就在边境集结军队,等时机成熟就攻破大凉,好在晋王世子及时发现苗头,击退了漠北大军。

    既然如此,漠北使臣就不能放走了,很快就被皇帝下令杀了。

    最后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宁平楚早已和漠北勾结了。

    好在宁平楚已经死了。

    如季裳华早就预料的,东南叛乱即将解决,萧承佑和周子祺即将回京,而南疆听闻了漠北的事,也不敢举兵叛乱了,可这不代表大凉会放过它,南昭早就想瓜分它了。是以,南疆还是被逼的造反了。

    可是,留在这时,又发生了两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一是大渝太子死了,而且被认为是大凉皇帝派人暗杀。

    二是皇帝还没来得及让人接手的二十万大军揭竿而起,意图谋逆!

    不由得,朝堂内外人心惶惶。

    晋王世子不在京都,宋家人又远在边疆,京都不过是一个周家,还要和南昭一起平定南疆,这样一来,真是自顾不暇。

    万一这时候南昭改了心思,想趁虚而入怎么好?

    可是,宁家那二十万大军并没有攻打大凉城镇,而是去了大凉的北面!

    这……众人都是不清楚了?

    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六皇子造反了,而他带领的大军正是大渝军队。

    此时的萧承焕已经出了大凉,连续赶了几天的路才停下来。

    木阳带着人去前后查看,发现没有追兵,才回到原地,“殿下,属下查看过,后面没有追兵,前面也没有埋伏。”

    他手中拿着大渝太子携带的兵符,唇畔勾起一抹邪肆的笑,离开了大凉,他没有伤心,没有对前路的恐慌,有的只是期待。成大事者自然要敢付出一切,无所畏惧,他等了二十年才等到现在的机会。

    只不过,随着他越走越远,他的心也越来越空,终究,他还是放弃了她,可是,他还是不甘心……

    木阳踟蹰一会道,“殿下……以后还是有机会的,等您成功颠覆了大渝,您大可以……”大可以将季裳华再抢回来。

    他了解萧承焕,骨子里那种占有欲从没变过,更何况是那么喜欢的一个人,对于萧承焕这种人,一旦喜欢上了,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萧承焕自嘲一笑,踩着一地尘土,向来纤尘不染的衣袍也落了许多灰尘。可是,他毫不在意,只是随意掸了掸一袭红袍,问道,“她呢?”

    木阳知道他说的是安宁公主,忙道,“公主一连哭了好几天,不吃不喝,很是伤心。”

    “兄长被害,伤心是应该的。”

    木阳没敢言语,实际上此事他清楚的很,卢君呈哪里是被大凉皇帝害死的,而是被萧承焕害死的。

    那日,他提示安宁公主拿到一件卢君呈最为重要的东西,威胁卢君呈答应她嫁给萧承焕。

    安宁公主果真这样做了,先在茶水中下了"mi yao",让卢君呈喝下去,然后拿到兵符,威胁卢君呈答应婚事。

    可是,她想不到,她偷偷出去买"mi yao"的时候,一直被木阳跟着,木阳就趁机将"mi yao"换成了慢性毒药。

    卢君呈为人谨慎,在大凉更是如此。可是,安宁公主是他的亲妹妹,他自然没有那么多防备,也只有安宁公主有机会在他茶里下药。是以,喝完那杯茶,过了几个时辰卢君呈就暴毙了!而那时候,安宁公主已经拿着兵符去见萧承焕了,兵符自然而然到了萧承焕手中。

    而驿馆中,大渝使臣审问了煎茶的奴婢,奴婢招供她是大凉皇帝安插进来的钉子,目的就是找机会毒杀大渝太子!那些人头脑简单,便信了婢女的话,以为是大凉皇帝意图灭掉大渝,杀了卢君呈!

    他们群情激奋,就要找大凉皇帝理论,可是却纷纷毙命。

    安宁公主更加相信是大凉皇帝派人杀了他们,就在她孤独一人,无人帮助的时候,萧承焕带着她连夜出了大凉,一直到了现在,确认离大凉远远的,才停下赶路。

    说起来,安宁公主也挺可怜的,为了嫁给萧承焕,间接害死了自己大哥,现在还以为萧承焕是因为喜欢她才为她离开大凉。

    殊不知,在萧承焕眼中,对于不喜欢的人,根本升不起半分同情心。对于他很辣的秉性,若不是她还有用,他只会斩草除根,不留活口!

    “看着她,别让她出事。”萧承焕目光和语气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去大渝还有不少路程,到了大渝还有各个关卡,我需要她的身份才能顺利进去大渝。”

    木阳深以为然,道,“殿下,昨日十皇子传信来,宁家二十万大军已经被他煽动,告诉他们大凉皇帝为了巩固自己权利,杀了宁家人,又拿出了兵符,告诉他们,这是宁国公临死时给他的,让他以后替宁家报仇,他们群情激奋,决定追随殿下,等我们到了炎城,就和十皇子汇合,届时发兵,攻陷大渝边城。”

    萧承焕思虑一瞬,面无表情,“卢君呈手上虽执掌大渝半数兵权,但还有半数分别在大渝其他人手上,有了宁家二十万大军,我们更有胜算。趁卢君呈死了的消息还未传到大渝,我们来一个攻其不备。”

    木阳也很是激动,“属下愿听殿下差遣。”

    两人商议着事情,那边的树下传来低低的哭声,七皇子原本还保持事不关己的态度,渐渐就受不了了,蹲下身子稍稍劝慰她。可是她反而哭的更厉害了,七皇子哭笑不得,摊摊手,给萧承焕使了个眼色,六哥,还是你来吧。

    萧承焕自问,除了季裳华,从没对女子有过耐心,但为了大业,现在必须哄好她。

    实际上,六殿下的“哄”还真是不敢恭维。

    向来潇洒风流的他,眉宇间透着疲惫,但还是保持着往日的冷淡镇静。他缓缓走到她面前,“别哭了。”

    哭声戛然而止。

    安宁公主抬头看他,泪眼迷蒙,虽然流着泪,但是不敢发出声音。

    对她来说,萧承佑对她一直很冷漠,此时能和她说上一句话已经很好了,而且,明明是长得那么好看的一个人,她却觉得他浑身冷的让人害怕。

    可是,这并不妨碍她喜欢他,尤其是他为了护她回大凉,背叛了大凉。

    这让她觉得,他是喜欢她的,只是不善于表达。可是,后来她才知道,她有多么天真,萧承焕怎么会为了一个不喜欢的女子做出这么多牺牲呢,在他眼里,只有利用和……死。

    萧承焕从袖子季拿出一只帕子,递给她。

    安宁公主呆愣了一瞬,赶紧扯过去,擦擦眼泪,语带哽咽。

    原以为萧承焕不会再多说一句,没想到他又道,“即便你伤心,哭又有何用,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打起精神,快点到达大渝。否则,追兵赶来,我也救不了你。”

    “我……我知道……”安宁公主羞愧的低头,“是我给你带来麻烦了,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萧承焕负手而立,漠然道,“那就好。”

    她小心翼翼的看他,“谢谢你愿意保护我回到大渝,等我见到我父皇,一定将此事告诉……”

    还没说完,萧承焕就打断道,“收拾一下,上路吧。”

    安宁公主以为她贸然提起卢家人,他生气了,不禁后悔,闭口不言。

    七皇子不禁叹服自己六哥演戏的本事,能将小姑娘骗的团团转,人家还傻的当他是大恩人。

    说起来,她也挺可怜的,对六哥一片痴心,只可惜,卢家和六哥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赶了十几日路,终于到达了炎城,所有军队全都聚集到了这里……

    南疆作为最弱势的国家,被南昭和大凉联手攻打,很快就败下阵来,选择向南昭和大凉递了降书,两国如一开始约定好的,将南疆一分为二,划江而治。

    从此后,再无南疆这个国家。

    而漠北也大败,落荒而逃,他们现在连休养生息斗困难,想必至少十年都掀不起战争了。

    关于七皇子留下书信和六皇子离开京都一事,皇帝并没有迁怒叶明朗,叶明朗上书请罪,皇帝非但没有怪罪,反而派使者去戌城安抚了他,人人皆说,陛下仁慈宽容,深明大义,是一代明君。

    只不过,朝廷内外对六皇子此举颇为惊讶,素日不言不语、只知风流放荡的六皇子竟然会有如此狠绝的时候,先是杀了大渝太子,嫁祸给大凉,又连夜逃离大凉。

    是什么值得六皇子布置这一切,又离开大凉呢,联想到六皇子的经历和卢家,也就算明白了。到了这个地步,除了大渝江山,也找不出什么原因了。

    如今,六皇子将大渝太子的死嫁祸给了大凉,想必很快大渝皇帝就知道了,无论如何这个仇结定了。

    最可气的就是六皇子,走就走吧,还给大凉留下这么一个难题,如今大凉的局势,可经不起战争。

    可是,皇帝并未派人前大渝捉拿萧承焕。

    辅国公府。

    “陛下为何要放过六皇子?他明知道六皇子犯了多大的错。”周子扬百无聊赖的拨弄着花盆上的叶子。

    季裳华意味深长的道,“自然是为了自己了。”

    周子扬皱眉,他知道这个小表妹心思最多,不由问道,“表妹此言何意?”

    季裳华的目光清澈,笑容和煦,“凡是一国皇帝,有哪个愿意对别国皇帝俯首称臣的?又有几个国朝,真心愿意其他小国存活的?不过是暂时的和平罢了。大渝想和大凉对抗,实力却远远不足以和大凉抗衡,而大凉的现状,不想看到大渝渐渐坐大,却还不到出兵收服大渝的时候。这时候,就要采取迂回的办法了。六皇子此去大渝,一定会在大渝掀起血雨腥风。无论六皇子成或是败,都发生了战争,一旦起了战争,就会给大渝带来极大的影响,就算战争结束,也事百废待兴。这样一来,他们最重要的就是休养生息,安抚百姓,恢复国力和生产,哪有时间和精力对付大凉?这样一来,大凉便可以不用再受大渝的威胁,还可以伺机攻打大凉,岂不省心?”

    周子扬想了想,然后咧嘴笑了,“还是小表妹聪明,你那么聪明,不如再分析一下,六皇子会不会占领大渝,他从未上过战场,能安然无恙吗?”

    季裳华面色微凝,没有言语。

    “小表妹?”周子扬又唤了她一声。

    “哦,我觉得——”季裳华回过神来,笑道,“我对六皇子不太了解,素不知他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不过,我想,既然他能杀了大渝太子和使团,还能全身而退,应该暂时没什么危险,说不定还能和大渝对峙一些时日呢。”

    周子扬觉得她这话的也有理,没注意到季裳华的异常,郑重的点点头,“你说的是。”语罢,他叹了口气,“谁会想到,不过就是一个朝拜,短短一个多月而已,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呢。我以前居然都不知道六皇子有这等本事,也不知道十皇子和七皇子都愿意追随他走。十皇子也就罢了,关键是七皇子,那样厚道的人,怎么就……留下叶将军一个人。”

    季裳华也不得不佩服,她以前只知道七皇子和萧承焕关系好,可从未他会为萧承焕做到这一步。

    她微微动容,“七皇子重情重义,以前在别人落井下石的时候,他没有疏远六皇子,如今他能抛下一切追随六皇子,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个世上,这样重情的人太少了。”

    同时,她心中也为萧承焕高兴,有七皇子和十皇子对他不离不弃,他也不会那么孤单了是不是?

    周子扬默默数了一下,突然拍了一下额头,“小表妹,现在二皇子被赐死,六皇子离开,十皇子和七皇子追随他而去,除了十四皇子那个小透明,陛下的儿子岂不是只有太子了?以后,再也没人和太子争抢了。”

    季裳华心道,不和宁家争,就轮到和周家争了。以前是三足鼎立,现在是两方对立,哪个更危险,想想就知道。

    周子扬像是被惊到了,摇头叹息,“恐怕,除了京都这些官宦世家,全大凉都不知道有十四皇子这个人。”

    季裳华笑容微凉,“对于皇后和宋家,岂不是更好。”

    周子扬连忙摆手,“不找我们麻烦就不错了。”

    季裳华失笑,“表哥还不算太傻。”

    “说真的。”周子扬收了玩笑之意,“我们都知道,陛下根本就不喜欢太子啊,现在会不会迫于无奈全力扶持太子呢?”

    季裳华默了默。皇帝哪里会迫于无奈,分明是求之不得。现在多好,就剩下俩儿子,一个还是透明人,就剩下一个太子,扶持萧承佑登基的阻力更小了。等除掉了太子,皇帝真是没有儿子了,没办法子承父位,那就要兄终弟及了,到时候从皇帝的兄弟中挑选一个人登上皇位,萧承佑是名正言顺啊,而且他有能力又掌握大权,肯定呼声很高。

    皇帝这个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好。

    只怕到时候,皇帝为了给自己亲儿子铺路,晋王也是要完。免得晋王那颗心偏的太厉害,不把皇位给萧承佑。

    季裳华笑的嘲讽,“这个可说不准,毕竟君心难测。”

    周子扬点点头,“也对,静观其变吧。哦,对了,今日我听父亲说,大哥和世子很快就回来了。”

    季裳华面色平静,“能平安归来就好。”

    周子扬看着她的脸,自言自语似的,“我说小表妹,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

    季裳华狐疑的看他一眼,“有什么好激动的?”

    周子扬:“……”他替世子心碎。

    弹指之间,半月已过。

    而晋王世子班师回朝的消息也传过来,经过京都的时候,大街上人山人海围满了人,都想一睹晋王世子的风采,想看看大凉这个不世出之英雄。可惜啊,有气势是有气势,人也长得好看,就是像冰雕刻似的,太冷了。这样的人,只敢远观。

    萧承佑一路风尘仆仆,和周子祺,郑羽进宫觐见皇帝,将战事禀告给他,皇帝听他们如何打败漠北大军,龙心大悦,给周子祺和郑羽升官奖赏,萧承佑么……再升也升不到哪里去了,索性就赏了好多东西。

    放皇帝让他们退下时,萧承佑并没有离开,问道,“陛下,此次臣回京,不知婚期定在何时?”

    皇帝:“……”这是他儿子吗?之前主动求赐婚,现在竟然又主动求婚期了。

    出了皇宫,萧承佑骑着马飞驰,楚恒在后面跟着,一边抽着马鞭,一边擦汗:“世……世子,我们……不回王府吗?”

    萧承佑没听见似的,加快了速度,过了许久,才勒马,看了一眼头顶匾额,写着“国公府”三个大字,翻身下马。

    门房认识萧承佑,忙出来行礼,萧承佑脚步如风,看也没看他们,直接就进去了,看这样子好像着急去见什么人……

    ------题外话------

    不出意外,明天大婚啦。

    六皇子在大凉下线了,有点舍不得,我虽然喜欢男主,但也喜欢六皇子,六皇子这个人物从一开始就是黑的,现在又给无辜的傻公主挖了个坑,但还是喜欢他……(ー_ー)!

    这章写的有点粗,如果细写,恐怕还要一两天才大婚,占用字数不说,还显得啰嗦。反正要表达的意思都一样,所以……就这样吧……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