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天神下凡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长宁帝军作者:知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长宁帝军》 第五百四十三章 天神下凡
    外面的喊声已经距离很近,也许下一息就会有人撩开帘子进来,洪照看了看旁边有几块干粮饼子,掰了一块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用求立话回答:“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去。”

    外面的脚步声停下来,骂骂咧咧的说道:“赶紧些,一会儿将军查到了,有你们受的。”

    脚步声渐远。

    沈冷松了口气,换好求立士兵的衣服,十几个人出了帐篷,互相看了看,然后看向沈冷。

    沈冷哪里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换岗,干脆带着人从营地边缘处往外走,尽量捡着人少的地方倒也没谁会主动过来理会,走了一会儿后看到有个洞口,直接就钻了进去。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洞口后面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空地,山体在这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就像个葫芦,上面口小,下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求立百姓,四周有很多求立士兵来回巡视,孩子的哭声都被父母的手掌压住,显然他们也怕到了极致。

    几个求立士兵冲进人群里,将一个看起来眉目还算秀美的姑娘拉了出来,那姑娘拼了命的踢打,奈何怎么可能从几个如狼似虎的士兵手里挣脱出去,四周的百姓冷漠的看着,还往后缩了缩。

    唯有那姑娘的父母冲上来,却被三拳两脚打翻在地。

    “陛下看中了你家姑娘,以后你们便是皇亲国戚,哭什么哭。”

    为首的校尉一脚将那姑娘的父亲踢开,转身抽刀,刀子架在那姑娘脖子上:“陛下让选个人过去,这是你的福分,若非担心陛下不喜欢你被打花了的脸,信不信我用刀子在上面划几下?”

    那姑娘吓得颤抖起来,连哭声都不敢放开了。

    沈冷使了个眼色,洪照和史当跟在他身后也过去了,假意帮忙将那些百姓隔开,等了一会儿后见那校尉没有怀疑,沈冷他们三个悄悄跟了上去。

    数以万计的求立百姓变得更为沉默,唯有那姑娘父母的啜泣声飘荡。

    不大,却刺耳。

    那求立校尉带着几个士兵进了另外一个山洞里,沈冷示意洪照和史当在外面等着,他在山洞口侧耳听了听,然后转身跟了进去。

    沈冷藏身在角落处,他是一个极好学又懂得如何逼着自己学习的人,求立话听得懂,那时候在求立作战,每日都要练习,只是口音上的东西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过来的,若少说两句,倒也听不出来。

    听了片刻沈冷就明白过来,本以为是个机会可以找到阮腾渊所在,哪里想到根本就不是什么皇帝要选个女人带过去,而是那求立校尉自己,那校尉应是很清楚,就算是他假借阮腾渊的名义,被抓走的女孩儿家人又怎么敢去问?

    从前几天他忽然冒出邪念没忍住抓了个女孩儿带走,竟是无人察觉,于是胆子便大了起来。

    沈冷不是个侠客。

    这是他对自己说的话。

    若他是个侠客,他此时应该冲上去将那个姑娘救出来。

    他是个将军。

    但他还是出手了,是因为那校尉身上是铁甲而且铁盔上有面甲,拉下来,没有人怀疑。

    就这样,沈冷为了一个铁盔进了山洞,反正他是这么跟自己解释的。

    片刻之后,沈冷招了招手,洪照和史当立刻也进了山洞,那姑娘赤身躺在地上,显然之前已经被打晕了过去,又或者刚刚因为反抗已经被求立士兵掐的断了气,沈冷他们三个又换上禁卫的军服,有铁盔面甲遮挡,心里就踏实了些。

    沈冷刚要走,回头就看到洪照一刀戳进那姑娘心口。

    沈冷微微皱眉。

    洪照低着头走回来:“将军下不得手,我必须下得,海将军交代过,无论如何,保护将军安全,无论如何,此战不可出差错。”

    史当和洪照两个人将尸体塞进山洞角落处随便找了些东西盖住,沈冷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你做的没错。”

    是啊,他总是会有些心软。

    若将那姑娘绑了手脚堵住嘴巴藏起来自然也行,可她最终的结局也是死,只是伪善的一种表现罢了。

    “将军若觉得卑职做的错了,待回去之后再责罚。”

    洪照将刀子上的血迹抹了抹:“将军能选卑职同来,是将军对卑职的信任,卑职不能辜负这信任,也不能辜负海将军信任。”

    沈冷嗯了一声,摘下来水壶喝了一口,外面有巡逻经过的人敲响梆子,整时辰了,子时到,距离海沙率军攻城还有整整一个时辰。

    “海沙将军如何给你下令的?”

    沈冷忽然问了一句。

    洪照垂首:“烧。”

    沈冷点了点头:“去烧吧。”

    洪照的这个烧字,和沈冷之前准备的烧不是一个意思。

    沈冷看向史当:“之前离开兵营的时候,火药是否已经在料草堆里放好。”

    “都放好了。”

    沈冷点了点头:“你们去做你们的。”

    史当看向沈冷:“将军你呢?”

    “我就在这......一会儿若是乱起来找不到我,你们几个就去兵营那边入口处找我,我会在那边等你们。”

    沈冷靠着墙坐下来,闭上眼睛。

    洪照和史当对视了一眼,洪照转身出去:“尽快行动,尽快回来汇合将军。”

    出去之后带上之前留守在外边的斥候开始放火,只是计划略有不同,沈冷的计划是将粮仓和兵营点燃,而海沙显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求立人,他要把难民营也点了。

    沈冷坐在那,很快就听到了呼喊声,没多久一股子什么东西烧焦了的味道就飘了出来。

    这是山洞之中,而且有峡谷裂缝,本就有山风穿过,火一烧起来就控制不住,草料又干燥易燃,眼看着兵营那边的火势很快就弥漫起来,没多久营帐就被引燃。

    然后就是难民营这边乱了起来,难民睡觉的地方铺的也是稻草,一处起火人们就过来灭火,而洪照他们则在人群之中穿梭,把更多的地方点燃。

    烟气一下子就让整个山洞里到处都是咳嗽的声音,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这山洞里烟大的已经能熏死人。

    沈冷起身,将面甲拉下来,朝着城关那边大步走了过去,很多士兵从城关那边跑过来想要救火,沈冷拦住一群求立士兵:“都给我回去,这是宁人的阴谋,他们偷袭了粮仓兵营,一定会去夺取城关,所有人都回去!”

    只喊这几句求立话,又是情急之中,谁能分辨出来。

    一炷香之后,沈冷已经带着至少几百个本来想去救火的求立士兵回到城关上,他大声呼喊,让所有士兵不要乱了,回到自己的位置,谨防宁军偷袭城关。

    阮焕林听到呼喊声从城关上跑下来,眼看着山洞里边黑烟滚滚,脑子里嗡的一声,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似的。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一个校尉大步跑过来:“将军!宁人偷袭营地,请将军下令队伍不要乱跑乱动,宁军一定会趁机攻击城关,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斩断吊桥的绳索!”

    阮焕林立刻反应过来:“你说的有理,你叫什么名字。”

    “映泰!”

    沈冷立刻回了一句。

    “你做的不错。”

    阮焕林夸奖了一句,然后回身大喊:“传令城墙上的所有人不要乱动,我的亲兵营都给我过来,堵住从山洞往这边来的入口,凡是从山洞里冲出来的可疑之人,立刻斩杀!”

    数百名精锐亲兵迅速的将山洞通向这边的路截住,弓箭手将羽箭搭在弓弦上,不多时,一群难民受不了山洞里的烟气拼了命的冲出来,阮焕林一声令下,羽箭齐发,前边跑出来的难民立刻就被射翻了几十个。

    在禁军保护下,求立皇帝阮腾渊也从山洞里出来,险些也被羽箭给射回去,到了城关口,阮腾渊看了阮焕林一眼:“做的好,宁人要想攻进来唯一的机会就是斩断吊桥绳索,粮仓那边有引流的瀑布山水,火过不去,就算没堵住的裂缝有宁军进来也不会有几个人,只要吊桥不落,谁也攻不破这城关。”

    “陛下,请到城关上暂避。”

    阮腾渊嗯了一声,看到不远处一个校尉招手带着人往城关上跑:“那是谁。”

    “是校尉映泰,反应灵敏,处事冷静,可堪大用,就是他刚才拦截跑回去救火的士兵都带回来的,下令他的部下不要胡乱走动,堵住入口。”

    “嗯,一会儿让他来见朕。”

    阮腾渊道:“想不到,朕还有没发现的人才。”

    “映泰!”

    阮焕林朝着那边喊了一声。

    “将军,卑职去看看吊桥。”

    那校尉回身喊了一声,带着四五个士兵往吊桥那边去了。

    阮腾渊道:“分一批人去守着,任何人靠近吊桥盘索杀无赦。”

    “是。”

    阮焕林应了一声,吩咐手下人去吊桥那边。

    沈冷带着几个求立士兵登上城墙,看到吊桥那边有几十个守军围着,他冲过去往后指了指:“宁军靠近!”

    一瞬间,所有守军士兵都回头望城关外看了过去,可是断崖那边黑乎乎的哪里看得清楚,山里的夜晚比平原上似乎还要黑一些,灯火不及之处,那有谁能看穿黑夜。

    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外边,沈冷将弯刀抽出来一刀斩落,那绳索粗大,这弯刀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利器,而且绳索就算绷直了也有弹性,这一刀竟是没能斩断,于是沈冷懊恼起来,开始怀念自己的黑线刀。

    “你干什么!”

    一个靠近的求立校尉嘶吼了一声。

    沈冷的弯刀甩出去,一刀戳进那校尉心口,回手一拳将身边求立士兵砸翻,瞬间拿起那士兵的弯刀,又是一刀斩落,刀子精准的落在刚才砍到的地方,这一刀下去绳索应声而断,吊桥发出吱呀一声巨响。

    沈冷两刀砍翻了靠近的求立士兵,弯刀用的并不称手,第二次怀念自己的黑线刀,可他够强,就这样杀开一条血路,连斩七八人后到了吊桥另外一侧,朝着吊桥另一边的绳索连砍几刀。

    一片羽箭弩箭袭来,沈冷身上中了不知道多少箭,他也不回头,后背上被砍了一刀,他挥手弯刀横扫将那求立人的脖子切开,一片血雾之中,沈冷左手抓着绳索,右手再次一刀斩落。

    脑子里却想着刚才那一刀居然没有扫落人头,果然这破刀远不及自己的黑线刀。

    第三次想念黑线刀。

    啪的一声。

    绳索断开,巨大沉重的吊桥呼啸着砸了下去。

    左手抓着绳索的沈冷瞬间就被吊桥下坠的巨力拉了出去,翻过城关,从天而落。

    轰!

    吊桥落地。

    呼!

    断崖上一片火把亮起,火光冲天处,宁军兵甲如林。

    身上几乎插满了羽箭的沈冷踩着吊桥落下,在吊桥砸在断崖上的瞬间往前一蹬掠起,凌空翻身,稳稳落地。

    “杀!”

    山洪一般的宁军顺着吊桥冲进城关。

    沈冷退到一边往后靠了靠,低头看,觉得自己像个刺猬。

    主要看了看裆下。

    没事。

    上半身保护的很好,有两层软甲。

    他弯腰将腿上的一支弩箭拔下来随手扔了,刚要再拔第二支,海沙从马背上跳下来:“我帮你。”

    “不急。”

    沈冷从胳膊上将红丝巾解下来递给海沙:“没弄坏,果然好用。”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