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团圆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神探孟雨之难解的刀痕作者:江云梦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神探孟雨之难解的刀痕》 第七十章 团圆
    他拍拍孟雪的头:“可惜舅舅没有见到你小时候的样子,不然一定天天带你玩。”

    孟雪开心地说:“少言表哥终于见到自己的爹爹了,他该多幸福啊。”说完,她自己都忍不住嗨了一声。

    此时的应少言,正倚在床头,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最近缠绕他的烦恼,好像暂时烟消云散了,他此刻的心完全被幸福充盈着。

    应少言的伤很快好了,而孟雨的功力却没有恢复。他坐在应家小院里的一块大石头上,看着应正云教应少言剑法。

    应少言面对爹爹,却很是腼腆,招式间也放不开。

    过了几招之后,应正云招呼应少言歇一会儿,两人坐到孟雨旁边,应正云对应少言说:“你真像你娘,应该去读书。练武实在是太放不开了。”

    应少言不好意思地一笑。

    “不过,”应正云转而说,“昨天对着那个易容人,你那个拼命的架式,倒是很像我年轻的时候。真不愧是应正云的儿子。”

    应少言听爹爹夸自己,有点羞涩,又很开心。

    应正云笑咪咪地问孟雨:“你的武功怎么样?”

    孟雨嘻嘻笑着,抱着应正云的胳膊,把脑袋在他肩膀上蹭蹭:“外甥的主要时间都用在探案上了嘛,自然不如少言哥哥啦。”

    看着孟雨赖皮赖脸的样子,应正云扑哧一声笑出来,不由回想起应秀灵小时候对他的依恋。他搂着孟雨的肩膀:“功夫还是要练好的,只有功夫不会骗人。你探案也要遇到很多危险,有了功夫才能保护自己。”

    应少言很羡慕地看着孟雨撒娇,他对自己的爹爹还是有些不敢亲近。

    应正云将孟雨扶正身体:“少言还是少一点破釜沉舟的霸气,但他在武功上下的功夫,没有让我失望。这孩子就是被我拖累了,也不能总是打理应家这点事情,总是要走出去才是。”

    应少言听了爹爹的话,热泪又想涌出,但感觉好像爹爹不喜欢自己的敏感脆弱,又将泪忍了回去。

    “舅舅,表哥。”

    大家吓了一跳,转身循声望去。孟雪上身浅绿小衫,下穿月白印着浅浅黄花的长裙,俏生生地走来。

    应少言脸倏地红了,应正云已经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孟雪向应正云行了礼,然后伸出白嫩的小手,从丫环手中扶过一盏汤:“表哥,这是娘亲自熬的,说让表哥趁热喝了才好。”

    应正云听到孟雪提到应秀灵,不知为什么,心还是猛地悸了一下。

    应少言从孟雪手中接过汤:“谢谢姑姑,谢谢小雪。”

    孟雪偷偷看了他一眼,心中却是无奈而酸楚。

    孟雪和孟雨一样,对应正云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也不像应少言那样对着自己父亲还很拘谨。她已经把舅舅当成最亲的人,此刻忍不住说:“舅舅,您终于回来了!小雪真心不想舅妈和表哥这么多年见不到舅舅。这么多年以为舅舅都不在人世了,舅母和表哥受过太多的苦了。您当年出生入死,却差点因朝堂争权夺利害掉性命,还让舅妈和表哥这么多年都在西玉州只能以罪人的身份默默生活,还……”

    应正云看着孟雪,他很喜欢这个小外甥女,听了她直率的话,心里自然也是很痛。他和气地追问:“还怎么样呢?”

    孟雪停了一下,喘了口气,接着愤愤地说下去:“还让表哥被人欺负!”

    应正云看到孟雪替应少言打抱不平的样子,也被触动了。他半闭了一下眼睛,似乎是自言自语:“没爹的孩子,自然被人欺负。”

    这是他无意中第二次说这句话了。应少言捧着汤,低下了头。他听到孟雪和爹爹谈论自己,心里一阵难过,低头看着汤碗,不再出声。

    应正云一时觉得,如果不是二十多年缺失父爱,应少言也不会是今天这样的内向和拘束。

    他拿起搭在旁边木椅上的布巾,递给应少言:“练剑也不要太急于求成了,慢慢领会了才好。擦擦汗,休息一下。”

    应少言终于能沐浴着父爱的温暖,心里也像被什么热热的东西熨过一样,从前因痛苦和压抑而蜷皱的心,也似乎被一只大手抚着慢慢展开了。

    孟雨皱着眉头问:“表哥,你受了伤,还能送小雪吗。

    应少言将空汤碗递给旁边的丫环柔儿,柔儿端着碗无声地退下。应少言对孟雨说:“你抽不开身,我不想耽误小雪的大事。”

    应正云笑了:“小雪的婚事自然最重要,你们忘了我这个舅舅吗,我去送小雪便是。”

    孟雪脸一下涨红了:“舅舅您提这个干嘛呀,我还想多陪陪娘。”

    应少言听到父亲的话,脸白了一下,似乎有些失望。他竟然一改平时内向羞涩的态度,对应正云说:“爹爹,还是孩儿去送吧。皇上刚赦了孩儿的罪,也除了罪籍。孩儿从来没有出过西玉州,也想出去看看外面的风光,见识一下西玉州之外的世界。”

    孟雨从旁看着应少言,他和父亲说这番话的时候,倒是十分坦然。但孟雨几乎肯定,应少言还是希望和孟雪多相处些时间,他心里有些矛盾。应少言和江战,在他心里一个是从小的挚友,一个是亲如手足的表兄,但内心总是倾向江站多一些。

    再怎么样,应少言如今家和事兴,又有爹爹和萧家关照,皇上也赦了他的罪,他的前途未可限量。

    而江战,一个家道中落,身带残疾的年轻人,凡事还要靠老大年纪未出嫁的姐姐勉力打理,受尽辛苦。而这残疾也是为了救自己妹妹而落下的。但两个人又都是他最亲近的人,都深爱着孟雪,不能不让他心里矛盾。

    应正云没有马上回答。

    虽然为了避开自己的刺杀当朝太后之罪,他隐姓埋名二十多年,与世隔绝,甚至几个月没有人和他说一句话。但他自幼极其丰富的沙场和世事经验,令他年轻时就有远超出普通人的洞察力,他早已看出应少言和孟雪之间的异常。他的心里也不愿意孩子重蹈自己当年的复辙。然而,他不能赞同应少言的是,萧点秀也是他自己选的,而且也不能再耽误这个等了他那么多年的姑娘。孟雪虽然可爱,他也很疼惜,但毕竟年纪太小了,在感情上她是个后来者。她和应少言之间的感情,无疑在他这种思想正统的人心里,是应该被谴责的。然而,他又十分能理解感情突然到来时无法抑制的激情迸发,所以他舍不得怪孟雪,更舍不得怪自己才见面的已经成年的儿子。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