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打脸(一)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颤抖吧,渣爹作者:舞夜夭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颤抖吧,渣爹》 第五百零五章 打脸(一)
    顾氏一族的富贵是不可能长久的,顾璐也不准许顾四爷永乐富贵。

    那会让她的重生成为笑话。

    顾璐明白,只要顾四爷富贵,方世伯同汪氏就不可能得到真正勋贵名门的认可。

    他们会贬低追求爱情的汪氏。

    除非汪氏再嫁且心仪的方展能比渣爹有名有地位。

    方世伯凭着顾瑾诗集中三首诗词扬名,再加上他自己所做的婉约派情诗,在文坛中已有很高的地位。

    比之顾四爷强太多。

    顾璐心头爽快,这可是不多的几次她品尝到重生带来的好处。

    以前她做什么,错什么的。

    她带着娘亲和继父去渣爹面前炫耀,还是踩着顾瑾的肩膀,如何都是愉悦的。

    何况前世顾瑾也是寻人代笔,只是原作者畏惧顾瑾当日的地位不敢出现罢了。

    她帮方世伯根本就不算抄袭!

    顾璐抛开几分异样,陪着汪氏坐马车赶去顾家。

    淮阳王被蒋先生说动了,这几日他又寻了几个得道高僧推演过,都说顾家六小姐是多子多福的。

    毕竟顾瑶也曾去过寺庙上香,在京城有名的寺院中高僧就那么几位,她还陪李氏或是顾四爷听过高僧讲解经文。

    寻常勋贵名门小姐,高僧怕是很难有印象。

    然而顾瑶可是个绝色大美人,如同佛祖面前的佛女一般艳而不魅,不仅容貌倾城,而且气质沉稳,即便佛法高深的高僧都愿意多看两眼。

    阿弥陀佛,他们可不是对佛祖不敬,动了凡心,而是即便高僧对倾城美人也会有独特的记忆。

    因此即便李氏没有私下安排,淮阳王仍然坚信顾瑶就是给他带来儿子的王妃!

    反而因为顾家对淮阳王不冷不热,生疏有礼,他更觉得一切都是上苍给自己的暗示。

    尤其是淮阳王自己也有私心,以前顾四爷只是个出名的纨绔子弟,现在顾四爷可是永乐侯。

    在太后和皇上面前,比淮阳王还得宠。

    随着顾瑶生母被扶正,得封永乐侯夫人,顾瑶不再是庶女,虽然说不上是名正言顺的嫡女,却比那些记名嫡女强上许多。

    前两日,李氏又把顾四爷的发妻方氏的棺椁从祖坟挖出去,送到汝阳郡王府。

    顾家已有风声传出,方氏的名字从顾四爷嫡妻位置彻底抹去,继妻汪氏被休,扶正的李氏成为顾氏族谱上顾四爷唯一的妻子。

    李氏只生了顾瑶一个女儿。

    淮阳王听说京城勋贵名门,王府宗室惦记着顾瑶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他虽然是王爷,未必就占了优势。

    若是他能娶到顾瑶,生儿子是主要的,顺便还能得到一个有力妻族的支持。

    这可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淮阳王的算盘也是打得很响。

    此时哪怕他还记得偶然遇见,也颇有好感,且命格也是多子的顾珈,淮阳王更愿意迎娶顾瑶。

    因此淮阳王早早提着重礼出门,直奔顾府贺喜。

    他以为自己来得足够早,可还有不少人比他更积极。

    顾家一门双侯,泼天的富贵,花团锦簇。

    足以令任何人愿意同顾家结交。

    顾四爷自从杂耍班子到了府上,他就先让杂耍班子给他解闷了,把一切事甩给大哥和儿子顾瑾。

    顾清淡定且习惯了幼弟的‘胡闹’,他压着明显打算同亲爹一起欣赏杂耍表演的顾珏迎客,顾家无法再多养一个顾四爷。

    顾瑾淡淡的目光扫过,本是不情不愿的顾珏立刻老实了,乖巧陪着三哥一起站在门口迎接上门贺喜的宾客。

    顾清暗暗点头,顾瑾好似比他会做长兄。

    有礼有节,端正君子的顾瑾就是长辈口中别人家的好孩子。

    每一位宾客都或多或少称赞顾瑾几句,对顾清说教子有方啊。

    顾清既是欣慰,又觉得酸涩,终究不是他自己的儿子,不过顾氏一族以后的荣辱富贵已在顾瑾身上。

    他即便将来有儿子也不会更改继承人的,这也是他最近时常把顾瑾带在身边的原因。

    淮阳王递上拜帖,他身穿王袍,头戴王冠,四爪金龙的王袍衬得淮阳王俊美贵重。

    他是此时来贺喜的客人地位爵位最高的。

    顾清不敢托大,带着顾瑾顾珏兄弟亲自迎出来。

    “小王不请自来,叨扰宁安侯了。”

    “王爷能大驾光临,是顾氏一族的福气,您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

    顾清同淮阳王谈笑,顾瑾唇边噙着淡笑,淮阳王只怕是奔着六妹来的。

    明明他和母亲都放弃淮阳王了,偏偏淮阳王主动凑上来。

    淮阳王毕竟地位崇高,算是宾客中头一份,正该是众星捧月的。

    府邸门口传来惊呼,“冠世侯到。”

    众人齐齐一愣。

    淮阳王的风头被尚不曾现身的陆侯爷抢走一大半。

    别说他了,就是皇子都得暂避陆铮的锋芒。

    谁都知道陆铮以后的结果不会好,但是在此时没一个人敢同陆铮抗衡,只有巴结,巴结,再巴结!

    陆铮只穿了一件寻常的外敞,才迈进大门,便夺人眼球,众人纷纷行礼,跟随陆侯爷的脚步。

    他不紧不慢走着,而身后穿着勋贵服饰的人却只能含胸小跑。

    他们殷勤备至,只为同陆侯爷搭一句话,或是让陆侯爷记住他们的名字面容。

    然而他们不知道,陆铮随了隆庆帝,脸盲症状不重,但也不是谁都能让他记住的。

    本来围着淮阳王说话的人纷纷去巴结陆铮,淮阳王暗暗苦笑。

    他算什么?

    陛下的皇子照样比不过陆铮。

    不知为何,淮阳王隐隐觉察出陆铮对自己的敌意。

    不可能啊?

    以前他同陆铮在宫中见过面,也都在上书房中读过书,后来因为陆铮太过出色,隆庆帝说上书房的师傅教不了陆铮,陆铮便被隆庆帝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了。

    为此事,几个皇子合伙寻个借口同陆铮大打出手。

    当时他们这些宗室子弟和皇子伴读们都是拉偏架的,没人帮着陆铮。

    一场惨烈的群架惊动隆庆帝和太后……这次群架结果也被隆庆帝下了封口令。

    以关系到皇家尊严的名义禁止任何人外泄。

    七名皇子,二十多个拉偏架的愣是没打过一个陆铮!

    当时陆铮也只有十四岁而已。

    他被陆铮踹到的小腹还隐隐作痛呢。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