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东海深鬼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纸人魂作者:里恩书生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纸人魂》 第五百一十六章 东海深鬼
    大自然里的宝藏虽然无主,但人不能太贪,否则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带上了小朱穿好潜水服,从舱门游出了潜艇,视野里一片漆黑,我用绳索将我跟小朱串在一起,就闭上眼睛往四周环视,先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就朝刚刚发现的那丛珊瑚礁处游去。

    为了节省电源和氧气,还有避免其他海底生物的攻击,我们没有打开头灯,不过我清晰的看到余杏燕正在珊瑚丛中朝我们招手。

    这株珊瑚已经被我的魂魄撬松,我打开了头上的照明灯,向小朱示意我们俩合力拔出这株珊瑚,缓缓的朝潜艇方向返回。

    在海底行走的压力和阻力都很大,幸好有头灯照亮,各种各样的海底生物从我们身边游过,有些白化的鱼还紧紧尾随着我们。

    回到潜艇旁,我正准备用渔叉敲击舱门,舱门自己打开了,我和小朱二人费力将这株珊瑚丛拖入减压舱内,外侧舱门关闭,内侧舱门打开,我和小朱爬入了内侧舱门中,脱掉潜水服。

    小朱指着减压舱里的珊瑚树向我疑问:“小袁,你怎么知道潜艇附近有珊瑚的?”

    我淡淡的回答:“我刚刚做梦梦到的,没想到竟然真的有,那里一定还有好东西,等下我们还得再出去一趟,你跟紧我,为我作警戒,等取到东西后,我们迅速返回潜艇内!”

    他点头应了,这时郑秀敏走了过来,看到了我们身后的珊瑚,惊讶道:“这比我们梦到的还要大一些?”

    朱建房疑惑了:“你们梦到的?”

    郑秀敏忙掩饰道:“就先把它放在这里吧,我会盯着雷达屏幕的,你们俩要速去速回,记住性命要紧!”

    我重新穿好了潜水服,对小朱道:“你拿好渔叉为我警戒,如果我呆在原地不动时,你不必惊慌,如果我长时间没有反应,你就将我带回潜艇里!”

    小朱更是疑惑不解,我已经跳入了减压舱内,示意小朱也赶快下来。

    他下来后,内侧舱门关闭,减压舱内开始注入海水。

    外侧舱门打开,我将卡扣挂在腰带上,带着小朱就游出了潜艇。

    当我们再次返回沉船处时,却不见了女鬼差余杏燕,我忙闭上眼睛四处察看,透过海底白色的细沙,我看到沉船的船舱内游动着一团黑影。

    不管是不是余杏燕,我都要进去察看一番。

    于是我向小朱打了手势,他把渔叉戳入海底的细沙中,我抓住了渔叉的柄迅速闭上眼睛,魂魄跟躯体迅速分离,然后就朝海底穿去。小朱拧亮了头灯,在原地为我警戒。

    我穿过细沙,进入了这艘沉船中,沉船是木制结构,已经被海水腐蚀的岌岌可危,里面布满了小鱼小虾。

    沉船呈侧翻位横躺在海底,船头和桅杆已经折断,船尾翘起。

    我的魂魄游到了船的甲板上,找到了进入船舱的入口,里面果然游动了一道黑影,我当即闭上眼睛大声呼喊余杏燕的名字。

    船舱内突然亮了起来,我看到点点绿色的萤光在船舱内浮动。

    一只黑色的骷髅冒出了绿色的鬼火,下颌一张一合的发出怪里怪气的声音:“何方鬼魂,居然敢闯我海底宝船?”

    我立刻亮出了武士短刀警戒,同时朗声回应:“晚辈无知,误入宝船,惊扰前辈,我这就离开,但我的同事也误入宝船之内,不知前辈是否看到?”

    这枚骷髅随波浮动,怪声回答:“没有,你的同事是什么?”

    “我们都是鬼差,从东方来的!”这时一只黑色的靴子从船底浮了上来,我伸手抓住,这些一看靴子头还镶嵌着一只骷髅标志,便道:“这只靴子正是我的同事所穿,她一定在这里出现过?”

    绿色的骷髅听后当即大怒,向我呵斥:“我说没有就是没见过,你赶快离开这里,否则就别怪本尊发怒了!”

    我忙应了,就转身朝船舱外飘去,到了船舱的入口,我忽然回头望来,就看到这枚骷髅原来生在一条海蛇身上,它正朝底舱下钻去。

    看来底舱下面还有暗舱,我闭上了眼睛,视线穿透底舱的隔板,就看到下面的一只大肚瓷坛内囚禁着一缕女子的魂魄,这缕魂魄的长发从坛口露了出来。

    我的魂魄迅速坠入了底舱下的暗舱里,蛇身骷髅头的怪物正盘在这只瓷坛上,正准备将脑袋往坛内伸去。它听到了我进来的声音,忙又缩回了头,转动脖子朝我望来。

    “放了我的同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亮出了武士短刀。

    这个怪物发出了阴森的笑声,狂傲的道:“年轻人,你还不知道本尊的大号吧?本尊已经放你一条生路,你却自己回来受死!”

    我坦言:“谁死还不一定呢?报上你的大号吧!”

    对方哼了一声就道:“本尊就是此地的海鬼,虽然没有手脚,但照样可以灭掉你!”

    原来是海鬼,那就跟我的等级类似,海阎王我都刺杀了,还会惧怕这只海鬼?

    我也冷笑了一声,回应道:“我再说一遍,放了我的同事,否则我就拆了你的破船!”

    对方讥讽道:“你的同事如此不堪一击,想必你也强不到哪里去,口气却如此大,受死吧!”

    它的嘴一张,就喷出一道绿色的火焰。

    就在我准备举臂格挡时,我的身前突然出现一面冒着寒气的冰盾,我惊讶道:“这不是天将纳勇的冰盾吗?”

    这团绿色的火焰登时将我包裹,我感觉自己的皮肤如同被强酸侵蚀一般疼痛。

    我忙闭上眼睛,看到这条海鬼就朝我游来,我握紧了武士短刀,一刀劈下,朝它的骷髅头砍出,就听“嘭”的一声脆响,武士短刀遇到了海鬼的骷髅头登时折断,残刀的刀刃也卡在了骷髅头顶天灵盖中,一时无法拔出。

    骷髅头顶着半把残刀向我质问:“这不是海阎王的佩刀吗?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坦言:“你还知道海阎王啊?它已经被我灭掉了,否则它的佩刀怎么会在我手里!”

    海鬼听后勃然大怒,向我嚷道:“这把武士短刀是以我的幽冥烈焰加东海玄铁锻造而成,没想到却毁在了幽冥烈焰下,我一定要灭了你!”

    失去了武器的我登时有些紧张,但我习惯性的伸出右手,用力一攥,一把烈焰长矛就出现在我手里,这也是天将纳勇的武器。

    在我的耳中,一个中年男人对我道:“对方是东海深鬼,非一般神器所能对付,庆幸遇到了天将纳勇的冰盾和烈焰枪,正好可以克制住它,一定要灭掉它,否则后患无穷!”

    海鬼再次朝我撞来,我忙一举冰盾格挡,黑色的骷髅头重重的撞在了冰盾上,然后坠落到了暗舱的木地板上。

    我一脚伸出,踏在了骷髅头上,右手握紧了烈焰枪就朝骷髅头刺去。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