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第一次任务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魔金法则作者:蛤蟆跳霸王鲸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魔金法则》 第六十二章 第一次任务
    “现在的我,不是赫芬斯家长子的阿诺尔,而是盗贼公会七十八队的一员,我希望你也是作为七十八队的一员而不是赫芬斯家的侍女,你明白吗?”阿诺尔脸上换上少有的认真。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亚丝娜的预料,迟疑了一下问道:“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做事情时,把自己放在首位,而不是把我放在首位。虽然你的做法是一个侍女应该有的做法,但现在我希望你能抛开侍女的身份,我们作为朋友来相处。”阿诺尔道。

    亚丝娜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如果你要谈这么严肃的话题,能不能不要表现地这么……容易让人产生遐想。”

    阿诺尔掀开被子,从亚丝娜身上翻下来,躺在一旁,两手枕在脑后说道:“从明天开始,就不会像以前那样清闲了,做好准备吧。”

    亚丝娜在心里叹气,轻轻把被子盖在头上。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亚丝娜睁开眼睛,打探着周围并不熟悉的环境,想到要在这里呆很长一段时间,亚丝娜强迫自己短时间记住这个环境。

    “阿诺尔现在在干什么?”亚丝娜冒出一个念头,安静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房间里有动静,便轻轻转过身。

    “早上好!”阿诺尔躺在床上和她打招呼,两人面对面距离不到十公分,看阿诺尔神采奕奕的眼神,看来他并没有睡觉。

    “……你不睡觉都干了些什么?”亚丝娜问。

    “猜想今天会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情。”阿诺尔并没有表现出很兴奋的样子。

    亚丝娜怀疑地问道:“你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当然不会,赶快起床,有一点你说的没错,我已经无聊透了。”说着阿诺尔随手把亚丝娜身上的被子掀开。

    “啊——”亚丝娜惊叫着把被子抓住抱在胸前,看着阿诺尔的眼神里充满了怒火。阿诺尔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眸子里同时存在水汽和怒火,水火交融的场景。

    “你看到了?”亚丝娜咬着贝齿质问道。

    “看到什么?”阿诺尔抬手按在额头上,面具罩住他上半张脸:“动作快点,我在门口等你。”说完从床上跃起,一溜烟跑了出去。

    亚丝娜愤愤地在床上捶了一拳,从被子里拽出一件衣服,一边嘀咕一边往身上套。

    十分钟后,阿诺尔凭借着亚丝娜超常的记忆力找到了七十八队的据点,也许是在黑塔呆的时间太长,阿诺尔对记路并不太熟悉,大概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吧。

    据点的钥匙人手一把,阿诺尔直接将钥匙扔在了房间,开锁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比吃饭还要简单的一件事。

    正对门的桌子上,崔斯特在桌子上摆着塔罗牌,帽檐依旧压得很低,从阿诺尔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性感的胡须,他的魔法应该和牌有关吧,阿诺尔猜测道。

    “早上好。”阿诺尔打招呼,房间里除了崔斯特,还有曼妥思和蔚,蔚依旧在锻炼,曼妥思倒是悠闲地喝着酒,鲍勃和两个小丫头倒是不知道去向。

    “挺早吗,怎么,没多休息会儿?”曼妥思在亚丝娜身上打量了一番,话倒是对阿诺尔说的。

    “别提了,一晚上没睡觉!”阿诺尔摆摆手,一脸无奈的表情。

    亚丝娜的脸颊腾地一下红了,不是羞的,而是气的!虽然阿诺尔说的是事实,但用来回答曼妥思的问题,绝对是故意的!尤其是曼妥思看自己的眼神,亚丝娜恨不得当场把阿诺尔揍一顿!

    最后还是没忍住,亚丝娜手指捏在阿诺尔胳膊上,无声地转了一圈。

    阿诺尔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地绷紧肌肉,将亚丝娜的手弹开,嘴虽然是咧着的,但心里还是感到些许欣慰。

    曼妥思也是心情不错,这两个家伙加入队伍,能让队伍活跃不少。

    “队长!我,我领到任务了!”鲍勃兴奋地推开门,扬了扬手上的任务单,艰难地移动进来。

    几人这才看到,安妮安米一人抱着鲍勃一条腿,鲍勃还能移动已经是很难得了。

    “哦,什么级别的?”曼妥思也是有些惊讶,两人刚加入就来了任务,真是有些巧啊。

    “c级,报酬五十银币。”鲍勃将任务单递给离门最近的阿诺尔,专心照顾两个小丫头。

    曼妥思接过任务单,简单扫了一眼,然后递给崔斯特。

    崔斯特早已将桌上的塔罗牌收起,接过任务单没有第一时间看,而是将它反面朝上放在桌子上,两手握着塔罗牌,两臂一张,数十张塔罗牌竟在空中排成一条纸牌阶梯,紧接着两臂一收,将塔罗牌恢复成一叠,亚丝娜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一张塔罗牌扣在了任务单上。

    崔斯特拿起那张弹出来的塔罗牌,看了看说道:“圣杯九,好运和财富,还不错。”

    “你是用塔罗牌进行占卜吗?”阿诺尔忽然问道。

    “你对占卜很有兴趣吗?”崔斯特头也不抬地问道。

    “很小时候遇到一个白胡子老人,我猜测他可能也是占卜师。”阿诺尔道。

    “他有没有对你说了什么?”崔斯特显然对白胡子占卜师很好奇,追问道。

    “他让我记住一句话:人活着就是要四处奔波,只有死后才会彻底安定下来。”阿诺尔回答道。

    崔斯特默默念了一遍,对阿诺尔说道:“你的牌是星星牌,象征着希望,注意一点:不要全部依靠别人的给予,你还有希望在心中燃烧,只有靠自己才有真正的发展动力。”

    阿诺尔心里一震,自己是不是过分依赖了“左”和“右”?试想一下,假如没有了吞食金属的能力,自己是不是依旧像一个废物一样活着?

    “我记住了。”阿诺尔点头道。

    “说正事,”曼妥思拿过任务单,扬了扬道:“任务只有c级,是寻找莱空城城主夫人的宠物,一只长着蝙蝠翅膀的猪,貌似是这样。现在只清楚这只猪还在莱空城内,但一个能容纳三十万人的城市找一只会飞的魔兽,定为c级也不奇怪。”

    “找宠物这种事我还是不参与了。”崔斯特甩甩手中的牌道。

    阿诺尔举手:“其实,我从小便不太受动物欢迎,要是让我碰到它没准它会抽搐而死……”

    曼妥思怒了:“不是你们想不想参与的问题,所有人都要去!没有商量的余地!”

    队长拍板,其余人只好顺从,一群人准备出发。

    从盗贼小镇道莱空城乘坐马车的话需要两个小时,七十八队挤在一辆马车上,蔚和曼妥思驾驶,其余人挤在车厢里。

    这是理想状态,但实际上并不能够坐下全部的人,因阿诺尔一定要带上钢珠滚滚,所以众人,包括亚丝娜,一致决定,让阿诺尔和钢珠滚滚一起,其他几人先去莱空城。

    阿诺尔坐在钢珠滚滚身上,看着马车渐行渐远。

    “这回可以试试那个了。”阿诺尔在钢珠滚滚身体两边装上滚轴圆盘,向后连了一副三角架,为了稳定还在三角架的底端装上一个小轮子,三角架最高的一条斜梁上装上座椅和握柄,为防止颠簸还在座椅下装上了弹簧。三角架采用的是空心金属管,阿诺尔想将主梁作为喷射口,利用焰火筒的原理制作交通工具。

    “噪音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前进的路线就通过调整喷射口方向来解决。”阿诺尔自言自语地调整了一番,向后退了几步打量着“武装”之后的钢珠滚滚。

    样子有点像一颗发了芽的黄豆,感觉怪怪的。

    阿诺尔拍拍钢珠滚滚的头,示意它缩回去,自己翻身骑在座位上,手握紧握柄,能量传递,在喷射口内布满爆金颗粒,压低身子将爆金引爆。

    “嘭”一声震耳的闷响,钢珠滚滚猛地弹出去,阿诺尔拉进握柄,防止被巨大的惯性甩出去,钢珠滚滚弹出十米多远,落地以后又弹了起来,阿诺尔赶忙减弱爆金颗粒的数量,这才缓缓停了下来。

    停下来的第一件事,阿诺尔在握柄上加了两条弹簧,又在座椅下加了几根,从四五米高的地方落下来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不过跳跃这种方式阿诺尔倒是很喜欢,让喷射口朝正后方,钢珠滚滚便能像马车一样直行,向下偏一些便能跃起,加上钢珠滚滚可以改变自身毛发的硬度,可以轻易改变直行和跳跃两种方式。

    这样的话,自己会不会比他们更早到达呢?既然可以跳跃,那就不需要走特定了路线了不是吗?

    掏出地图,阿诺尔确定了路线,骑上钢珠滚滚,轰鸣声过后,钢珠滚滚就剩一个小小的黑点,以及翻腾的一片烟尘。

    阿诺尔选择的全是很少有人走的路线,盗贼小镇到莱空城中间有一片矮林,阿诺尔把那里选为前进路线,发现周围有人时便将铁架收起来,坐在钢珠滚滚身上跳出那些人的视线,没人后再变出铁架,继续跑跑跳跳。

    半个小时后,阿诺尔和钢珠滚滚站在莱空城城门前,和守卫解释了一下钢珠滚滚,一人一兽便走进城,毕竟城主夫人都有一只魔兽作为宠物,钢珠滚滚一路并没有吸引太多人的怀疑,最多就是好奇的打量一番。

    在这么大的城市里找一只魔兽宠物,难度确实不小,反正这会儿小队的马车还在路上,阿诺尔倒不着急,慢慢悠悠的带着钢珠滚滚闲逛。

    这里除了没有教堂,别的倒和拉斯加顿没什么太大区别,建筑风格相似,人长得也很正常。

    在地图上看过,城主的宫殿在莱空城的正中央,他是从莱空城的西门进来的,想了想还是将西边留给别人吧,阿诺尔带着钢珠滚滚一路向东。

    阿诺尔路过藏书馆,还特意进去查找了一番,看有没有关于蝠翼猪的信息,但并没有查到,倒是翻阅书籍时,阿诺尔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找一只宠物为什么特意在盗贼公会发布任务单,城主在莱空城里发一条公告,没有人会拒绝帮忙吧?

    阿诺尔想到一种可能性,莫非发布任务的并不是莱空城城主或者城主夫人,而是其他人,在藏书馆里找人询问,没有人听到城主夫人宠物失踪的消息,是不是城主没有把宠物失踪的消息公布出来?

    为什么?

    阿诺尔觉得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当然,想弄清楚这一切还是要找到那只蝠翼猪才行。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体质,阿诺尔就有些苦恼,这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再说,他连那种魔兽多大都不知道,万一长得和虫子一样大那岂不是困难了?

    长着蝠翼,会不会习性也和蝙蝠有相似之处?也是夜间出没?

    “这任务定为c级是不是有些轻了?”阿诺尔嘀咕道。

    当七十八小队的马车抵达莱空城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几人跳下马车,通过城门的检查,商量了一下,曼妥思拍板先从西边开始搜寻,和阿诺尔想得差不多。

    此时阿诺尔已经来到城主宫殿附近,这里的守卫力量明显要比别处强上很多,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岗,阿诺尔越发怀疑,这样森严的看守,那只魔兽真的能跑出去?还是说被城主夫人带出去之后弄丢的?

    没有任何线索,阿诺尔也是无从开始。

    先找个酒馆打听一下吧。

    阿诺尔发现酒馆真是一个万能的场所,总能找到各种情报,果然人才还是出自民间。

    去酒馆之前,阿诺尔找了一家旅店,开了个房间将钢珠滚滚藏进去,独自一人去了酒馆。

    这里的酒馆和拉斯加顿的差不多,就是酒的种类不太一样,这里的酒有些浑浊,味道也没铁锤酒馆的醇厚,但比车矢菊的酒要强上不少。

    阿诺尔并没有带着那张遮了半张脸的面具,倒是在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镜,没有镜片的那种,也算是做了掩饰,而且朴实无华的眼睛让他看上去老成不少,酒保并没有怀疑他的年龄。

    在酒馆呆了半个小时,阿诺尔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不得不承认,酒馆简直就是情报收集处啊!一些人喝了酒之后真的什么都往外说,想知道城主夫人的兴趣爱好一点都没有难度。

    城主夫人有收集魔兽作为宠物的爱好,每到月末下午就有一批人带着魔兽进入城主宫殿,如果那只魔兽被城主夫人有幸选上,把魔兽带来的人便能获得一笔不小的报酬,不过城主夫人的眼光非常挑剔,传闻有人曾带来一只极其威武雄壮的狮子魔兽,那雄美的鬃毛,锐利的目光,是个人就会觉得它美丽,除了城主夫人。

    城主夫人见到狮子魔兽,二话不说将那人撵了出去,并警告那人:“以后要是再带这种魔兽来,就把你当成魔兽的食粮!”

    虽然城主夫人口味很独特,但有这爱好还是不错的,恰好今天就是月末,只要等到下午,阿诺尔和钢珠滚滚就能混进队伍里,潜入城主宫殿了。

    又在周围转了一圈,熟悉了一下周围的地形,阿诺尔慢慢悠悠的回到了旅店。

    下午,阿诺尔带着钢珠滚滚离开了旅店,提前来到城主宫殿的后门,找了个角落等着,不一会儿,一些拉着铁笼的马车陆陆续续的到来,铁笼里关着的无一不是魔兽,阿诺尔已经看到了四辆马车,分别装着一条蛇,一只绿油油的叫不上名的家伙,一只斯巴达克特产角马,还有一只昆虫魔兽。

    阿诺尔想了想,推着钢珠滚滚跑到了队伍尾部。

    不过尾部的位置并不能让阿诺尔降低存在感,一众人顿时注意到阿诺尔身前的那个黑球。

    “这位兄弟,”一名穿着很讲究的中年男子按耐不住好奇心,走过来向阿诺尔打招呼:“你是第一次来吧,我们可是从来没见过你啊。”

    “是啊,”阿诺尔点头道:“这不侥幸捕捉到一只魔兽嘛,给夫人送来。”

    一群人眼里的内容很好懂,就一句话:这家伙是魔兽?

    阿诺尔拍拍钢珠滚滚身体,钢珠滚滚伸出脑袋,瞪着小眼睛打量着周围的陌生人,周围一众人也打量着它,眼里的内容依旧很好懂:这家伙还真是魔兽!

    钢珠滚滚成为焦点的时间持续不久,宫殿后门缓缓打开,此时已经有**辆马车在排队了,马车依次驶进宫殿,阿诺尔则推着钢珠滚滚往前走。

    不出阿诺尔预料,果然在进门时被守卫拦了下来,向他们展示之后,守卫们眼里的内容和之前的人们如出一辙。

    尽管阿诺尔再三保证钢珠滚滚没有任何危险,守卫们也没有放他们进去,阿诺尔只得跑到角落,弄了一辆带着四个小轮的铁笼小车,将钢珠滚滚关进去,拉着小车溜溜达达地进了宫殿。

    原本在中间位置,现在排到了队尾,位置倒不影响,排在首位的马车正在接受更加细致的检查,要轮到他还要很长时间。

    排在阿诺尔前一位的笼子里装着一只犬类魔兽,身体其他地方还算正常,就是爪子大的离谱,感觉和阿诺尔的爪刃差不多长了。

    阿诺尔刚排在队尾时,这只犬类魔兽就缩在笼子的一角,远远地盯着阿诺尔,深怕他朝自己冲过来。

    这才是阿诺尔习惯的事情,待在萤火狮子和钢珠滚滚身边这么长时间,阿诺尔都快忘了动物们见到自己应有的反应。

    阿诺尔示好的摇摇手,却激的魔兽身体一颤,冲着阿诺尔没命地大叫。

    这位倒霉的魔兽提供者还没见到城主夫人本人,便被守卫委婉地劝了出去,提供者很是郁闷,这只魔兽脾气很好啊,从来没有这么大叫过,今天是吃错东西了?

    犬类魔兽见自己远离了阿诺尔,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笼子里,魔兽提供者见自己的魔兽四条腿都开始抽搐,赶忙拉着它往医馆跑去。

    这回阿诺尔离前面的笼子保持了一段距离,并且不敢做出太大的动作,避免又引起魔兽的暴动,前面的那只鸟的两条小细腿已经在发抖了。

    马车队伍停在宫殿侧面的兽厩,几人推着装着魔兽的笼子进入宫殿,宫殿里还是很豪华的,豪华的让阿诺尔觉得有些过分,这种媲美圣安地大教堂的程度真的是一个城主居住的地方?而且在宫殿里面,守卫依旧很严,长廊总有巡逻的穿着全身铠甲的守卫,这种程度阿诺尔只在大教堂见过,就连赫芬斯家族都没有这么森严。

    “很有意思。”阿诺尔心里想到。

    几人进入一间较为宽阔的别厅,阿诺尔大约估计了一下这个别厅能放一百多个铁笼。

    守卫把他们带进来,让他们把笼子依次排成一排,留下两位守卫在别厅,另一名去通知夫人。

    钢珠滚滚排在了最后,阿诺尔站在最外的位置,很不老实地打量别厅的装饰。

    十五分钟后,城主夫人拖着肥胖的身子慢悠悠的在几名守卫的陪同下走进来,走进来第一件事便是坐在软椅上,阿诺尔清楚地看见夫人坐下来的瞬间,肚子将衣服顶起很大一坨。

    城主夫人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开口道:“从第一个开始吧。”

    “尊敬的夫人,这是我从森林里捕捉到的纹火岩蟒,它身体坚硬程度堪比岩石,而且还能从身体表面的网纹中释放出火焰,尤其是在它杀死猎物时最为壮观,请允许我在这里让它展示如何杀死猎物。”

    夫人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一名守卫推门进来,拉着的笼子里装着一只半人大的山羊。

    山羊见自己离纹火岩蟒越来越近,吓得直叫唤。听到山羊的惨叫声,城主夫人却来了兴趣,眼皮也抬了起来,手指轻轻地打着节拍。

    阿诺尔注意到夫人的小细节,大脑飞速转动开始想着办法,看来夫人喜欢一些刺激的事物,钢珠滚滚这样懒到极致的魔兽相比会被守卫一脚踢出去,怎样才能吸引夫人的兴趣,这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山羊被守卫抓住后腿,一把扔进岩蟒的笼子里,山羊的腿还没着地,便被岩蟒卷了起来,瞬间山羊被岩蟒粗大的身躯卷住不见踪影,纹火岩蟒身上开始冒出细小的火焰,深黑色的表皮装饰着红色的火焰,配上不断蠕动的身体和山羊的悲鸣,让城主夫人脸颊都激动地发红。

    淡淡的灰烟升起,不一会儿就传来肉香味,魔兽提供者趁热打铁,用很有渲染力的声音说道:“这哪里是捕食啊,这分明是艺术!想象一下,在您用餐时欣赏这样一幕,是不是会让您食欲大增?”

    “这条蛇我收了。”城主夫人开口,提供人脸上笑得想一朵盛开的菊花,连声道谢。

    第二名提供者开始展示他带来的魔兽,那个绿油油的家伙竟然是一只蟾蜍……

    轮到阿诺尔时,前面已经有八人介绍了自己带来的魔兽,除了第一名的纹火岩蟒,还有一只会骂人的鸟类受到了夫人的青睐,其余人表情或多或少都带着些沮丧。

    阿诺尔上前一步道:“这只魔兽是钢珠滚滚,它能一动不动好几个星期,并且只吃很少的东西……”

    还没说完,城主夫人便笑出了声,嘲讽道:“你带来的不是一个铁球吧?铁球当然能一动不动好长时间,别说几个星期,就是几个月几年都不成问题!”

    众人讨好地大笑,声音一个比一个大。

    阿诺尔也笑了笑,等众人笑声渐弱,阿诺尔才开口道:“虽然它看上去没有任何危害,但它的厉害之处需要特定的条件才能显露出来。请问有没有蛇类的魔兽?”

    “那条纹火岩蟒不行吗?”城主夫人笑道。

    “那条啊……”阿诺尔露出犹豫的神色,看看岩蟒的提供者,又看向夫人,不好意思地说道:“那条蛇是您已经选定了的,不小心弄死的话您会不高兴的。”

    “哈哈哈……”岩蟒的提供者大笑道:“小兄弟,只要你的那只球能把我的岩蟒弄死,我也认了,就当是给夫人看表演了!”

    城主夫人也点点头:“怎么样,那条岩蟒行不行?”

    “既然这样,那么就那条吧。”阿诺尔笑的很单纯。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