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皇爷哎,日本多银山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司礼监作者:傲骨铁心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司礼监》 第一百三十二章 皇爷哎,日本多银山
    是咧,为什么不能呢?

    国书是真是假,有什么问题呢?

    “令日本西海道九国数万之军进寇于大明,大明数十州邻于日本者,必有近忧矣。是皆日本大将军意。”

    有这句话就足够了。

    战争,是需要借口的。

    公公什么都不缺,就缺借口。

    村山秋安送来的这份幕府征夷大将军的谕函,无疑是给魏公公送来了可以光明正大远征日本的借口。

    奋武义扬,跳梁者,虽强必戮!

    这一刻,公公不但血是热的,就连下面都蠢蠢欲动。

    事实上,姚宗文猜测的村山等安“借刀杀人”并不符合真相,真相是村山等安因为信奉天主教,因而被德川家康视为眼中钉,一直想要除掉他。

    岛原藩主有马晴信被赐死后,村山等安便感到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有马晴信,于是为了保命他向德川家康自荐去侵占台湾,这样便算立功赎罪了。

    这个提议让德川家康觉得不错,他认为如果能够占领台湾,那么就能打破明朝对日本贸易禁运的局面,从而可以通过台湾大规模和明朝东南沿海进行走私贸易,获得海上贸易最挣钱的生丝和茶叶、瓷器等。

    一方面既能为日本取得一块新的领土;另一方面也能通过走私获取利润,从而可以摆脱对以“甲必丹”李旦为首的汉人海商势力的依赖。

    哪怕李旦等人对德川家康鼎力支持,不但提供他统一日本所需的战争经费,还帮助幕府镇压天主教徒,但不管怎么说,李丹等汉人海商都是明朝人,德川家康始终是信他们不过。

    现在,有村山等安主动请命去打台湾,德川家康自是求之不得。于是,德川家康不仅给村山等安颁发了“高砂国渡航船朱印状”(时日本称台湾为高砂国),还给村山派出了三千士兵,委任村山等安全权负责经略台湾。

    接受任命并拿到了朱印状后,村山等安松了口气,知道自己一时半会死不了,他立即派遣自己的儿子秋安率11艘战船从长崎出发,先往琉球然后一举登陆台湾。

    结果秋安的船队在途中遭遇风暴,船队飘散了。

    秋安自己跟几条船飘到了琉球,一部分则去了安南,另外有两条船在倭人明石道友的带领下到达了台湾北部。其中一艘小船上的倭兵仓促登陆,结果被当地的土著民发现围攻,船上的倭兵被迫全体自杀。明石道友吓的赶紧带着剩余的那条船逃跑。

    到达琉球的村山秋安自知此次任务失败,他和他的父亲都将面临德川家康的怒火,于是把心一横竟然伪造了一封国书,信中以德川征夷大将军的口吻威胁明朝对日本开放贸易,不然日本国将举数万大兵攻明。

    秋安以为明朝的官员在接到这封国书后一定会予以重视,而根据明朝人不喜欢战争的特性来看,明朝官员们多半会同意开放海贸,哪怕他们那个皇帝是个强硬的对日派。

    这样一来,秋安就可以带着巨大成就返回日本交差。即便明朝不同意,秋安也没什么损失,反正他会把此次任务失败归咎于明朝的干涉。德川家康要是有种的话,大可以學丰臣秀吉一样举兵攻明嘛。

    真是个如意算盘。

    然而,秋安万万没想到的是,明朝方面是收到了他伪造的德川谕函,可是收函的福建方面却压根没把这事当回事,根本不予理会。要不是魏公公来了,双方无意说起此事,恐怕秋安就是等到死,也不会等到明朝的片言只语答复。

    事情说起来,说荒谬也不荒谬,但问题坏就坏在福建来了一个办事认真,以积极进取,追求东亚繁荣昌盛为己任的魏公公。

    这个魏公公可厉害喽,他老人家做梦都想在富士山上插红旗,东京湾里撒泡尿呢。本就愁着不知如何把浙闽二省的力量引到日本去,这瞌睡着,“叭”的一下来了个枕头,公公那浑身呐,是贼有劲。

    只是,公公也不能强行以这封真假不明的国书为开战借口,那样的话,浙党肯定不同意,浙党不同意,浙江和福建的军事力量就使不上。

    灭国之战,公公可得多拉些人手上去。

    “陛下始终不忘壬辰倭乱,常与咱家言倭乱不仅使藩属国家破败,民众惨受荼毒,更使我皇明投入巨大,官兵牺牲也巨,再想世宗年间沿海倭乱,这日本国可真是咱皇明的心腹之患啊...可惜当年播州出了乱子,不然陛下定命大军渡海远征,一举荡平这心腹之患...也不瞒诸位,咱家此次南下来办海事,也是存了替皇爷解忧的心思,所以,这日本国依咱家看来,该打还是要打的,要不然,人家就以西海道九国数万之军寇我大明数十州喽!”

    魏公公这话乃是认定国书是真,决意要出兵惩罚日本幕府对大明的不敬,以及为过往百年死于倭寇之手的皇明军民复仇。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照咱看呐,这个村山等安就是日本犯我大明的急先锋,我们必须予以狠狠打击!把村山这小子打趴还不行,还得把那个什么德川也揍趴,叫他知道犯我皇明者,虽远必诛!...”

    公公洋洋洒洒一通,话讲的很提气,可是反应却是不行。

    福建巡抚黄承玄和福建水师提督侯安之双双拿着筷子,愣是不夹菜,其余福建将领也都是哑口无言。

    浙江方面还好些,施德政一脸深思的样子,姚宗文虽皱着眉头,但至少要比福建方面有些表情变化。

    独沈有容有点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样子,眉目尽是精神。

    他沈有容当年,可是差一点就成为远征军统帅的!

    “昨咧?怎滴咱家一个没鸟的都敢干,你们这帮人倒没胆了?”

    公公见没人附和自己,不由有些气急。大好良机啊,上天送来的事变借口,不好好珍惜可是会天打雷劈的。

    “魏公公这是...喝多了...”

    酒宴在黄中丞这句小魏公公喝多了结束,没有人就魏公公的浩荡征日计划给出可否的明确答复。

    公公不甘心,姓黄的巡抚不理自己,浙江方面也没吭声,他就自个去争取。他让姚宗文把那份村山国书要了过来,然后连夜写了密揭送往北京。

    “据臣探知,日本多银山。”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