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封魔妖洞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我体内有个修仙界作者:西园林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我体内有个修仙界》 第八百零四章封魔妖洞
    鹤发老者腾空而起,并一闪而逝的飞入了洞口。品书网

    而在一干人消失洞不见踪影后,方虚空破空声一响,竟有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山崖之。

    此人便是跟随在他们身后的梁子诚。

    梁子诚小心的看了看四周,随后便直接飞入了洞口之内。

    梁子诚进入没多久,对面的山崖突然出现了十多道身影。

    “师兄,封魔洞已经被打开了”。一名瘦弱的金丹修士指着前方说道。

    站在首位的年男子看了看,随后脸色一变:“韩飞等人可进入洞府”?

    “启禀师兄,韩飞已经进入洞府,不过..”。这名瘦弱的修士脸出现了疑惑。

    “不过什么”?年男子立刻问道。

    瘦弱修士再次拱了拱手,随后便接着说道:“还有一名金丹期的修士进入了..”。

    “只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翻不出什么浪花,我们也进去吧”。

    这名年男子说完便直接飞入了洞口。

    其余的修士也纷纷跟在了他的身后。

    身影一闪,梁子诚出现在了一处极为宽大的通道之,其“嗤嗤”声不断的涌出浓郁的漆黑魔气,四周山壁都似乎在长时间的侵蚀下完全变得黑幽幽一片,根本看不清四周环境的样子。

    梁子诚目光微眯的往里面打量了一下后,心道:“这朱雀宝石在什么地方?”。

    他神色变化了一阵后,便不再原地逗留什么,只目青芒一闪后,脚步一迈的往通道深处走去。

    而当他一深入其,滚滚的浓郁魔气朝这边一涌而来,大有将他吞没在其的架势。

    梁子诚眉头微皱了一下,单手一掐决,立刻便有一道灵气护盾被支了起来。。

    通道内魔气只刚刚到达体外,轻易的被一拦而下。

    梁子诚神色淡然的望了一眼前方黝黑的通道后。便直接迈步走去。

    通道越往里面深入越是昏暗,全部的充斥着令人心悸的魔气,且连四周空气都变得异常稀薄的样子。

    梁子诚虽说自认实力不弱,但其为人异常谨慎,所以在迈步之间,早将强大的神识一放而出,往四面八方探测一来,生怕会出现什么意外状况。

    而四周空间却显得静悄悄一片,只能够听到魔气在空气肆意的漂浮,发出一丝丝的腐蚀声音来,似乎并未有何危险的样子。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通道的空间也逐渐便的宽广起来,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一刻钟之后,在他身前,则赫然出现了一处一眼望不到头的深渊巨坑来,其滚滚魔气翻腾不已,令人目光一触下,竟有一股不寒而栗的惊悚感觉,且隐隐的有阵阵轰鸣声从魔气深处传出。

    梁子诚所立之处,正是深渊巨坑的边缘处,只要稍一迈步会掉入万丈深渊之。

    梁子诚神色变化了一下道:“为了朱雀神石且前去看看再说,算其真有什么危险,相信以自己的实力算不能抵御,保住性命还是可以的!”。

    想到此处,他神识一催,身子一飘而起,直接往深渊一落而去。

    魔气滚滚的深渊似乎极其幽深的样子,在阵阵风声,梁子诚以极快的速度往下方落去,但直到一盏茶的时间后,仍没有要到达底部的样子。

    梁子诚将神识一放而出,却也探查不出个究竟来,只有小心提防的继续下落而去了。

    不过,他为了以防会出现什么意外变故,单手一个翻将亮银枪紧紧握在了手。

    足足过了半柱香的工夫,身下魔气往四外一涌,露出一片黑黝黝的地面来,而梁子诚一飘而下。

    待他目光一凝的往四下望去后,神色不禁一变。

    在他左右四周的空间,赫然存在着一道道各色的禁制,且密密麻麻的直往深处蔓延而去。

    但令人怪的是,这些各色的禁制都显得残破不全,不是似蜂窝般坑坑洼洼的遍布着一个个大洞,是一下凭空少去多半的静静布置在那里,似乎是曾被修士硬生生打破,却又不知为何的没有消失掉,形成如此支离破碎模样的仍布置在这里。

    梁子诚看了看四周,随后手一番,出现一个圆形小盒,盒充满细沙一般的东西,等他安静的放在手心后,细沙慢慢汇聚,竟朝某一方向形成一条直线。

    梁子诚扫了一眼天磁沙,随后便快速的朝那个方向奔去。

    半个时辰之后,梁子诚来到了一处禁制之前。

    在禁制的前方正有四名修士正在攻击前方的禁制。

    他们四人便是韩飞,秋师姐四人。

    鹤发老者张口一吐,立刻出现一道黑色的火鸟。

    黑色火鸟身躯一颤,飞速的凝缩为了一团,并一个闪动直接冲向了前方的禁制。

    而韩飞则两臂一挥手黑蒙蒙巨剑,猛然的冲对面的光幕一劈而去。

    秋师姐和黄师妹也纷纷的施展出手段,加入了破除禁制之。

    深渊禁制虽然威能很坚固,但在众人联手攻击下,却是无法阻拦一行人的脚步。

    “好浓郁的灵气..”。禁制破除之后,黄师妹便惊愕的叫了起来。

    众人纷纷看向了前方,那浓郁的漆黑魔气竟诡异的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精神倍震的充裕灵气。

    不过,这些灵气却在四周魔气的束缚下,被压制在数十丈的范围内,组成一个灵气光罩的将里面一切东西裹在其。

    “走,我们进去..”。说罢,韩飞脚尖在地面轻点了一下,身子立刻化为一道残影的往后面光幕一撞而去,无声无息,此的没入了其。

    鹤发老者,体表青芒一闪,到了光幕近前,并同样肩头一晃的一穿而过。

    黄师妹和秋师姐不敢怠慢,急忙一催遁光的跟了去。

    梁子诚待四人进入之后,看了看四周,随后便也跟着进入了光罩之内。

    进入之后,梁子诚连忙往四周打量。

    只见眼前数十丈范围内遍布着一块块巨型的黑色石碑,相互映衬之下似乎组成了一座妙大阵般的存在,且表面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诡异纹路,显得诡异之极。

    不过这些黑色石碑或缺棱少角,或倒塌近半,均是残破不堪的样子,似乎历经了不少的岁月,被逐渐侵蚀如此的。

    而待他转首往黑色石碑的空旷之地望去后,脸色陡然一惊。

    在那里,由一块块黑色石碑底部,一道道彩色纹路径直的在地面勾勒过去,并汇聚一起,竟形成了一座数丈之巨的五彩纹阵。

    但此纹阵表面却已经显得光芒黯淡不已,一道道的纹路也断断续续,大半都已经不堪所用,似乎威能已经所剩无几的样子。

    且从断裂的缝隙,一股股的精纯魔气从里面涌出,并突破四周浓郁灵气的往深渊各处轻飘飘而去。

    而令人惊的是,在此纹阵四周却根本没有任何支持法阵运作的灵石之物,取而代之的是在心之处存在着一枚仅拳头大小的滑1润石头。

    此石闪动着淡淡红光,“嗤嗤”声阵阵,随之竟有一缕缕的灵气从一涌而出,或是一个卷动的没入下方纹阵,或是往四周虚空一瓢而去,与浓郁的灵气相融在一起。

    “朱雀宝石..”。梁子诚立刻认出了那块石头。

    他没有想到,居然能够这么轻易的找到朱雀宝石。

    “什么人..”。这个时候鹤发老者突然大声的喝到。

    接着几名正在观看前方的修士,纷纷看向了梁子诚。

    “是你..”?秋师姐一瞬间认出梁子诚便是他们在城门口遇到的那名修士,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跟过来。

    鹤发老者,黄师妹等人非常警惕的看着梁子诚。

    “将他解决了..”。韩飞的话刚刚说完,便听到一阵阵“嗖嗖”声。

    紧接着梁子诚的不远处,出现了三名金丹修士。

    “嗯..”。秋师姐,黄师妹纷纷警惕的看着那三名金丹修士。

    刚刚梁子诚一人到此的时候,他们根本不必担心什么,可如今却有三名金丹修士来此,他们不得不防备起来。

    这三名金丹修士,领头之人乃是一名金丹后期的年修士,他的身后站着一名金丹期的瘦弱青年和一名锦袍老者。

    金丹年首领扫了众人一眼后,阴森笑道:“你等来此不是为了寻宝吗?这座法阵的矿石是一件独一无二的天地灵物。你等还在耽搁什么,快快动手将此法阵打破吧!”。

    韩飞扫视了一眼这名突然冒出了的金丹年首领,随后便说道:“我等自然知道这个是宝物,可你等在此处,我们很不放心..”。

    秋师姐等一干人闻言后,也是神色变化不定,但均没有一人想要动手取宝的样子。

    “既如此,尔等让开,让我来破去这个阵法..”。年首领说罢,其单手一掐决,一团黑色魔气从体内一涌而出,为之一凝,化作了一条数丈之巨妖莽的直奔彩色纹阵一扑而去。

    梁子诚扫了那个妖莽一眼,并没有过多的阻拦,他此行的目的便是那个禁制之内的朱雀神石。

    在了虚空,巨大妖莽则在一个闪动后,准确无误的轰击在了纹阵之。

    地面纹阵在被妖莽击后,立刻光芒狂闪起来,接着轰隆隆一响,竟剧烈的晃动不已。

    “师兄,我等助你一臂之力..”。瘦弱青年说罢,立刻张口一吐,一道黑色魔焰喷射出来,只往虚空一翻滚,立刻化为一条黑色火莽的直奔大阵一扑而去。

    那名锦袍老者其单手一扬,一团深黄光团飞射而出,为之一凝,顿时化作了一尊黄se印玺,迎风一涨,在刹那间狂涨至十数丈之巨,风雷声一起,轰然的一砸而下。

    半个时辰之后,一声轰鸣蓦然响起,巨碑心处纹阵终于不受重负,一下的全部的断裂而开,而纹阵间拳头大小的朱雀神石则在发出“嗡”的一声后,竟瞬间的冲天而起,并似乎极具灵性一般,直往一侧虚空激射而去。

    而四周灵气所化光罩也随之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梁子诚的目光都在那颗朱雀神石之。所以在这个朱雀神石飞出的一瞬间,便直接飞向了它。

    当即他单手一掐决,体表白芒一闪,化为一道白色的巨手的拦在了朱雀神石前面,并猛然的伸手一捞过去。

    但哪料,他手掌刚一接chu在朱雀神石,立即感到一股不可阻挡的恐怖巨力,竟硬生生的将他震飞了出去。

    梁子诚顿时大惊,牙关一咬后,口一声大喝,体表一下的白光大放而起,两臂齐扬,将朱雀神石紧紧的握在了手。

    而此石却嗡嗡作响,在他手心飞速的旋转不已,其手掌皮肤竟然瞬间变得血肉模糊一片,鲜血泊泊喷出,浸透了前胸衣衫。

    梁子诚脸色一下变得铁青了,以他如今的肉身,竟然都不能将此石强压下来,且被弄得皮开肉绽。

    不过很快,这个朱雀神石的冲击力,一下子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梁子诚扫了一眼手的朱雀神石,随后便快速的将他收入了储物戒指之内。

    他连忙伸手取出些疗伤丹药服食下去后,手掌皮肉竟以飞快的速度融合起来

    而韩飞,秋师姐,黄师妹等人在刚刚见到红色的石头竟自主的逃脱而走时,惊愕了一下,这才被梁子诚抢到了先机,如今却是大为的悔恨不已。

    金丹年男子咬牙切齿的朝梁子诚怒瞪了一眼,似乎对他恨之入骨的样子。但其马冷笑一声,又目火热之色一现,朝即将崩溃的纹阵望去。

    “小子,交出石头饶你不死..”?韩飞已经将手的法宝对准了梁子诚。

    与此同时,四周的一块块巨型石碑竟纷纷的现出了一道道的裂缝,接着一阵喀嚓的琉璃般脆响后,均寸寸的碎裂开来,化为一推凌乱碎石的散落在地。

    随之土石翻涌,一道裂缝由地面凭空撕开,并在轰隆隆巨响,向两侧缓缓的扩大起来。

    其魔气滚滚冒出,竟之深渊魔气还要浓郁几分,且隐有血光透漏出来,纷纷的往四周席卷而去。

    接着魔气传出一阵令人心惊胆寒的阴森笑声来,且模模糊糊的能够一个人影在里面若隐若现。

    年首领,瘦弱青年还有锦袍老者伏身在地,大喜道:“属下拜见大人!”。

    “起来吧!可找到火灵根修士?”那人影声音淡然的问道。

    话音一落,浓郁的魔气一敛的往间聚拢而去,片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心之处则身影一闪,现出了一个身着血色长袍,皮肤苍白,神色威严的男子。

    “大人,那人便是火灵根修士..”?年首领立刻指向了韩飞。

    韩飞被此人指着顿时倒退好几步。

    那男子扫了韩飞一眼,随后便说道:“不错,不错..”。

    男子有意无意的往身后原本那处纹阵所在之处望了一眼后,皱眉道:“朱雀神石呢?”

    年首领心一颤,忙道:“禀大人,那枚朱雀神石被这个小子夺了去!”。说着抬手冲梁子诚指了一下。

    男子闻言,似有些不满的轻哼了下,接着脸色阴寒,似笑非笑的朝梁子诚望去。

    接着将目光落在梁子诚身道:“小子,你最好能够乖乖的将朱雀神石交出来。如此的话,倒是能够给你一个进入轮回的机会。不然等到本尊出手的话,你可会彻底的魂飞魄散了!”。

    “本尊..”?梁子诚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随后便紧张的看着这名男子,能够自称本尊的只有化神尊者。

    “这只是一个元婴..”?梁子诚立刻发现这名男子只是一个元婴。

    “区区一个没有**的元婴,也敢向我要宝物..”?梁子诚冷冷的喝到。

    “大胆..”。男子说完便直接看向了年首领,随后便说道:“你们去帮我解决他,然后将朱雀神石夺来...”。

    “遵命..”。年男子三人立刻拿出法宝看向了梁子诚。

    锦袍老者猛然一脚踏在地,将地面踩得四分五裂,借住反冲之力,他的速度暴增,化为一道流光人影,冲向梁子诚。

    修为达到金丹期,速度已经超过音速,仅仅只是凭借声音,已经无法准确的判断他的行动方向。

    在锦袍老者出手的一瞬间,梁子诚也立即出手。

    体内的灵气,在经脉快速涌动,冲向左手拇指,一指点了出去。

    梁子诚的指尖,绽放出赤红色的光辉,打出一道雄劲的剑波。

    以梁子诚的指尖为心,周围的空间,形成一个直径十丈的气浪圆圈。

    “咻!”

    感受到剑波的力量,锦袍老者的速度一缓,立即撑开双手,形成一道灵气护盾。

    “嘭!”

    剑气和锦袍老者的灵气护盾碰撞在一起,化为一股强劲的力量,将锦袍老者打得倒飞了出去。

    锦袍老者的指间流淌出一滴滴鲜血,像是火焰在手指之燃烧,疼痛钻心,双手不停的颤抖。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