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武当派将至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华山剑客作者:赤坚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华山剑客》 第八章 武当派将至
    叶家大宅里的武者,全部死在陈继的剑下。

    冲进屋里,几剑将女子们身上的绳索切断。

    陈继说道:“好了,你们得救了。快点离开吧。”

    “大侠,我们已经无家可归。”

    “我们跟着你吧。”

    “大侠,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这些女子吵得陈继一阵头大。

    陈继冷声说道:“都不要吵。你们既然无处可去,那就先在这里待着。等我忙完,再来安顿你们。”

    现在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不知道师傅白鹤道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陈继心里充满了担忧。

    出了叶家大宅,陈继一眼就看到了白鹤道长。

    白鹤道长闭着眼睛,盘膝坐在地上,花白的长散乱,脸色苍白,嘴角带着一丝血迹,看样子受伤不轻。

    “师傅。”

    陈继一惊,连忙赶了过去。

    白鹤道长睁开眼睛,笑着说道:“为师没事,不过是受了点内伤而已。要击杀五位宗师,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可能的。”

    陈继看了不远处的五具尸体,心中震惊,五位宗师,真的死在了师傅的手里!他们竟然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陈继握着白鹤道长的手腕,为他把脉。

    白鹤道长说得轻松,可是他语气却非常虚弱,陈继就知道,他的伤势,不是表面上那样简单。

    陈继身体微微一震,看着白鹤道长,眼中带着泪水:“师傅,你的伤势,太重了,已经伤到了本源。今后……”

    白鹤道长一脸坦然地说道:“徒儿,不要难过,为师的伤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安心调养,还是可以痊愈的。”

    伤势可以痊愈。

    可是白鹤道长的武功,再难寸进。想要踏入先天境界,成为大宗师,根本不可能。

    陈继的医术,出类拔萃,已经得到了白鹤道长的真传,可是白鹤道长现在的伤势,他也无计可施。

    “师傅,我一定会将你治好的。一定会的。”陈继坚定地说道。

    白鹤道长摇头道:“贫道一心想要成为大宗师,想要进入王重阳和张三丰他们的境界。站在他们的高度,见到的,又是什么样的世界?可惜了啊,贫道这一辈子是没有进入先天的希望了。有些事情,是强求不得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伤了本源,岂是那么容易治好的?

    想要白鹤道长恢复以前的状态,除非神仙下凡,才有希望。

    白鹤道长的语气中,只有淡淡的遗憾,却没有丝毫悔恨。为白莲教主报仇,一举击杀五位宗师,白鹤道长足以自傲。他的事迹,将会被整个武术界传颂。

    三十而立,四十而立,五十知天命。

    白鹤道长早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事已至此,不能成为先天大宗师,他也不再强求。

    陈继擦拭了一下泪水,说道:“师傅,我们回华山,我会好好专研医术,就算现在我医治不好你,将来,一定可以的。”

    白鹤道长说道:“贫道的伤势不急,带着李末他们五个的尸体,我们先回白莲教。”

    陈继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走。”

    陈继在叶家找了一辆上好的马车,让白鹤道长坐马车。白鹤道长身受重伤,现在他就像一个普通的老者,必须要好好照顾才行。

    花了一个多时辰,陈继将叶家大宅翻了个底朝天,连地窖都没有放过。叶家的金银很多,起码有百万两以上,可见叶家捞了多少钱财。

    不但如此,陈继还在叶家的密室里找到几本武功秘籍,刀普剑谱也不少,不过陈继已经有了吕洞宾的天衍剑法,这些刀普剑谱,他已经看不上眼。陈继重视的是那几本内家功法。

    五禽戏虽然是顶尖的内家功法,可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叶家的这几本内家功法,还是有很多借鉴之处的。

    十多个漂亮女子不肯离去,白鹤道长话,让陈继带上她们,陈继只能照做。到了白莲教总坛,将这些女子交给圣女便是,自己也解脱了。

    陈继怀里揣着几本内家功法,亲自为白鹤道长驾马车,十多个漂亮女子跟在身后,牛车拖着五位宗师的尸体。众人上路,缓缓向白莲教总坛赶去。

    ……………………

    “陈继。”

    圣女张明月见陈继回来,眼中充满惊喜。

    陈继和白鹤道长去叶家报仇,张明月内心一阵患得患失,最后才现,自己是真的爱上陈继了。

    陈继安然无恙回来,她当然非常开心。

    陈继严肃说道:“明月姑娘,快拿来笔和纸来,我要开药方。师傅受伤了。”

    陈继拿到笔和纸,一边写药方,一边将在叶家生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

    张明月震惊道:“五位宗师,都死了?”

    陈继走到牛车旁边,掀开车上的草席,露出了五位老者的尸体。

    张明月目瞪口呆,五位宗师,她都认识,不会错的。

    忽然,张明月跪在地上哭道:“爹,你看见了吗?白鹤道长和陈继已经为你报仇了。你可以安息了!”

    ……………………

    王正见到白鹤,一脸内疚:“白鹤,对不起,若不是我非要你下山为教主报仇,你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白鹤道长摇头道:“王正,这些话就不要说了。为教主报仇,是贫道自己要去,若是贫道不愿下山,就算你和圣女亲自来请,也无用。”

    王正连忙点头道:“我知道。白鹤,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的武功……”

    白鹤道长笑着说道:“能恢复,自然是最好。若是武功不能恢复,也没有什么。贫道已经有了陈继这位衣钵弟子,不会再强求太多。”

    张明月将药抓回来,陈继亲自熬药,师傅的伤势,他比任何人都重视。

    陈继一边烧火,一边看砂锅里的药。

    想要将药熬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火候很重要。一旦火候不对,药效就会差了很多。

    张明月来到陈继身边,一脸歉意地说道:“陈继,对不起。若不是为我爹报仇,白鹤道长也不会身受重伤。”

    陈继摇头,淡淡地说道:“不怪你。去叶家报仇,是我和师傅的选择。”

    张明月看着陈继,心中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来。

    陈继说道:“对了,明月姑娘,我从叶家救回了十多个女子,你安排一下子。都是苦命人,希望她们能适应白莲教的生活。”

    那些女子,是陈继带回来的,他必须将她们安排好。

    “陈继你放心,我会的。”张明月点头道。

    几天之后。

    白鹤道长可以像普通人一样自由走动,面色也红润,可是头却变得雪白。

    白鹤道长正在院子里修炼五禽戏,王正走了进来。

    “白鹤,你不是得到了全真教的先天功吗?”王正问道,“你的伤势虽然重,甚至伤了本源,但只要参悟先天功,相信你的精气神一定会补回来的。”

    白鹤道长修炼鹤形,姿态优美,就像是真正的仙鹤在起舞。收功之后,白鹤道长吐了一口浊气,用毛巾擦拭了额头的汗水,无奈说道:“先天功是全真教的镇教绝学,岂是那么容易参悟的?王重阳当年得到纯阳道人吕洞宾的《纯阳功》,取其精华,创出了先天功。可惜的是,王重阳成为了大宗师之后,也没有真正将先天功练成。”

    王重阳是得到了吕洞宾的道统,才创立了全真教。镇教绝学先天功,也是来自吕洞宾的内家绝学。后来王重阳吸取儒释道三教的精华,完善了全真教的教义和武功。

    先天功,是全真教的最高绝学,威力无穷,但是修炼这门的武功的条件太高,太苛刻。

    白鹤道长得到先天功几十年,一直没有入门。反而是神医华佗的五禽戏,白鹤道长越练越精深。

    王正也知道先天功难练,白鹤道长是白莲教百年来,武道天资最高的人,他都练不成,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陈继武学天赋惊人,不知道他能不能练成先天功?

    白鹤道长问道:“说吧,来找贫道又有什么事情?”

    王正说道:“白鹤,你要回华山了,是不是?”

    白鹤道长点了点头:“贫道来白莲教总坛的事情已经办完,教主也报了。不回华山,留在白莲教干什么?”

    王正摇头,一脸严肃道:“白鹤,你和陈继暂时不能离开。再过半个月,就是白莲教和武当派比武的日子。清虚道长会带着他的弟子前来白莲教挑战。教主、李末、刘忠民都死了,你若是走了,老夫一个人,如何是清虚老道的对手?”

    清虚道长是武当派的长老,一身太极功和太极剑达到了化境。白莲教之前当然不怕他,可是现在是白莲教最虚弱的时候,光靠王正一个人,根本就压不住清虚道长。

    白鹤道长虽然重伤在身,但是虎威还在,只要白鹤道长留在白莲教,清虚道长一定不敢放肆。

    白鹤道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贫道可以留下来,但是陈继必回华山。”

    陈继这段时间和张明月的关系越来越亲密,白鹤道长担心陈继陷进去了。感情这种事情,邪乎得很,白鹤道长很怕,怕陈继爱上了张明月。

    王正说道:“白鹤,清虚老道的徒弟,是武当派年轻一辈最最厉害的弟子。白莲教年轻一辈的武者,对上他,没有丝毫把握。陈继的内家修为和剑术一流,身法更是达到入微层次,他必须留下来。只有陈继出战,才有万全把握不败。”

    陈继现在最厉害的不是剑术,而是身法。身法高明,自然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白鹤道长眉头一皱,声音变得清冷:“王正,你还没有死心?你的三个记名弟子,武功都是一流,在白莲教年轻武者中,至少能排前五,他们三个出战,还不够吗?是不是非要拉陈继入白莲教,你才甘心?”

    王正盯着白鹤道长,说道:“白鹤,这次和武当派比武,不但关乎到白莲教的面子,更关系到巨大利益。我们不能输,也输不起!陈继是你白鹤的弟子,怎么就不能为白莲教出战?”

    白鹤道长愤怒道:“那你说,陈继以什么样的身份出战?”

    王正大声道:“以白莲教女婿的身份,有何不可!”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