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河岸救人(上)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神医难养作者:兰爵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神医难养》 第386章 河岸救人(上)
    慕容泠风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被骗了?她这一路从湛天大陆到圣界似乎一直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一环套着一环,一计套着一计,好像是谁要把她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小公子瞧着坐在窗边想事情的离埙,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另外一张与之相似的脸,以及那句,“相信我。”因为这一句话,就算是胸口被捅了一刀她也依旧相信着,却不知前路在何方。

    不知不觉中,小公子靠着床边睡着了。离埙看到了,过去把她抱上床,为她盖好被子,让她睡得安稳些。睡梦中,她眉头紧皱,口中轻声呢喃着,“漠……”

    离埙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神情复杂地望着她,“在你梦中出现的,究竟是谁?”

    慕容泠风这一觉睡得很沉,等她醒来的时候,骆秋已经回来了,正和离埙商讨着接下来的事情。

    骆秋出去打听到了,这里并没有传送阵,想要去瀚城,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传送阵在晓城。晓城的传送阵每个月月初会开一次,现在正值月中,距离传送阵下一次地开启就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从这里到达晓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光凭两条腿走,大概要走上半年的事情,骑马也要三个月,而且这中间都是崎岖的山路,危险重重。

    离埙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你就说没有没办法能在半个月之内到达晓城吧!”

    “有!”骆秋还真点了点头,“离大人可知道飞艇?”

    离埙皱起眉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什么飞艇?”

    骆秋了然地点点头,果然离埙睡了一万年,还不知道如今的圣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离大人应该也知道,圣界中人虽然都是修行之人,却也有天资高低之分。大部分人穷极一生也不会有太高的成就,但是他们也要生活的。所以,圣尊在的时候,就在致力于研发那些能够为人所用的工具。其实,圣尊已经研制出了许多成果,但还没来得及发布,就出现了那些事情。后来,这些成果都落在了索翼的手中,他将它们公之于众,人们都以为是他的功劳,这也是为什么他如此暴戾,在人众中的呼声却依旧很高的原因,当然,他是现在圣界灵力最高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原因。不过,归根结底,他就是个小偷罢了!”

    骆秋越说越生气,这些研究里面也有他的功劳,却就这样被人盗取了,让他怎么能甘心?“飞艇就是其中之一。这个东西的原理很简单,就是运用能量石里面的能量让一个完全封闭的船飞到天上,以最短的路程最快的速度往返于两地之间。”

    离埙可能还不太明白,但是慕容泠风却听懂了,这不就是圣界版的飞机吗?只不过飞机是以汽油为动力,而飞艇是以能量石为动力。想不到,圣界的科技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她还以为这里也跟湛天大陆一样呢。

    “这个好,我们就做飞艇去晓城吧!”上一世,小公子常坐着飞机满世界跑。不过,这飞艇她还是真没尝试过,听骆秋的描述,她愈发地有兴趣了,“飞艇……听起来就好酷哦!”

    骆秋瞧着她如此期待的样子,心有不忍,可是……“这个恐怕也有困难。”

    离埙皱眉,“怎么?坐个飞艇怎么也困难了?你说你干什么行!”

    骆秋委屈,“这能赖我吗?那飞艇又不是我们家的,他能听我的吗?要怪就应该怪索翼那死小子,条条框框的太多!”骆秋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索性给他们彻底地补了补有关飞艇的常识,“因为飞艇本身相当巨大,制作起来也十分麻烦,整个圣界也就只有二三十台,十分珍贵。所以,它并不属于个人拥有,而是全部都算在国家的财产。如此珍贵的东西自然不会让民众们白坐,因此想要乘坐一次飞艇的价格十分昂贵,所以很多人即使知道飞艇更加便捷省时,也没有能力去支付这个巨额的费用。”

    这回离埙听明白了,“说到底就是你没钱呗!”

    骆秋一拍桌子,“钱我当然有!你可不要小看我,这一万年来我可是存下来不少积蓄,咱们三个坐个飞艇不过是小意思。但是,问题是,想要坐飞艇不光得有钱,还得有身份。”

    这下子离埙又糊涂了,身份?什么身份?亲王还是公主?“怎么,还非得皇亲国戚才能享受,普通人不让上?”

    “那倒也是不是。”骆秋从怀里掏出一块手掌大小的墨色石头,说是石头更像是玉牌,扁扁的一块长方形的。骆秋左右晃了晃玉牌,便有一串文字浮现在半空中,里面记录着骆秋的生平,还有他的样貌,当然这些生平记录包括年龄名字样貌都和他本人有着些许差距。但是他将灵力注入玉牌后,玉牌是可以确认是他本人无异。

    慕容泠风结果玉牌来瞧了瞧感觉这东西就像是身份证一样,只是比身份证多了一项灵力识别。要说坐飞机也得安检,坐飞艇应该也差不多。可是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们之中,只有骆秋一个人有身份玉牌,他们两个手里并没有这种东西,是没有办法上飞艇的。

    三个人商议了半天,最终决定先去飞艇那里瞧一瞧,见机行事。

    乘坐飞艇的地方并不在他们现在所在的村庄里,而是在距离他们这里大约二十里地的一个城镇里。要到达那个城镇需要度过一条大河,骆秋一早就去河边,他找了个船家给了些,船家答应他们在正午时分渡他们过河。

    慕容泠风坐在船里,带着纱笠遮挡住她那张被刀伤毁了的脸,却还是忍不住皱起眉头望了眼高悬在天边的日头,不明白骆秋为什么一定要在正午过河。

    离笙朝河里瞧了瞧,河水不算清澈,甚至有些浑浊,可浑浊之中竟然还带了点青紫色。此时,就是他也必须要肯定骆秋的细心,“这河水里有煞气,虽然短时内不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大多的伤害,但确实会损伤到人的根本。中午是正气最充裕的时间,也是煞气被压制得最厉害的时候,此时过河是最好不过的。”

    骆秋点点头,“就是这么回事!我之前听说过这村子里的村民大多不长命,尤其是船夫渔民,多数都是英年早逝。我就在想或许是和这村子里的地貌河流有关系,结果来这一瞧果然是河水的问题。”

    船家站在船头也听到了他们的话,连忙说道,“真的是这样吗?村子里的人都活不过五万岁,大伙还以为是被诅咒了呢!原来是这河水搞的鬼。今天若不是听大人这样说,咱们还真没往这河水里想过!”

    骆秋也是意外发现的,“从水中能看到煞气,但是煞气并不在河水中而是在河底。所以,你们平日里从河里打水喝是没有问题的。若是想彻底解决这个事,不如找几个胆子大又熟识水性的人,在正午时分煞气最弱的时候潜到河底把那害人的东西取出来。所谓的‘诅咒’自然就解除了。”

    船家记下了骆秋的话,琢磨了之后和村里人商量商量若是真能解了这多年来的“诅咒”,大伙都受益。

    这条河算是条大河,一眼望不到边。船家行船的速度不是很快,大约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他们才看到对岸。这一路上晃晃悠悠的,离埙和小公子一个在船舱里一个在船舱外,都睡着了。只有骆秋还一直跟船家聊着天。

    骆秋朝岸上望了一眼,笑着对船家说,“岸上那个是你媳妇吗?见你大中午的出船心疼了吧!”

    船家哈哈一笑,“大人快别埋汰我了,我家那婆娘哪能有这般水灵啊!再说了,咱是住在河那边的,这边哪有我媳妇啊。”

    骆秋就奇怪了,这大中午日头正高,一个水灵的小姑娘怎么会独自一人跑到河边上来?小丫头们都不是怕被晒黑的吗?船家也皱着眉头往那边瞧,他常年打鱼的,眼神要比骆秋好一些,“这姑娘看起来身材有些怪,像是个有身子的。”若是个孕妇,就更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了。

    二人不禁对河岸边的姑娘起了些关注。就在这时,突然见她笨拙地爬上了河边的一块大石上,她站在石头上张开双臂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

    骆秋和船家对视一眼,“糟了,这姑娘是想要轻生。”

    船家加快速度把船往姑娘身边划,骆秋也急忙推行了离埙,“快去救人,有人落水了!”他是不会水的,只能指望这位离大统领了。

    离埙刚醒过来还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儿呢,就被骆秋推下了水。他在水中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闭着眼飘着的女孩,连忙游过去,把人托起来,往岸上游。离埙一边托着人一边奇怪,这小姑娘瞧着挺娇小的,怎么会这么沉。

    看着人被救上了岸,骆秋和船家这才送了一口气,放心下来。不多时,小船也靠了岸。在他们闹腾救人的时候,慕容泠风就已经醒了,这会儿正揉眼睛呢。

    骆秋拽着扶着她下了船,来到姑娘身边。这位姑娘果然如船家所说是个有身孕的,离埙坐在她旁边喘口气,“我说怎么这么沉呢,闹了半天不是一个人啊。”

    骆秋瞧着她那肚子的大小,微微摇了摇头,“就算是足月的也不能这么大吧?怕是她在河里呛了水,这会儿孩子可危险了。”说着,他就要蹲下为这个孕妇做急救。

    慕容泠风伸手拦住他,“还是我来吧。”小公子的想法很简单,这既然是个孕妇,那就应该是个有主的姑娘,她怀着孩子跑来投河,恐怕也是过得不痛快。这时候如果再让她蒙上什么不清不白的名声,小姑娘恐怕就这么没活路了。

    慕容泠风把纱笠摘掉趴在她的胸口听了听,还有微弱的心跳,看来还是有救的。慕容泠风用适当的力度挤压了几下她的腹部,又给她做了几下胸外压。这些举动看得骆秋眼睛都亮了,他知道慕容泠风是医者,没想到还有这种救人的方法。

    小公子压了这几下,姑娘竟然真的咳出了几口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慕容泠风给她号脉,眉头紧皱,大人是醒过来了,但如果不马上施救肚子里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这会儿工夫,船家也拴好了船跑了过来,他一瞧那姑娘竟然还认识,“这不是金员外家的大小姐金璐璐吗?金小姐,您不是嫁到荆关镇柯家去了吗?怎么跑到这里来寻死来了?”

    姑娘这会儿正肚子疼得厉害,满头大汗喘不过气来,哪里还有气力回答船家的问题。她紧紧地抓着小公子的手,求救似的看着她。

    “那是血吗?”离埙指着金璐璐的身子下面说道,一大片殷红的液体正在往外流。

    “糟了,她不会是要生了吧!”骆秋此时也被吓得六神无主了,他虽然是医者可也没做过接生这档子事儿呀。“这可怎么办呀?接生婆,接生婆在哪儿呀?!”几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荒郊野岭的哪来的接生婆呀?

    此时,唯一还算镇定的就是小公子了,她立刻吩咐离埙搭起一个临时的产房,让骆秋去找锅烧开水放温。就连船夫她也没让闲着,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必须通知姑娘的家人。船夫左右瞧瞧,不知道是该上柯家还是该上金家,最终,他一咬牙还是选择了路途较远的柯家。毕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金璐璐就算是金家的大小姐,她此时也是柯家的少夫人了,再说了,这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柯少爷的呢,怎么着也应该他们柯家出面啊。

    当然,船夫选择柯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知道一些金家的内幕——金家大小姐金璐璐并不是现任金家夫人所生,据说这位小姐在家里的处境也是十分苦难的,她会选择这个时候跳河自尽多半也金家夫人脱不了干系。人既然救回来了,就没道理再往火坑里推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