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春风十里杭州路(二合一大章节!)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重生白蛇传作者:六年磨一剑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重生白蛇传》 第107章 春风十里杭州路(二合一大章节!)
    很快有店小二去拿笔墨纸砚,准备让姜云山把他这首词写来送给徐慕娥作为生日礼物。

    许仙和方仲永见状,对视了一眼,纷纷笑了笑后就准备回座位去,并不打算和姜云山一争高低。

    姜云山这首词的确写得不错,就算不是即兴创作也十分不俗,应题应景很好,辞藻和意境也上佳,说明此人的确是一位才子,有真本事,想要做出比这更优秀的诗词来,怕是不容易。

    而且许仙和方仲永今日本来也没打算出风头,就是来祝寿然后吃顿大餐,现在姜云山站出来,他们正好退回座位好好吃东西。

    不过,他们两人想退走,但徐慕娥可就不同意了,马上瞪眼道:“许仙,方仲永,你们两人要去哪里啊?”

    他不傻,自然能猜出许仙和方仲永大致的内心想法。

    徐慕娥爱好学习,特别是对优美的诗词情有独钟。

    所以她平时经常向许仙和方仲永求诗词,但是这两人基本上都不会答应他,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让她无可奈何。

    今天可是她的生日,是天赐良机,她可不会白白放过这个机会,当然得趁机让两人作诗一首才肯放过。

    “我们……”方仲永挠了挠头,正想解释。

    徐慕娥却是直接打断了他们,狡黠地笑着说道:“你们两位大才子,平日里作了那么多诗词,今天我过生日,你们怎么也应该赋诗词一首吧?”

    许仙说道:“姜公子珠玉在前,已经做出了这样一首佳作,我们就不用献丑了吧?”

    姜云山眼睛微微眯了眯,似笑非笑地道:“既然慕娥要求了,许公子你就做一首吧。许公子以前做出了那么多首脍炙人口的诗词,才名远播,乃是公认的下一个江南第一才子,怎么会做不出好的诗词呢?”

    “人们经常爱说一句话,叫做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想许公子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嗯?”许仙默然的看了一眼姜云山,他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了明显的敌意。

    他说这些话的意图很明显,就是逼迫得许仙今日必须得做出一首诗词来,和他一较高低。若是许仙不肯做,或者做出来的诗词不如他姜云山的这首《虞美人》,那么就代表许仙是名不副实,他过往的盛名都是假的!

    姜云山对于自己的这首词有十足的信心,哪怕再怎么天才的妖孽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做出比他这首词更优秀的!

    所以,他现在就将许仙逼到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地步,必输无疑。

    在大离王朝,读书人的名声有时候比名还重要。若是一个人的名声毁了,那么她这个人几乎也相当于完全毁了。

    只是许仙不明白这堂堂侍郎公子,为何会突然针对自己。

    他哪里知道,姜云山已经在无形之中,就将他视作了情敌,不是你死就是我往。

    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让许仙丢一次脸,改变徐慕娥对他的看法,不再崇拜他!

    况且,姜云山对于现在许仙的名声也的确是有些羡慕嫉妒了,身在江南却远在京师应天府都有他的消息!他希望能够以这种方式赢了许仙,也能名声大涨!

    忽然,姜云山的目的不但没有打成,反而让徐慕娥主动站了出来,说道:“云山哥,话不能这么说。许仙他以往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就算今日做不出好的诗词来,那也只能说明他今天没有灵感罢了。不能说明他是名不副实!”说到这里,徐慕娥顿了顿,才又对许仙笑着说道:“许仙,今日你不适合作诗词,那就算了吧。不过你可要记得,你欠我一首诗词哦。”

    许仙摇了摇头。

    本来他今天是真不打算出风头的,可现在有人非要逼迫他,他也就没办法了。

    名声这东西是很重要的,就算这次毁了后以后还有机会再挣回来,但难度却是提升了十倍不止。所以今天他必须得做点什么,让姜云山知道他是名副其实,而不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这时候,店小二终于将笔墨纸砚拿了上来,准备让姜云山留下墨宝。

    许仙走过去,也拿了一只毛笔一张纸,淡然道:“既然姜公子这么有兴致,那我也就献丑作一首诗吧。”

    姜云山呵呵一笑,道:“好啊,那我们就将各自的诗词写在纸上好了。到时候看慕娥喜欢那首,就将那首收起来带回家。”

    这一招也很阴毒。

    谁的作品更好,就让徐慕娥带回家。那么岂不是不好的作品,就直接丢弃了?

    许仙却是一点也不慌,点头淡然说道:“我这首诗就简单七言绝句,用词普通,恐怕是远远没有姜公子那么华丽了。”

    姜云山故作谦虚地道:“用词简单,说不定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毕竟作诗词,不是完全靠辞藻来堆砌的。”

    许仙简单‘嗯’了一声,也不管姜云山再说什么,直接就提笔开写。

    许仙书法也在稳步进步之中,自己已经越来越潇洒写意,大家风范越来越浓郁。

    四句七言绝句,二十八个字,许仙几乎是一气呵成。

    当他提笔收工时,姜云山才刚开始动笔。

    “好了。”许仙将笔放下,吹了吹宣纸上的墨迹,笑着说道:“的确没有什么灵感,徐小姐你年纪如此年轻,感觉写关于祝寿的诗词不管怎么下笔都有些不对劲,所以干脆就写了一首对徐小姐你容貌的称赞吧。希望你能够喜欢。”

    一般来说要做祝贺生日之词,都是预祝对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之类的,以徐慕娥刚满17岁的年纪,说这些自然不怎么合适。

    所以还是单纯的夸她一下更好。

    “这么快?”

    徐慕娥心中有些焦急和后悔了,早知道她就不让许仙给她作诗写词。

    她虽然想许仙专门为她赋诗一首,但却没想过要让许仙名声受损。许仙做出来的这首诗如此简单,基本上没有可能和姜云山的《虞美人》相提并论了。

    在座的徐正清、杨剑星二人也是纷纷皱了皱眉头,暗暗觉得不妙,心里想着要是等会儿许仙输了,得想办法将这件事压下去,不能真的让许仙名声受损!

    唯独方仲永,从头到尾对许仙都没有担忧,在他看来既然许仙决定作诗,那就必然有把握赢姜云山。

    他作为许仙的对手,对许仙了解得很透彻。

    正是因为这种透彻,他对许仙有信心。

    此时,徐慕娥蹙眉很是担忧的将许仙这首诗念了出来。

    “娉娉袅袅十七岁,豆蔻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杭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安静。

    落针可闻。

    整个三楼随着徐慕娥念出这首诗陷入了完全的安静。和刚才姜云山做出他那首《虞美人》时众人热烈鼓掌形成鲜明对比。

    此时的寂静,代表的不是许仙这首诗做得不够好,比不过姜云山的词,事实上却是恰恰相反。

    许仙这首诗,实在是太惊艳了,惊艳到让众人目瞪口呆,完全陷入了诗的美妙之中,所以一时之间忘了该说什么。

    “娉娉袅袅十七岁,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杭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半响之后,才有人终于回过神来,嘴里重复念了一遍,随即高声道:“妙啊!就这一首诗,就足以浮三大白!”

    有人评论之后,其他人也紧接着反应过来,眼神中完全是震惊。

    他们谁都没有想过,许仙口中‘不怎么好、没灵感’做出来的一首诗,会惊艳绝绝到这种地步!

    这首诗,的确是很简单,就二十八个字。

    而且每个字都是很常用,很普通的,没有任何华丽、大气、磅礴的辞藻。

    但是当这些简单的字,连成简单的句子;简单的句子连成一首诗,顿时就犹如萤火虫变成了月亮,简直能够冲击人的心灵!

    春风十里杭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看遍杭州城十里长街的青春佳丽,卷起珠帘卖俏粉黛没有比得上她,这是何等的神来之笔啊!

    这恐怕是夸奖一个人漂亮,最高等级、也是最优美的句子了吧?

    在场的众人都是学识过人之辈,但是他们脑海中,此时想不出任何一句诗词,能够和这句话相提并论。

    古往今来,一句都没有!

    就连徐慕娥自己,都是脸蛋有些发红,感觉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漂亮是不假,可那有漂亮到这种地步,整合杭州城的粉黛都因为她而没有颜色了!

    许仙看着众人的神态,心中松了口气,看来杜牧这首《赠别》不愧为千古名篇,哪怕被他小小的修改之后,套用到这里,也一样没有毛病。

    这首诗的原句是: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形容的是十三岁少女姿态举止,美好轻盈,证犹如二月含苞待放的一朵豆蔻花!

    徐慕娥今天刚满十七岁,用原诗第一句肯定是不行了,所以许仙将之改成了十七岁。

    再加上在大离王朝,并没有豆蔻年华就是指十三岁少女的规定,所以第二句‘豆蔻梢头二月初’也没什么毛病,可以用来形容。

    至于最后两句“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就简单了,只需要将扬州改为杭州就行了。

    徐正清和杨剑星,刚才还在考虑如何压制下这件事,不让这件事传递出去,现在许仙就赢得这么干净利落,再次刷新了他们对许仙的认识。

    而方仲永,虽然震惊于这首词的精妙程度,但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惊讶。

    连他现在都不得不对许仙服气了,更何况区区一个姜云山?

    不过,他需要更加努力了,要不然真的一辈子也弥补不了和许仙之间的差距,反而只会越拉越远!

    姜云山本来正踌躇满志,很自信的写着自己的词,准备送给徐慕娥好好收留着,甚至可以当做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只要以后徐慕娥看见这首词就能想起他,实在是美妙得很。

    至于许仙,他根本不觉得这次可以给他造成任何威胁。

    当许仙一气呵成把诗写完了时,姜云山都准备出言嘲讽嘲笑两句了,这么快做出来的东西也配和他相提并论?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徐慕娥念完。

    然后姜云山整个人就完全愣住了,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嘛,继续写下去不是,不写也不是,整个人就很尴尬的杵了那里。

    看看自己已经写出来的半阙词,再想想许仙的这首诗……

    姜云山脸色涨红了。

    有一种情绪,叫做羞愧难当。

    刚才他还在为自己的词信心百倍,觉得天下间没有谁能在短时间内做出比他这首更好的诗词来,结果许仙马上用实力告诉他,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虽然许仙这首诗只有短短四句二十八个字,却是比他的这首字数多的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如果有可能的话,姜云山很想挖个洞然后把自己埋下去。

    这打脸来得也太快、太凶残了一点!

    “这首诗还喜欢吧?”许仙问徐慕娥。

    徐慕娥脑袋犹如小鸡吃米一样快速点头,激动道:“喜欢!喜欢得不能更喜欢了!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收到过最好的生日礼物!”

    “那就好。”许仙笑着说道。

    其实,许仙这件礼物也并不便宜。

    当初他还是童生时,一幅字就能卖出两百两银子,这幅字现在的价格,只高不低。

    转过头,看向拿着毛笔却无法下笔,脸色涨红站着不动,不知道该干啥的姜云山,问道:“姜公子,我还算是名副其实吧?”

    姜云山脸上肌肉抽了抽,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道:“名副其实!”

    “那就好。”

    许仙点了点头,终于和方仲永一起退回了座位上,安心吃大餐。

    至于姜云山会如何作想,会不会很他,那都是他自己的事,许仙不在乎。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既然是他主动挑起事端,许仙反抗是理所应当,现在难堪下不来台,也是他自找的。

    怪得了谁?

    四千字!不知不觉又码到天亮,就懒得分章了,第四更、第五更一起送到!

    五更完成!除去一章补昨天的,那么今天又是一次四更加更完毕。

    月票加更到了1099张了。现在月票数是1419章,还需要三天爆发才能完成。

    各位书友继续努力投月票,我也继续努力码字更新!

    希望今天能多80张,达到1599。

    我看昨天后面有人一天涨了五百票,我们也不能太差吧?

    求月票!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