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一个人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诱狐作者:峨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诱狐》 051 一个人
    墨魇混乱之中一掌出去心中已经懊悔不已,见白白这个模样,更是心痛,走上两步想要安慰她,白元松拼力挡在白白面前,大声道:“白白,你可知道,你的法力根基为什么会大受损伤,至今恢复不了,就是这个墨魇,他说跟你练什么双xiu之法,其实是想骗你的身子,你shi身之后,那些法力根基都毁了!你就是熬过天劫,也成不了仙了!”

    白白不是太懂得什么叫“骗她的身子”,但是她的法力根基是被墨魇毁掉的,这点她听明白了。一双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墨魇,希望他能够出言否认!她不是没有怀疑过这点,但是墨魇后来对她的温柔呵护让她觉得自己这样怀疑人家,实在是太小心眼了。

    白元松冷冷瞪着墨魇道:“你不会说,你不知道这个吧!但是你却骗白白说几个月就会恢复!可怜我的女儿就这样信了你!”

    我事先确实不知道!墨魇几乎冲口而出,但是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他知道真相后,依然选择继续欺骗白白。

    看着白白的眼神由不信慢慢变成怀疑,变成失望,再变成气愤……墨魇觉得他与白白之间有什么珍贵的东西碎了,再也回不去了……

    白元松并不放松,步步紧逼道:“现在,你又说可以帮白白恢复法力根基,还夸夸其谈说什么三年还她十倍的修为!哈哈!你真当我们父女是傻瓜?!”

    白白抱着父亲,呆呆看着墨魇,心里不断自问:他骗了我,他一直骗我?为什么?为什么?

    墨魇的心像被人狠狠捅了几刀,想要辩解,偏偏有口难言。他已经找到方法,他是真的可以替白白恢复法力根基,可以还给她十倍的修为,这些都是真的,但是就算他说出来,白白还会相信吗?

    墨魇伸手想去把白白拉过来,抱在怀里,盖住她那双让他心痛如绞的眼睛,把她带到一个没有旁人的地方,向她解释获得她的谅解,白白心软又善良,只要好好跟她说,她会原谅自己的!他多想她像从前一样,信赖又乖巧地靠在他身边。

    白白一缩身子闪过他伸过来的手,抽抽噎噎道:“坏人,你是坏人!为什么害我、骗我?”

    墨魇的手僵在哪里,耳中听见白元松加油添醋道:“你贪图白白的样貌,骗了她的身子,却又不好好珍惜,你自己拈花惹草还理直气壮,对我女儿百般羞辱,把她赶到外边,如果她不是功法根基损失大半,她又怎么会在天劫之后就无力躲开普通猎人的一箭?白白只当你救了她,半点不计较其实一切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她在凌清波身边安安稳稳渡过天劫,再过几个月就可以位列仙班与我夫妻团聚,又怎么像现在这样历尽艰险却前功尽弃?”

    一句一句指责,句句说得墨魇无力反驳、也无从反驳,再看白白一副看怪物恶贼的眼神瞪着自己,一股怒气不由得直往上涌!自己这段日子以来对她的关怀爱护难道都是假的?他是令她受了伤害,但是他不是故意的,他已经决定用今后千百年的光阴去爱惜她,用十倍、百倍的修为去补偿她,她为什么不肯再相信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不过是只小小狐狸精,如此不识好歹,他又何必死乞活赖去求她的谅解,他要什么女人没有,随便一招手,就是九天仙子也会主动对他*!

    但是……但是那些女人不是她,不如她纯真、不如她乖巧、不如她美丽、不如她可爱、不如她温暖、不如她会全心全意地信赖他……心底一个小小的声音反驳道。

    心在骄傲与不舍之间挣扎,嘴巴却不受控制地说出一大串气话:“不过是五百年的修为,算得了什么?就算让你位列仙班又如何,小小一只狐仙,比我身边的侍童都不如!你们以为明乙又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天帝手下一条狗!”

    白白气得眼泪直流,呜咽道:“我……我是没用,但是我一个在山上待了五百年,很辛苦才练成的,我想成仙、想跟爹爹妈妈在一起,都、都是你!你是坏蛋,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墨魇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说的有错,他想安慰白白,但是嘴巴里说出来的话,偏偏与心中所想背道而驰:“你乖乖跟我去,就是要五千年的修为也容易得很,成仙有什么用?你在我身边,哪怕天上的神仙也要对你恭恭敬敬。”

    白白撇过脸倔强道:“你骗人!我不要你的五千年修为,我就要成仙!神仙师父会教我的!我不跟你走,我讨厌你!”

    她不提明乙还好,一提正正勾起了墨魇心中的阴郁怨恨,暴怒之下一拂衣袖,冷声道:“好、好!你滚!滚去找你的神仙师父!不过是只狐狸精罢了,日后你就是求着我要你,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说完一闪身,如来时一般瞬间消失在原地。

    白元松抱紧白白,低声道:“白白莫哭,我们快走!一切有爹爹!”不是他对自己女儿的魅力过度自信,他是真的怕墨魇冷静下来又反悔把白白硬抓回去。

    白白泪眼朦胧地点点头,重新化为狐身与父亲转身出发,往自己的家玉山而去。临去前回头看了云雾之中的墨潭一眼,终于狠狠心转头往前飞奔,被风吹碎的泪珠一点点洒在脚下的草叶上,转瞬又被风吹干,了无痕迹。

    别了,墨潭的一切一切……

    白白走得决绝,墨魇却是从转身的一刻起就后悔了,为什么要说那些气话?为什么不能再忍一忍?白白不肯一个留下,那就把她爹爹一并留下。她要成仙,大不了自己再上天庭去押着天帝给她在仙册留名,她要跟爹娘在一起,就把她的娘亲也接到墨潭来。

    但是她是明乙的弟子,明乙那奸贼会轻易放手吗?

    ◆◇◆◇◆

    狐狸的新生活开始了,墨魇的悲惨生活也开始了。要票票要鼓励,挠挠。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