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大军压境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我主苍茫作者:网络骑士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我主苍茫》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大军压境
    第二百二十九章大军压境

    “大……大人?”

    一名断罪骑士以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自己的胸膛,那里已经被一把骑士大剑给洞穿了,握着这把剑的手肤se灰白而有力,手的主人赫然正是维斯莱大骑士长,他所景仰信赖的首领。

    被蒙烈召唤为亡灵仆从的维斯莱一言不发,僵硬的面孔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中白se的灵魂之火熊熊燃烧,下一刻一种灰白se的充满着死亡气息的斗气就从他的剑上爆发,那断罪骑士肌肉强壮的健美身体立时迅速干瘪了下去,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干尸,仿佛所有的生命jing华都被吸收掉了。

    遭到蒙烈死亡骑士之力亵渎的不仅是维斯莱的身体、意志与灵魂,还有他的力量,他那原本光芒万丈的光辉斗气已然堕落成为了一种能够令生命迅速枯萎的凋零斗气,偏向于死亡骑士鲜血、冰霜和邪恶三种领域中的邪恶领域,毕竟召唤亡灵仆从是邪恶天赋内的技能,充满了死亡、邪恶和污秽的味道。

    前一刻还死战不退,纵然近乎全军覆没也依旧奋战不惜的断罪骑士终于崩溃了,仅存的最后三名断罪骑士策马回身就跑,原本坚毅的脸上已充满了恐惧,他们不怕死亡,甚至视牺牲为荣耀,然而如果死后还要像维斯莱那样被亵渎,那么他们同样会崩溃。

    凤鸣一样的娇啸声直入云霄,只见嬴兰月那绝美的身姿腾飞空中,“凤鸣九霄”神功被她催运到极限,浩瀚的剑气瞬间包裹了她的娇躯,形成一道匹练也似的灿烂剑虹,犹如泄地的银河一般向着那三名断罪骑士就席卷了过去。

    纤纤幽兰,只为君开——“御剑术”!

    前后两次冒险越阶施展这招“幽兰六剑”的最后一剑“只为君开”,虽然嬴兰月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没有蒙烈及时帮助的话她都香消玉殒了,但同时也使得她对这剑道至高绝学“御剑术”的jing髓掌握了然于心,也就是说她已经有了足够的境界,欠缺的只是力量而已,最近她的修为不断jing进,尤其是和蒙烈以“极乐大天魔”双修后更是一ri千里,她已有了足够的信心,相信自己能够真正施展出这“只为君开”了。

    这既是“御剑术”,也是付诸感情的心之剑,只有怀着愿为自己的爱人而绽放出自己所有美丽的意念,才能真正领悟出这招的真髓,只见那落地银河一样的浩瀚光芒瞬间就席卷过了三名断罪骑士,任他们有坚固的铠甲和神术、斗气护体,仍在第一时间就被那无坚不摧的剑气给彻底毁灭,一丝渣滓都没有剩下。

    梅霜寒以羡慕和嫉妒交杂的目光望着那美丽到了极至,九天的剑气银河,她的“雪梅神剑”最后一式“魂相随”乃同为剑道至高绝学的“驭剑术”法门,以气驭剑杀敌于百米开外,是真正的飞剑神通,无论其玄奥还是威力绝不亚于梅霜寒身剑合一的“御剑术”,怎奈她目前的修为却无法和嬴兰月相比,蒙烈提升的是她真气的本质,却不是总量,强行使用的话只能像以前的嬴兰月那样未伤敌先伤己,这让她心中不由荡漾着一种遗憾和不甘。

    “很快你就能和兰月一样剑气,守护好我的身后了,我相信这一点。”

    蒙烈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事,轻声道,被抓到自己小心眼的梅霜寒顿时粉脸一红,默默地点了点头。

    恢弘的剑气回卷到了蒙烈身前,剑气消散显现出嬴兰月的倩影来,她的脸se看上去有点chao红,肌肤上透着些许香汗,呼吸也有些沉重,显然消耗很大,但脸上的那种喜se却更加的明显。

    做到了,真的做到了,自己终于真正掌握了这“御剑术”绝学!

    “兰月,怎么这么冒失,连这种大招都用出来了,不就是三个残兵么。”

    蒙烈连忙迎了上去,嬴兰月微笑着轻拭了一下香汗道:“我没事,就是真气损耗的有些多罢了。烈,我真的好高兴,从今天起,我终于能够真正随心使用‘只为君开’这一招了。”

    “只为君开”强大的威力还是其次,关键是这一招的意境啊,那种只为自己的爱人而化为幽兰绽放的信念,嬴兰月只觉得自己对蒙烈的心意一下子得到了最好的证明,对她来说这才是最关键的。

    拉娜瑟丝带着安娜、媛女和海伦三人走了过来,她们三个脸sechao红,娇喘息息,显得很是兴奋,但同时又有几分对血腥的本能恐惧,另外安娜和海伦还在不断偷看那静静站立在不远处的维斯莱,目光中充满了好奇。

    蒙烈迅速打量了她们一番,确定她们无恙后才松了口气,然后对嬴兰月等人道:“这些应该是歌德里克手下的jing锐部队,你们觉得他们的战斗力怎么样?”

    “很强,非常强!”

    开口的是嬴兰月,她沉声道:“无论力量还是武技,这些骑兵都极为出se,更别说他们身上那些jing良的铠甲装备了,连那些战马都绝不是普通的马匹。”

    蒙烈点了点头,断罪骑士的战斗力从法则军团的损失上就能看得出来,斯巴达国王卫队损失了七名士兵,都是在应对第一波冲锋时阵亡的,而圣殿骑士团更是只剩下了不到十个重装骑士,也就是说单对单的话,jing兵级的圣殿骑士竟不是这些断罪骑士的对手。

    “君王,如果斯巴达的士兵能再多上一些的话,形成大纵深的枪阵,消灭这些铁壳子根本就不算什么。”

    骄傲的丽奥妮达明显有些不甘心,她说的也没错,只有四十人的斯巴达国王卫队枪阵纵深过于薄弱,正面承受重骑兵冲锋的话很容易被冲散,事实上重骑兵的第一波冲锋之力是很恐怖的,哪怕是专门克制骑兵的枪阵,前两排甚至是三排的士兵在第一波冲锋时也几乎都是无法幸存下来的,会生生被冲锋之力给撞死或挤死,再厚重的重甲也无法完全挡住这种力道。

    “你,过来。”

    蒙烈对着死气沉沉的维斯莱一指,道:“关于这支部队的来源、底细,以及到这里来的目的和经过,你给我详细的说一遍。”

    =================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女王陛下,你有什么应对的想法和计划的话就说出来吧。”

    将从维斯莱那里得到的信息讲了出来后,果然如蒙烈所预想的那样,他看到的是一张张惊恐、紧张和迷茫的面庞,宝嘉康蒂和一干部落长老们完全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

    刚刚来到这么一块好地方,正在全力建设新家园的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么快追兵就到了。

    “蒙先生,我们还能有什么好办法,一切都听从你的指挥!”

    美目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宝嘉康蒂银牙紧咬地道:“为了守卫家园,风之子民将不惜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如果再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就好了,那样的话深山堡垒将会初具规模,可是现在,完全排不上用场啊。”

    司空菊雅无奈地摇了摇头,道:“现在我们只能先将普通民众向深山里转移了,好在这里战略纵深还算深远,足够我们这三万多人躲藏的,只是这刚刚开始建设的堡垒看来只能先舍弃了。”

    “不是说只有德米特里大主教和他所率领的几百个断罪骑士么,以哥哥你们的力量,击败他们没有问题吧,哥哥你的私人军队就能做到这一点啊。”

    见大家都说的这么严重,安娜觉得有些奇怪,她对蒙烈的信心可是绝对在,在她的心中,蒙烈就是无所不能的。

    “没有那么简单的。”

    嬴兰月开口解释道:“那个大主教和那几百名骑士本身的力量暂且不论,如今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躲在这里,肯定会调集大军来围剿的,无论是风之部落还是安娜你,他们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消灭,以我们这些人的力量,在大军中自保或许没问题,可是却没法保护住整个的风之部落。”

    “对不起,是我们没用,连累诸位了。”

    宝嘉康蒂一脸愧疚地道,蒙烈等人则无奈的交换了一下眼神,还说不准是谁连累谁呢,起码如果没有自己这些人的出现,断罪骑士团也不会来到亚兰蒂斯大陆。

    “这样吧,大家也先别急着撤退,先派一队斥候进来侦察,这说明那德米特里大主教是一个心思缜密,行事谨慎小心的人,像这样的聪明人,就难免刚愎,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这一回侦察小队全灭,在摸清楚我们这里的底细以前,他应该不会冒然进军,所以我们还有些时间。”

    思索了片刻,司空菊雅的美目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这位东大陆的绝世才女站起身来,胸有成竹地道:“对付这样的聪明人,其实并不难,给他背后加一把火,让他越发疑神疑鬼就可以了,他自己就会想象出各种各样的事情来,甚至,我们还可以来个斩首,直接瘫痪他们的指挥中枢。”

    “烈,拖延他们的进军,给大家争取时间建设堡垒的责任,就要拜托给你了!”

    “谨遵司空小姐吩咐。”

    蒙烈一副乖乖受命的模样道,顿时让司空菊雅粉脸一红,送给了他一记大白眼。

    ==================

    一座座白se的没有任何装饰物,显得极为刻板、朴素的大帐篷组成了一个临时的营地,营地周围以尖木桩制成了围栏,甚至还有高高的哨塔,而料那崭新的断面说明它们都是刚刚被砍伐的。

    即使是这么一座临时的军营,断罪骑士们也没有忘记为他们所信奉的光辉之主建造一个小型的神殿,德迷特里亲率断罪骑士们在那里大声祈祷着,明亮的光辉激荡于他们身体周围,就好似是太阳降落到了这营地中一般。

    突然,德米特里神情一变并停止了口中的祷词,他迅速取出了一个小小的徽章,只见这徽章上已布满了裂痕,刚一拿出来就马上粉碎掉了。

    他身后的德里欧主教和三名大骑士长见状之下顿时大吃一惊,不约而同的叫道:“大人,难道是维斯莱他……”

    断罪骑士团的六位大骑士长不仅仅是强大的圣骑士,同时也是德米特里的守护骑士,是德米特里从他们小时候起就从圣骑士训练营里挑选出来并亲自加以培养的,德米特里拥有他们每个人所分裂出的一部分灵魂以代表绝对的忠诚,这些灵魂被封印在几个徽章里,维斯莱徽章的破碎,正代表了他生命的消逝。

    三名大骑士长与维斯莱从小一起训练,一起长大,感情极是深厚,当下他们的眼睛就红了,其中一个大声咆哮道:“异端,肯定是那些异端——大人,请马上发兵,我们彻底将那些异端和土著消灭,为维斯莱报仇!”

    “不要卤莽,维斯莱是吾主虔诚的奴仆,相信他的灵魂已经回归吾主神国,成为吾主座下的天使……”

    德里欧主教刚刚开口,却听德米特里沉声道:“不,维斯莱的灵魂并没有回归吾主神国,相反,在方才徽章破碎的那一刻,通过那一丝分裂出来的灵魂,我能感受到他灵魂的痛苦、污秽与黑暗,他的灵魂,被亵渎了!”

    此言一出,德里欧和三名大骑士长顿时大惊失se,对于一个光辉之主的虔诚信徒来说,灵魂被亵渎,永堕黑暗简直是无法言喻的痛苦,那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上千万倍啊。

    “该死的异端!”

    低声怒吼着,三名大骑士长的光辉斗气顿时无法控制的激荡了起来,卷起层层的强大气浪,将他们身后猝不及防的断罪骑士给掀倒了一片。

    “竟能亵渎维斯莱那虔诚而坚定的灵魂,这是何等强大的异端啊,纵然是那‘最终之暗’尤里乌斯,恐怕也不能……”

    还是德里欧保持了几分的冷静,马上就想到了这个更严重的问题,这一回自己所要消灭的这个异端,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诛灭异端,乃是吾主交付给我等的天职,哪怕真的是黑暗系神明降临,我们也应无所畏惧。”

    德米特里站了起来,道:“不过,我的确有些小视这异端了,他和安娜丝塔西娅相勾结,又笼络了土著,显然是要将这里当作他的大本营来经营,马上联络高伦伯爵,要他马上集结军队来此,务必要将所有的异端与土著尽数消灭。”

    “遵命,大人。”

    德里欧连忙领命,德米特里又道:“安东尼奥,维斯莱未完成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限你三天以内找到土著人在这深山之中的据点,不过不能再明目张胆了,化装一下吧,如果遭遇到那罪孽异端,准许你迅速撤退。”

    “遵命,大人!”

    三名大骑士长中的一个马上行礼而去,德米特里又向其他人吩咐道:“所有人加强戒备,不得松懈,岗哨人员数量加倍。”

    “是!”

    午夜时分,深山与平原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然而断罪骑士团营地内却是光辉照耀如同白昼,一团明亮的光球如小型的太阳一样悬挂在营地上方,照耀着营地以及周围数里的范围。

    蒙烈、安娜和嬴玉洁三人站在那光亮范围之外的黑暗中,凝望着那营地。

    让嬴玉洁跟着来是少女们一致做出的决定,以确保蒙烈的安全,至于安娜,则是冲着她那传送门法术,虽然最大距离只有三百多里,但如今已是二十三级冰霜法师的安娜可以同时打开两个传送门,其中一个的空间坐标已经被锁定在了深山堡垒中,另一个则机动运用,带上她说不定能帮上大忙。

    “蒙烈,你打算怎么做?这么光耀堂堂的,想潜入进去可不容易,我是剑修,可不懂得什么隐身法术。”

    嬴玉洁低声道,眼睛里却隐藏着一丝兴奋的光彩,以她的身份,这么偷偷摸摸的行径却还是第一次,对她来说很有点刺激。

    “怎么做?我会好好恶心他们一番,看看这些光辉之主的狂信徒是否不需要睡眠。”

    蒙烈淡淡一笑,召唤出霜之哀伤对着地面一指,一股死亡之力马上从剑上发出she入土中,一只戴着板甲手套的大手马上从土中钻出,然后是维斯莱那魁梧的身躯,很有几分僵尸爬出坟墓的模样,安娜马上本能的依偎进了蒙烈怀中。

    这种召唤自己亡灵仆从的方式,蒙烈也觉得有点蛋疼,但没办法技能就是这样,平素里亡灵仆从可以隐藏在一个古怪的空间夹缝中,需要时便可召唤,但那夹缝只能再地下打开,然后让亡灵仆从钻出,很恶趣味的画面,蒙烈曾尝试将维斯莱收入法则空间内,然而却失败了,维斯莱居然无法进入法则空间。

    随着蒙烈意志的命令,维斯莱马上拖着骑士大剑迈步向营地那里走了过去。

    “蒙烈,你这又是什么法术?怎么看起来像邙山派那些整天摆弄僵尸、亡魂之类的家伙一样,你还有这么一手?”

    嬴玉洁极是惊讶地道,蒙烈则微微一笑:“姑祖,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等着看好戏吧。”

    ……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