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章 皮破馅露召海盗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末日密语作者:五花马上人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末日密语》 四十四章 皮破馅露召海盗
    “什么办法?”疣猪与易萌异口同声的问道。

    齐林再次默想一遍,说道:“我们钻到这头蓝鲸的肚子里,不就可以带我们出去了吗?”

    “小齐,真有你的!高,实在是高!”疣猪两眼放光,由衷的连口称赞道。

    “高你个头!难道你没看到吗?这头蓝鲸牙尖嘴利,怎么钻进去可是个大难题!”齐林随后想到了这一茬,不由再次归于心灰意冷。

    “钻进去还放在其次,最重要的是鲸鱼腹内的消化液属于强酸性质,不要说是没有任何防护的我们,就是把一只皮靴扔进去,不过两天时间,也会被腐蚀得踪影全无,这个想法可能很难实现。当然待在鲸鱼腹内上升到海面,确实可以避免压力剧变带来的伤害,因为鲸鱼本身具有良好的水压调节系统,而且我们也可以勉强有氧气可以呼吸,不至于窒息而死。”陈教授摇着头说道,但还是肯定了齐林的想法的部分可行性。

    齐林又怎能不明白这个难题,于是只能陷入沉默思索中,绞尽脑汁的想着别的办法。

    “陈教授,我想问一下,鲸鱼平时吃不吃章鱼?”此时,马蜂的声音响起。

    “吃啊!章鱼乌贼、大虾小蟹、海马鳗鳐、洄游鱼群等等,都是鲸鱼的食物,鲸鱼是杂食性的,一般不挑剔食物品种,只要能够张口吞下,便不会顾及分辨食物的种类。”陈教授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耐心的回答完不常提问的马蜂。

    “那就行!你们看,我们可以钻到这只大章鱼的肚子里,然后再诱导这头蓝鲸将章鱼吞入腹中,然后我们就可以利用大章鱼的身体作为防护,防止立刻被蓝鲸消化道内的酸液消化掉,等这头蓝鲸浮上水面的时候,如果我们运气够好,我们就可以趁蓝鲸再次张口捕食的时候,从蓝鲸腹中冲出去。”马蜂罕见的说了一长串话,但字字珠玑,并无废言。

    “行啊!马蜂,看不出来,还挺能琢磨!比咱老尤这小脑子管用多了。”疣猪是典型的墙头草,马蜂话音刚落,立刻大嘴一张,没命的猛夸起来。

    史老此时开口道:“理论上倒是可行,如果每一步都能理想实现,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大家再想想还有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

    金字塔此时已经被压迫得裂纹丛生,一些较大的缝隙中已有海水渗进来,现在即使有其他好办法,恐怕也等不到被彻底摧垮的那一刻,于是众人立刻开始行动,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念头,忙碌起来。

    第一步,打开已经死透了的章鱼口腔,这个很简单,齐林三下五除二,敲掉几颗可能会造成身体划伤的牙齿之后,芳华和马蜂在章鱼的口角两侧各立起一只03步枪,章鱼的大口立刻就洞开无余了。

    第二步,爬进去清理章鱼的内脏,尤其是章鱼的胃中也含有强酸,必须彻底清除干净,才能不给将要暂居其中的众人造成伤害,本来这个工作安排疣猪去做,但这哥们竟然以体胖手慢为由婉拒了,于是易萌自告奋勇的爬进去,与齐林一起将章鱼体内的肚子、肠子和小心肝之类,统统鼓捣了出去。

    第三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要诱惑这头蓝鲸吞食这只巨大的章鱼才行,否则一切前功尽弃。齐林本要自告奋勇,但马蜂此时却已转到蓝鲸的尾巴附近,随时准备撩拨这头蓝鲸发怒。齐林立刻让大家钻入章鱼的身体内部,自己伸出脑袋,密切注视着马蜂与蓝鲸的一举一动。…,

    马蜂已经在蓝鲸的尾巴上用力打了七八拳,但对于地球上身躯最为庞大的蓝鲸而言,这点力气就连隔靴搔痒都算不上,依旧慢的游动着。齐林见此,招呼马蜂一声,然后狗腿刀向马蜂飞出,马蜂顺手接过,上前比划了一下之后,唯恐给蓝鲸造成的创伤过大,于是再向前抢上几步,从蓝鲸头部开始的身体三分之二处侧面,一刀扎入,然后迅速拔出刀,向着章鱼的大嘴疾奔而来。

    蓝鲸终于感知到疼痛,迅速原地横转庞大的身躯一百八十度,看到眼前狂奔的马蜂之后,张开足以吞下一头大象的大口,向着这个敢于蚍蜉撼大树的小小马蜂扑来。

    马蜂早已计算好自己的速度与距离,本来恰好可以在被蓝鲸的大口吞下之前,从容钻入章鱼口中,但千算万算,却未料到蓝鲸的身体转动带动的水流推力如此之大,直接将马蜂已跑到章鱼口边的身体推偏出去,但蓝鲸的大口却已到达身后不远处。

    齐林早已看到这一幕,在马蜂身体从章鱼口边侧滑而过的一刹那,一把抓住马蜂伸出的胳膊,然后猛力一拉,堪堪将马蜂拉进了章鱼的口中。

    但还没等齐林收起支着章鱼嘴角的两只步枪,蓝鲸的大口已经来到,一口将章鱼连同九个大活人一同吞入口中,然后章鱼的身躯随着鲸口的闭拢,被一股大力推动着,顺着蓝鲸滑润的食道滑入腹部深处……

    恰在此时,金字塔终于再也无力支撑滔滔万顷海水的巨大压力,轰然从中间断开,汹涌的海水随后涌入,将金字塔内七层空间中的所有一切生物与非生物,都卷入茫茫百慕大海水之中……

    此时,藏身于蓝鲸肚中又章鱼腹内的九个人,自然无法看到疾如奔马、咆哮如雷的海水,是如此之壮阔恢弘、摧枯拉朽得横扫大大小小的数百座金字塔,以及里面的一切一切,也无法知晓这一场面的无比恐怖又如此壮丽。因为这头硕大的蓝鲸正轻盈异常、欢畅无比的冲入久违多时的大海之中,然后撒着欢向上,向上,继续向上而去。

    ……

    齐林的手表早已在被俘时收缴,好在桑德斯船长还带着一块老爷怀表,借着水晶骷髅散发的微光,齐林几乎趴在表盘上,才勉强看清楚时间已经过去了八个多小时。

    齐林估计这头蓝鲸已经远离了百慕大海底的那片神秘基地,但目前身在何处,既不清楚,也无法询问这头乐于助人的蓝鲸船长,只能蜷卧在章鱼腹中得过且过的等待逃出鲸口的时机。

    但这头蓝鲸似乎并未吃饱,陆陆续续又吞入一些鱼虾食物,使本就有些局促的腹内空间变得更加拥挤起来,九个人几乎抱作一团,才能勉强待下。之后,蓝鲸的浓稠胃酸开足马力的工作起来,一股股腐臭气息阵阵传来,熏得大家头昏脑胀、欲呕欲吐,同时各种消化器官运行时产生的叽里咕噜声也在章鱼的四周响起。

    这些声音气味虽然讨厌,但却不可怕,可怕的是,待在章鱼腹中的九人,此时越来越难以忍受蓝鲸腹内越升越高的温度,强酸腐蚀消化食物产生的热量,将蓝鲸腹内变成一个熊熊燃烧的大熔炉。

    而更加致命的是,章鱼肥厚的身体已被腐蚀得越来越薄,最后摸起来只剩下等同牛皮厚度的薄薄一层,看起来,再过半小时,这层牛皮也将被穿透,九个人最终会真的沦为蓝鲸的一份小点心。…,

    不能再这样挨下去了,齐林暗想。虽然不知道现在是否仍在海底,还是已经浮到海面附近,但再等下去,九个人就肯定会变成一堆你我不分的烂泥。齐林打定主意,向史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史老当然同意,但怎么出去却是个大问题,藏身蓝鲸的腹中一路潜行而来,只感觉蓝鲸进食的时候,吞入鱼虾的同时伴随着一股强烈的水流灌入,想要冲出去,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么破腹而出?看来又是一个馊主意,且不论一旦从蓝鲸腹内挖起,会让蓝鲸吃疼,可能潜入海底深处,即使最终能逃出鲸腹,也会受压力剧变伤害而死。再就是这偌大鲸鱼的肥膘厚体,想要挖出一个洞来,也绝非易事,更大的可能就是还没等到挖穿,就已被蓝鲸体内的强酸消化液腐蚀成一堆食物残渣了。

    众人陷入两难之时,旋机子道长却开口说道:“贫道药丸之于章鱼,功效甚佳,抑或能令鲸鱼将我等反胃呕出,是否一试?诸位意下如何?”

    只剩华山一条路,大家就连思考也省略了。

    随后,只见道长将仅剩的五枚铁莲子全部拧开,然后掀开被马蜂紧紧摁住的章鱼口部一角,快速扔了出去。

    几秒钟之后,众人感觉蓝鲸的消化道剧烈痉挛起来,痉挛频率和幅度越来越大,又经过半分钟后,就在众人被挤压得浑身骨架都要断碎之时,终于,薄薄的章鱼皮以及里面的九个章鱼馅,随着蓝鲸腹内浓稠的酸液一起,被快速向前推出,最后随着蓝鲸洞开的大口,被喷射了出去!

    章鱼皮一经射出蓝鲸的大口,便再也承受不了海水的摩擦力和内部九人的撞击,在到达水面的一刹那,终于皮绽肉出,彻底沦为一副千疮百孔的臭皮囊。

    齐林在身体被喷出水面的一刻,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阳光明媚得有些刺眼,尤其是对于在黑暗中足足待了九个多小时的腹中人来说。清风微抚得颇为熨帖,空气清新的如同雨过草原的一刻,齐林就这样美美享受着从空中落下,再次摔回水面。

    清凉的海水立刻将齐林从昏昏欲睡的享受中唤醒,齐林抹去脸上的海水,踩着水转动身体,四处寻找其他八个人的身影。

    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围绕在自己身边不远的海面上,齐林一一数过,但只有七个,还差一个,疣猪!疣猪呢?

    就在齐林感到有些担心的时候,一个胖嘟嘟的身体在齐林面前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噌的一下窜了出来,那张可恶又可爱的肥脸,不是疣猪又是谁!

    疣猪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清新无比的空气,在终于喘匀了之后,便开口说道:“你们太不够意思了,要出来也不叫咱老尤一声,咱老尤睡得正香呢,谁知道就随着一块破章鱼皮漂上来,然后又落下倒扣在头上,把咱老尤摁了下去,哎,差点憋死我!”

    齐林听着疣猪的一气呵成,心想这头疣猪可能真被憋的不轻,否则这张肥肥的疣猪脸不可能现在还红的如同一块西班牙斗牛士的红布。

    想起斗牛士,齐林立刻游到桑德斯船长身旁,问道:“桑德斯,我们现在什么位置你知道吗?这附近有没有船只经常路过?”

    桑德斯从一浮上水面就在观察这里的海水颜色和太阳位置,但却也没有看出具体情况,如果是晚上可能还好点,毕竟通过一些星星的位置判断更加准确一些,于是,桑德斯只能很遗憾的说道:“无法确定具体位置,但应该距离陆地不太远,也许附近有个小岛,因为水流有明显的离岛波存在。”…,

    “这个小岛的方位你能确定吗?距离有多远?或许我们可以游过去。”齐林接着问道。

    “方位应该在我们西南方向,但距离不好判断,可能要有半天到一天的航程吧。”桑德斯答道。

    “老兄,你以为我们现在有船可以乘吗?半天航程?妈的!那岂不是要游两三天!”齐林已顾不上桑德斯是否能听懂,用汉语抱怨道。

    史老等人此时也在芳华的架扶下慢慢游了过来,而陈教授则是标准的旱鸭子,只能由马蜂陀在背上,齐林看着这群老弱病残,心里盘算着猴年马月才能游到桑德斯船长口中的小岛。

    “船,船,要是有船就好了!”齐林想来想去,最后发现没有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平安到达那座小岛的。

    但此时,易萌却尖声喊道:“有船,快看,有船,那边那边,一只帆船!”

    齐林顺着易萌的视线看去,果然在大约一千米开外,一艘三桅帆船正在斜向驶过!

    齐林大喜,脚下一踩,高高蹿出水面,同时挥舞着双臂高声大喊:“这边有人!快过来!saveme!save!”

    齐林很快意识到,这么远的距离,就是喊破了嗓子,对方也无法听到,于是脑筋急转,迅速思索可行的方法。

    “菩萨保佑,苍天有眼!一定要能点着,一定一定!”齐林突然想到桑德斯赠给自己的烟斗和火石,立刻从怀中掏出,在虔诚的祷告完一大串之后,两手猛然在空中相撞,果然,几点火星迸射而出,齐林大喜过望,但很快又沮丧起来,因为光有火星又能如何,没有火引,没有干燥的可燃物,一切等于白费。

    浮在身边的易萌似乎明白了齐林的心思,向齐林要过狗腿刀,然后从已被吹干的头顶处,削下一缕长发,然后又将自己头顶半干的发带摘下,放在头发上面,用狗腿刀托着,示意齐林点火试试。

    齐林暗祷一声,凑近易萌的青丝,两手一划,几点星光闪起,迸溅到易萌削下的头发上,迅速燃烧起来,头发的燃烧极为迅速,看看就要熄灭掉,就在此时,冒着青烟的发带终于露出了一丝火苗。

    齐林激动的用两只手小心翼翼的环罩在易萌双手外围,小火苗慢慢变大起来,齐林顾不上留恋易萌手背滑腻的醉人手感,向身后的疣猪喊道:“老尤,脱衣服,放上来,快!”

    疣猪木然,不知道原因,但还是乖乖的把上衣一把撸下,然后向齐林递来。“你傻啊,撕开,只留上面干一点的布,快放上来,快灭了!”齐林骂道。

    其他人也都明白了齐林的意思,然后纷纷脱掉上衣,撕下高于水面已有些晾干的部分,陆续递了过来,当然,除了易萌。

    齐林看到火已很旺很大,立刻在上面放上两条湿一些的布条,然后绑在狗腿刀上高高举起,火苗此时已化为一缕浓烟,向空中直直飘去。

    心存侥幸的齐林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艘帆船,心中提前感谢着船上人的祖宗先人,“老天开眼,保佑他们都是孙猴子的火眼金睛,一定要看到,一定要看到……”

    帆船本来已驶过距离齐林等人最近的位置,但似乎看到了齐林举着的狗腿刀火炬,随后转向齐林等人所在的方向驶来。

    “成功了,成功了,我们成功了!”齐林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高呼着。

    帆船越来越近,齐林已经能够看清楚站在船头的两个人的衣着身材,众人均是非常庆幸这一好运气的降临。但除了一个人——桑德斯船长。

    只听桑德斯船长说道:“不要喊了,这是一条海盗船!而且很不幸!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

    桑德斯船长声音不大,但却如一声在齐林耳边轰然炸响的惊雷,齐林盯着桑德斯船长,追问道:“什么?你说他们是海盗?”

    桑德斯看到齐林恶狠狠的样子,无奈的摊摊手,答道:“你看看桅杆上的骷髅旗,不是海盗,又是什么呢?”

    齐林定睛望去,果然,一面画着白色骷髅,下方交叉着两柄弯刀的黑色海盗旗,迎着风,高高飘扬在帆船顶部的桅杆上!

    “海盗就海盗,有船总比没有强!”

    齐林心中立刻盘算起来,而马蜂与芳华也都是一样的想法。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