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突围(下)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末世之代号09作者:枉凭栏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末世之代号09》 17突围(下)
    冯嫣顾不上理会手臂上突突跳着疼的伤口,更来不及去怨恨凌九,因为血流得太多了,滴在雪白的面粉上格外扎眼,浓重的血腥味弥散开来,他似乎已经听到了进化体贪婪的咆哮声。

    紧紧按住伤口,冯嫣晃了晃已经有点晕乎的脑袋,喘着粗气,该死,这都开始产生幻觉了,明明什么也没有……

    周名扬还处于被凌九那一刀震住的呆滞状态中,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她依旧淡静漠然的面孔。她表情与平时完全没有两样,可不知怎么的,他就是觉得此时她的脸莫名透出一股冷酷残忍的意味来。

    又转眼看向前面不远处捂着伤口勉强支撑站着的冯嫣,周名扬心里忽然一凉,涌上一股说不出的滋味,非常的不好受。

    “不觉得奇怪吗?”凌九忽然开口,语调一如既往的平静。

    “呃,啊?”周名扬一惊,回过神来。

    “这里的几头进化体很奇怪,”凌九抱着胳膊,环视着前面的空地和面粉堆,眼中透出一丝难得的兴味,“一般的怪物不是都应该看到人就围过来吗?为什么这些明明就聚在这里,知道我们过来了,却还不出现?”

    “呃,这个……”周名扬垂下眼,说不出什么来,或者说,是他的大脑目前拒绝思考问题,只是还一门心思纠结在刚才发生的事情上。

    小九她……是不是真的像成然所说的那样,没有丝毫——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即使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掏心挖肺对她,甚至不惜为她而离开大部队,一直唯她马首是瞻,她也依旧天天摆着那副死人脸……丝毫不会对自己特别一点?

    就像刚才,如果冯嫣没有跟着来,只有他们两人的话,那她……会不会,会不会就把他给踹出去当诱饵了?

    周名扬心烦意乱得只想撞墙,一方面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怀疑小九,她本来就是那副死人性格,更何况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况且当初也是他自己巴巴地贴过去,人家可从来没主动要求过什么;可另一方面又止不住地想东想西,只觉得很有点委屈,难道这丫头真是木头钢铁做的,一点都感觉不到别人对她是好是坏?

    越是不想去钻这个牛角尖,那些念头就越是像野草一样在自己脑海里疯长。

    凌九睨了他一眼,当然也感受到了他的反常之处,她只是寡情又不是傻子,这人的小心思也能约略猜到一些,可谁又耐烦去费口舌解释什么?日久自然见人心,大不了就继续一个人走就是了。

    更何况……凌九看着在面粉地里凄惶四顾的冯嫣,嘴角轻轻一抿,更何况,他的所思所想,也并非完全都是错误的。

    就在这时,冯嫣忽然大叫了一声,两人难得地都在出神,一时没注意到发生的情况。凌九目光一凝,只见一头进化体已经不知从哪里爬了出来,露出满口尖利的牙齿,发出蛇一样嘶嘶的声音,锋锐的舌头射出,冯嫣脑子有点昏昏沉沉的,眼看已经躲不过去。

    就在舌头射出的同时,凌九整个人已经冲了过去,那速度快得几乎带出了残影。冯嫣只觉自己没受伤的右臂被一股大力一扯,一米八几体重一百五十多斤的身子几乎像风筝一样飘了起来,进化体血红的舌头堪堪从他左耳和左肩之间的空隙射了过去。

    下一秒,冯嫣就觉得自己头晕眼花地压在了一具柔软纤细的身体上,定定神看过去,右手还被一只同样纤瘦的手握着,感觉微凉又光滑,手劲却大得完全不符合那纤弱的样子。

    冯嫣眨眨眼,有点发愣,还没反应过来,凌九已经把他大力推到了一边,周名扬赶紧扶住,她整个人又重新蹿了出去。

    这几乎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进化体还没来得及缩回舌头,凌九已经紧紧抓住了那舌尖,顺势一扯,腿部发力,拽着那条舌头,像抓着一根绳子一样荡到了半空中,整个人轻盈敏捷地落在了进化体身后。

    这时,又有四头进化体陆陆续续从她身后的面粉袋子堆里爬了出来,凌九这才明白这些怪物们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不现身。

    几乎每一头怪物,狰狞的嘴边都拖挂着新鲜的血肉碎屑,鲜红的人血顺着嘴角不断滴下,其中两头甚至还咬着破烂的布条和毛发,已经分辨不出颜色了。

    “弟兄们……”那边两人显然也已经看到了,冯嫣拳头紧紧攥着,身子微微颤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周名扬正在给他绑胳膊止血,见状叹了口气,拍拍他肩膀:“哥们,别绷这么紧,这还没绑好呢,你想流血流死吗?”

    凌九嘴角冷冷一扬,忽然后退了几步,一个助跑,几步踏到了面粉袋的“墙面”上,整个人一瞬间横了过来,好像是动作大片里的镜头一样,在那一瞬间因为绝对的速度而奇迹般地克服了地心引力。踏过两步之后,双脚用力一蹬,借着这一蹬之势腾空而起,身子在半空中做了个后空翻,落地后不偏不倚骑到了那头进化体背上。

    与此同时,被她大力蹬过的面粉堆已经呼啦啦全部坍塌,一整面“墙”,几千袋数以吨计的面粉全砸在那四头进化体身上,压得它们嚎叫不绝,一时也挣扎不出来。

    如果你想问问凌九第二次骑在进化体身上的感觉如何,凌九会回答:太颠簸了,容易晕车,而且——这次,没有人帮她开枪打那条锋利度不亚于舌头的尾巴。

    鞭子一般的尾巴从背后刺过来,带起一阵劲风,凌九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头也不回,左手一匕首挥过去,已经斩断了半截尾巴,同时右手成爪伸出,□了进化体的大脑里,狠狠一握又是一扯,那两瓣大脑就很杯具地离开了进化体的头颅。

    “九、九阴白骨爪啊我日!”在旁观战到热血沸腾的周名扬握拳低吼,刚才的心绪纠结早就抛诸脑后了。

    冯嫣也是看得捏了把汗,几乎就以为这是坐在电影院里看最新上映的大片了,听到周名扬的“点评”,忍不住嘴角一扬。

    不得不说,自从那次在悍马车顶生撕掉进化体大脑之后,凌九就爱上了这种干脆利落又带点暴力感的招数,那种血肉在自己手底硬生生撕扯裂开的手感和声音,几乎能激发她心底最深处的某些奇异的感觉,让人战栗却又莫名地上瘾。

    不过,她并没有去深思这一点。

    就在这时,另一边已经有两头进化体挣脱了面粉袋的压迫,咆哮着向她扑过来。凌九不慌不忙扯过一袋面粉,一扬手砸在其中一头进化体脸上,趁着它愣神的短暂几秒,她紧跑几步,已经引着另一头进化体跑到了对面。

    此时,凌九正是身处一个十分危险的位置——两头进化体的中间。那头被面粉糊住头脸的进化体也回过神来,凶性已经彻底被激发出来,大口一张舌头已经射出,与此同时,凌九身后的进化体也射出了舌头。

    凌九挑了挑眉毛,忽然使了个铁板桥,自膝盖以上的身体猛地向下倒去,双脚牢牢踏定地面,上身与地面平行,那两条锋利的舌头险险从她小腹上方擦身而过,只听两头进化体同时发出震耳欲聋的惨嚎,竟已是被对方的舌头深深刺进了自己的脑袋里。

    凌九再不迟疑,轻轻松松撕掉了两头怪物的大脑。而另两头进化体还被牢牢压在面粉堆底下挣扎,凌九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手起刀落,又是两个大脑落地。

    整个过程绝对不超过二十分钟,凌九1v5,毫不费力地干掉了把半个尖刀连逼得人仰马翻的怪物们。冯嫣觉得好像重新活了一次,又仿佛是看完了一场令人饱受刺激又心满意足的商业大片,一颗心跳得比上场打仗的本人还要激烈。

    看着凌九提着刀走过来,周名扬敏锐地发觉,她目光里残存的暴戾又深了一些,虽然以前每次战斗过后都会如此,但这一次……却更加明显。

    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心里却莫名地对凌九越发担忧。

    “愣着干什么?留这儿喂丧尸吗?”凌九冷冷打断两人的思绪,指了指周围。

    两人抬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只见周围的面粉墙后、面粉袋子中,还有不知名的方向,蹒跚着绕出来数不清的丧尸,一个个嚎叫着朝他们围拢过来。

    “……我了个去,这些祖宗都从哪儿冒出来的啊!刚才怎么没看见有这么多啊!”周名扬抓狂,一扳手砸扁了一个丧尸的脑袋。

    “也许是进化体的存在,镇得它们不敢出来?现在进化体都死了,它们才敢一个个爬出来?”冯嫣流血有点多,挥刀砍掉一个丧尸的脑袋,已经觉得有点体力不支,大口喘着粗气说。

    “废话什么,先去和那些人会合,待会我有办法灭了它们。”凌九眉头一拧,一手一个拽过俩男人的手,沿着面粉袋子围成的迷宫般的小路飞跑起来,可她速度虽快,周围和前方却不断冒出更多的丧尸,几人边跑边杀,总算是没什么损伤地回到了江冬正他们那里。

    战士们也正在对抗越来越多的丧尸,几人一到压力顿时一缓。

    “有丙烷喷射器吗?”凌九转头问冯嫣。

    “呃,有!不过不是不能开火吗……”冯嫣错愕。

    “给我就是了。”凌九一个扫堂腿扫倒一片丧尸,一边冲冯嫣伸出手来,带着某种不容人拒绝的气势。

    冯嫣眨眨眼,没再说什么,只是从旁边一个小战士背上解下了一架丙烷喷射器,塞到凌九手里。

    “周名扬,你和冯嫣打头,带他们出去,我断后。”凌九转头吩咐,那两人当然没意见,带着战士们一边砍丧尸一边沿着来路跑去。

    所幸这些丧尸是陆陆续续从各自的藏身地点冒出来的,而不是一拥而上,众人拼杀起来还能有一丝喘息的余地,只是随着离出口越来越近,丧尸也越发多了起来。

    跑在最前面的周名扬已经看到了来时开着的仓库门,他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出去之后就快跑,离这里越远越好!”凌九提高声音喊了一句,在她身后,丧尸人山人海,挤挤挨挨成一片,入眼已经是一片尸海。

    “那你怎么办——”冯嫣还有点担心,周名扬却已经是凌九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拽着自家兄弟的胳膊就跳出了门外,然后就开始没命地往远处跑,后面的江冬正和战士们当然也都听见了凌九的话,看见自家连长带头跑,他们当然也一个个拼命跟着跑了出去。

    凌九走在最后,表情淡定如初,一手扛着沉重的丙烷喷射器,却是举重若轻;另一手挥着匕首,配合着两条腿上的功夫,再利用仓库门口狭窄的地形,竟生生把尸海阻住了半分钟之久。

    回头向门口一看,半分钟,那些当兵的已经跑得足够远了。

    “去死吧。”凌九轻声说,忽然挥刀砍断一个丧尸的脑袋,把它腐臭的身体紧紧贴在自己身上,又把丙烷喷射器整个扔到了半空中,而后忽然带着丧尸的身体跳了起来,一脚踹断了喷射器的把手,那坚硬的手柄正正好好撞在了扳机上。

    淡蓝色的高温火焰瞬间喷射出来,烧焦了前方一排的僵尸,而后是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响,紧接着传来一声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地动山摇一般。

    整个面粉厂仓库被引爆了,足有一个小足球场大小的仓库全面爆炸,产生的巨大爆炸波把远处的人们都轰得跌倒在地,向前飞了十好几米。

    “小九——”周名扬红着眼睛,嗓子都喊破音了,爬起来就要往回跑,冯嫣眼疾手快一把拽住,指着那个爆炸的方向:“你看!那是……”

    只见那个方向,熊熊火焰爆炸着燃烧,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全速奔跑过来,火舌和爆炸波浪在她身后追赶,她的神情却分毫未变,好像只是在进行一场普通的短距离冲刺比赛,对手却是足以致命的烈火。

    又是一声爆炸声响起,她略微回头看了一眼,脚步慢了一下,整个人忽然猛地高高跳起,身子在半空中蜷缩起来,巨大的爆炸波终于冲到她身上,她蜷成团状的身体在空中翻了几翻,而后稳稳落地,双脚站定在地面上,就好像是被柔和的海浪送到了岸上一样。

    随手拽下一直挡在背后的丧尸身体,凌九回头一看,那具被用来当盾牌的丧尸,已经差不多被烧成渣渣了,一落地就四分五裂了开来。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