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突围(上)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末世之代号09作者:枉凭栏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末世之代号09》 15突围(上)
    冯嫣一愣:“什么条件?”

    凌九抬眼端详了他几秒钟,问:“你能做主吗?”

    冯嫣滞了滞,他毕竟只是个正连中尉,虽然麾下的尖刀连在病毒爆发以来立功很多,但s市是全国最大的几个城市之一,毗邻nj军区,头头脑脑们多的是,如果凌九提出来什么惊人要求的话,还真不是他能做主答应的。

    “这个……其实我权限小得很,很多事情都需要逐级向上层汇报,首长们讨论了才能做决定。”冯嫣叹了口气,老老实实说道。

    “那就算了。”凌九很干脆,示意周名扬开车。她可没功夫去见什么首长们,这一路走来做的白工也够多了,先前是觉得车队里的那几个人还算是同伴,既然要搭他们的顺风车去首都,那么帮他们杀几个丧尸怪物什么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也不费劲。自己性格本来就沉静不易动怒,那些人嚣张一点,自己也没有特别反感。

    可是当她被徐昆打了那一枪之后,就明白了一件事,有些人,就是记吃不记打,不能惯着。多次挑衅,最后又害得她受了不轻的伤,然后杀怪救人的力气活还求她去扛——真当她凌九好欺负是怎么地?

    不过她也懒得和这些人争论,也实在不喜欢多说话,他们又罪不至死也不能杀了一了百了,干脆,拍拍屁股走人吧,眼不见为净,以后他们死活都和她不相干了。

    而眼前这人就更神奇了,连同伴都不是,最多只见过两面,就来让她给他们卖命,提个条件还支支吾吾说不出个准话来,如果这样还以为她能答应,可就太天真了。

    周名扬眼观鼻鼻观心,毕竟和冯嫣认识时间也不长,只不过是比较聊得来而已,只好冲他耸耸肩,就打算踩油门。

    “等等,名扬!”冯嫣有点发急,一手扒住了卡宴的车门,周名扬无奈只好把车子停下:“没办法冯子,小九决定的事从来没人能干涉。而且你要是真打算让小九做白工,那也太过分了点吧。”

    冯嫣皱了皱眉,面色严肃起来:“凌小姐,名扬,我们连的战士是为了保护基地里上万老百姓才遇险的,都是同胞,现在面临这种世界范围的大灾难,我不懂你们怎么还会有什么白工不白工的想法。难道你们以为杀完了丧尸还有钱拿吗?这次被困的是我们尖刀连超过半数的精锐,如果有什么闪失,那整个基地也会面临很大的危险,我希望你们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话还没说完,就见凌九眉头忽然狠狠皱了起来,冷冷发问:“你们基地危不危险,与我有关系?”

    “当然有啊,就算你不顾惜那么多人命,但你的朋友不是都在里面?还有谢——”冯嫣理所当然地觉得上午来基地的那一拨人是认识凌九的,当然彼此也是朋友,更何况她不是和谢卿关系也很不错么?

    凌九脸色有点阴,越发觉得周名扬停下车来搭理冯嫣是个错误,干脆俯□,手探到油门附近,直接把周名扬的脚背按了下去。

    周名扬猝不及防,凌九力气又大,油门一下子就踩到了底,卡宴轰鸣着蹿了出去,把冯嫣甩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吃了一嘴的尾气加尘土。

    在地上呆坐了一秒钟,他颇有点狼狈地爬起来,皱着眉看了卡宴离去的方向一眼,摇了摇头,大步往基地走去。

    算了,那个小姑娘看起来瘦骨伶仃,就算是练过几下子估计也不会厉害到哪儿去,小崔和谢卿从来都喜欢夸大其词,自己又没亲眼见过,又何必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呢。冬正他们最多也就是遇上几头进化体被堵在死角里了吧,多带点重武器过去也就解决了。

    车里周名扬被凌九吓了一跳,所幸是老司机了,马上就回过神控制住了车子,开上了国道,才吁了口气:“小九你真是要吓死个人啊……”

    凌九闭着眼睛不说话。

    “咳,没想到冯子也会打那种官腔,还真是……啧啧。”周名扬又感叹了一句,手指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方向盘,似乎有点烦乱。

    凌九睁开眼,在cd盒里翻了几下,抽出来一本全国交通地图,翻了几页看了看,作出指示:“走g15高速,上桥过江,然后去l市。”

    周名扬听着连连点头:“嗯嗯,l市也算是s市以北最近的大城市了,虽然规模不如s市,但也差不多了……”一边说着,手指敲动方向盘的频率却加快了,眉毛也微微皱着。

    凌九当然发现了他的反常,但她也懒得问,也不是很关心,他要是想说的话早就说了。

    果然,开了不到十分钟,周名扬就憋不住了:“小九,那个……”

    凌九面无表情看他。

    “呃,那个,刚才冯子和我闲聊的时候跟我说了他们连队这次任务的地点,”周名扬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我是说,如果咱们要走g15这条线过江的话,就势必要经过那附近……”

    凌九挑了挑眉毛,低下头看地图,最近一条过江的线是s市市里,那里面肯定丧尸云集,当然不用考虑了,最好最快的选择就是g15线,想走别的路的话就要绕得更远,沿途还不知道有没有补给。

    “走g15就行了。”她合上地图,放回到cd盒里。

    “呃,那、那万一路过的话……”

    “路过就路过,难道你还想进去?”

    “……”周名扬一头汗。

    大约又过了二十多分钟,车子拐了个弯,驶入了一条双向十车道的宽阔大道,路两旁有些零星的建筑物和工厂厂房,远远地已经能看到高速路入口和更远处的收费站了。

    “敬西路……冯子说的就是这附近了,”周名扬放慢车速,开始东张西望,“说得不清不楚的,也不知道到底在哪里,这附近也没看见当兵的啊。”

    凌九掀起眼皮瞟了他一眼:“你想去找他们?”

    “没没没——没想找……”周名扬脑后一大滴冷汗掉下来,抓了抓头,叹口气,加速向前驶去,心里默默向刚认识几个小时的朋友道歉:冯子,哥帮不了你了,小九救过我n次,我早就打定主意跟她混了。

    车行大约十分钟,开过了收费站,凌九忽然抬起头望向远处,眉心轻轻皱了一下,说:“掉头吧,开回去。”

    “啊?”周名扬诧异地看她。

    凌九没说话,只是伸手朝某个方向指了指,周名扬转头看过去,顿时白了一张脸,张大嘴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这里,已经远远地可以看到波澜浩淼的大江江面,江上笼罩着轻薄的雾气,看不清对岸的光景,感觉就好像是无边无际的大海一样。极目之处,一座看起来颇为宏伟的大桥悬在江面上,只可惜——那是座断桥。

    中间断裂处足有近百米远,许多废弃的车辆堆积在那里,不少丧尸还在附近游荡徘徊。

    近百米的江面,凌九只是转基因人而不是超人,当然跳不过去。

    “这……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周名扬骂出一句来,狠狠一拳砸在座位上。

    “是被炸断的,对岸那座城市可能已经是死城,为了防止大量丧尸爬过来,也只有这样。”凌九缓慢地说着,重新拿起地图来看,“绕路吧,绕到j市,走g2线过江。”

    周名扬有点抓狂:“我了个去,j市?那么远?咱得走几辈子才能走到啊?而且万一j市的桥也被炸了咋办?”

    “j市规模很小,对江的城市更小,人都不多,不可能储存有大量炸药,百分之九十以上可能不会被炸。”凌九头枕到椅背上,重新闭起了眼睛。

    周名扬叹口气,如今也只有这样了,抓抓脑袋,打了一把方向盘掉过了头。

    再次经过敬西路,开了一小段,凌九忽然说:“去对过那家面粉厂里看看,找点补给物资。”

    周名扬点点头,把车开过去停下了,两人跳下车,周名扬就要开后备箱拿子弹。

    “还不快走?”凌九已经走到了面粉厂门口,随手削掉旁边晃荡的丧尸的半个脑袋,回头叫他。

    “等一下啦,我多拿点家伙,里面丧尸估计不少……”周名扬头还埋在后备箱里。

    凌九皱了皱眉,看了一眼面粉厂里面,也是出奇的安静,只有少数几个丧尸在游荡。“不能拿枪。”她走过去,从周名扬后腰里拔出枪来扔进后备箱。

    “啊?不能拿枪?那我用啥啊?”周名扬一时没反应过来,也没想着问为什么。

    “有手有脚的,没枪就死定了么?”凌九面无表情斜了他一眼,从后备箱里摸了把硕大的扳手塞他手里,“用这个。”而后砰地一声盖上了后备箱盖。

    看着手里不伦不类的武器,周名扬颇有点哭笑不得,可是他对凌九极为信服,也就没有再回过头去拿枪。

    凌九在空气中嗅了嗅,说道:“去仓库。”而后带头在前快步走着,根本就不理会一排排的厂房,只瞅准了一个方向前进,周名扬对她的狗鼻子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跟着走就对了。

    沿途解决了几十个丧尸,两人很快来到了一座五层高的楼前,比较诡异的是,这里丧尸不多,但也有新鲜的血迹一直延伸到这里,沥沥拉拉地一直进到了楼里面。

    “这里……有人?”周名扬有点不安。

    “嗯,而且人还不少。”凌九蹲下抹了一点血迹在指尖上,凑到鼻端嗅了嗅,皱眉,轻声自言自语,“有些人……还真是很幸运呢。”

    面粉厂的地下仓库占地很广,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阳光从一个个小天窗上照射下来,数以吨计的面粉一麻袋一麻袋地摞到了天花板上,形成了一堵堵高大的“面粉袋墙”,把整个仓库弄得迷宫一样。

    江冬正浑身几乎浴血,一只脚还崴了,一瘸一拐的,正和几个战友小心翼翼贴着面粉袋墙慢慢走着,大气也不敢出。

    本以为把体育场周边的大批怪物都清理得差不多了,上面昨天才派的任务,让他们小半个连出动来附近的工厂里搜取一些物资。可谁能想到……这面粉厂里居然还有这么多丧尸,而且——而且还有五六头进化体在这里边等着!

    他娘的怎么就这么点儿背!

    江冬正心里第n次骂娘,弟兄们死伤过半,马上就要撑不下去了。不过还好,刚被逼进这仓库不久,冯子就带人过来增援了,可是为什么……冯子会对他下达那种奇怪的命令?

    那种命令……不是会让他们死得更快吗?

    而且要不是因为冯子下了死命令,他们恐怕也不会僵持到现在还突围不了吧?

    可是当时情势危急,他也来不及问冯嫣为什么要那样做,只能眼看着他带着人跑到仓库另一端杀怪物去了。

    “嗷——”忽然一阵巨大的吼声从背后响起,腥风袭来,几人急忙回身,忽然一个战士撕心裂肺地惨叫了一声,肩膀已经被一条血红锋利的舌头洞穿,整个人被迅速拖了过去。

    一头狰狞的进化体盘踞在十米开外,舌头有力地收缩,眼看那个战士已经快被拖到它嘴边了。

    “小唐!”江冬正大吼一声,这个腼腆爱脸红的小伙子是农村来的,为人最是憨厚,他这个副连就老爱拿他开心,关系处得很不错。眼见战友危在旦夕,江冬正心急如焚,忍不住就端起冲锋枪,子弹上了膛。

    不管了,要开枪救小唐!就算是冯子说过——

    “想我们都死的话,就尽管开枪。”忽然间,一只苍白纤细的小手突兀地从旁边伸了过来,细长的食指和拇指捏住枪管,江冬正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却无论如何都抽不动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两根手指把枪管捏扁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