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窥魂追忆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宁小闲御神录作者:风行水云间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宁小闲御神录》 第670章 窥魂追忆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空间突然扭曲、破裂、随后崩塌下去。在刚刚形成的这片虚空中,有一扇宏伟的大门缓缓由虚变实,随后徐徐打开,阴森的风从中吹出,拂动了长天衣袍的一角。

    这扇大门一开,整座血肉熔炉都剧烈晃动起来,仿佛狱中发生了十级地震。

    是了,他怎么忘了,这东西在他手里!阴九幽面色骤变,耳边传来了这万年死对头平静的声音:“你看,并不只有你一人才拥有上古监狱。”

    #####

    在宁小闲离开地宫的三个时辰之后。

    赤鬼山的地宫入口处,又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这批人进入地宫的速度,远比昆老大等人迅速得多,并且这里无处不在的煞气对他们非但构不成影响,反倒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似乎身处其中还分外自在。

    地宫中的怪物都拦不住他们,甚至遇到一头体积超过了十丈的巨大变异晰蜴时,当中有人轻轻挥了挥手,空气中就像传出去一小圈细细的波动,仿佛有看不见的波纹荡漾开来,接着这头晰蜴就在下一瞬间很干脆地四分五裂,身体被肢|解成了匀称的肉块,每一块都不会超过五斤重,并且每一块都是沿着肌理切下来的,晰蜴还能留下一具森森白骨。

    他们在地宫中穿行,大概用了两个时辰左右,终于摸到了囊萤所在的石室,见到了静水中的“明珠”,微微一愕,其中一人沉声道:“不好,这是囊萤卵。按理说还未孵化前亲虫都不会离开太远,怎地这间石室中半只囊萤也未看到?”

    他们几乎也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角落的小门,走进去看到被长天神火烧灼过的甬道石壁时,伸手摸了一把石头熔成的水,先前那人道:“烧而不黑、化而不凝,这是段数极高的三昧神火了,这里已被人捷足先登。”

    众人加快脚步从甬道走出去。旋即看到了被破坏殆尽的沙滩。以及俯首于其上的巨大身影。

    螭吻自是已经死去。它的奇异貌相,令来者都惊噫一声,未料到居然会在这里见着传说中的龙子。并且还是死去的。

    不过他们立刻回过神来,当下有一人走上前去,检查螭吻尸体。剩下的,除了为首的黑衣人之外。其他人都四散开来,潜入水中寻找入口。

    这片湖泊疆域颇广。所以这几人也花了一刻钟才打探完毕。他们赶回来时,负责验尸之人也刚刚结束手中的工作,正向首领汇报道:“这是螭吻,传说中的龙之第九子。从它的牙齿判断,这头龙子年龄大概在三万零二百岁左右,年龄偏差不超过一百年。而从它身上符文锁制作的手法来看。大概是距今三万三千多年前蛮……族的造物,比螭吻的年龄还要大。”

    “螭吻的嘴似是被炸伤。创口是开放性的,龙牙都崩断了两颗。它身上还有多处暗伤,覆在皮下看不出来,但我方才以玄蜂针相试,发现它两侧太阳穴、嘴角、下颚、颈部都有被巨力击打过的痕迹,并且口中的另外两颗牙,估计也是被打断的。”这人恭敬道,“不过真正的致命伤,还是在后颅上,创口约有一人合抱粗细,估计有锐物刺进里面,直接捅穿了螭吻的脑部。小人力气不足,这物又深入螭吻脑部,拔不出来。”

    先前劈斩了巨型晰蜴之人也开腔道:“闰七太弱,不如我来试试?”

    首领点了点头,那人就跃上晰蜴背部,伸手去捞。可是金杵陷得太深,他纵使双臂较常人更长,却也只能勉强摸到杵后光滑的表面,再说金杵沾满了脑浆血水,滑不溜手,他哪里使得上劲儿?

    首领叹了口气道:“笨蛋,真是笨蛋,我怎么会带着一群笨蛋出门?既然拔不出,那便索性让它捅出来,这都不知道?”

    这人咧嘴笑道:“还是您厉害。”平平砸出一拳,正好击在金杵底部。

    只听“嗤”地一下声如裂帛,尖锐的金杵尖端竟然从龙子的眼中直直捅了出来!

    “就是这东西杀了看守地宫的龙子?”首领沉吟了一会儿,转身对另外几人道,“可寻到内陵的入口?”

    众人皆摇头,只有一人道:“不曾,这里只有一条进水的窄小水道,我方才潜进去查过了,上头有亮光,游出去就到地面了。”

    那到了这里,地宫就戛然而止了?不合常理啊,再说他们都知道这里葬着的人是谁,蛮王阴无殇做事,从来不会半途而废,尤其这还是一条极罕见的地煞绝脉,阴无殇不将寝陵建在这样的风水宝地上,还想建到哪里去?

    这时负责验尸的闰七嚅嗫道:“这个,螭吻的肚皮上,还刻有极精细的阵法,只是这个就非小人所长了,看不出是什么作用……”

    首领俯下身看了两眼,嗯了一声道:“倒不怪你。这是七十二门地煞聚灵阵,援引整条地脉的煞气到此。莫怪地宫在没被震裂之前,整个赤鬼山都不曾有煞气溢出,原来都被吸到这里来了。可是阴无殇为什么命人将聚灵阵刻在这东西的肚皮上,而不是其他地方,莫非……内陵被安放在龙子的身体当中?”话未说完,身上就隐隐泛起了暴戾之气,显然想到了糟糕的后果。

    其他人都赶紧低下头去。

    不怪他就好,闰七暗舒了一口气,嘴上却怒道:“这些人敢偷入蛮王寝陵,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首领似笑非笑地望了他一眼,闰七只觉得他寒目如电,像是窥破了自己的心事,赶紧住嘴。

    首领摇头道:“若内陵真在螭吻身中,只盼先来的人别那么莽撞,将它直接弄死,否则入陵的路就算是断了。若他们取走了宝物反倒无妨,我们事后再去追回便是。”他伸手摸了摸龙子的尸首,突然道,“这头妖怪,死了多久?”

    闰七道:“不足四个时辰。”他的技艺娴熟,对螭吻的死亡时间判断得极为精准。

    “甚好,还不到十个时辰。”首领满意道,从怀中取出一支狼毫笔,命人打了一盆水来。他手里这毛笔也没甚特别的,爱好文房四宝之人还能认出,这是瘦云轩出品的毛笔,用的一律是上好狼豪,据说每一根毫毛在阳光都会映出紫光。而盆子么,这群人随手拿出来的一个盆子,就是纯金制成的,盆底还镂刻有精美的花纹。

    首领伸掌一压,盆中的水就静止下来,如同沉淀了许久,随后他才从怀中取出一小盒颜料,色若朱砂,执笔蘸了些颜料,居然就在水面上写划起来。

    说来也怪,这颜料居然入水之后不晕不化不散,也不沉入,像是直接铭刻在水纹当中。他勾画得很快,不过二十息就已经完成,看来却是个极其复杂的阵法,若是长天或宁小闲在这里,必会认得阵法中屡屡出现的文字,乃是上古蛮文!

    这阵法完成之后,自有人递上从金杵上剖下来的螭吻脑浆和血液。这首领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滴在阵法最中央的空隙上。

    这两样东西入了水,毫无悬念地晕染开来。诡异的是,原本刻绘在水面上,像是一百年都不会动摇的阵法,居然也随着这两滴液体的滴入而开始扩散开来,随后阵法发力,盆中开始激发出一个小小的漩涡,将颜料和取自螭吻身上之物都吸了进去。

    一待吸干净了,水面突然又变得平滑如镜,随后一帧帧画面开始在这面水镜上一一上演。

    从阿吉等人惊扰了螭吻的休眠、昆老大被吃掉的瞬间引爆了炽魂球,再到袁厚先后召唤出“牙巴拉”、冰熊和海妖对付螭吻,一直到宁小闲将这头巨怪揍了个半死,随后帮它拔除了脑后的金杵,又喂它吃了食物。

    最后,宁小闲从螭吻口中出来,再过不久,水镜里的画面全部消失。

    这些画面,竟然都是螭吻生前的记忆!这种窥魂之法,全部以螭吻的视角来获取记忆片段,由于长天始终不曾在螭吻清醒的时候出现,所以这些画面中,自然也未出现长天的身影。

    众人看着这些走马灯一般的记忆,虽然只见画面,听不着声音,却能将前因后果推断出个大概来。袁厚出现并召唤出种种妖物时,大家都有些奇怪,区区凡人怎有这样本事,最古怪的是,接下来的画面中,袁厚这人就不曾再见,反而是宁小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宁小闲一露面,所有人都齐齐看向首领,果然见他嘴角含笑道:“居然是她。”面上的神情立刻柔和下来,哪里还有先前的半点戾怒模样?

    待得宁小闲从螭吻大嘴里走出来时,大家都知道,自己追寻的宝物,十有*落到她手里了,随后就见螭吻将龙珠吐出来给她,又俯首贴在沙滩上,一副引颈就义的模样,就明白这是螭吻自己在索死了。首领叹了口气道:“她揍人虽狠,但其实一直都这样心慈手软。”

    她再心慈手软,您还不是照旧喜欢?众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谁也不敢吱声。

    只过了四个时辰,还是有可能追得上她的。首领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一只小小的木雕。(未完待续)

    ps:2月22日:

    粉红票致谢:青莲仙子、酸小茄(2票)、★水玲珑★(2票)

    打赏致谢:日月甫芙蓉(鞭炮)、清凉水(红包)、酸小茄(桃花扇)、小楼又西风(红包)、无言yi对(香囊)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