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很爱很爱你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吃心不改作者:因酱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吃心不改》 第23章 很爱很爱你
    秦西几欲崩溃,她上前抱住他,拉他出来:“乐乐,乐乐,你怎么了?”

    她尽量让自己冷静,扶着他坐到床上,深吸一口气,问他:“乐乐,发生什么事了?”

    乐乐看着她:“西西,我想……我想……死。”

    他垂下眼皮,脸上写着秦西从未见过的悲恸,秦西害怕极了,抓紧他的手:“我们去医院。”她刚要起身,被他拉住,一个不平衡就倒在他身上,他扣住她:

    “不用,西西,你回来就好,你回来就太好了。”

    她伏在他怀中,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助,她太天真,以为只要和乐乐住在一起,就能控制住他的病情。没想到,他的病是一颗□□,表面风平浪静悄无声息,实则随时都会爆炸,让人措手不及,她治不好他。

    她好没用。

    想到这里,她竟也听到乐乐说:“我好没用。”

    “没有没有没有……”她完全没了主意,除了反复说那两个字外,只能一下一下地抚他的胸口,试图让他平静下来。

    隔了一会儿,乐乐又问:“西西,你会不会离开我?”

    秦西说:“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我很爱你,永远不会离开你。乐乐……”她还想说出来,“乐乐你这样我心里好难过”,又害怕他会因为不想她难过,而忍着什么也不说,便硬生生憋了回去。

    “真的吗?”乐乐的眼睛又有了一丝光芒,“你刚刚说你爱我,你从来都没有说过。”

    秦西抓住了一线生机,摸摸他的脑袋:“你这人是不是笨蛋,非要说出来你才懂吗?我昨天才说过要一直陪着你,这么快就忘了,乐乐,我很爱很爱你,跟你在一起真好。”

    乐乐握着她的手,恍然大悟似的,也慢慢笑出来。她暗暗叹了一口气,轻声细语陪他说了会儿话,门外门铃响起,应该是林语晨回来了。秦西刚要去开门,乐乐扯住她衣角,嘟起嘴巴不让她走。

    “乐乐,别闹,”秦西轻轻把他抓着自己衣角的手拿开,揉了揉,亲了亲才放掉,“人家回来了,我得去开个门,我马上回来。”

    她走出房间,走到玄关把门打开,林语晨拎着两大袋东西进了门:“秦西,我在餐厅打包了好多吃的带回来,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乐乐就不用做饭了。”

    “哦哦,”秦西让她进来,“谢谢啊,你好贴心。”

    林语晨换了鞋,走进客厅,把塑料袋放在桌上,从里面一盒一盒往外拿,摆好:“就是小区旁边的那家店,还热着呢,乐乐还好吧?让他出来吃呀。”

    秦西听她这么说,狐疑地瞟了她一眼,问:“你之前回过家吗?”

    林语晨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应了声:“嗯……!让乐乐出来吃吧,别等到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秦西观察她的表情:“他有点不对劲,不知道听了什么,你先吃吧,我等会儿带他出去走走。”

    “哦,哦……好吧。”林语晨支吾了一会儿,“那我就一个人吃,乐乐没事吧?”

    秦西没说话,又进了房间,乐乐正倚在床上发呆。她走过去问:“是不是林语晨对你说过什么?”

    乐乐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小声说:“没有。”

    她轻轻扳过他的脑袋,亲亲他的额头,温柔地说:“你乖,只要告诉我是不是,我就不接着问了。”

    他小心翼翼点点头。

    秦西压住火气,没再说什么,哄他换上衣服,带他出门去吃东西。从客厅走过,林语晨正拆了筷子要开吃,看到他们出来,问:“你们真的不吃吗?我吃独食了哦。”

    “谢谢,我们还不饿。”秦西回了她一句,就带乐乐出了家门。

    晚饭在离家不远的一间小餐馆吃,自从搬过来住,乐乐承包了家务,他们就很少在外面吃。偶尔换换口味,来这家小餐馆,味道算不上惊艳,但是很干净,服务也很周到。每次他们一坐下来,店员都第一时间给他们端来两碗热腾腾的豆浆。

    秦西点了锅冬笋竹荪汤,冬笋、竹荪和腊肉同煮,汤汁雪白鲜甜,在初冬最能补充元气。再要了一个胡萝卜炒鸡蛋,一个辣炒花蛤,就着两碗米饭吃。秦西看乐乐吃得很香,满腹心事,她在思索,林语晨对乐乐说了什么会让他突然变成那样?

    等他们回到家,一屋子外卖的味道,客厅灯开着,吃剩的打包盒摊在桌子上。乐乐本能地去收拾,秦西想了想,咬咬牙,过去帮忙,但愿林语晨说过几天就走,是真的要走。不知道她是怎么吃的饭,地板上流了一滩红红黄黄的油渍,秦西蹲在地上用纸巾盖住,用了小半盒擦掉它们,扔进垃圾桶。

    卫生间是哗哗的水声,林语晨在里面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喊了一句:

    “秦西,你们回来了?”

    秦西没说话,乐乐看看她,她不想乐乐替她应,便抬高了声音回答道:“是,我们回来了。”

    “能帮我拿一下浴巾吗?就在我房间的椅子上。”

    秦西走进书房,拿了浴巾走出去,敲敲卫生间的门,把浴巾递进去。正准备让乐乐进房间,林语晨毫无征兆地从里面走出来,湿搭搭的头发上还淌着水珠,她只裹了一条浴巾,雪白的皮肤消融在灯光下,触目惊心。

    秦西毫不含糊把她往里面一推关上门:“林语晨,在里面把头发擦擦干,天冷小心感冒。”然后狠狠瞪了乐乐一眼,示意他赶紧消失。

    乐乐配合地进了房间去,秦西隔着门跟林语晨说话:“你房子看得怎么样了?”

    “今天看了一天,没有满意的。”

    “你想要找什么样的房子呀?”

    “我钱不是很多,想跟人合租,主卧带独卫最好,可是这样的房间不是很多,我看倒是看到了一间,可是一个月租金就要两千,租完我就没生活费了。”

    “这个价格是有点高,可是干嘛非要独卫?”秦西有点生气,一个月两千生活费,出来租房子要求还那么高,实在是没话说。

    “唉,我不喜欢和别人共用卫生间。秦西,这房子是你和乐乐分摊租金吗,还是他一个人出钱?”

    “他出的钱,我拦不住。”

    “真好,”林语晨在里面说,“真羡慕啊。”她好像不是第一次说这句话,秦西听着很不是滋味,想了想,对她说:

    “总之你快点找吧,乐乐的父母最近可能要来看他。”

    “啊啊,这样吗,到时候我睡沙发吧,把书房让出来。”

    秦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没理她,转身回了房间。等过了九点,乐乐出门去洗澡,秦西在房间里久久听不到水声,便跟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乐乐拿了拖把,在清理卫生间里的积水,地上落了几缕浅棕色的断发,大概是卷发不易梳通,拉扯中梳断了不少。秦西的木梳被动过了,掉了几根齿,林语晨洗完澡没有开窗通风,卫生间里都是沐浴露洗发水被高温蒸过的馊味。

    秦西走到书房,敲敲门。

    她进了门,林语晨正用着乐乐的电脑看综艺节目,笑得前俯后仰,问:

    “怎么了秦西?要不要一起来看?”

    “林语晨,你什么时候搬走啊?”秦西开门见山。

    林语晨把电脑合上:“怎么啦?我不是说过找到房子就搬吗,秦西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啦。”

    “他爸妈刚打电话过来说这周末要来呢,我怕到时候不方便。”

    “我知道了,我会尽量找到房子的,好吗?”

    “好的吧,还有一件事,林语晨,”秦西问她,“今天你到底跟乐乐说了什么?”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