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诱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龙魂武士作者:圣者晨雷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龙魂武士》 五十六、诱
    几千人聚集在达渥斯城堡附近,夜生活当然十分丰富,十几堆篝火围着城堡点燃,火焰的焦味和肉食的香味混杂在一起,再加上贵妇名媛身上传来的香水味道,让达渥斯城堡之外显得热闹非凡。

    卡洛斯十五世喜欢这种热闹,所以才会热衷于举办狩猎与竞技,商业的繁荣为他的国库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这些财富总得有一个花费的地方,他不热衷于战争,就会热衷于娱乐。

    “那就是龙将沈白,瀛尾的领主!”

    当沈白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时,不可避免地引起了议论,窃窃私语声通过炽热的空气传到他耳中,他既没有昂着下巴故作高傲,也没有遇人微笑假装随和。他坐在一丛篝火旁,只是盯着跳跃的火焰发呆。

    他的心思还在白天的决斗上,那个格莱恩会被他斩杀,并不是实力不够,恰恰相反,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特别是对龙铠的信心,让格莱恩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沈白现在想的是,如果自己的魂炎弯刀中没有那丝变异的魂炎,是否还能击败格莱恩。

    在技巧上,自主领悟的沈白大概要比有良好训练的格莱恩略逊一筹,在魂炎的实力上,刚刚取得突破沈白根基也明显没有格莱恩强劲。两者相加,沈白的真实实力比格莱恩还要差一个档次,不过,如果加上斗志、信念这些,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让沈白深思的是龙铠,以龙将的实力来说,普通钢铁铸成的铠甲已经无法挡住魂炎武器的破坏,因此要提升自己的防护能力,就必须另想它法。魂炎既然能够凝聚成武器,那么当然也可以凝聚成护甲,但如果将大量的魂炎凝成护甲,就会削弱龙将本身的力量,在有些时候这样做反而得不偿失。所有,与巨龙缔结契约的龙将,往往会将巨龙的力量幻化成铠甲,而将自己的魂炎贯注到武器之中。

    这些技巧沈白都没有学会,到现在,他也没有自己的巨龙。

    想到这个问题,沈白觉得有些为难,到哪儿去寻找愿意与自己缔结契约的巨龙呢?

    周围嘈杂的人群突然静了下来,然后,美丽而悠扬的歌声传入耳中,这是一首在诺兰德流传甚广的情歌,大意是少女等待情人,然而情人始终不来,在无尽的等待中,少女变成了老太。词曲都是明快而俏皮的,但沈白却从中听到了一丝忧伤,他向着歌声传来处看去,那边围着许多人,其中还有一些是正神教神职人员。

    然后人群散开了,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少女出现在他的视线中,那个少女没有向这边看,但沈白觉得她只用自己的舞姿和笑容就把魅力传播到了这里。他还从来不知道,古板而压抑的正神教教徒竟然还有这一面。

    “碧昂斯,再给我们唱一个!”

    有人嚷嚷着,他们喊的大约是白裙少女的名字,沈白猛然记起,这个白裙少女他曾经见过,当初与格莱恩一起来要求药剂师们让出自己营地的就是她。当时这个少女还算讲道理,格莱恩对她非常尊重,称她为神宠之女。

    “神宠之女……”

    沈白知道正神教里的神宠之女数量并不多,她们都是自愿将青春韶华献给神祗的少女,美丽而多艺,据说她们死后直入天堂,将成为正神的侍妾。

    大约是被众人的欢呼所逼迫,名为碧昂斯的少女害羞地笑着,然后从那边跑了过来。人们善意地起着哄,直到另一名少女用歌声把他们再度吸引过去,碧昂斯才算摆脱了众人的关注。

    这个时候,她已经跑到了沈白所在火堆旁,她似乎有些累了,轻轻喘息着在火边蹲下来。

    隔着火焰,沈白看着她的面宠,红扑扑的脸上她的神情很专注,当她注意到沈白在盯着她看时,脸上浮起不可遏制的红晕。她娇羞无限地垂下头,然后一种异样的表情浮上她脸上,她抬眼看向沈白,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她认出我了。”沈白心想,然后一笑。

    碧昂斯似乎在犹豫中,她迟疑好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你为什么杀死他?”

    “因为他要杀我。”这个答案在沈白心里,他没有说出来,眼前的少女确实美得让大多数男人心动,但沈白是少数中的一员。他站起身,没有理睬碧昂斯,而是走到旁边的肉架上,拿起一串鹿肉放在篝火上烤起来。一会儿功夫,鹿肉上冒出油脂,香味让人垂涎。

    沈白的反应完全出乎碧昂斯意料,如果是一般人这样对她,或者是普通时候有人如此,她早就转身离开了。可现在冷落她的是一位龙将,而她又肩负着使命要接近这位龙将,因此她轻轻咬着唇,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沈白把鹿肉塞进自己嘴中,他吃东西的模样谈不上什么风度,在碧昂斯眼里更是野蛮得过分。终于,沈白的眼睛看向她,可没有在她身上做任何停留,直接就移到了别人身上。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难道一个龙将,连言语都害怕了吗?”发现自己扮演弱女子来激起爱心的方法没有成功,碧昂斯象是再度鼓足勇气,来到沈白身边质问。

    “一个柔弱中却带着坚韧刚强的女子,最能激起男人的征服**。”她想到曾经在哪一部被正神教禁止的书上看到这一段文字。

    果然,她这次成功地让沈白多看了她一眼,但也只是多看了一眼,然后就转身离去,似乎觉得她败了自己的兴致。

    看着沈白的背影,碧昂斯心里浮起强烈地挫败感,不过想到自己任务的重要性,她还是跟在沈白背后:“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敌意药剂师,他童年孤苦,唯一的姐姐为了他重伤,而药剂师们却见死不救!你是药剂师的帮凶,杀死了他!”

    碧昂斯与格莱恩关系不错,当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声音有些哽咽,这是发自内心的。

    沈白这个时候转过头,正视着她的瞳孔:“我见过比他更为不幸的人,谁都没有权力因为自己的不幸而去迁怒无辜者。”

    “那你也不该杀他!”碧昂斯流着泪说。

    沈白笑了,他的心神并没有因此动摇,在他前进的道路上,注定会流很多血,如果有朝一日他甚至真正要向无辜者举起屠刀,或许那个时候他会稍微犹豫,但绝不会停手。

    “那又怎么样,我已经杀了他。”他轻蔑地看着眼前的少女:“你想怎么样,要我为他偿命?”

    “你……你是个冷血的屠夫!”碧昂斯被激怒了,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她低低咒骂了一声。他们二人的争吵已经吸引了不少人注意,如果争吵者之一不是沈白,或许会有护花使者出来为她出气,但现在,周围只是响起窃窃私语声。

    陪着这种被正神教洗了脑的傻女人发疯,实在是无聊透机,沈白横了她一眼,决定返回自己的住处。

    他还是住在药剂师们的帐篷里,只不过现在药剂师们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对,敬畏多过亲近,就连布鲁诺也是毕恭毕敬,专门给他安排了单独的帐篷,没有最初的随意。回到帐篷后,沈白放下门帘,虽然外头的嘈杂声不能够彻底隔开,但在心理上,他还是觉得安静了些。

    坐下没有多久,他就听到了细碎而轻微的脚步声,刚开始时他以为只是路过的使女,但很快他就意识到,对方是冲他来的。

    那脚步声在接近他的帐篷时故意放低了,还在他帐篷前停了一下,沈白嘴角轻轻抽搐,心里开始不耐烦,难道说这个正神教的神宠之女以为自己就不会被杀吗?

    他听出外边脚步声的主人正属于碧昂斯。

    不过对方既然没有闯进他的帐篷,暂时他也不想多事。碧昂斯停下来似乎在听帐篷里的声音,然而就在这时,又一阵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沈白听到碧昂斯轻手轻脚绕到了帐篷的后面,似乎还蹲下在躲避什么。

    “这里……可是药剂师的帐篷,会不会给他们碰到?”一个女性妖媚的声音传入沈白耳中。

    “夫人,药剂师们正在饮酒作乐,这里空无一人,地方又幽静,正适合我们……”

    然后是低低的调笑声传入沈白耳中,很快,这调笑声变成了让人血脉贲张的喘息与嘶鸣,似乎是一位贵妇在此与自己的情人私会。若有若无的声浪传入帐篷里,沈白心里冷冷哼了一下,突然间又觉得有趣:那位为正神守贞的神宠之女现在心里会想什么?

    他这个念头想起时,就听到帐篷后传来轻轻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东西划开了帐篷的布幔,紧接着,一个纤巧的身影钻入,只不过她的动作有些笨拙,被地上的东西绊了一下,狼狈地跌过来,借着透入帐篷的月光,可以看到她正是碧昂斯。

    “噗!”

    碧昂斯手中的匕首在她跌跌撞撞中把她的衣衫划出一道口子,她撞在沈白身上,被沈白一把扶住后,惊魂未定的她脱口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她的目光与沈白相对,惊骇害怕的表情立刻占据了她漂亮的脸,她张开嘴要尖叫,却被沈白一把捂住。

    “什么、什么声音?”帐外那对私会者中男子突然停止了动作,低低问着自己的同伴。

    “这……这个时候……不管了,快来吧!”偷情女子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

    于是让人心中不安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沈白目光也移回了碧昂斯身上,然后微微一怔。

    碧昂斯仍然是那件白袍,因为被自己的匕首划开,所以白袍无法遮住她的身体,她脸上既是惊恐,又是羞怯,让人见了就有一种将之揉碎的冲动。

    虽然碧昂斯竭力挣扎,可是她越挣扎只是让自己曝露出来的身体更多,她眼里噙着泪,因为被沈白捂着嘴,所以只能从鼻腔中发出娇弱的哼鸣声,倒与帐外的声音有些相似。

    沈白的眼里闪烁着某种狂野的光芒,他的身体正常,兴趣也正常,过人的精力也给他带来了强烈的**,此前这种**都被他用理智控制,可现在,理智似乎已经无法约束他的行动了。

    那只抓着碧昂斯的手松开了,但碧昂斯并没有因此获得自由,她的身体被沈白夹住,那只空出的手握住了她胸前的柔嫩。

    泪水哗地夺眶而出,碧昂斯的挣扎更加猛烈了。

    那只手停在她的胸前,沈白似乎有些迟疑,但碧昂斯的挣扎让他感觉到了更多的温柔,他的犹豫没有多久,然后用力握了下去。

    碧昂斯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与之同步的是外边私会者的声音,那种完全放开后的嘶吼喘息,让沈白眼中的狂野更加强烈。

    在一片悉索声后,外边的男女笑着离开了,他们的声音很快就混入狂欢者的嘈杂里,而药剂师的营地又恢复了平静。

    “你想来杀我,只用这个?”沈白的手从碧昂斯嘴上松开,原本在碧昂斯手中的匕首从他手里掉在地上。

    碧昂斯大口大口呼吸着,胸脯剧烈起伏,她愤怒而羞怯地盯着沈白,这种表情更能激起人的兽性。

    见她不说话,沈白慢慢靠近她,脸几乎贴在了她的脸上,从沈白口中喷出的热气让她皮肤起了细小的疙瘩:“现在你不说话了?”

    “你……放开我,我是神宠之女……”碧昂斯强调自己的身份。

    “呵……”沈白笑了,不但没有放开碧昂斯,那只在她胸前的手反而更加不安分,似乎碧昂斯胸前的柔软还足以让他满足,又开始向下滑动。碧昂斯脸上羞愤更加强烈,她张开嘴似乎想要大叫,沈白却抢先说话:“刚才外边那对男女那么大的声音都没有把人引来,你认为你喊叫会有用吗?”

    碧昂斯没有理他,而是鼓足力气:“救命!”

    这声救命仿佛刺激了沈白,沈白下滑的手猛然用力,“嘶”的一声,那丝丝绸织成的白袍应声破裂,碧昂斯整个上半身完全曝露出来。

    神宠之女凄厉地尖叫起来,沈白却在冷笑:“你可以叫更多的人来与我一起欣赏,神宠之女,可不是随便都能看得到的。”

    这话语让碧昂斯闭住了嘴,她开始哭泣,然后哀求,但一切都徒劳无益,沈白并没有放开她,相反,把她按倒在地上。

    “别……别这样……这是渎神……这样不对……”

    碧昂斯低声求饶,可沈白的手还是伸到了她的腰间,长袍原本就宽松,沈白的手已经触到了她的腹部,手指触着她的内衣。碧昂斯在他的力量下根本无法挣扎,而言语似乎无法阻止沈白的手继续深入了。

    裂帛声再度响起,这次碧昂斯的外袍完全被扯开,她光洁圆嫩的大腿,宛如象牙雕成,而最贴身衣物,也已经被沈白抓住,只要沈白再动一下手,那么少女所有的秘密,都将坦呈在沈白面前。

    碧昂斯紧紧夹着腿,竭力蜷起身躯,想要阻止沈白的继续动作,但她最后的反抗也徒劳无功,衣服的碎片被拨开,从她进来的地方,月光照射在她的身躯上,留下朦胧的影子,也为她增添了几分诱惑。她象是承认失败了,把头偏向一边,一边抽泣一边向正神祈祷。

    暴虐与疯狂的**瞬间占据了沈白整个心灵,他俯下身,压在了碧昂斯的身上。少女没有反抗,只是承受,但她的祈祷没有停止。

    “嗯?”

    就在这个时候,沈白的身体突然停住了。他先是抬起头,仿佛若有所思,然后垂首看着仍然在流泪祈祷的少女。

    碧昂斯的身体在月夜下绽放出巨大的魅力,可沈白眼中的欲焰却开始消褪,他突然从碧昂斯身上爬了起来,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

    碧昂斯惊惶失措地看着他,就连祈祷都忘掉了。

    “呵呵,我突然觉得这样没有意思。”沈白咧开嘴,从地铺上抓起毯子,将之抛在碧昂斯的身上:“你可以走了。”

    抱着那床毯子,碧昂斯张大了嘴,她脸上还挂着泪,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她满心不解。

    看着她现在的表情,沈白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碧昂斯现在没有了畏惧与羞涩,更多的是一中失望和迷惑,似乎对沈白没有真正做什么而感到奇怪。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迟疑了好一会儿,碧昂斯问道。

    “让你走啊。”沈白脸上露出讥笑:“我看到你的身体就觉得恶心,提不起兴趣,所以希望你立刻从我面前消失!”

    碧昂斯嘴唇微微有些颤抖,这样恶毒的话语,比起刚才还要让她觉得羞辱!她一向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否则她也不会成为神宠之女,可沈白在她最骄傲的地方最无情地羞辱了她!

    在感觉羞辱之外,她也满心疑惑,刚才沈白的身体反应很明显,但为什么在关键时刻他会中止呢?

    (看看能不能发吧……感谢没看完的评价票,感谢白领生涯的打赏,更感谢愤怒的香蕉打的广告,瀑布汗,我喊破嗓子也没增加几个收藏,香蕉只是说了一声就为我增加了三百,这个号召力也太强了)

    (如果章节有错误,请向我们报告)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