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人店剥离(上)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敛财专家作者:大秦骑兵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敛财专家》 第二百章 人店剥离(上)
    丁翁连用了三个“危矣”都快把赵牧给砸晕了,赵牧暗忖,我究竟做了什么天人共愤的事情,居然让手下头号大员说出这么严重的话来。

    丁翁深吸了一口气,“东家,我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而是未雨绸缪,提前予以示警。如果东家觉得我所说的话,大逆不道,出言不逊,要处罚于我,也请东家等我说完我要说的,才行动手。”

    丁翁经过很长时间的心理斗争之后,才决定炮轰东家的。事先,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如果东家因为他触动了其逆鳞,而迁怒于他,他就任由东家处罚,不管是死是活,他都会坦然承受。

    “不要着急,丁掌柜,慢慢说。我仔细听着呢。”赵牧态度诚恳的说道。

    赵牧的反应即在丁翁意料之中,也在丁翁的意料之外,丁翁的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极为复杂的感觉来,不过总体而言,便是丁翁觉得自己没有跟错人。“那我就直言了。东家,请恕我在陈述东家的错误之前,先讲一个小故事。在追随东家,担任文秀轩大掌柜之前,我曾经是滏阳商货的掌柜,打我十五岁开始,我就进入滏阳商货当学徒,然后凭借着自己的努力,逐渐的获得了老东家的赏识,承他信任,把滏阳商货交给我管理。前前后后,我一共在滏阳商货干了四十余年。其中担任掌柜地时间是八年,算是为滏阳商货的展做出了一点贡献。老东家生前对我非常信任,不但把滏阳商货大部分事务交给我管理,更是在一次重病的时候,把他的大儿子托付给我。让我辅佐大公子执掌整个店铺。我答应了下来,却不知自己一只脚已经踏进了老东家的三个儿子之间夺取家主之位地争斗中了,很不幸,深受老东家信任的大公子棋差一着,败下阵来,连我都受到了波及,被新东家撵出了滏阳商货。”

    赵牧安慰道:“丁掌柜,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就不要再想这么徒惹人伤心的往事了。你现在不是在文秀轩干的挺好的吗?”

    “对不起。东家,人一老,总是会不自觉地陷入到记忆当中。”丁翁双手抱拳,团团一揖,“我要说的小故事就是关于滏阳商货新任东家的事情。大概两个月前,我得到了消息,老东家辛苦了一辈子创立的滏阳商货倒闭了。新东家被逼债的债主砍死在了街头。后来,我花费了一点事情去调查为什么原来挺红火地滏阳商货会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由盛而衰,甚至走上了覆灭的不归路。经过一番调查,我才赫然现,我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应验了。新东家犯了一个常人最容易犯的错误,自从担任家主之后,新东家把滏阳商货当成了个人的资产,自己的钱袋子,在外面吃喝玩乐。让滏阳商货付账,在外面赌博输钱,也让滏阳商货掏钱,就算是在花街柳巷留宿,也是滏阳商货柜上开支。为了应付新东家在外面地花销,先是流动资金花玩了,然后便开始克扣员工的工钱,紧接着又开始动用生产资金,最后展到贱卖店里的货物,在新东家没有节制的索取之下。滏阳商货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最后硬生生的让新东家给败光了。”

    赵牧大约猜到了丁翁要提什么意见了。像滏阳商货这样的案例,在中国,曾经无数次的在家族企业上面上演。通常都是创始艰难创业一番后,迎来辉煌。之后便开始因为创始或创始的下一代。无节制的挥霍,最终把企业拖垮。他们地想法和滏阳商货新东家的想法基本上一样,就是企业是我个人,我爱咋的就咋的,谁也管不了我。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赵牧的某位大学讲师就曾经干过这样的事情,挪用自己创办的公司的资金到澳门赌博,结果大亏特亏,最后公司不得不申请破产。

    丁翁继续说道:“故事讲完了,事后我曾经连续数天睡不着觉,我一直再想一个问题,怎么样才能避免滏阳商货这样的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大前天的时候,东家到库房去提酒,无疑当中说的一句话,让我悚然而惊,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东家是这样说的,我到库房拿点东西还得签字,我怎么感觉这文秀轩不是我的。东家,我没有记错吧?”

    赵牧没有否认,“不错,我当时地确是这样说地。”

    丁翁说道:“东家,就是你这句话,然后怎么琢磨怎么不对味。不错,文秀轩是你一手创立的,它地起始资金是你的,后来你更是一次又一次的往里面注资,文秀轩现在所售卖的产品,绝大部分也是经你只手开出来的,甚至是为的三个掌柜,白先生和牛莉是你的徒弟,就算是我,也是你带上修真路的,不含糊的讲,文秀轩就是你的私人财产,这一点没有任何人会反对。但是,我今天要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文秀轩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而且还是文秀轩上上下下数百员工共有的,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有文秀轩的股权,同样包括我在内,所有的员工都指着文秀轩过活下去,文秀轩与所有员工的命运已经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说句不讨彩的话,倘若文秀轩像滏阳商货那样,有一天倒闭了,关门大吉,那么所有员工的日子都不会好过,说不定有些员工家中老少都会跟着忍饥挨饿。”

    赵牧点了点头,“这一点,我非常清楚。所以,我才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尽可能的根据实际情况,提供高薪酬给在座的各位。”

    丁翁说道:“东家,请你不要岔开话题,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赵牧讪笑道:“你请接着讲。”

    丁翁接着说道:“大前天,东家你到库房提酒,下意识的说了一句牢骚话。我顺着这种情况做了一个推理,如果将来有一天,东家因为急需用钱----咱们姑且不论是什么样的原因----到帐房龙先生那里要求马上兑现,龙先生如果坚持原则,坚决不肯给东家钱,那么东家很有可能就会爆雷霆之怒,怒斥龙先生,甚至会当场辞退龙先生。此时的龙先生就有可能为了保住这个相当不错的金饭碗,而违反原则,接近从柜上把文秀轩的钱交给东家。”

    列席会议的龙先生点了点头,“如果是别人要求从柜上支钱,我会根据实际情况,然后再请示丁掌柜之后进行支付。但是如果这个要求是东家提出来的,就算东家不以辞退我相威胁,那么我也不敢又丝毫耽搁,而是会毫不迟疑地把钱支给东家的。”

    很多人到现在还不理解,丁翁拐来拐去说了这么大一堆话,到底想干什么。就算是听明白是什么意思的,也不以为然。文秀轩是东家的,换句话说,里面所有的钱和物都是东家的,东家如何处理,旁人又有什么权利进行干涉呢?设身处地的为东家想一想,如果换成是自己的话,也不想在自己想用钱的时候,有人在那里推三阻四,指手画脚的。

    “龙先生的话,大家都听到了,他不敢有违东家的任何要求,不管这个要求有没有道理,会不会损害到文秀轩。”丁翁说道,“大家试想一下,东家每当需要钱的时候,便会从文秀轩的柜上提取,当他一次一次的实现了自己的目的的时候,他就很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了,因为这里来钱容易啊,文秀轩又是他自己的,他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然后文秀轩的资金便会一点一点被东家掏空。我不否认,文秀轩现在很赚钱,但是在座很多人都是修真,都非常清楚一件事,修真是一件相当费钱的事情,一把差不多点的飞剑就要五六千的标准晶石,也就是*十万两的金子,如果再好一点,就得数万标准晶石,倘若是宝器级飞剑,那么没有个上千万标准晶石,连想都不要想。而且大家不要忘了,修炼可不是一把飞剑就能打得了的,有了飞剑,还要有战甲,还要有法宝,还要有丹药。有了上品货,回想要宝器级的宝贝,有了宝器级的,又会想要仙器,神器。文秀轩上哪里去赚这么多钱去?如果东家为了自己修练需要,不切实际的一次又一次的从文秀轩提钱,要不了多久,文秀轩就会被掏个底儿朝天,那时文秀轩没有了展所需要的资金,在座各位以及外面的数百员工都不了工钱,那时的文秀轩该何去何从啊?也许是东山再起,重启辉煌,但是也不排除另外一条路,就是像滏阳商货一样,倒闭破产,关门大吉。”

    丁翁的这番话完全是从“人性本恶”的角度出,也就是说无论生什么事情,都考虑最坏的那种可能性,虽然这番话有些大惊小怪,或说是耸人听闻,但是谁也不敢保证这种可能性就一定不会生。

    赵牧本人就很清楚,他之所以开创文秀轩,现阶段就是一个目的,赚钱,让他买仙器,渡天劫。既然是这个目的,丁翁所说的担忧便不再是担忧了,而是随时都有可能变现的事实。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