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成败绯闻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择富人生作者:逆梦寒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择富人生》 第191章 成败绯闻
    夜里,邱越民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宾馆,而是和牛二娃选择了公园一处无人的角落,俩人就这样露天的睡着躺着。好在没有下雨,除了清晨的露水让人感到阵阵寒意外,一切都还不错。

    毕竟此刻的邱越民,已经不在乎外界对他身体的摧残,他心里的伤痛,不知何时才能平复。

    说到保护人牛二娃没有问题,但要安慰人开导人牛二娃就不行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的待在邱越民的身边,默默的陪着他。至少他这样做,能让邱越民多少感受到,他的生命里,还有兄弟这个字眼。

    清晨,邱越民与唐秘碰头后,这位尽心尽业的唐秘书就开始对我们的天王唠叨:“越民,你的手机怎么了?你干嘛关机啊?你知道吗,出事了,出大事了。”

    在邱越民的心里,此时还有什么样的大事能出动他的心弦呢?

    “什么事,说吧。”

    “绯闻啊,攻击你的绯闻啊!”

    邱越民冷冰冰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绯闻?这个可爱又可恨的词语似乎一直在伴随着我成长,有什么了不起的?

    邱越民伸伸懒腰,昨夜那硬邦邦的草地自然让他不舒服,仰靠在沙发上,道:“唐秘书,这你就大惊小怪了吧,绯闻有什么可奇怪的?要是没有绯闻,那才是走向低谷了呢!”

    唐秘不爽的白了邱越民一眼,随即从包里抽出一叠照片递给了邱越民,“这是我赶早去冲洗的,我找过专家鉴定了,这并不是合成的,你自己看看吧!”

    唐秘混迹在圈子里的日子要比邱越民长上许多,像这种事情固然也是身经百战,她焦急的样子让邱越民感受到这件事可能真的不小。

    邱越民接过照片,才看到第一张,便停止身子眼睛逐渐睁的老大。

    这些照片,不是和张洋一起和日本金日隆华集团的老总谈生意吃饭时候的事吗?只是照片上自己与老总的姿势,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啊!

    看见邱越民晴天转阴的脸色,唐秘道:“你知道网上绯闻在怎么炒吗?结合这些照片他们说你亲日,甘心做日本大亨的奴才,这些照片,你对日本老总的亲昵动作刻画的非常生动,让你的歌迷们想不相信都难啊!”

    邱越民握着照片手开始颤抖,亲日?我亲他妈!

    恶心不恶心?

    但邱越民深深的知道,国内的绯闻虽然满天飞,但要靠绯闻来打倒一个明星是很不容易的事,往往被打倒的,都是通过了政治因素来做文章的。而亲日,绝对是一件杀伤力超强的武器啊。

    看着照片上自己与金日隆华集团老总亲昵的动作,邱越民想起这是自己和张洋把酒洒在了老总身上去为他擦拭时的情景。

    看到这里,邱越民心里更加的酸楚了。

    张洋,想不到你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啊!作为兄弟,难道一定要做的这样绝吗?我邱越民有哪点对不起你了?

    长痛不如短痛,唐秘决定一下把话说完,“而且,更让人怨声载道的是,网上竟出现了很多关于你吸毒的文章,并且各大媒体争先报道。”

    “狗日的他妈!”

    唐秘的话刚刚落音,牛二娃一把冲去窗户边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如果此时谁过去看的话,会看见粉刷的墙壁上出现一个微微的凹印。

    望着邱越民脸上的乌云密布,唐秘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平静,说话的声音十分哽塞,“越民,现在事情闹的很大,手机我已经不得不关了,我看,这件事不能拖了,那样只会更加的蔓延开来,我们打官司吧!”

    邱越民将照片抓在说里捏了捏,道:“打官司?我们怎么打,一个一个的去告?要知道,我已经没钱了。”

    “这个……”唐秘也咽住了,是啊,没钱怎么打。

    “大哥!我这里还有十几万,你全拿去,能帮上一点算一点。”

    牛二娃淳朴豪爽的话语让邱越民一阵感动,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反差,竟会是这样的大呢?

    唐秘接着道:“对啊,越民,你的人际不错,打官司的钱你可以找朋友周转一下嘛!我相信,只要举起法律的武器,他们斗不过你的。”

    唐秘的话让邱越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这场官司,哪怕张洋还布下了多大的阴谋,但要打的话,自己未必就不是对手。

    只是,打赢了又怎么样呢?

    打赢了,把张洋踩在脚下,难道就过瘾了吗?

    邱越民摇了摇头,淡道:“算了吧……”

    “越民,你不能就这样放弃啊!这样一蹶不振的话,会让你永远都站不起来的。”

    邱越民依然坐在沙发上不动,许久,脸上竟露出了让人无法琢磨的微笑,淡淡的,轻轻的。

    解脱了,解脱了……哈哈哈哈哈!

    哪怕这种笑容多么的肆无忌惮,但谁都能听出那里面的绝望与从容。

    邱越民抖了抖衣服,站起身,微笑道:“走吧,走吧,我想出去走走,我好累。”

    三人刚刚下楼,便像遭埋伏似的从左右窜出无数条人影,有抓麦克风的,有捧摄像机的,有拿录音笔的……他们的嘴里,都像苍蝇一样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

    “邱天王,对于吸毒一事你做何解释?”

    “邱越民,你能和我们说说,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吗?

    “邱越民你个王八蛋,日本人的奴才!”

    ……说着说着,严词越发的激烈,邱越民没有理会,也没有回话,在牛二娃才保护下,慢慢的突破人群。当然,这其中不免也有些对趁机对邱越民动手动脚的,不过在牛二娃的眼皮底下,都被反暴力的制止。

    唐秘走在最后,替邱越民解释道:“请大家不要瞎猜,更不要随便的相信绯闻,你们想想,如果邱越民真的和吸毒的事有关,那现在恐怕早就来警察抓人了吧!”

    唐秘有些声嘶力竭,但茫茫的人海声还是将她淹没。

    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钻进车里,牛二娃钻进驾驶室时还被人恶意的从后面打了一拳。车开出了好几里,唐秘瘫软的靠在座位上,呼呼的喘着气,透过后视镜,邱越民看到,唐秘的上车居然被扯出了好几个口,雪白的肌肤袒露在空气中,异常性感。

    邱越民内疚万分,淡道:“唐秘书,对不起,连累你了。”

    唐秘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窗外。

    良久,唐秘才道:“越民,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邱越民笑笑,“我想去个陌生的城市,安安静静的生活一段时间,也许在这期间,我会想明白我该干些什么。”

    “你难道就这样败了吗?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唐秘不可思议的瞪着邱越民的后脑勺。

    “没什么败不败的,我只是想安静,我累了,真的累了。”

    呼!

    唐秘深深的吐出口气,闭上眼睛仰着头沉思,突然喝道:“二娃,停车!”

    牛二娃为难的看了邱越民一眼,邱越民没有出声,但从容的表情让牛二娃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保时捷停了下来,车里异常的安静,唐秘甩了下头发,吐出口气,清晰的说道:“越民,感谢你对我一直的照顾,和你在一起工作我非常的开心,但现在,我不得不离开了。”

    邱越民偏过头,望了望车窗外的景致,天空中,几只小鸟紧贴着飞翔,无论飞的多高多远,谁也没有放弃对方。

    而邱越民也只有简短的四个字作为对朋友的祝福,“一路顺风。”

    啪!

    车门紧紧的关上,反光镜内唐秘的背影,让邱越民觉得自己多了几份凄凉。

    “操!狗日的!”牛二娃在方向盘上狠狠一拍,咬牙切齿的骂道。

    邱越民依然保持着微笑,望了望这个最后还在身边的兄弟,道:“二娃,我没用,没能让你赚上大钱。不过你现在的钱也够家里花了,你也回家吧,讨个媳妇好好的过日子去吧!”

    牛二娃的眼睛鼓的牛大,愣愣的盯着邱越民,“大哥,你不要我了?”

    邱越民笑笑,微微的摇了摇头,道:“傻大哥,我这里已经养不活人了,你还跟着我,你以后吃什么去?”虽然邱越民让牛二娃对自己大哥大哥的叫着,但在内心深处,邱越民还是把牛二娃当作大哥看待的。

    “不!”牛二娃怒了,喝道:“就因为没吃了的,我就越要跟着你,我怎么能看着你挨饿呢!你的吃完了,还有我的,我的吃完了,就再想办法去!我相信大哥你是最有本事的!”

    仅仅在一瞬间,邱越民那万念俱灰的灵魂终于找到了一丝安慰。

    牛二娃,你才是真正的兄弟啊。

    ……香港,半敞着堆积在外野菊花的店门,寒冷的冬天却多了一丝秋意。

    刘芳烤着暖炉,静静的看着侧坐在对面的男人,男人的眼里,几分凄凉,些许憔悴。

    “越民,今后打算怎么办?”

    邱越民嘴角微微一弯,微笑的脸庞竟是那惬意的落寞,“我想继续帮芳姐卖花,不知你还会要我吗?”

    刘芳甩手在邱越民手臂上打了一下,道:“你是大明星,我可不敢要你。”

    邱越民仰着头,对着屋顶叹了口气,“哎,要是能回到以前,那该多好……”

    “每个人都无法回到过去的,就算真的回去了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你就不愿意唱歌了吗?难道我会选择不再卖花了吗?越民,人的命运是上天注定了的,人的努力只是在改变在这个命运圈子里的成绩而已。”

    顿了一下,刘芳又道:“难道回到过去了,振勇就能……”

    说到这里,刘芳说不下去了,邱越民低下头,避开了流芳的眼神。

    邱越民只所以来香港,一是他觉得现在除了刘芳这里便没有能让他安静的地方,二是因为振勇的事,他怕刘芳伤心,顺便还可以起到一个安慰的角色。

    他没想到,刘芳的心中早已经想通了,从她知道自己的弟弟在干什么事起,她便猜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而已。

    邱越民本能的伸出手去,贴在了刘芳的手背上,淡道:“芳姐,没事的,振勇很有本事,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对于刘振勇的情况,邱越民已经了解,只是他不敢和刘芳讨论,因为他并不知道刘芳究竟知道多少,怕自己说出来的事实比她知道的严重,那就火上浇油了。

    刘振勇是被张洋出卖的,也是被张洋设计抓到的,对于张洋的仇恨,已经无法估计。邱越民很清楚是明白一点,只要刘振勇有命活着出来,张洋铁定活不了。

    只不过……刘振勇用了全部的人际与金钱也未能给自己铺就一个好结果,虽然不是直接拖出去枪毙,但也必须望着铁窗呆一辈子。

    这个兄弟,算是彻底的毁了。

    刘芳知道邱越民是在安慰自己,微微的摇摇头,淡道:“越民,你不必瞒我,振勇的事我都知道了,你的事,我也了解了不少。他的事已经铁定了,可你还悬在空中,你是怎么打算的呢!要知道,你也算得上是我的弟弟啊!”

    邱越民的脸上浮出一朵喜云,笑道:“对啊,芳姐,你就是我的姐姐啊!”

    邱越民淡道:“说实话,我现在自己也没有打算,我只是想让自己静一静。”

    “那你是在选择逃避咯?”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种安静的感觉让我觉得非常舒适。”

    “那你有去找黑雪吗?”

    邱越民摇摇头,想到她,头就更大了,“先别说这些吧,如果芳姐不介意,我想在你这里多待一会。”

    “我这里由你待,你可以把我这里当作是自己的家。”

    邱越民心里微微一暖,对啊,想想以前的时候,芳姐的花店就是我心的港湾啊!

    俩人沉默了一会,突然门外“喀嚓”一响,刘芳的“谁”字刚刚叫去,门前就出现一个俏丽的黑影。

    黑影渐渐的渗了出来,当众人看清楚她的脸颊时,那细嫩的皮肤已经被泪水浸没。

    “哥……为什么弄成这样了还不回来?你知道我和二妈有多担心吗?”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