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老套的桥段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择富人生作者:逆梦寒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择富人生》 第003章 老套的桥段
    不只张剑一伙,就连张洋等人也都猛的一愣,差点大跌跟头。

    李静啊李静,你真是傻的可爱啊,我是要你叫我哥啊,你怎么胡说呀!张洋在心里埋怨道,但没说出来。邱越民与秦天站在后面,强忍着笑意。要不是怕被穿帮,恐怕早笑翻了天。

    “哟!哟哟哟……李静啊李静,我还真看不出啊,原来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张剑突然变脸,在李静脸上来回望着,最后将目光落在张洋脸上,撇着嘴,目中无人的说道:“和李静上过床没有啊,小杂种。”

    张剑这话一出,秦天立马就要冲出来给他一拳,好在邱越民急忙伸出手臂拦住了他,他知道张洋还准备讥讽讥讽他。在学校这三年,哥几个打架就跟上午第四节课要做眼保健操一样,没多大新鲜,真正过瘾的,是不动拳头就把人说的无地自容。而张洋,就有这个本事,要说邱越民是贫王,那他就是贫王之王。

    张洋还是一脸保持着笑容,仿佛面前的人不是在骂自己而是在和自己打着招呼。“真是人如其名啊,只是……哎……不说了,实在对不起祖宗。”

    “什么意思?”张剑不爽的看了张洋一眼,不明白他的意思。

    “好吧,既然你要听,我就说说吧!”张洋倒还显得有些委屈。“你说你爹给你起个名字叫贱倒没有什么,但她娘的为什么要姓张呢,你不觉得这是对张家列祖列宗的侮辱吗?我张洋活了快二十年,一直以张家的英雄,名人为傲,什么张三丰啊,张无忌啊,张之洞啊都是我敬佩的人,可今天我认识了你之后,我内心竟莫明的升起一股内疚感。我都内疚,难道你不应该更内疚吗?我看你今儿个回去了和你爹商量商量,改个名,或者和妈姓去,别他娘的祸害祖宗。”张洋说话的时候依然保持着笑容,在最后祖宗两个字上特别的加重了语气。

    “我操你的,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张剑这回还机灵,终于第一时间发现了张洋是在骂自己。

    “妈的我就是在骂你,怎么了!”张剑的话才刚刚落音,秦天便赶在张洋前面,嘴与手几乎是同时进行,一拳便向张剑挥了过去。就这个动作完毕,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但张洋和邱越民都清楚,秦天就这脾气。平时话不多,人也木讷,但打架的时候,绝不含糊。

    张剑挨了一拳,猛的反扑过来,这时邱越民迅速的抄到了前面,一把抓住张剑的手,道:“哥么,你要考虑清楚,如果今天你动手了,恐怕以后你在学校就很难混了?”关键时刻,邱越民给了张剑一个退路。

    邱越民说的是实话,在帝世中学的学生圈子里,邱越民的话是非常有重量的,他不想让谁谁谁在学校里过的好,那谁谁谁就一定过不好。但邱越民并不是那种霸道蛮横不讲理的人,从来不主动找别人麻烦。

    话虽这样说,但张剑却不已为然,心想自己在学校也混的不错,你们凭什么在我面前横啊?

    “去你妈的!你以为你谁啊,在a区,还没人敢和我这样说话!”

    邱越民释然的笑了,边点头边笑,边笑边将身子向回转过去,就在头向后转了180度的同时,邱越民猛的将身子一拉,一脚飞在张剑的肚子上,表情非常平静的喝道:“哥几个,开工!”

    张剑被踢的后退了几步,倒在了后面四人的身上,气的哇哇大叫,其中一人在邱越民的脸上仔细的打量了几眼,在张剑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张哥,他……他好像是b区的邱越民啊!那这几个……天呐,刚好三人,那剩下的一定是张洋与秦天呐!”这人说话的声音明显在颤抖。

    张剑虽然也知道邱越民这些人,但此时的他挨了一脚,已被打的稀里糊涂,顿时脑袋发热,大声喊道:“去他娘的邱越民,给我打!”

    此时的邱越民张洋与秦天已经如狼似虎的向他扑了过去。

    说完这话还不到两秒种,张剑就后悔了……

    可张剑那为了农奴翻身不屈不绕的精神的确值得大家佩服,在混乱中他又喊了句:“去他娘的张洋。”

    过了两秒,他又后悔了……

    而秦天此时站在张剑旁边,摸了摸拳头,等待着他喊出第三句不怕死的宣言,但张剑的表现,让他失望了,去他娘的秦天几个字始终没从张剑嘴里冒出来。

    除了知道邱越民几人身份的那人没参战以外,一场人数不等但毫无悬念的殴斗爆发了。

    直到四人全部趴在了地下,邱越民还按着张剑不停的揍着的时候,那没参战的人屁颠屁颠的跑到邱越民面前,哀求的说道:“邱,邱……邱哥,你别打了……别打了。”

    “快滚,再罗嗦连你一起打!”邱越民对他丝毫不理会,依然在张剑身上砸着拳头。

    那人又说道:“张剑既然在a区混的不错,他还是有点背景的,邱哥,别把事闹大了,到时候都不好收场。”

    “去他娘的背景,有多少人给我叫多少人来,老子候着!”

    见邱越民听不进去,那人又转向张洋,委屈的说道:“张哥,快叫你兄弟住手,别打了。”

    张洋朝那人微微一笑,接着对秦天说道:“秦天,快,拿根烟来抽抽。”

    听到这话,那人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根烟,递到张洋嘴里,并给他点上了火,心想这下有救了。

    但张洋看都没看他一眼,又对秦天说道:“兄弟,你看看今天的天气,冒似很好啊。”

    那人无语……

    见张剑被打出鼻血,眼睛也变成了熊猫,赵白丹实在看不下去,跑过去拉住了邱越民。邱越民先是一甩,但赵白丹还是耐烦的拉着他,邱越民与赵白丹对视了一眼,这才停下。

    邱越民起先还以为是李静,但真正看清楚后才发现是个比李静还要漂亮的女生,他先是一愣,仿佛想到了什么,接着指着赵白丹的鼻子,呆呆的说道:“是你……”

    赵白丹没有理会邱越民,而是看了看张剑的伤势,见没出人命后,才淡淡的说道:“没想到,你还挺能打的。”

    张洋见邱越民与赵白丹认识,这才认真的看了她几眼,这一看,张洋还顿时被吸引住了,李静在学校已经算很漂亮了,可这赵白丹,比她还更胜一筹啊。最关键的是,赵白丹不只是美丽,关键是那种气质,特成熟!仿佛哥几个在她面前都像小弟弟。

    “你们认识?”张洋与李静同时问道。与此同时,李静看了张洋一眼,脸上竟泛起了淡淡的红色。

    邱越民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算是吧……”

    “李静,还不介绍一下。”张洋盯着赵白丹眼皮都不眨一下,用命令式的语气对李静说道。

    “不必了!”赵白丹向回一望,在张洋与秦天的脸上扫了一眼,说道:“我叫赵白丹,是a区226班的,这次谢谢你们。不过……依我看,你们比张剑更像流氓。”

    “白丹……”李静推了推赵白丹。

    张洋没有在意,满脸笑容的盯着赵白丹,分别介绍道:“我叫张洋,这是我兄弟邱越民和秦天,我们都是……”

    “噢,我知道,b区232班的扛把子嘛,出了名的流氓,谁不知道。”赵白丹抢着说道,那高傲劲根本没把张洋等人放在眼里。

    顿了一会,赵白丹又对邱越民说道:“你叫邱越民是吧?”

    邱越民见赵白丹这样问自己,有些惊讶,他点了点头,将双手插进裤带,不知道赵白丹接下来想要和自己说什么。但想想,也应该就是那些谢谢啊,感激啊之类的话吧。

    但赵白丹却不如邱越民所料,冷冰冰的道:“邱越民,我告诉你,以后再出现像今天在小卖部的情况,你应该主动与女生说对不起,不为别的,就因为……你是个男人。”

    说完后,赵白丹将头猛的一偏,留下邱越民愣在那里。

    “李静,我们走!”李静最后望了张洋一眼,便与赵白丹离去。

    五人在操场旁聊着,似乎这倒在地上的四人不存在一般……

    “靠,这女的真叼!好歹刚才也是我们救的她吧,她倒好,连句谢谢也没有,还这么横!”秦天朝离去的赵白丹白了一眼,不爽的说道。

    张洋拍了拍秦天的肩膀,怪笑着说:“秦天,像这种女生才叫独特呀!”接着又望着邱越民说道:“这学校里能在越民面前横的女生恐怕也没几个吧……”

    邱越民望着赵白丹的背影,那尖锐的话语还在耳边回荡,“不为别的,就因为,我是个男人……”

    ……

    “妈,我回来了!”邱越民轻轻的推开外面贴满了小广告的木门,出现在眼前的便是一间拥挤成旧的小屋,不到二十平方的客厅里摆放了一张木制的沙发,一面方桌以及几张短腿的矮凳。邱越民走回自己的房间,在堆满杂物的椅子上端起茶杯,享受般的喝了口水。他透过窗户望了望室外,发自内心的庆幸道:“还好,没有比较高的建筑拦在前面,屋里还不算太黑……”

    邱越民走出卧室的时候,母亲已经在方桌上摆好了几盘菜,并笑着对邱越民说道:“越民,回来了啊,快,洗手吃饭。”

    “好勒!”邱越民热情的答应了一声,接着眼谗的往桌上望去。

    一盘大白菜,一盘土豆,还有一份米豆腐汤,邱越民咽了咽口水,笑道:“妈,都是我爱吃的菜!”说完后,便挤进厨房寻找开水的龙头去了。

    “来,先喝完汤。”邱妈妈耐心的握着汤勺,直到将邱越民的碗里倒满后,才匆匆的解开系在身上的围裙。

    邱越民朝母亲一笑,夹起筷子往嘴里猛送了几团土豆,接着又一口气将碗里的米豆腐汤倒的干干净净,打了个饱嗝后,很随意的问道:“爸爸呢?还没下班?”

    邱妈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眉头微微一皱,道:“都这时候了,估计不会回来了,你吃你的,别等他。恐怕他现在正和他那些朋友喝着酒呢!”

    “恩!”邱越民恩了一声,又接着将头埋在了碗里。

    “越民啊……昨晚去哪里了?怎么又没回来?”邱妈妈突然问道。

    “昨天在张洋家待到很晚,就干脆睡他家了。”邱越民虽然在说慌,但在母亲面前,他那贫嘴的本事却隐藏的很深。

    顿了一会,邱妈妈放下筷子,淡淡的说道:“现在是你高中的最后一期了,早玩点,多放点心思在学习上。争取考个好大学,知道吗?”

    “妈,我……”听到这话,邱越民似乎有点不安。

    邱妈妈察觉出邱越民的情绪,吸了口气,接着道:“越民,钱的事你不用操心,这些爸妈会想办法的,你只管好好念书,知道吗?”

    “可是妈,我听外婆说,这期的学费还是你找阿姨借的……”

    邱妈妈一惊,没想到邱越民知道的这么快,急忙说道:“这些你别管,家里的钱你爸现在在做生意,我只是暂时找阿姨垫一下,没多久就还给她的。”

    其实邱越民知道,家里哪还有钱啊,爸爸整天抱着酒瓶和那些狐朋狗友喝的醉生梦死,哪是做什么生意啊?就算是上班,那也是在做陪酒员。

    邱越民将嘴贴在碗口,动作僵硬的用筷子往嘴里扒着饭,像被饭咽着一样吐出几个字:“妈,我知道家里紧张,干脆我不读书了,去外面做事赚钱吧。”

    邱妈妈又是一惊,但慌张的神色并没有表现出来,严肃的对邱越民说道:“别瞎想,你现在又小又没技术又没文凭,你能做什么事。家里就是再紧张,也不能延误你的学业呀,你别多想,用功读书,爸妈还指望着你以后出息了沾你的光呢!”

    “放心吧妈!我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邱越民在心里暗暗发着誓,但每每遇到这种情况,过了三分钟,他便忘记自己曾经发过什么誓了。虽然邱越民不爱上学读书,但他的专劲还是有的,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他便会全心的投入,坚持与努力。比如说写日记吧,从八岁开始,他便没有间断过,因为这样,他也慢慢的从写日记开始转向其他。用邱越民自己的话说,那就是他想记录点东西,只有真正被记录下来的,才是回忆里最宝贵的珍惜。

    “我听你们老师说,现在正在举行全省中学生

    文学大赛,你不是喜欢写东西吗?怎么样,参加了吗?”邱妈妈突然问道。

    邱越民微微一笑,眼里非常得意:“不只参加,我早写完了,稿子都已经交上去了。”

    “恩……重在参与,别注意名次,就当做是对自己的锻炼,知道吗?”

    “不,既然参加了,就一定要获得名次,而且还要拿第一,要不然我参加干嘛呀!锻炼,我写日记不就是锻炼吗?”

    邱妈妈摇了摇头,自己儿子的个性她当然清楚,但前几天老师还找过自己,将邱越民在学校的战绩简单的汇报了一遍。对于儿子参加什么大赛,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指望,只是希望,他能老实点,认真读书就行了。只是这个儿子,虽然表面上对自己热情,柔和,但和他吵上几句,他便和你对上了。他啊,只有孩子他爸才能降得住!

    邱越民像是吃饱了的样子,懒散的往嘴里送了几筷子菜,注意力被电视机里传来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香港慕容集团董事长慕容尚华专程来到内地,为的竟只是投资一家资产不到百万的小燃气公司,这一举动引得……”

    听完一会,邱越民不屑的说道:“现在的有钱人都弄的和明星一样了,有什么小举动都被拿出来说事,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别人投资碍你什么事了,他们肯投就一定有他们的理由,要不然慕容集团怎么会成为国际知名企业啊。你说是吗?妈!”

    邱越民叫了几声,邱妈妈依然没有反应,只是呆呆的盯着电视里。

    “怎么了,妈?”邱越民放下碗筷,在邱妈妈胳膊上摇了摇。

    邱越民这样弄,邱妈妈才被摇醒,她哦了两声,接着忙往嘴里送饭,随口答道:“对对!”

    邱越民又盯着电视机看了一会,眼神越显吃惊,自语道:“原来是湖南的一家公司啊,这样说,这个亿万富翁不是要来湖南吗?会是湖南哪啊,不会是我们这吧?”

    邱越民对着电视自言自语的唠叨着,而并没有在意,一旁的邱妈妈脸上已爬满了复杂的神色。

    ……

    铃铃铃……

    一阵被学生们视为高级噪音的污染声响起,顿时黑压压的人群百鸟归巢似的涌进了自己宽敞明亮的大窝。

    众人都还没坐稳,便传来一女生尖锐洪亮的叫喊声:“丁老怪来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