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风中劲节之至亲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小楼传说作者:老庄墨韩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小楼传说》 第四部 风中劲节之至亲
    网友上传章节第四部风中劲节之至亲怔怔望着来客愕然道:“大哥怎么回是你?”

    那人大笑道:“怎么不会是我?好妹夫说起来我倒真是沾了你的大光了。”

    风劲节在旁悠悠然挑挑眉咦好生热闹啊。

    卢东篱干咳一声转头对风劲节道:“风将军这位是我内兄。”

    风劲节笑容满面做出异常热络的表情一个劲对苏凌拱手:“原来苏大人与我们卢大帅有至亲之谊方才失礼了失礼了。”

    苏凌自是忙不迭还礼如仪连声道:“风将军客气了。”

    卢东篱在旁一阵子猛咳嗽风劲节笑悠悠转过头来满脸关切地问:“大帅你怎么了?不是昨晚受凉了吧?”

    卢东篱巧妙地在一个苏凌见不着的角度恶狠狠地瞪他。

    风劲节想到人在矮檐下得罪顶头上司总不会是啥好事也就把后面的一大堆问候之词全给吞回去了。只是笑道:“想必大帅与苏大人好久不见必有许多故旧之事要叙末将不敢打扰就此告辞。”

    他施礼退去走到大门前忽又回身笑道:“卢大帅今儿升帐要议的事是不是暂时就先搁着了。”

    卢东篱几乎是用杀人的眼光瞪他:“这么点小事还用我交待吗?”

    风劲节一迭声道:“是是是末将该死。”三步两步赶紧着退了出来走出了帅府正厅冲那等讯号等得急的王大宝摇摇头摆摆手:“今儿不办了让大家散了吧。”

    王大宝满脸失望地嘟嘟哝哝“大家伙都盼着演一出好戏呢怎么好好的又不干了。”

    他心中虽不满到底还不敢不办差磨磨磳磳转身走了。

    风劲节回头望了正厅一眼脸上明明还带着笑眼睛里却是一片冷肃。

    原本的好戏是演不成了另一出大戏好象已经是非上场不可了。

    风劲节这碍事的家伙一出去卢东篱总算松了口气赶紧着让苏凌上座。

    论起官职来他自然大上苏凌许多但论到家礼他却是要称苏凌为兄长象他们这种书香门弟长幼之间礼仪一向周到绝对不存在仗峙官职压人的道理。

    倒是苏凌自己略有一点惶恐脸上全是笑容对于这个官越做越大的妹夫有意无意显出些讨好之意来。

    卢东篱一时倒也并未注意只是追问:“大哥你怎么会做押运官?”

    苏凌忙笑道:“东篱你也知道[更新最快]你大哥我呢不是个读书的料蒙朝廷恩典捐了个官职只是一直都是空衔任我百般奔走闹得家徒四壁也始终得不着个实缺眼看着就断了指望忽然收到公文这才知道我已经被任命为镇江府的推官了。”

    卢东篱眉头微微一皱却不说话。

    苏凌笑容满面地说:“我原本还在奇怪这年头多少捐了空头官的人在活动我在那镇江府并无半个熟人平白无故这天大的好处怎么会落到我头上来而且一到镇江府不但知府大人亲自招见没过几天连总督大人也召我去见过一面口头上多加慰勉一再说只要我做得好必能高升我正自疑惑才看到邸报上有你出任定远关主帅的消息没过多久知府大人就让我去总督衙门听差接下了这趟押运的活我这才明白过来全仗着你忽然当了定远关大帅面子大如天附近几处郡县的官员们自是要给你方便的。以后的军需补给都由我来运送这样两相便给大家还能常见面。”

    他这里说得眉飞色舞情绪高涨卢东篱却是有苦说不出。

    他原本是打算借押军需的官员作法威的。如今怎好对着他夫人的亲兄长拍桌子要打人。原本还想威胁以后谁送来的军需品不合格不合量就要行军法砍脑袋这倒好他还没说话呢人家就把他的大舅爷给找来了。难道他能砍了苏婉贞亲生大哥的脑袋不成?

    “对了婉贞听说我得了实缺也很替我高兴又知道我在镇江府上任离你这定远关很近她写信对我托了又托叫我时时照应你呢。”苏凌笑道“东篱我也知道你这边关口上要什么没什么你放心镇江可是个繁华的好地方你缺什么只管说一声我下次一准给你带来。”

    他这样刻意提起苏婉贞又勾引起卢东篱心底一阵温柔一阵愧疚更是没法对这个大舅老爷板起脸来了。

    他迟疑了一下小心地问:“大哥是不是很想做这个推官?”

    “那当然?”苏凌理所当然地道“推官虽说只有六品但却是知府的佐官掌一府刑名权势极大本就是个炙手可热的职位我能分到这么个实缺也算是心满意足了对了你怎么忽然提起

    莫非……”他眼睛闪光地问“东篱我还有办法让我

    卢东篱乱咳一声彻底打消想劝他辞官的念头。

    苏凌关切地望着他:“东篱怎么自见了你就见你咳个不停你可千万要保重身子啊如今咱们苏卢两家的前程可就全靠你一个了。”

    卢东篱被他这么一关怀更是一阵猛咳呛得面红耳赤。

    苏凌关心情切站起来手忙脚乱地要替他拍肩揉胸:“东篱东篱你怎么了?”

    卢东篱苦笑道:“我初至边关不久有些水土不服身子不适怕是不能多陪大哥了。”

    “没关系没关系你快去休息吧你的身子最为要紧了。”苏凌大大方方道“只要让亲兵随便给我安排个房间便好了。”

    卢东篱微怔:“大哥要住下来不用赶着回去交差吗?”

    “咱们亲戚这么久不见哪能就走。再说了知府大人和总督大人都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多在边关待一阵子看看将士们有什么需要边关到底缺什么少什么我回去报备了他们也好准备虽说这年头谁的日子也不容易但边关将士需要我们就是再难也得筹备到不是吗?”

    话是说得够亲切够好听的卢东篱只是沉默了一下然后笑道:“那就要委屈大哥在这荒凉的地方多待些日子了。”

    应酬完苏凌让亲兵赶紧给他安排了帅府最好的房间确保在帅府有限的条件内给他最好的招待之后又吩咐人照应好苏凌的一干随从之后卢东篱如打了败仗一般垂头丧气回了房间。

    一推开房门就见烛光下风劲节满脸笑容:“怎么我们卢大帅碰上大舅子就不打算大义灭亲了?”

    卢东篱苦笑:“他也是被人利用罢了到现在上任才半个月不到呢就算是有那贪没军用银子的事也与他没什么相干我若平白拿他做法他也太无辜了。”

    风劲节笑道:“便是其他的押运官也未必就真沾手得过多少好处不过是照章办事奉上司的令押送东西罢了咱们对他们下手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一来这些官不归咱们管二来也没必要真扯破脸和后方结怨只是现在你就连做做样子摆摆威风也办不到了。”

    卢东篱长叹坐下良久忽道:“我是不是做得还不够我是不是应该为了国家不管他是不是亲戚是不是熟人一视同仁地打打骂骂杀杀砍砍叫后方那些官员们看看让他们知道我的决心不是任何人情可以动摇的。”

    风劲节微笑着看他烛光下痛楚的眼神:“你会这样做吗?”

    卢东篱沉默良久才徐徐摇头。

    跳跃的烛光在风劲节眸子深处映出淡淡温暖之意:“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不是大义灭亲而是灭绝人性。你的这位舅兄我们且不论他的心性为人到底好不好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他都是无辜的那些脏肮事他应该也还没有来得及沾手他将来会不会随波逐流助纣为逆暂且不论现在我们若是伤害他就是我们太过无情无义了。”

    风劲节平静地说“清官固然很可敬但我不喜欢那种自峙是清官自峙无私念就可以对亲人予取予求肆意安排就可以高高在上以圣人的行为要求身边人的家伙。做清官不提携亲人不替他们通路子倒罢了可是要以自己的立场而强行干涉别人的生命斩断别人的前途限制别人的选择这就太过份了。”

    说到这里他忽得一笑:“如果我做错了的事我的亲人大义灭了我这个亲我就算不会怪他但内心深处也永远都会留这个心结的何况你的大舅子到目前为止也没做什么值得让人灭掉他的事最多只是对你不够体贴不肯为了你的伟大理想而舍弃他自己的前程罢了。”

    卢东篱沉默不语风劲节虽然平时总会气他虽然在自己难堪时总爱多往井里扔两块石头但很多时候也往往是风劲节最为体谅他最为明白他。

    只是旁人越是知己知心此刻他的心境却越是凄凉无奈他站起身来徐徐踱了两步这才问:“这次的东西有多少?”

    “很多了比往常要多上一倍还有余。也不知道这是给你这新官的面子还是那几封信的作用但是……”风劲节耸耸肩“比我们期望的还是少了太多太多。”

    卢东篱默然无语良久方道:“不管怎么样东西一定要弄到手。”

    说这话时他的眼睛里竟有一种读书人少见的狠色。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