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楼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小楼传说作者:老庄墨韩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小楼传说》 第八章 小楼
    “轻尘,轻尘,你起来啊,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显示屏定格在楚若鸿已被脏污的胡须和乱发遮得完全看不清的脸上,只有那一双幽幽的眸子,仿佛散发着森森的蓝光,看得人心头一片冰寒。

    张敏欣摇摇头:“轻尘,你做事真的越来越狠了,我真同情那些被爱上你的皇帝们。”

    吴宇在旁边轻轻笑:“得了,自从他回来之后,每一次我们用镜头追踪那个小皇帝,他肯定不会在旁边看的,你打算对着空气责备他心狠吗?”

    “大概是心虚,不敢看他自己造的孽吧。”张敏欣冷笑。

    “已经结束了的试验,就没有必要再去追踪实验对象了。”方轻尘穿着宽松的白色休闲服,意态悠闲地倚在门前,一边喝可乐,一边懒洋洋地答。

    “总算舍得出来了,你过来,好好看看被你害的人现在惨成什么样了。”张敏欣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没有一丝仪态地双手叉腰,摆出打抱不平的姿式来。

    “你同情他?怎么不同情我,一次次全身心投入,去爱,去守护,却一次次被伤害,被抛弃,被猜忌时的痛苦。”方轻尘冷笑道“已经流转了四个时空,我还是不能完成这次的试验论文,这门课要当了,谁来同情我?”

    “那是你命不好,谁叫你要选什么论帝王的完美爱情,活该倒霉。”张敏欣冷冷说。

    方轻尘眼中射出毒箭:“对对对,你聪明,你能干,选一个论母爱之伟大,这么俗烂这么老套,这么容易的题目,随便怎么找模拟对象都没问题,不但享尽被母亲关爱的温暖,甚至还故意不完成论文,故意在最后失败,多次重新模拟,重新享受这种世界上最无私的爱。”

    “本来我就比你聪明,怎么,不服气?”张敏欣一昂头,冷笑“这年头,我们女人都知道不要去期待爱情了,偏你们这些男人还相信这种神话。”

    吴宇在旁边笑着打圆场:“行了,敏欣,你也不算最聪明,你看,赵晨才算厉害呢。”说着她略略按几个钮,屏幕上,现出一片富丽堂皇的辉煌殿阁,无数的美人,俊男围着一个男人,或轻歌,或舞剑,或劝酒,或揉肩,四周有无数朝服赫赫者,跪伏拜倒“他的题目是,论奸臣的享乐人生观,再看这个……”她笑咪咪地又按几下,屏幕改为无数美男拥着一个身着明黄衣饰的女子。

    张敏欣猛得跳回到屏幕前,伸手就要擦口水了:“天啊,这么多帅哥,哇,这个最英俊,这个最性感,这个最猛了,天啊,这个的儒雅气质真是没话说了,还有这个,真是英风四射啊,还有这个楚楚可怜,标准的小受……”

    吴宇笑吟吟说:“她选的题目是,论广纳后宫对女王身理和心理的影响。”

    张敏欣顿足哀叹:“当初我怎么没想到选这个题目。”

    方轻尘朝天翻白眼,唉,这个世界怎么了,女人们从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恐怖。虽然古代生活,没有电脑,没有电灯,没有飞机,没有网络,但至少女人还是很可爱的。唉。

    吴宇看他气闷的表情,又笑道:“轻尘,你也不是最倒霉的,你看看他。”她再次按动屏幕。

    方轻尘脸色微变,咦了一声,而张敏欣则干脆尖叫一声:“哇,裸体小受sm现场直播。”

    屏幕中,一个不着寸缕的完美身体,被绳索捆得动弹不得,四肢大张地绑着,身上被扎满了森森的银针,双手十指指甲全被掀开,还有人正拿什么扎进去,四周站满了人,不少人脱了裤子,露出下体,面露淫邪之色。

    男子无比俊美的脸上,带着深深的痛楚之色,微闭着眼,满头冷汗,只是他的双乳,和下体私处却被马赛克所遮住,看不到是不是还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品。

    “阿汉选的是论爱情中的怀疑猜忌,独占欲和伤害。”吴宇叹口气“你到现在才做了四次摸拟,他已经是第七次了,每次都是他自己受不了,提前用死亡或别的方式结束模拟,致使失败的。”

    连方轻尘都不由轻轻叹口气:“这也太惨了。”

    张敏欣却一点也不同情那正在上演sm超快感大戏的男主角,反而大觉遗憾,连连摇头,想了一想,在键盘某处按了一下:“我说,阿汉,你又不是方轻尘那个自恋狂,他模拟时用的身体和真人一模一样,连名字也不肯改一下,你现在模拟中用的皮囊又不是你真正的身体,给我们看看也不会少块肉?干嘛用念力在重要部位打马赛克,影响我们的卫星观测啊?你遮得住我们的眼,又遮不住你身边那些人的眼,他们都看光了,就让我们也瞧瞧好了。”

    “色女你闭嘴,当初我是倒了八辈子霉,中了你的计,信了你的话,才会选这种论题,总有一天,我要找你算帐的。”微带痛楚的声音从麦克风中传出来。

    张敏欣悠然道:“等你的论文通过再说吧,用这里的时间来算,还不知道要过几千年,再做多少次模拟,你才能从头忍到尾,结束模拟呢。”

    “你这恶毒的……啊……”一声压抑不住的惨叫,打断了本来的辱骂。

    方轻尘终于皱了皱眉,快步走近屏幕:“阿汉,你怎么样,真的这么痛苦,连你的神经都受不了。”

    “你知道的,在我们选定了模拟对象之后,身体的一切能力都要和模拟者相符,不论是武功,文彩,才智,或毅力都一样。虽然我有足够的力量挣脱这样的束缚,再把整我的人,全都切成碎片,但是因为受到模拟对象力量的限制,我不能做出犯规的事情,只能忍着,***,这种事,太没趣,太让人受不了了,总有一天,我真的会发疯。虽然我的精神比普通人强一百倍,但这些伤害实在太恐怖了,在此之前,你永远想象不到,人类居然可以用这种手段来凌辱自己的同类,人类居然可以用这种手段来伤害自己所谓的爱人。”声音带着极度的痛楚和愤怒,屏幕中,一个面色冷然的男子,正把某种尖锐的东西,往被绑男子用马赛克遮住的下体扎下去。

    方轻尘苦涩地说:“爱人?”

    一声压抑的闷哼之后,是冷冷的笑声“是啊,爱人,我救过他,护过他,照料过他,为他做过无数次牺牲,然而,只要一点不如意,或一丝误会,他就不听解释,不问真相,把我这样折腾。一次又一次,我总是遇上这样的人,我实在不能理解,人性怎么可以这样黑暗,这样残忍,这样自私,这样的生灵,有资格活在世界上吗?”

    方轻尘神色微变:“等等,阿汉,你的情绪不对头,你最好立刻结束模拟,回来休息,我认为你需要心理辅导。”

    “我也想,可是,我不能违规啊,以我目前的身体,是没有力量自杀的,如果我用超出这个身体的力量自杀,就是犯规,要被当掉的。这帮人用古怪手段整治人经验太足,弄得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分寸掌握太到位,不可能会用刑过度而死,我如果伪装成受刑不过而死,也要同样等同于玩游戏用修改器,还是会被当掉的……”

    屏幕里,脸色冷漠的男子挥挥手,十几个壮汉淫笑着围了过来。

    “妈的,老子受不了的……”

    连张敏欣都露出紧张的表情:“冷静,冷静,记住这只是模拟,只是为了交论文而必须通过的实验,这不是你的身体,不管受伤也好,受辱也好,这都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千万别认真,别投入,记住你的功课,记住,当掉了,要修回学分有多惨”

    “废话,就算是游戏,这个身体的每一点痛楚,我都感受得到,所有的羞辱,悲痛,我一样要承受,连我的精神力,都会因为受不了伤害而要崩溃,你知道,这种折磨有多可怕吗?一次两次我可以咬牙忍过去,天知道这样的折磨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无力挣扎而承受是一回事,但明明拥有力量,还要强忍着不爆发,不施展,不报复,让这些人渣为所欲为,你坐在小楼里头吹冷气,当然不知道我有多难受。”

    吴宇也在旁手忙脚乱地操作:“别这样,阿汉,要不,我调出小容的频率,让你们用意念聊聊,他现在正在被凌迟呢,可是情绪非常安定,还笑着嫌人家行刑手,刀子耍得不专业,倒霉的不止你一个。”

    “哼,你知道我受的什么活罪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情愿选择被凌迟,而且保证笑得比小容还要灿烂……”

    方轻尘打出手式,让吴宇和张敏欣继续和阿汉聊天,分散他的注意力,自己快步走出来,敲开了教授的房门。

    “教授,我认为,应该人为干涉阿汉的模拟了,即使我们的神经比普通人坚强百倍,但也一样会受伤害的,阿汉的情况不太妙,我们要再袖手旁观,他忍不了太长时间了。”自从结束模拟回到小楼后,方轻尘第一次神色郑重,站在了自己的导师面前。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