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他和郁临商的战役,就要结束了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作者:陌上迟归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 第367章 他和郁临商的战役,就要结束了
    楼下。

    借口出门买东西的于乔坐上了郁临商的车。

    郁临商点了根烟,漫不经心地抽了口:“说说看。”

    于乔颔首,将这几日慕时欢的动向一五一十的汇报,尤其是今天遇见厉憬衍的情况,任何一个细节都没有错过,包括两人的神情。

    末了,她说:“看起来厉憬衍对慕小姐很冷淡。”

    “你错了。”郁临商低笑。

    “boss?”

    烟圈缓缓吐出,郁临商笑意不减:“厉憬衍还是在意慕时欢的,对她的在意只会只增不少,与日俱增,前段时间的冷淡,不过是在压抑,被慕时欢伤到了而已。”

    于乔不解:“可慕小姐出事,他都没有出手。”

    “因为慕时欢不愿意。”郁临商哼笑,“他很清楚,如果再自作主张派人跟在她身边,只会让慕时欢更加厌恶他,两人之间再无挽回的可能。”

    “再者,”他顿了顿,“这两人还没有恢复记忆,一旦厉憬衍恢复,如今的局面就要变了。”

    于乔听着,消化着:“boss,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说。”

    “为什么不趁现在尽早解决了慕小姐和厉憬衍,早些报仇,以免夜长梦多。以慕小姐现在的身体状况,别说阿宗,我对付她也是绰绰有余。”

    她疑惑:“其实我一直不明白,当初您安排得那么好,借厉家人的手将慕小姐置于死地,为什么还要花大力气救她?”

    郁临商掸了掸烟灰,嘴角笑意加深,无论他的语气还是眼神,都十分的自信:“一下解决有什么意思,布了这么久的局,就是要慢慢玩儿,玩死他们,如果你是慕时欢,假如厉憬衍死在你手上的那一刻,你恢复了记忆,你会如何?”

    于乔一怔。

    瞬间,她明白了。

    “boss,我懂了。”她点头。

    郁临商嗯了声:“还有其他情况吗?”

    “没有了。”

    “嗯,回去吧。”

    “是。”

    于乔没有多留,下了车拎着随便买的东西快步走向公寓楼。

    郁临商继续漫不经心地抽烟。

    烟燃到一半的时候,手机振动,是别墅那来的电话。

    他冷冽的眉眼顿时变得温柔。

    “婳婳?”他低声唤着电话那头人的名字。

    池婳沉默了几秒,才故作有些别扭地低声问:“怎么知道是我?”

    郁临商的眉眼愈发的柔和,充满着深情情意,仿佛轻而易举就能攻陷人的心:“因为知道是你。”

    池婳不说话了。

    郁临商极有耐心地等着,好一会儿才像是认输似的低笑着问:“找我什么事?”

    “郁临商。”

    “我在。”

    池婳站在落地窗前,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的夜景,像是终于下定决心般,说:“我答应。”

    郁临商抽烟动作顿住。

    笑意分外明显,明知那个答案,但他还是想听她亲口说,恶劣的很:“答应什么?”

    池婳手指一根根攥紧,指甲掐入掌心里。

    “嫁给你。”她平静地说。

    终于亲耳听到想要的答案,郁临商笑意一下变得浓烈,深情也好似在横冲直撞想要涌出,将她包围。

    “婳婳,”他说,“我很开心,能娶你,我很开心,这件事,我想了太久太久。”

    每一个字,都格外的缱绻。

    深情如斯。

    池婳神色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她觉得自己的内心应该也是没有波动的。

    可是……

    在听到他话的刹那,她竟然还是察觉到了心湖掀起了涟漪。

    久违的,为了他而起的涟漪。

    可她又深知,决不能如此。

    她不该这样。

    她是要亲手将手铐拷在他手上的啊。

    她和他永远都没有可能。

    “有多开心?”眨了眨眼,她问。

    郁临商摁灭了烟头,扔出车外。

    他说:“想现在就回到你身边,想和你融为一体,想听你在我耳边叫我的名字,像你说你爱我,想……现在就举行婚礼。”

    如此的情深意切。

    池婳恍惚了心,指甲嵌入掌心的力道竟是不自觉地加大,印出了道道痕迹。

    好像,有点儿疼。

    “郁临商。”

    “嗯。”

    “我能相信你吗?”

    郁临商的车窗没有关,夜晚的寒风吹进带来冷意,可他感觉不到冷,只有满腔的暖意。

    隔着电流,他低声说:“能,池婳,你可以信我,我不会辜负你。”

    声音低缓,和从前的他似乎有很大差别。

    看起来,好像真的因为她答应了嫁给他而很开心。

    池婳手指慢慢地松开,她点头,哪怕他看不到。

    “好。”

    郁临商笑了。

    “婳婳。”

    “嗯。”

    幽暗双眸此刻似盛满了星光柔情,郁临商语调愈发的温柔:“等春末的时候我们就结婚,你喜欢春末,我们选一个最好的天气,好不好?”

    池婳闭上了眼:“……好。”

    “结婚之前,我会把所有事情都解决好,你什么都不用做,一切有我。”

    “好。”

    “婳婳。”

    “嗯?”

    “我很开心。”

    我很开心……

    通话结束,郁临商的这句话却一直浮现在了池婳的脑海里。

    明明看不见,她似乎也能神奇地看见他的笑脸。

    真的……那么开心吗?

    池婳自嘲地想,可惜,他们是没有未来的啊。

    ……

    南山别墅。

    厉憬衍听完了高一的汇报,神色始终没什么变化,只是说:“知道了。”

    高一知道他的意思,说了句厉总早些休息后便结束了通话。

    厉憬衍指间还夹着根烟。

    不知过了多久,忽的,手机振动了下。

    他低眸,就见是黎烟的微信消息。

    点开——

    一条转账消息。

    跟着,她的一句话发了过来:“时欢说,医药费。”

    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已被慕时欢拉黑。

    厉憬衍知道是什么意思。

    没有拒绝,他点了接收。

    黎烟很快又发来:“时欢明天会陪我去银行。”

    “好。”厉憬衍回复。

    对话就到这里,两人谁也没有再继续。

    厉憬衍想把手机扔一旁继续抽烟,苏拓的电话随即打来。

    一开口,他就说:“池婳的资料很干净。”

    只一个干净,厉憬衍便懂了。

    “还要看吗?”苏拓

    问。

    “发给我。”厉憬衍淡淡地说。

    苏拓应了声,听出他好像没什么情绪,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句:“憬衍,你没事吧?”

    “没事,挺好的。”

    苏拓沉默,叹了口气。

    半晌,他才说:“过段时间我要来江城谈个项目,到时我们见一面吃个饭?”

    “好。”

    苏拓见状,没有多说什么。

    通话很快结束。

    厉憬衍指腹划过屏幕,神色不明。

    对苏拓带来的消息他并不意外,或者说早有预料,但越是如此,池婳的身份才越可疑,现在就等另一方查到什么了。

    一根烟灭的时候,厉憬衍接到了另一个电话,得到了池婳住在港城哪里的确切消息。

    他想,他和郁临商之间的战役,差不多就要到结束的时候了。

    ……

    翌日。

    郁临商果然如前晚离开前所说的一样,在算着慕时欢和小星星差不多该醒的时候带着早餐上门了。

    小星星醒来先是看到了慕时欢,之后又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开心得不得了,尤其看到他们三人一块儿坐下来吃早饭,更是笑得眉眼弯弯。

    慕时欢看着她的开心,唇角也勾了勾,拿过其中一碗粥,温柔地哄着她说:“医生说小星星最近要吃清淡的东西,我们就喝这碗粥,可以吗?”

    小星星看了眼,重重点头。

    “小星星乖。”慕时欢笑。

    她将粥放到她面前。

    “你喜欢的。”郁临商的声音在下一瞬响了起来。

    他将一碗鸡丝粥推到了她面前。

    慕时欢抬眸,郁临商笑得温柔。

    “谢谢。”她低声说,嘴角有浅淡笑意蔓延。

    “不客气。”郁临商望着她。

    小星星看看两人,一时间笑得更开心了。

    郁临商察觉到了她的笑意,又对她笑得宠溺。

    一时间,气氛温馨不已,真的像极了一家人。

    吃过早餐,黎烟便来接她了。

    小星星显然有些不舍,很不想慕时欢离开。

    慕时欢蹲在她面前,笑着哄道:“今天我要陪黎烟姐姐呀,小星星乖乖的,晚上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小星星本来有些失落,一听到讲故事顿时又笑了起来,但她又看向了郁临商,好像在说,如果能和爸爸一起给她讲故事更好。

    郁临商也蹲了下来,摸了摸她的头发:“爸爸白天陪你,时欢姐姐晚上回来陪你,一起陪你看电视,可以吗?”

    此话一出,小星星眼睛顿时睁的大大的,写满了开心。

    她重重点头。

    慕时欢微笑。

    郁临商看到她站起来,说:“我听于乔说了撞车的事,今天还是让于乔跟在你身边保护你,这样我能安心。”

    慕时欢笑了笑:“不用担心,不过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

    郁临商点头,语气更加温和:“那,等你回来。”

    四目相对。

    慕时欢唇瓣抿了抿,最后还是低声说:“好。”

    最后,四人一块儿下楼。

    郁临商带着小星星坐上了一辆车先行离开,慕时欢则带着于乔坐进了黎烟的车里。

    她坐副驾驶,于乔后座。

    上车时,慕时欢和黎烟对视了一眼,不动声色眨了眨眼。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