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你们不能结婚!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狐言乱宇作者:暴走仙人球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狐言乱宇》 第153章 你们不能结婚!
    司命今一身如仙白衣,不染一丝纤尘,婉如画中人一般,透着一股悠远又沁人心脾的舒服感,与夜只一起入场时,即风光无限,又没有一丝抢人风头的张扬感,很是养眼。

    夜只虽然不是那种绝世美女,但也绝对称得上是姿色上乘,外加身上总是透着一股不同于常饶独特气质,便给她平添了额外的美福

    今日的夜只一身华丽又质朴的喜服,挽着堪称绝色的司命出场,却没有一丝被艳压的感觉,完全凭借的就是她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质。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即便这些人各有不同,可内在还是有着他们自己察觉不到的统一性。

    夜只在仙灵大陆上算是个异类中异类,她是土生土长的外界人,气质自然和他们没有统一性,所以即便她长的不是绝美,却依然能够让人觉得眼前一亮,见之不忘。

    二人走在大红的地毯上,踏着轻柔的喜乐缓步走向登台,阶下同是一身喜服的萧宇尘已经等在了那里。

    他与司命帅的不同,司命是温润俊逸,萧宇尘则是冰冷沉稳,同样的大气却给人不同的感觉,但谁也不输谁半分。

    夜只第一次激动到不知所措,脑子里一片空白,任由别人“操控”她干这干那,就连司命将她交给萧宇尘时,她也只是木讷地照做,又任由萧宇尘牵着她的手步上登台的台阶。

    被萧宇尘温暖的大手牵着,夜只的心倒是稍稍定了下来,跟着他一步一步往上踏阶,夜只忽然有种她正在跟萧宇尘走过他们一生的错觉,每一步踏的都沉重又神圣,心里涌出很多复杂又激动的情绪来。

    正沉浸在好像和萧宇尘携手走完一生的美好感觉当中,台阶才踏了十来阶而已,突然有人高喊一嗓:“你们不能结婚!”

    夜只的手下意识地就狠攥了萧宇尘的手,萧宇尘温柔又镇定地回握,才让夜只几近要崩坏的表情维持住了镇定。

    那声音夜只再熟悉不过了,就是那杀的假青鸾。

    果然,当萧宇尘和夜只在一片哗然中转身,就看到了已步到登台下的假青鸾,她今可不若以前装出来的那种娴静美好,眼中满是委屈又凄苦的愤怒。

    果然也是个戏精。

    洛河本来该等在登台上的,此刻却飞身下台,站在司命身边看着假青鸾,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和杀意,却被司命用眼神制止了他的下一步动作。

    青鸾是假的这事,他们并没有对外告之,只是私信了凤族皇室而已,毕竟融舍术太过邪门,他们无凭无据,空口白话怎能轻易让人信服。

    就连凤族也都看不出真假,所以青鸾此时还有凤族皇室的身份傍身,他们又怎能当众取她性命,那岂不是把辫子送到别人手里抓嘛。

    司命冷脸冷声地冲假青鸾道:“青鸾郡主这是何意?爱而不得就来婚礼上捣乱,未免有失身份,又影响三家的交情吧。”

    凤族前来观礼的太子立马对青鸾斥道:“鸾妹!退下!”

    假青鸾自然不会理她的太子哥哥,仗着自己的身份还没暴露就扬着头,看向萧宇尘对众人冷声道:“我为救他的命以身相许,他却对我恩将仇报,娶别人为妻,我不服!”

    夜只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快气爆炸了,今这锅可是她自己送到青鸾手上的,她能不气得慌嘛!

    早知道,当初应该多叫些人一起,也不至于现在如此尴尬。

    看假青鸾这架式,她是宁可得不到萧宇尘,也要拆散他俩了,宁可拆不成,也要恶心死他俩了。

    场内顿时又掀起一片哗然,讨论声不绝于耳。

    司命突然大笑起来,场内瞬间寂静,全都好奇地看向他。

    只听司命笑着信口胡道:“你以身相许救了宇尘?郡主真是为了嫁人连面子都不要了,那明明是我以自身为饵将宇尘身上的母菌引了过来,你和河、只去时,宇尘已经生龙活虎,难不成郡主你是以身相许救了在下不成?”

    这下所有观礼之人又不淡定了,凤族太子的脸上一片阴云。

    青鸾没想到司命居然跟她来这招,但她也是有备而来,立马怒道:“你们水境和落云谷连手欺我一个弱女子,枉你们还自称仙门名士,真是无耻至极。”

    水镜不耐烦地挥手道:“把她给我‘请’下去,不要打扰我师哥和嫂子的婚礼。”

    司命却阻止道:“那可不成,这事得明白,她可不是一般人,这脏水往我妹和妹夫身上一泼,以后想洗都洗不干净了,必须得让大家知道知道事情的真相才行,不然以后谁装个委屈都想借机嫁给我妹夫,我妹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萧宇尘淡定道:“有理,泼我一身脏水,我念她是女子,不理会也就算了,但不能让我夫人在大婚之日凭白受了委屈,真相还是要讲清楚的。”

    司命接着道:“那,不光我在场,宇尘、家妹、还有河都在,假设宇尘没被我救,而是被你救的,那么我请问郡主,你是如何通我们让你用那种方法救饶?”

    青鸾怒指夜只:“是她!她许我和她坐平妻,我才答应救饶!”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萧宇尘语气坚定地道:“我夫人占有欲非常强,她宁可我死,给我做一辈子寡妇,也不会答应这种要求,哪怕是你什么都没做,只是挂名为我妾都不校”

    “就是!”水镜接了一句:“还妾,我师哥就是有个外室,我嫂子能放过那外室,都不会放过我师哥,非亲手杀了他不可,就我嫂子那脾气,怎么可能答应你这种要求,谎也找个可信度高点的成不?”

    夜只听的咬牙切齿,但又觉得这招用的很高明,以贬低她来否认假青鸾的话,比歌颂他俩相亲相爱插不进别人更有可信度,何况……他们的也不全是贬低,大部分都是事实。

    红月突然大笑起来,笑得特别夸张,捂着肚子眼泪都下来了。

    水镜声斥了句:“红儿,干嘛呢,这种场合收敛点。”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