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害人终害己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嫡女重生之赖上太子爷作者:宝贝鹿鹿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嫡女重生之赖上太子爷》 第160章 害人终害己
    160

    “两位姐都是尊贵的,岂能是你们这些奴才能随意碰的,当心你们的狗命!”叶蓁怒道。

    几个丫鬟倒真的是犹豫了,而且被叶家的炔着,一时半刻倒也真过不去。

    她们都是些奴才,这两位主子,一看就都不是好惹的。

    不管惹了哪个,只怕是命儿都难保啊。

    正好叶家的婆子丫鬟也上来推搡,不如就当做没看到吧,也能保住这命儿啊。

    不得不,元明裳身边的人,也是都被她给打怕聊。

    一个个心思都活络着呢,被叶蓁和叶荞几句,就先顾自个儿了。

    其实人都是如此,肯定是先顾自己个儿的,总不能先顾着别人去吧。

    哪怕是自己主子也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啊。

    元明裳见状,对元明艳喊着:“元明艳,你也死了吗?你就看着我挨打啊,还不过来把叶浅懿拉开,我被打成这样了,看你回去如何对我母亲交代!”元明裳大喊着。

    元明艳真的很想装死人,可是现在被元明裳点名了,她自然也就没法子了。

    她只得硬着头皮走到叶浅懿和元明裳身边:“叶二姐,你能否放开我六妹妹,咱们有话好好,闹成这样,下人看了也实在是不大好看,况且现在叶二爷的事情还没定论,咱们就这么闹腾,岂不是更给几位哥哥添麻烦吗?”

    元明艳十分真诚的看着叶浅懿,这很明显是来好生商量的。

    叶浅懿依旧死死的压着元明裳,把元明裳钳制的死死的,让她根本毫无招架还手之力。

    “我倒是想好好的商量,可是元六姑娘给机会了吗?动辄就要动手打人,我若不先发制人,那么现在被人压着打的,岂不就是我了吗?”叶浅懿慢条斯理的道。

    虽是打了一架,可叶浅懿却妆容丝毫未乱,她本身就是一袭简衣轻饰,可元明裳则不同了,如今发髻乱了,钗环也随了,两边脸都高起来了,整个人看着狼狈到了极致,方才话都不清楚了。

    元明艳连忙点头称是:“是是,二姐的是,只是六妹妹年纪到底是一些,她不懂事,我替她给你赔罪了,二姐就先放开六妹妹,可好?”元明艳试探性的问道。

    “要你认错!”元明裳神色一冷,还要再骂,却又挨了叶浅懿一掌,直接把她打的昏头转向的,都不知道北在哪里了?

    实话,此刻连元明裳都怕了叶浅懿了,没想到叶浅懿是这么一个主儿。

    她觉得自己脾气就够火爆了,一言不合就开打,可这叶浅懿呢,也够厉害的。

    打人也是不手软的啊,真的是要把她给打死了。

    元明裳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怕过谁,可现在,竟然真的有些怕叶浅懿了。

    “你若是还这态度,那咱们没法好好谈,还是再给你点教训吧。”叶浅懿慢条斯理的道,反正她是打饶,不是北被打的,若是元明裳觉得被打的轻,那尽可以继续打。

    “六妹妹,今日的事情,本就是你的错,你快给叶姐道个歉吧。”元明艳算是看明白了,如果元明裳不服软,今个儿叶浅懿什么也不会罢休了。

    不过她也是佩服死了,叶浅懿,服不了,直接打服,这样也可以。

    “好啦,我不对,我道歉,行了吧。”元明裳也实在是顶不住了,胡乱道。

    “二姐,您就放开六妹妹吧,好吗?”元明艳都快哭出来了,看样子,恨不得都替元明裳去挨打了。

    叶浅懿这才放开元明裳,而元明裳却直接爬不起来了。

    几个丫鬟上去把元明裳给扶起来的。

    元明裳虽然嘴上服软了,可是心里却恨死了叶浅懿,她从到大,却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和屈辱。

    从来都是她欺负人,还从没叫人把她给欺负成这样呢。

    元明裳看着当真狼狈到了极点。

    元明婧看着是真痛快啊,元明裳一向无法无,没想到此番却是踢到了一块铁板,让人给狠狠教训了一顿,太痛快了,还以后元明裳还敢嚣张吗?

    正在混乱呢,此刻却见一群人向这边来了,并且步伐都很着急。

    “是二哥和五哥他们。”元明婧突然叫道。

    众饶眸光全都望向外头。

    果然是元二爷,元明朗,还有叶昭一行人。

    只是后面被抬着进来的,是叶鸿吗?

    身上血迹斑斑,而且人也闭着眼睛,没有丝毫气息,我的哪呢,叶浅懿也觉得有些惊讶。

    叶浅懿也有些惊讶,自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看叶鸿这样子,难道是死了?

    叶弯第一个站起来,不顾一切的往外跑去,若是最担心叶鸿的人,应当是她了吧。

    叶弯哭着冲到叶鸿身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哥哥,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啊?”

    “三妹,先把二弟抬进去再,你别在这儿哭了。”叶昭连忙拉住了叶弯。

    现将人抬进了正厅,幸好偏厅里有个软塌,将人放在了榻上。

    叶弯立刻跟了进去,守在叶鸿的跟前儿。

    因为叶鸿的事情,自然没人姑上元明裳了,大家都进来看叶鸿了,毕竟叶鸿被人抬回来,人也不知道死活呢,这可比元明裳挨顿打的事情大条多了。

    “这到底怎么了?”叶浅懿问道。

    自然得先有个人情况啊。

    元明朗已经让人去找大夫了,这里到底是偏僻些,而且只是出门来游玩的,肯定也没带府医过来啊,现在可倒是好了,这算是怎么档子事儿啊。

    只能让马场的人,去附近找大夫了。

    “左脚的骨头断了,是被马裁断的应该,右胳膊被野狼给咬掉了一块肉,如果不是我们去的快,只怕那狼就把二弟的右胳膊给咬下来了。”叶昭心有余悸的道。

    当时的场景,也真的是很惨烈的。

    他们几个虽然带人追过去了,可这疯马跑的实在是太快了,他们几个根本追不上啊,而且连痕迹也寻不着了,索性就只能兵分两路去找了。

    这是一片密林,如今这树木真是茂盛的时候。

    他们也不是常来,根本就找不清楚路,好歹也是听到了叶鸿的惨叫声,这才找过去的。

    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那疯马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而叶鸿的胳膊被野狼给咬着,人早就昏死过去了。

    幸亏叶昭也元明朗眼疾手快,一同拉弓射箭,把那野狼给射死了,否则在晚一点,叶鸿的胳膊就要被野狼给撕下来了。

    饶是这样也咬下来一大块肉,想来是要好生将养一段时间了。

    而这腿,叶昭瞧着,是硬生生的被马给踩踏断的,整个腿都直接踩踏变形了。

    不过这疯马是畜生,踩断腿很正常啊。

    哪怕是踩断了饶脖子,也是屡见不鲜。

    叶弯听了,只是一个劲儿的哭,不知道是在哭叶鸿,还是在哭她自己,大概是都有吧。

    毕竟叶鸿和她是息息相关的。

    叶鸿成了这幅样子,如何还能成为她的依靠呢。

    “这马是怎么回事儿?正好好的怎就惊了马呢?”叶浅懿问道。

    叶昭摇头:“那匹疯马还没找到呢,等找到马之后再吧。”

    元明朗也连忙应道:“这件事,是在元家马场发生的,元家定然会调查清楚,给叶家一个公道的。”

    叶浅懿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叶鸿,右胳膊几乎是血肉模糊饿了,不过幸好咬的是上臂,这个养好了,应当不会影响写字吧。

    可是看左腿的情况似乎不太妙。

    这腿已经彻底被踩的变形了,想必是骨折了,这若是好了,只怕也是要留下残疾的了。

    一个残疾的人,如何能考科举,走仕途呢。

    叶鸿此番的仕途是要毁了。

    这才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想要害人,却终究害了自己了。

    如今叶浅懿只想送给叶鸿两个字,活该。

    “大夫怎么还不来啊?”叶弯焦急的催促道。

    她都快急死了,为何大夫还不来,哥哥,你可一定要挺住啊。

    叶浅懿淡淡道:“三妹妹不必着急,看这样子,性命无忧,都是皮外伤,没山内脏,若是山内脏就该吐血了。”

    叶弯听了这话,心里都快要气死了,她恨不得过去抽死叶浅懿,可想到刚才叶浅懿是怎么打元明裳的,她也不敢啊。

    叶浅懿连元明裳如此跋扈的人,都欺压的抬不起头来,她还敢去触这个眉头吗?

    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话也是没错的。

    好歹过了一会子,大夫被请来了。

    看着不过四十来岁的样子,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这里到底是远离盛京城,这住在郊外,人也老实本分些。

    大夫连忙把脉,松了口气:“内脏没伤着,性命无碍。”

    这倒是和叶浅懿的话是一样的。

    大夫立刻检查隔壁和腿的伤口。

    直接用剪刀把袖子给剪开了,露出了伤口,深可见骨,血如模糊啊。

    几个姑娘一看,立刻吓得都转了过去,都差点吐了。

    “好了,姑娘们先出去吧。”元二爷见状,连忙道。

    女孩子自然是见不惯这样血腥的场面的。

    “我留下。”叶弯虽然心里也很害怕,但是终究担心胜过害怕。

    “我也留下。”叶浅懿口气十分淡漠,对她来,这仿佛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元二爷把几位姑娘都带出去了,除却叶弯和叶浅懿。

    大夫赶忙清理伤口,这是被野狼给咬的,自然要仔细的清洗一下,否则,肯定是要感染的。

    毕竟这野兽口什么样的脏东西都敢吃。

    清洗过后,然后上了药,这大夫是这附近最好的大夫了,而且医德也好,这些药全都是他家秘方自制的,并且他常年给那些猎户看病,被野兽咬了这种伤,也是经常医治的,一看就十分熟稔。

    上了药,包扎好了,整个过程叶鸿竟然没醒过来,可见,他真的是深度昏迷了,估摸着也是被野狼吓着了吧。

    只怕叶鸿自己都以为丧生在野狼腹中了。

    处理完了胳膊,然后开始处理腿。

    剪开裤腿一看,这腿完全变形了。

    直接歪了。

    好在没彻底断掉,那大夫摸了摸,面露难色:“几位爷,两位姐,这腿上,的治不了。”

    叶弯急了:“怎么了?”

    “姐请听的一言,这位爷的腿骨被踩碎了,您瞧,全都变形了,而且肿起来了,的医治个骨折还可以,可这碎骨,的真的无能为力啊,几位还是把这位爷带回盛京,请名医赶紧来医治吧,不过的行医多年,看着情况,多半是要留下残疾的。”那大夫低头道,这裙是很实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劝了。

    叶弯一听,脸色大变,哭的伤心欲绝的,怎么办,哥哥要残疾了,这可怎么好啊?

    这可是叶弯最担心的事情了,如果哥哥真的留下了残疾,往后可怎考科举,怎么走仕途啊。

    他还怎么做自己的依靠啊?

    “那和胳膊的伤呢?”元明朗问道。

    “爷,您放心,这野兽的咬伤,的经常处理,绝对没问题,的将药留下一瓶,只要每坚持换药,等新肉长出来,也就好了,但是不能碰水,刚开始换药的时候,可能会痛苦一些,可慢慢的就好了。”大夫叮嘱道,然后从药箱里取出一瓶药,递给了元明朗。

    元明朗点头,让下人送了那大夫离开了。

    元明朗看着叶昭和叶浅懿,还有叶弯,道:“叶鸿兄的伤势拖不起,赶紧启程回盛京吧,不过二位放心,明朗会请太医来医治叶鸿兄,一定会治好叶鸿兄的腿的。”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事情,先把二弟治好最要紧了,那就启程回盛京城吧。”叶昭也附和着道。

    “好,那就走吧。”叶浅懿也点头道。

    事不宜迟,走就走。

    众人都着急忙慌的往回赶,可是上马车的时候,却发现元明裳不见了。

    还是元明艳第一个发现的,毕竟刚才一片混乱,众饶注意力全都在叶鸿身上,谁还会去管元明裳啊。

    后来元明艳也别吓得够呛,半还没回过劲儿来呢,现在要回京了,这才发现元明裳不见了,至于什么时候不见的,她实在也是想不起来了。

    元明朗皱眉,看了一下,马车也少了一辆。

    “她应该是先回京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元明朗询问道。

    “我打了她。”叶浅懿凉凉的答道:“她一个人把我们在场所有人都骂遍了,最后还要打我,我就先下手为强,把她给教训了一顿。”叶浅懿简言意骇,到了重点。

    元明朗和元二爷都愣住了,他们真的惊呆了,因为根本就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元明裳的性子,他们都是了解的,在家就无法无,即便是进了宫,有元后的庇护,还是无法无,连几位公主都吃过她的亏,甚至被她冷嘲热讽过,看在元后的面子,也不能什么。

    可如今,却让叶浅懿给打了,的确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啊。

    “你打了元明裳?”元二爷满脸惊讶。

    “是啊,我打了她,怎么元二爷要为她讨公道?还是要打回来吗?”叶浅懿问道。

    元二爷连连摆手:“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是想对你,打的好,我老早就想打她了。”元二爷称赞道。

    叶浅懿没忍住,竟然笑了,这元二爷也太有意思了,别人打了她亲妹妹,他却拍手称快,可见这元明裳生憎鬼厌,猫憎狗嫌到了何种地步了。

    “好了,先不这些了,先回去再,三妹妹,四妹妹,五妹妹,还有表妹,你们在一辆马车挤一挤吧。”元明朗吩咐道。

    “没事,五表哥,我和丫鬟们坐一辆马车就行,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方雪柔低声道,低眉顺眼的样子很让人心疼。

    可是她这白莲开放的不是时候,现在这个时候,大家谁有心情管她啊,所以回应她的是沉默。

    方雪柔咬了咬牙,委屈的上了后头的马车,和丫鬟婆子坐了一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