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姐夫不可以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亲爱的盛医生作者:夏木果子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亲爱的盛医生》 第742章 姐夫不可以
    “那是开玩笑的话,我小时候太顽皮了,妈妈并不是一定要让我找个医生。”

    “这手帕送给你妈妈不久,我们就有了你,所以,你妈妈说,这手帕一定要给你当嫁妆。”

    “那你还给盛瑾天?”

    “并不是给他,是他问我有没有什么是你的嫁妆,他想准备一份,留作纪念。”

    “爸,我再次接受他花了半年的时间,你怎么才几天就改口了?”

    “有些事,都是男的,自然会明白。”

    “什么事啊?”

    盛瑾天把盛家所有的事都告诉给了夏业良,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谅解,同时,他也请求夏业良,不要把这些事告诉给夏心澄,不然她会有心理负担。

    “他家里的情况比我们复杂,但也不能因为这些,就否定他对你的感情,爸爸看得出,你心里有他,虽然我同意你们两个人结婚,但以后如果你觉得受委屈,或者觉得不合适,爸爸也支持你做出你认为对的决定。”

    当初和盛瑾天准备结婚的时候,父女两人并没有这般长谈过。

    “我只是担心,他又会变成原来那样,因为家里的事离开我和一诺,或者,把一诺带走,留下我一个人。”

    “如果盛瑾天真的变成那样的人,爸爸就算是拼了命,也会把一诺带回来。”

    “还是我去拼命吧,你就负责喊加油,你可打不过他。”

    “好,我掩护你,我们父女里应外合,把我的宝贝外孙带走。”

    两人聊得很开心,夏业良起身离开的时候,看了眼打开的行李箱。

    “澄澄,今天早点睡,明天是穿白衬衣吗?证件准备好了吗?”

    “装好了,可明天就是个周五,结婚连个日子都不挑啊。”

    “谁说不挑啊,这可是找了几个大师算的好日子呢,阴历阳历都很好。”

    夏心澄挑眉:“爸,这话是盛瑾天说的吧,他的话不能全信。”

    “我找人算的,你就放心吧。”

    夏心澄开始吃饭,这时,夏业良趁她不注意,拿起桌上的文件袋离开。

    “那是开玩笑的话,我小时候太顽皮了,妈妈并不是一定要让我找个医生。”

    “这手帕送给你妈妈不久,我们就有了你,所以,你妈妈说,这手帕一定要给你当嫁妆。”

    “那你还给盛瑾天?”

    “并不是给他,是他问我有没有什么是你的嫁妆,他想准备一份,留作纪念。”

    “爸,我再次接受他花了半年的时间,你怎么才几天就改口了?”

    “有些事,都是男的,自然会明白。”

    “什么事啊?”

    盛瑾天把盛家所有的事都告诉给了夏业良,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谅解,同时,他也请求夏业良,不要把这些事告诉给夏心澄,不然她会有心理负担。

    “他家里的情况比我们复杂,但也不能因为这些,就否定他对你的感情,爸爸看得出,你心里有他,虽然我同意你们两个人结婚,但以后如果你觉得受委屈,或者觉得不合适,爸爸也支持你做出你认为对的决定。”

    当初和盛瑾天准备结婚的时候,父女两人并没有这般长谈过。

    “我只是担心,他又会变成原来那样,因为家里的事离开我和一诺,或者,把一诺带走,留下我一个人。”

    “如果盛瑾天真的变成那样的人,爸爸就算是拼了命,也会把一诺带回来。”

    “还是我去拼命吧,你就负责喊加油,你可打不过他。”

    “好,我掩护你,我们父女里应外合,把我的宝贝外孙带走。”

    两人聊得很开心,夏业良起身离开的时候,看了眼打开的行李箱。

    “澄澄,今天早点睡,明天是穿白衬衣吗?证件准备好了吗?”

    “装好了,可明天就是个周五,结婚连个日子都不挑啊。”

    “谁说不挑啊,这可是找了几个大师算的好日子呢,阴历阳历都很好。”

    夏心澄挑眉:“爸,这话是盛瑾天说的吧,他的话不能全信。”

    “我找人算的,你就放心吧。”

    夏心澄开始吃饭,这时,夏业良趁她不注意,拿起桌上的文件袋离开。

    “那是开玩笑的话,我小时候太顽皮了,妈妈并不是一定要让我找个医生。”

    “这手帕送给你妈妈不久,我们就有了你,所以,你妈妈说,这手帕一定要给你当嫁妆。”

    “那你还给盛瑾天?”

    “并不是给他,是他问我有没有什么是你的嫁妆,他想准备一份,留作纪念。”

    “爸,我再次接受他花了半年的时间,你怎么才几天就改口了?”

    “有些事,都是男的,自然会明白。”

    “什么事啊?”

    盛瑾天把盛家所有的事都告诉给了夏业良,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谅解,同时,他也请求夏业良,不要把这些事告诉给夏心澄,不然她会有心理负担。

    “他家里的情况比我们复杂,但也不能因为这些,就否定他对你的感情,爸爸看得出,你心里有他,虽然我同意你们两个人结婚,但以后如果你觉得受委屈,或者觉得不合适,爸爸也支持你做出你认为对的决定。”

    当初和盛瑾天准备结婚的时候,父女两人并没有这般长谈过。

    “我只是担心,他又会变成原来那样,因为家里的事离开我和一诺,或者,把一诺带走,留下我一个人。”

    “如果盛瑾天真的变成那样的人,爸爸就算是拼了命,也会把一诺带回来。”

    “还是我去拼命吧,你就负责喊加油,你可打不过他。”

    “好,我掩护你,我们父女里应外合,把我的宝贝外孙带走。”

    两人聊得很开心,夏业良起身离开的时候,看了眼打开的行李箱。

    “澄澄,今天早点睡,明天是穿白衬衣吗?证件准备好了吗?”

    “装好了,可明天就是个周五,结婚连个日子都不挑啊。”

    “谁说不挑啊,这可是找了几个大师算的好日子呢,阴历阳历都很好。”

    夏心澄挑眉:“爸,这话是盛瑾天说的吧,他的话不能全信。”

    “我找人算的,你就放心吧。”

    夏心澄开始吃饭,这时,夏业良趁她不注意,拿起桌上的文件袋离开。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