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谁惹你了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纨绔嫡女狠角色作者:木易宁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纨绔嫡女狠角色》 第176章 谁惹你了
    “那个臭女人,以为我会轻易地妥协吗?太看我了!”楚玉颜咬牙道:“来人!”

    “少爷有什么吩咐?”赝着头,连呼吸速度都放缓了很多。

    “赶紧将城里所有的医药师,炼丹师找来,只要能解了爷我身上的毒,必有重赏!”

    “是!”厮应声退下,深怕晚了一秒,就会被楚玉颜踹翻。

    不多时,边城城主府便挤满了人,来者都是清一色的医师或者炼丹师。随着人数不断减少,楚玉颜的怒吼声不断增大,响彻整个城主府。

    “滚!一群废物,你们都给我滚!”楚玉颜面上已经变得漆黑,不是气出来的,而是毒素所致!“你们都是废物,连一个辈的毒都解不了,都是一群废物!”

    渐渐的,楚玉颜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双眼中闪现出一丝失望。

    一直在旁观望的四长老面上亦是不好看,眼看着太阳西下,成了夕阳,他终是踏步上前,“玉颜,要不你就答应了那姑娘的要求吧!”

    “依我看,那名姑娘也不是什么坏人,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四长老,你这是要让我向对方屈服吗?”

    “我这是教你如何双赢!”四长老顿了顿,“当然,如果你能够解决掉身上的毒素,你就当作我什么都没过!”

    罢,四长老不管楚玉颜作何反应,便转身离开。

    徒留下楚玉颜一人在原地,这一次,楚玉颜真的是踢到铁板了,彻底把自己给栽进去了。看来上还真是公平的,不管你为人多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能知得了你。

    看着那已经隐藏一半身子的夕阳,楚玉颜陷入了沉思!

    ……

    “顷洛,你确定那个家伙会来吗?”紫英用怀疑的口气问这着,同为城主府少主,他自是听过楚玉颜的大名。

    那可是一个不可一世的主,占着背景雄厚,后台足够强硬,除了皇室中人,没人是楚玉颜惹不起的。他也算是对自己的身份物尽其用,什么混账事情都干过。

    比如故意摔倒在别人面前,索要高额的赔偿。比如看到美女,就上前搭讪,听好几次将京城来的郡主的衣服撕了,听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打。

    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好?

    “顷洛,我们走吧!都黑了!”泠赐亦是跟着出声。

    “不用,有人要请我们去城主府住一晚的!”

    “呵呵!”依风露出鄙视地笑容,“你真当以为自己是占卜师呢?那个叫做楚玉颜的家伙,一看就是个骄傲的主,他会向你低头?简直笑……”

    “等等!”马蹄声哒哒,传进众饶耳朵,众人定睛一看,那马上的人不是楚玉颜,还能是谁?

    “等等!”楚玉颜气喘吁吁,左手用力抓紧绳子,右手紧紧缠着一层又一层的白色的绷带,他的脸色并不好看。很明显,毒素已经开始扩张了。

    而楚玉颜能够在毒素发作之时,还能稳住灵马,本就是一件让人意外的事情。

    “哐当!“灵马一个踉跄,楚玉颜重重摔落在地。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冲到顷洛的面前。

    “卖身契在哪里?我现在就签!”

    “好!”

    “唰唰唰!”不过一秒钟的时间,楚玉颜便将自己的大名签好,将卖身契递交给顷洛,“我不发誓!”签卖身契已经是楚玉颜的底线,他绝对不会发誓效忠对自己下毒的人。

    “可以!”

    “好!已经快黑了,你们先到我城主府休息一下,明一早,我们再出发也不迟!”

    依风嘴角抽了抽,这楚玉颜,太没有骨气了!暗暗看了一眼顷洛,心下怀疑,难道顷洛真的会占卜?

    ……

    诺大的边城城主府。

    顷洛一众人被安排在靠后的院子里,每个人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以作休息。

    在玄苍的强烈要求下,被安置在了距离顷洛最近的房间。夜色弥漫,明月当空,一棵大榕树下,一张石桌,四个石椅。一壶桃花酒,两个杯盏。

    顷洛饮下一杯,香而醇,似果酒却不甜腻,好酒!她抬眼看了看对面一脸阴沉的玄苍,心下好奇,不知道又是谁惹了这个大神。

    “好了,谁惹你了?”作为对方的新晋女友,顷洛还是要表示一下关心的。

    “你!”

    “哈?”

    “你惹我了!”

    “!”

    这话没办法继续下去了,顷洛语顿,将今的所有的所作所为,回想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我哪里惹你了?”

    ”你今一都没看我,除了早上那么一会儿。其余的时间,你的视线都在其他人身上!”

    “所以这是你生气的原因?”

    ……

    玄苍连点头都懒得点头了,这是表示真生气了!

    “好了,别生气了。我保证从现在开始,我只看你!”顷洛心下了然,现在的她不正是只能看到玄苍吗?她的没错,不算撒谎。

    “好,你要到做到!”

    “好!”顷洛举起一杯桃花酒,放到玄苍的面前,“喝喝看,这酒还挺美味!”

    ……

    同一时间,一个娇的黑色身影窜进楚玉颜的房间。

    “刺啦!”灯火被点着,楚玉颜斜靠在自己的软榻上,看着面前的娇人儿,邪笑道:“念英太子,你你这大半夜地来我房里,干什么?”

    “不干什么!”念英扯下嘴上黑色围巾,一脸冰冷地走到离楚玉颜最远的位置上坐下。

    “哎!你这番举动可真是伤害了我啊!”楚玉颜做出一脸悲伤样,“怎么我们也是表兄弟的关系!”

    “我没有你这个表哥!”念英直接拒绝,“吧,你跟着漂亮姐姐,究竟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楚玉颜坐起身来,拿出一壶酒,“喝不?”

    念英一脸铁青,“喝酒会影响我长个子!”

    “哦,我倒是忘记了,我们的念英太子是个孩子,还不能喝酒!呵呵!”罢,楚玉颜便自顾自地饮起酒来。

    “我警告你,不许利用漂亮姐姐!”完,念英一个跳跃,从那敞开的窗户跳了出去,消失在夜色郑

    看着那漆黑的夜色,楚玉颜面露深沉,再也没有一丝轻佻表情。只听他轻轻出口,“怎么会?我们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不存在利用!”

    边城的另一个方向。

    豪华的包房之内,千灵儿板着张脸,看向对面的白印痕,“你今为什么要阻止我杀了顷洛那个贱人?”

    “呵呵,蠢货,我不是阻止你,我是在保护你。难道你没有发现顷洛身边的那个男人很不同寻常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不是这个大陆的人。而是来自高等大陆,身份更是高不可攀!”

    “不可能,这个男人,我丝毫没有印象,绝不会是你口中的高人!”千灵儿摇头,“不过,有一点,我总觉得那个男人,我在哪里见过。他身上的气势,我很熟悉……”

    千灵儿做思考状,却终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煞王!“白印痕微眯双眼,看着漆黑的夜色,神情冷酷,“他就是煞王!”

    白印痕的记忆力超强,只要是见过一次的人,那么他就会终身不忘。而煞王身上所散发的气势,不正和顷洛身边的那个男人很是相似吗?

    不,不是相似,而是一模一样!

    白印痕很肯定,这个男人就是煞王,或者是曾经的煞王。

    “什么?”千灵儿后退几步,一脸不可置信,“你的不是真的,怎么会?煞王怎么会甘愿成为一名普通人,陪在顷洛那个贱饶身边,不可能,绝不可能!”

    “啪!”白印痕重重扇了千灵儿一巴掌,“一直以来,我敬重你身后的千语阁,但不代表我会一直容忍你的愚蠢!把你那不该有的心思收起来。否则的话,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白印痕内心生气,即便他和千灵儿之间没有任何的真情实意,但是现在她怀着自己的孩子,就凭借这一点,他绝不允许对方思想上有任何不忠。

    “你!”千灵儿恼怒,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自己鄙视的男人扇打,深深觉得耻辱。她右手成爪,直接攻向白印痕,“别以为你是我孩子的父亲,我就会一直被你打压!”

    然而没有预料中,白印痕被狠狠扇倒的画面没有出现,千灵儿却是被白印痕轻松制服。

    白印痕将她紧紧压在桌面上,“你若不是怀着我的孩子,你当真以为我会容忍你到现在吗?你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好好养胎。至于顷洛那个贱人,就算你不收拾她,我也会出手!”

    他凑近她的耳边,轻道:“只有她,才配是我的女人,而你,只不过……呵呵!”

    “啊!”千灵儿怒吼,身体却是动不了分毫。脸紧紧贴在冰凉的桌面上,一股沉木的香味扑鼻而来。然而,千灵儿并没有觉得舒心,脑海中不停地回荡着白印痕的话!

    “只有她,才配是我的女人,而你,只不过……呵呵!”

    为什么所有人只能看到那个贱饶好,看不到她千灵儿,她不甘,她难受,她怨恨!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