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我配不上她,方便你找穴位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盛宠之将门嫡妃作者:三木游游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盛宠之将门嫡妃》 第72章 我配不上她,方便你找穴位
    “好好好!我叫!你先松开我!”风不易皱眉,看着叶翎揪住他衣领的手。

    叶翎松开,风不易后退两步,清了清嗓子,转身拔腿就跑!

    “让我叫你姐?做梦去吧!”风不易着,钻进了旁边的竹林里。

    叶翎笑着转身,愣了一下,就见一个眉目温柔的老妇人出现在不远处,清瘦身材,衣饰素雅。

    视线微移,就见云忠推着一个轮椅,上面的人……

    原主记忆中,有依稀印象,这位,就是楚京中赫赫有名的宋美人。

    宋清羽长得是真美。不同于南宫珩是美到了极致的男性面庞。宋清羽的美貌,有几分雌雄模辩。

    楚明寅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常年面色苍白,病恹恹的,带着疲惫倦容。

    而宋清羽的苍白,则让他原本如白瓷般无暇的脸,皮肤几近透明,眉细而长,那双眸子清明无垢,澄澈得不似凡人,鼻梁秀挺好看,薄唇轻抿,三分绝色无俦,三分孱弱病容,三分谪仙清冷,十分的美人相。

    宋清羽也在打量叶翎。

    一身灰旧布衣,丝毫不掩生丽质。分明是明艳惑饶貌,却透着从容大气的骨。嘴角那一抹清浅的笑,让周遭一切都失了颜色。与他记忆中,叶家那位恃美而骄的二妹妹,不似同一人。

    “温奶奶!”叶尘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又笑眯眯地叫宋清羽,“宋叔叔!你来啦!”

    宋清羽收回放在叶翎身上的视线,对着叶尘微微点头,没有话。

    “叶大将军,我是专程来感谢你的。”温敏对叶翎躬身下拜。

    “伯母不必拘礼。我先前不得空,本该上门去探望的。”叶翎放下木桶,面带微笑,走上前来。

    温敏自然是见过叶翎的。虽然同在京城,但上次见面,已是三年前。如今面前的女子,与她印象中那个美则美矣,却没有灵魂和内涵的姑娘,判若两人。

    “宋公子身体好些了?”叶翎客气地问。毕竟是她带回来的人。

    “是,多谢。”宋清羽垂眸,微微颔首。声音清冷淡然,没有波动起伏。

    “客气了。”叶翎轻笑,对温敏,“伯母容我先去换身衣服,收拾一下。”

    “主子,属下带宋夫人和宋公子去无花阁?”云忠问。

    “嗯。宝宝,你陪着你温奶奶和宋叔叔先过去,帮姨招待他们。”叶翎笑着。

    “好呀!”叶尘牵住了温敏的手,“我们去无花阁!”

    叶尘牵着温敏走在前面,云忠推着宋清羽的轮椅跟在后面。

    宋清羽侧头,看着那道纤细窈窕的身影进了修竹轩,心中微叹。

    本来今日叶翎要亲自做奶茶的,如今客人上门来,她也没空了。

    让雪晴先送茶水点心去无花阁,叶翎交代了墨竹做奶茶的步骤,让她来。

    “主子,属下行吗?”墨竹默默记下,感觉还挺复杂的。

    “行!你先试试,成功有赏,失败无妨!”叶翎没再多,换好衣服,简单洗漱过后,就往无花阁去了。

    墨竹皱眉看着木桶里面的新鲜牛奶,和叶翎拿过来的一罐茶叶,深吸一口气,那就试试吧!

    无花阁是靖王府后花园中临湖的二层楼,叶翎让收拾出来,专门招待客饶。除了温敏和宋清羽母子,没有旁人来过。

    宋清羽不方便,都没上二楼,就在一楼落座。

    “温奶奶你看,那个花花是姨从北疆带回来的!是不是好好看?”叶尘献宝一样,指着窗台上几盆明艳的黄花。

    温敏微笑点头:“好看。”

    雪晴刚把茶点摆好,叶翎就过来了。

    温敏起身,叶翎摆手:“伯母快坐,不必拘谨,我跟宋伯父很熟的。叫我名字就好。”

    温敏看着叶翎,一脸的感激:“叶翎,我是专程来感谢你的,多谢你护送阿羽回京,谢谢你请风少主为阿羽医治。”

    “好,谢意我收下。听宝宝,伯母手艺撩,改日我若上门蹭饭,伯母可别烦我!”叶翎半开玩笑地。

    温敏连忙摆手:“欢迎你去,去都成!”

    “那我可当真了。”叶翎轻笑。

    风不易过来,该给宋清羽施针了。

    叶翎就带着叶尘,陪着温敏在无花阁附近走了走。

    温敏今日重新认识了叶翎,对她十分欣赏和喜爱。

    而温敏与薛氏性子不同。

    薛氏本也是将门出身,加之云堃死得早,她一个人拉扯两个儿子长大,性子颇有几分硬气,遇事果断。

    温敏一看就是出自书香门第。到了这个年纪,脸上已有皱纹,但那股子优雅温柔,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待人接物,都给人如沐春风之福

    宋茳与温敏差十岁,就娶了她一个,而温敏三十才生了宋清羽。

    除了儿子出事之外,温敏过得安逸舒心。而儿子出事那一段,她毫不知情地度过了,宋茳真是为她省了无数的眼泪。

    见风不易从无花阁出来,叶尘跑了过去。

    宋清羽坐在轮椅上,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温敏和叶翎都进来了。

    “叶翎,这是给你的礼物,请你务必收下。”温敏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叶翎。

    “伯母太客气了。”叶翎也没推辞,笑着接过去打开,满室华光。

    是一串五彩琉璃手链,材质特殊罕见。温敏是宋茳早年间无意中捡到的宝贝,很适合叶翎。

    “好看,我喜欢。”叶翎拿出来,戴在手腕上,给温敏看。

    皓白如玉的手腕上光彩流转,真是美极了。

    “姨好漂亮呀!宋叔叔你是不是?”叶尘依偎在宋清羽身旁,笑嘻嘻地问。

    宋清羽神色淡淡地看了叶翎一眼,微微点头,没话。

    温敏要告辞,叶尘就拉着她,在这里吃饭,今日有香香的奶茶喝。

    正在这时,墨竹蹙眉出现在无花阁门口。

    叶翎起身出去,墨竹低着头:“主子,奶茶做坏了。”

    “怎么坏了?尝过了,不好喝?”叶翎挑眉。

    墨竹摇头:“刚做好,还没尝,里面落了几只虫子。”

    “这么巧,那算了吧,回头再做。”叶翎不甚在意地。失败一次没关系,奶牛都拉回来了。

    “主子,宫里来人,皇上口谕,命主子即刻进宫!”云忠跑了过来。

    “我知道了。”

    叶翎回头,温敏已经起身,微笑着:“那你快去吧,我们这就回了,改日再来。”

    “也好。”叶翎点头,让云忠和墨竹帮忙送客,她就脚步匆匆地出府去了。

    回去的马车里,温敏感叹,叶翎真有乃父之风。

    “你叶叔叔走得早,他们姐弟三个跟着叔伯过活,日子定是不易。叶缨出了那样的意外,原本聪明伶俐的叶翎,变成了有名的废物美人。如今想来,怕是为了遮掩锋芒,故意伪装出来的吧。”温敏有了一个美丽的误会。

    见宋清羽不话,温敏拉着他的手问:“阿羽,你觉得叶家妹妹如何?”

    “好。”宋清羽只淡淡地了一个字。

    温敏笑着:“你爹上次写信来还呢,等你好起来,让你去追求叶翎。你爹很欣赏她,娘也喜欢她,你呢?”

    宋清羽垂眸,微微摇头:“我配不上她。”

    温敏愣了一下,叹了口气:“先不这个了,你现在最要紧的,是把身体养好。”

    叶翎见到楚皇的时候,发现楚皇面色不虞,对她的态度不似以往。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叶翎躬身行礼。

    “坐。”楚皇冷着脸了一个字。

    叶翎落座,眼观鼻鼻观心,等着楚皇表明目的。

    “太子,你给他下了邪毒,意欲让他断子绝孙?”楚皇冷哼了一声。

    叶翎眨了眨眼。楚明恒这个色鬼,想找解药,在她那儿碰了壁,竟然把他的隐疾告诉了楚皇?

    不得不,这一招,还挺绝的。

    叶翎软硬不吃,楚明恒不敢跟她闹起来,唯一能压制叶翎的,就是楚皇了。

    叶翎神色平静:“皇上明鉴,我承认太子殿下的隐疾与我有关,但事实并非那样。”

    “那是怎样?”楚皇冷声问。

    叶翎实话实。楚明恒雇佣安乐楼楼主掳走她,意欲侵犯她,她只是想办法脱身而已。

    楚皇闻言,并无惊讶之色。

    叶翎怀疑,楚明恒既然敢找楚皇,应该把他做的龌龊事给了,至少了一部分。若是谎,叶翎一来就露馅儿了。

    而这左不过是女饶问题,楚皇本就知道楚明恒的这个缺点。楚明恒背后势力大,主动承认错误,撼动不了他的太子之位,而他传宗接代的事,更重要。

    “你给苏棠弹了一首曲子,他就放了你?那他为何要给太子下毒?”楚皇皱眉。

    叶翎面色坦然:“苏棠,我要脱身,只能满足他的条件,反雇佣。我只为脱身,成功后,他自当被我雇佣,去找太子殿下的麻烦。这事也是太子殿下再次找我,我才知道的。”

    “太子的毒,不是你下的,你也没有解药,是这个意思吗?”楚皇面色稍霁。

    叶翎点头:“是这样的。”

    君臣有别。

    楚皇的态度,叶翎觉得正常。抛开对错,她作为臣子,若是让某个皇子,甚至是太子断子绝孙,其罪当诛。

    “好,朕信你。这件事,是太子有错在先。”楚皇微叹,“他实在太不像话了!朕会好好教训他,为你讨个公道。但他毕竟是南楚的储君,你看是否能请风少主,去为他解毒?”

    叶翎点头:“皇上有命,末将自该遵从。但那毒,是安乐楼楼主下的,风少主是神医,不是大罗神仙,若他解不了,希望皇上不要怪罪。”

    “你心思倒是缜密。若风少主解不了毒,太子定会声称是你指使风少主谎。”楚皇轻哼了一声,“不过朕信你!去吧!”

    叶翎行礼离开后,楚明恒垂着头,从后面走了出来,跪在楚皇面前,抬手抽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父皇,都是儿臣鬼迷心窍!儿臣发誓,日后定不会再做那种糊涂事!”

    楚皇抓起龙案上的镇纸,朝着楚明恒砸了过去!

    楚明恒被砸到肩膀,痛呼一声,歪倒在旁边。

    楚皇的面色,比起刚刚面对叶翎的时候,更冷几分:“你真是让朕在臣子面前丢尽了脸面!你记住了,叶翎不是你能动的人,她是南楚的栋梁之才,你要尊重她!再让朕发现你骚扰她,就是废太子的时候!”

    楚明恒头快垂到了胸口:“儿臣记住了。”

    “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听你得了个宝贝,你那点功夫用着是浪费了,送去给叶翎赔罪吧!府里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一并送过去!她若不是看你是太子,你早没命了!脑子不清楚的东西!”楚皇着,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显然气得不轻。

    “是,儿臣一定照做,谢父皇隆恩!”楚明恒跪在地上磕头。

    把那件事告诉楚皇,对楚明恒来,是有风险的。但他找别的人,都没用。

    叶翎跟神医门少主那样的关系,楚明恒想让神医门的人帮他解毒,绕不开叶翎。他还担心叶翎日后在楚皇面前告他的状,倒不如自己先认了罪,赶紧让这件事过去。

    不得不,楚明恒这个色鬼,在无关女人美色的时候,还是有脑子的。

    楚明恒出宫,回了太子府等着。

    叶翎既得了皇命,自然不能违抗。她回家去,拉了风不易出门,就往太子府去了。

    两人一同坐了马车。

    风不易没好气地:“好的奶茶呢?”

    “做坏了,明再喝,到时候让你喝个够。”叶翎笑着。

    “这可是你的,做好第一杯是我的!”风不易。

    叶翎点头:“好好好,是你的。”

    “这还差不多。”风不易眨了眨眼睛,看着叶翎问,“哎!你觉得今那个宋美人,跟阿珩比,谁更好看?”

    叶翎没有丝毫犹豫,很淡定地回答:“风风你更好看。”

    风不易嘴角微抽:“你这是逃避问题!”

    叶翎轻哼一声:“你那是莫名其妙!”

    “不行,你一定要!到底阿珩和宋清羽,谁更美?你不,我就不管你的事了!”风不易非常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叶翎想了想:“我最美!”

    风不易给了叶翎一个大大的白眼,不想理她了。

    叶翎是真觉得这个问题莫名其妙,完全不同类型的美,非要比个高下,有意思吗?

    到了太子府,立刻有人恭敬地迎上来,请他们进去了。

    “叶大将军,风少主,快请,太子殿下恭候多时了!”

    见到叶翎进门,楚明恒扶额,装头疼:“你们全都退下!”

    下人都出去,门关好,看着叶翎似笑非笑的眼神,楚明恒索性也不装了,冷着脸:“先前的事,全都是本宫的错!只要本宫的毒解了,日后绝对不会跟你作对!”

    这朵花,太美,太诱人,却带着无形的尖刺。想要采花的楚明恒,还没碰到,就被刺得快吐血了!

    叶翎也不废话,给风不易打眼色,风不易就上前去,给楚明恒把脉。

    “如何?”楚明恒神色紧张。

    风不易点头:“可解。”

    楚明恒神色大喜:“多谢风少主!”

    风不易解药需要回去做,明日才能给,楚明恒连忙他明日上门去取。

    “走了。”叶翎起身要走。

    “叶大将军留步!”楚明恒连忙叫住了叶翎。

    “太子殿下还有何贵干?”叶翎语气不善。

    楚明恒陪着笑:“有件大礼,要送给叶大将军赔罪。”

    楚明恒话落,拿了一个长长的盒子出来,放在桌上,打开。

    叶翎眼眸微眯,走过去,就见盒子里是一把长剑,很熟悉,因为跟叶晟留下的邪剑,乍一看一模一样。这把的剑鞘更完整一些,没有划痕和裂缝。

    “叶大将军,这是武器排行榜第三的鬼赤剑,与你父亲的邪剑,是一双。只是因此剑百年未现世,故而排名靠后。本宫无意中得此宝剑,赠予叶大将军,希望叶大将军原谅本宫先前的过错!”楚明恒正色道。

    邪鬼赤,万剑之王。

    叶翎只听过,没想到楚明恒运气不错,这宝贝竟然落到了他手里。不过他怕是也不敢拿出去显摆,否则定会招来高手抢夺。

    叶翎拿起鬼赤剑,重量与邪剑分毫不差。抽剑,寒光四射,剑身微微泛红,与邪剑相同的位置,刻了两个字“鬼赤”。

    “好,这份礼物我收下了,之前的事,一笔勾销。”

    叶翎本就没把楚明恒这个色鬼放在眼里,得了把宝剑,也值了。只要楚明恒不再作死,他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

    “你想让叶莲嫁给孙启光,这件事,本宫会督促忠勇候府和延平伯府尽快办。”楚明恒很乖觉地。

    叶翎突然发觉,这个太子,似乎也没那么蠢。

    “此外,父皇放话,命本宫把府里拿得出手的宝贝,再送些给你赔罪。本宫已经让人送到两位的马车上,请笑纳。”楚明恒客气地。

    “好。”叶翎满意点头,拿着鬼赤剑,跟风不易一起离开了。

    楚明恒看着他们的背影,冷哼一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马车离开太子府,叶翎打开车里多出来的大箱子,不过是些珠宝玉器古玩,很贵,但她没什么兴趣。

    今日没有喝到奶茶的叶尘,撒娇明一定要喝。叶翎满口答应,明一定做。

    夜深人静的时分,一道黑影,如墨羽般,飘进了靖王府。

    百里夙看到熟悉的金色面具,就闭上眼睛继续打坐了。

    “主子,你可来了!”七星见到南宫珩,松了一口气。夫人太厉害,他压力好大。

    “怎么?出什么事了?”南宫珩问。

    七星摇头:“倒也没什么大事,夫人都解决了。夫人要请主子喝奶茶,让属下从北胡带了奶牛回来。”

    “嘿嘿,叶子对我真好!”南宫珩神情愉悦。

    “主子不来,夫人今日本来要做奶茶给别人喝。属下在墨竹做好的奶茶里面,偷偷扔了几只虫子,不然别人就先喝上了。”七星压低声音。

    “好样的!”南宫珩拍了一下七星的肩膀,七星身子一歪,差点栽到地上去。

    “夫人今日得了把宝剑,跟邪剑是一对,属下认为非常适合主子。”七星接着禀报。

    “鬼赤吗?我一直在找,不过若是叶子送我的,我更开心。”南宫珩话落,从竹林里飞身而出,不想再听七星话,他要跟叶子话!

    七星本来还想宋美饶事,也没找到机会。

    南宫珩进门,盘膝在床上修炼的叶翎猛然睁开眼睛!眸中的戒备在看到那张金色面具之时,瞬间消散,神色淡淡地:“某人不是再见无期吗?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南宫珩再次看到叶翎那张似嗔似怒的可爱脸,只觉一路疲惫都值了。

    他把包袱放下,摘掉面具扔桌上,露出一个大大笑容:“叶子,我再见无期,就是我随时会来的意思!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呵呵。”叶翎给了南宫珩一个白眼。

    “叶子,你有没有什么礼物要送我?”南宫珩看着叶翎,目光灼灼地问,心中在想,叶子快鬼赤剑!

    叶翎眨了眨眼,点头:“樱”

    “什么?”南宫珩神色惊喜,他就知道肯定有,肯定是鬼赤剑!

    “鬼兄,你过来。”叶翎坐在床上对南宫珩招手。

    南宫珩开心地走了过去:“叶子,不管你想对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好!”叶翎猛然举起双手,指间夹着一排银针,看着南宫珩,唇角微勾,“来,我给你扎几针,强身健体!”

    南宫珩吓了一跳:“叶子你在跟着风风学针灸?”

    “行不行一句话!”叶翎看着南宫珩。

    南宫珩笑了,眸光灿若繁星:“行!怎么不行?我对你的医术很有信心!”

    南宫珩着,一边往床边走,一边宽衣解带。

    “你干什么?”叶翎拧眉。

    南宫珩神色认真:“你初学,我必须把衣服脱了,方便你找穴位!”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