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善后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作者:温流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 第661章 善后
    第661章 善后

    温酒等人送慕容渊入土为安之后,又数日,把西楚诸事都安排妥当便打算率众启程回大晏。

    临行前的那晚,谢万金见众人都一心回大晏去,收拾行囊一个比一个收得快,不由得去殿中问长兄:“他们都这么急着回去,谁留下善后啊?”

    谢珩正好和温酒到这事,谢玹还有一众近臣都在,闻言纷纷回眸看他。

    谢珩眼角微挑,不急不缓道:“既然四弟对此事如此上心,那就你留下善后。”

    长兄这话的自然而然,这一声“四弟”喊得谢万金抖了几抖。

    四公子不由得睁大眼,难以置信的开口道:“我留下?长兄,你是不是最近忙糊涂了?让我坏人好事搅浑水还成,这国之大事我可做不来,你还是让三哥留下吧,他办事才靠谱稳当!”

    谢玹嗓音清冷道:“不成。”

    谢万金一听这话,面上常带的三分笑意差点直接垮了,当即问道:“怎么就不成了?大晏朝中的大事务不都是你在操劳着?怎么到了西楚你就不成呢?”

    谢玹面无表情道:“我不曾离京,自然要在陛下娘娘回朝之日出城相迎。”

    谢万金听到这话,好半都没明白过来,转身问众人,“这话几个意思?”

    温酒轻咳了两声,面色如常的提醒了四公子一声,“首辅大人不曾离京,那便是不曾离京。”

    “嗯。”谢珩嗓音含笑的跟着应了一声。

    秦墨连忙道:“对对对,首辅大人一直在帝京忙着呢,何曾来过西楚啊?”

    周明昊笑道:“反正我没在西楚见过首辅大人!”

    一众近臣纷纷附和道:“没见过没见过!我们都没见过,首辅大人远在帝京忙着为国操劳,怎么会来西楚呢!”

    谢万金扫了众人一眼,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他这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你们这些人还睁着眼睛瞎话,良心呢?”

    几个年轻大臣看着他齐齐摇了摇头,脑门上写着:只要首辅大人不冻我们,良心什么的可以暂且不要。

    谢万金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喊:“长兄!你看看这些人!一个个只知道首辅大人,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也不把你这个陛下放在眼里!”

    “哦?”谢珩眸中带笑,扫了众人一眼。

    秦墨反应极快,连忙开口道:“侯爷此言差矣啊,我等都知道首辅大人之心便是陛下之心,所以等首辅大人就没错,这同我等效忠陛下乃是一心啊!”

    周明昊和一众大臣们连忙称是。

    “娘娘!”谢万金没法子,只能无奈的喊了一声,只能往温酒身边凑,“嫂嫂!阿酒……你看他们!”

    温酒抬眸看了谢万金一眼,眉眼认真同他道:“听首辅大饶。”

    “我……”谢万金简直气的吐血,无奈道:“我这日子没发过了。”

    谢玹也不理他,语气淡淡道:“我得早回帝京一日。”

    “然后呢?”谢万金这话问的,已然放弃了其他的想法。

    谢玹凝眸看他,语调如常道:“所以,你留在西楚善后。”

    谢万金原本还沉浸子在“所有人都听首辅大饶话,这日子没法过了”的忧伤中,猛地听到这话,更是如遭雷劈,“三、三哥!你这就太欺负人了啊!你们都回大晏回家去了,偏偏让我留在这里同看西楚这个人演戏哭嚎,这谁受得了啊?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谢玹也不同他废话,当即侧目看向谢珩,语调淡淡的喊了声“长兄!”

    三公子俨然一副“我不同这话唠废话,长兄你来”的架势!

    谢万金见状,冷不丁又被伤了一次。

    谢珩薄唇轻勾,徐徐笑道:“万金,你在大晏又没妻室又没红颜知己,也没人催着你早早回去,你这么急着做什么呢?”

    “谁我没有?”谢万金闻言,连忙应声道:“我红颜知己多得很呢,若是她们见你们都回去了,唯独见不到我,只怕是泪流成河,发大水淹鳞京城!”

    众人忍不住笑,连忙别过了头。

    谢珩唇边笑意愈深,又问他:“那你的红颜知己里,有人能仗剑奔千里,舞枪夺人首级,晚一日见到你便提刀杀到西楚来的吗?”

    谢万金仔细的想了想,“这……这还真没樱”

    谢珩含笑扬眸,示意四公子看向谢玹。

    谢万金微微转身,一回眸就看见三哥一张俊脸黑如锅底,顿时就明白了。

    谢玹当初可是易了容混在青衣卫里,悄悄来的西楚,为此还特意把叶知秋还调到了别处,这一次回去再碰面,就有些尴尬了。

    四公子这么一想:三哥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即就想开了。

    谢万金笑了笑,“我留下就我留下呗,三哥还是早些回去吧。”

    谢玹眸色沉沉的看着他,语调微凉道:“难得有人能和西楚国师结善缘,四弟可要同他一起好生料理西楚诸事。”

    三公子完,转身就走。

    谢万金想再同他点什么都来不及,转头同谢珩道:“长兄你看他,这的都是什么话啊?”

    “他一向如此,你过来,为兄有几句话要交代你。”

    几个近臣见状,纷纷找了由头告退,出殿而去。

    温酒朝窗外了看了片刻,也起身道:“我去看看阿文。”

    谢珩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含笑道:“去吧。”

    温酒缓步出殿去了。

    谢万金瞧着自己长兄的目光一直跟着温酒到了远处,不由得开口道:“长兄,你别看了,阿酒都走远了!你不是有话要同我吗?”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