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比武艺高人戏双侠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金镖笑侠录作者:龙浅游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金镖笑侠录》 第四十七章 比武艺高人戏双侠
    “哎呀,陆老大,这老道有些能耐啊?”

    崔士元心知二人行踪已经暴露,凭他俩这般伸手,还特意加了小心,都能如此轻易被这家伙发现,看来也不是个普通人物。

    “无妨,见招拆招就好。”

    陆迁嘴上说的淡然,其实心里也有点纳闷,不过既已被人看破,再演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干脆带着崔士元径直走了过去。

    “老前辈,晚辈二人只是路过此地,听闻异响便来一探究竟,有妨碍到前辈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

    陆迁自知理亏,说完后还毕恭毕敬的对那老道施了一礼。可谁知那老道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依旧专心撞那颗松树。

    “前辈,不知您这是在做什么?”崔士元看他撞的来劲,心下也是好奇,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道。

    等这话说完后,自己忽然觉得有些冒事,想了想,又向这老道追加了一礼。

    看他二人还算懂些礼数,这老道才把眉毛一挑,转头望向他们道:“背痒而已。”

    陆、崔二人被他这出乎意料的回答搞的哭笑不得,可这崔士元一向嘴快,还没等陆迁张口自己就先说道:“那不是和狗熊一样了吗?”

    陆迁一听这哪叫一句人话,忙在一旁训斥道:“士元,休得无礼!”

    “哈哈,无妨。他说的对,这招就是和狗熊学的。万事万物皆有它法,正应了幻化乾坤之说。此中妙极,非是常人可懂。”

    这老道被崔士元无意中的一句话挖苦了,却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树也不撞了,转而来到二人近前,将手一背,宛如一个教书的先生。

    “这位小兄弟,看你的样子倒是有几分悟性,可就是不知武功如何?”

    崔士元看他对自己这么问,也没做保留,拿出多年来行走江湖的唯一绝学——吹牛!

    先将那一连串牛x闪闪的名号亮了出来,跟着就是一堆东扯西扯的故事,听的那老道在一旁直皱眉。

    见他好不容易停住了嘴,老道点了点头,趁着一个不注意,对准崔士元胸口就是一拳。

    这一拳来势迅猛,还配着提醒道:“小子,看我这招‘灵犀撞’怎么样!”

    几乎是话到拳到,也容不得崔士元多想,猛的将身子向旁边一闪,这才勉强躲了过去。

    这老道似乎早就料准了一切,见他躲开后微微一笑,又向着崔士元所在的方向,撤拳顶肘来了一击:“好好好,再试试我这招‘狗熊掏蜜’!”

    崔士元眼睁睁看着他起右肘向自己太阳穴打来,才要闪躲,却不料那贼老道突然变招了!

    “不好不好,还是来个‘野鹤啄眼’吧!”

    本来是直奔太阳穴的胳膊肘,突然换成了三指叩向自己左眼,从未见过此等怪异招式的崔士元一时懵了,竟不知如何破解。

    陆迁在一旁看的真切,心知这招崔士元是躲不开了,为护兄弟,一式垫步拧腰,以单掌逼开了老道的攻势。

    “前辈,赎晚辈二人功夫微末,还请前辈不要刁难。”

    “哈哈,我看可不见得吧?”

    本来陆迁是想着与这老道无仇无怨的认个怂就得了,可哪知这老道非但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将自己也卷进去了。

    随后像什么“黑虎挠树”、“白猿摇尾”、“鼹鼠探穴”、“野鸡续草”一连套乱七八糟的招式,一窝蜂似的冲陆迁施展开来。

    虽有《奇门天衍》二十二式绝学在身,但若是对上这老道稀奇古怪的野路子,也难讨得半点便宜,久而久之竟有些不敌之感。

    和陆迁一伸上手,这老道心里也纳闷。起初只觉得这小子年纪轻轻,气场、步伐却无不透露出超凡的内功修为。

    等这一交手才发现,不光如此,他的招式还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套路,顿时心里就生出几分喜爱之情。

    还以为陆迁一出手就能给这老道一个下马威的崔士元,在旁边看了半天,发现自己兄弟好像也不是人家对手。情急之下,便想了个坏点子,运起“三十六路地躺腿”专攻老道下三路,这“命根子”他总不能不防吧?

    那老道本来正与陆迁拆招换式斗的兴起,被崔士元突然用这阴招一觉和,顿时有些乱了方寸。

    可高手毕竟是高手,等他稍微反应过来这坏小子的用意,便是一顿疾风暴雨般的乱揍。

    “狂蟒打滚”、“野狗呲牙”、“水牛顶门”各种古怪招式把个崔士元打的瞬间鼻青脸肿,哭爹喊娘。

    陆迁有心帮忙,却是分身乏术。也不知怎的,就这么一个麻杆儿一样的小老道,招式竟快的惊人,就连自己这等身法也被他上下忙活的气喘吁吁。

    就在他分心的这一刹那,老道瞅准了机会:“嘿嘿,小子,走你!”

    “哎呦!”

    屁股中了狠狠一脚的陆迁,让老道给蹬的接连后退了数十步,要不是身后有那颗大松树挡着,早就躺地上了。

    “好了,好了,不玩了!”

    老道说罢,分别来到陆、崔二人身前,将他们一一扶起。等他们拍打完身上的尘土又继续说道:“能在此地遇见你二人,也算是与我有缘,今日便交个朋友。若是行走江湖被人欺负了,尽管报出我的名号。”

    “那敢问前辈,您尊姓大名?”崔士元一听有这等好事,马上就信以为眞的诚心实意请教道。

    “哈哈哈,不可说,不可说……”

    这老道就跟闹着玩似的,边说边向远处走去,也不见他奔跑却身形快如闪电,几个踏步就不见了踪影。

    “我……他娘了个姥姥的,被打了一顿还不算,临走还要戏耍老子一顿!这死……”

    还没等“老道”二字说出口,就被陆迁匆匆打断道:“别吵了,你听,是不是有兵刃的打斗声?”

    崔士元经他这么一提醒,强压了压胸中怒火,仔细辨别了一会道:“嗯,还真是,好像是从身后传来的。”

    “遭了,快走!一定是季老镖头那边出事了!”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心意互通,也顾不得狼狈,钻进林子就是一个劲儿的狂奔,生怕耽搁了大事。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