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想你了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嫡狂之最强医妃作者:墨十泗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嫡狂之最强医妃》 第203章 想你了
    每逢夜深人静就会出现在自己心间脑海里的人儿此时此刻就站在自己面前,乔越只觉难以置信。

    “阮……阮?”乔越一瞬不瞬地看着温含玉,只怕自己稍稍一眨眼她便会不见了似的。

    不对,这儿可是漠谷,阮阮远在青川城,又怎会出现在这儿?

    更何况,阮阮根本不知他在漠谷,他从未与阮阮说过。

    他这是……对阮阮相思成疾了,才会连看花名册都能瞧得见阮阮来?

    乔越对自己的眼前竟然出现温含玉的幻像而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一次阮阮的模样比以往每一日他想到的梦到的都要清晰,清晰得就好像阮阮就真真站在他面前似的。

    看来,他怕是真的相思成疾了。

    不知阮阮此刻正在做甚?可有睡下了?

    思着念着,乔越忍不住抬起手,抚向正倾着身看他桌上花名册的温含玉的脸颊。

    而当他的手触碰到温含玉脸颊的一瞬间,他整个人有如被雷电击中了一般,浑身猛僵,大睁的眼里是无以复加的震惊。

    细腻微暖的脸颊,真实的触感,这是——

    真真切切的阮阮!

    却又担心这不过是自己的一场幻梦,以致他另一只手也一并抬起,一齐轻贴上温含玉的脸颊,轻捧着轻抚着,目不转睛,仿佛要将她的模样刻在眼里似的。

    乔越未有说话,温含玉也没有。

    他在怔怔地看着她,她也在定定地看着他。

    乔越是急促的,她仍是均匀的。

    尔后,只见乔越轻轻闭起眼,在她两边脸颊上各轻轻落下一吻。

    他高兴,非常非常高兴。

    她说过的,这是他高兴的时候应该要做的事情。

    谁知温含玉却没有站直身,

    乔越微微思忖,随之轻轻抬起下颔,在她的眉心再落下一吻。

    然,温含玉还是没有动。

    她的眸子清澈纯净,仿佛不谙世事的孩子似的......

    只见温含玉把手指向花名册上被他打过标记的地方,仍记着方才的问题,“阿越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做这些标记是什么意思?”

    乔越将目光落到花名册上,“家中条件极为艰难的士兵,往后可适当给些照应。”

    回答完温含玉的问题,乔越的目光又回到她身上面上,忍着想要将她拥入怀中的惊喜与冲动,“阮阮如何来了?又是如何来的?”

    “跟着运粮车队来的,乔陌给我安排的。”否则她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哪,她又该怎么才能找到这个地方。

    温含玉说着,提着那只包袱绕到了乔越身旁来。

    乔越始终坐着,即便他身下坐着的不再是那张伴随了他将近两年的轮椅,回到这营帐中的他依旧不敢轻易站起。

    尤其还是在温含玉面前。

    他始终谨记着她的叮嘱,他的双腿还没有恢复到能任由他随心所欲的程度,每日必须有足够的休息,否则他只能终身与轮椅为伴。

    训兵初时为了让这些新兵们自愿而不是被迫接受这三个月里高强度的操练,他走遍每一顶营帐后他已深刻地体会到她为何一再叮嘱他切莫超负荷走动,那是一种有如他的经脉在被人用刀子一根根割断的感觉,难言的疼痛。

    那之后他更时刻注意着他双腿的情况,不仅仅是因为他自己,也是因为他不能让她为他付出的心血白费。

    “粮队?”乔越既惊诧又心疼,“为了尽可能隐秘,粮队只在夜里赶路,依粮队速度,从青川城到这漠谷来需十日时间,路上太累,阮阮到这儿来做甚?”

    温含玉没有说话,只是将双手摸上他墨黑如瀑的长发,扯了他系在头顶的束发带,让他的长发倾泻开来,以让她能够更随心所欲地抚摸。

    抚着抚着他的长发,她慢慢将手贴到了他双颊上来,用拇指指腹一下又一下轻轻摩挲他的眉睫、眼眶眼角、鼻梁鼻尖以及薄薄的唇,专心致志的模样,好像许久许久没有见过他了似的,如何都抚不够,也看不够。

    她的阿越还是英俊到完美,让她觉得百看不厌。

    乔越坐得笔直,毫不动弹,心却是在快速跳动。

    “我想阿越了。”温含玉捧着他的脸,与他四目相接,一脸认真,毫无羞赧。

    她吃饭的时候会想到阿越,走在路上会不由自主想到他,睡前他也会出现她的脑子里,便是睡着了,他还会到她梦里来。

    她还觉得她心中有股子空落落的感觉,初时只是一丁点的感觉,慢慢的那感觉就愈来愈强烈。

    令她很不悦还有些烦躁的感觉。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她觉得她是中邪了,走在路上时正好看到有算卦的,就让人给她算了算。

    那人说,她这不是中邪,她这就是思念给思出来的,这人要是还活着呢,就去见一见就好了,人要是已经不在世了,那就只能自己想开点了。

    思念是什么?

    思念就是没来由地想,情不自禁地想,就像她这样。

    于是,她决定来找阿越,来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因为思念他才会连睡着了都还梦见他,而且是很多回。

    她去找了乔陌,乔陌道是漠谷正好需要一位大夫,她便收拾收拾,由乔陌领着她和路过青川城的粮队汇合,到了这漠谷来。

    她想,她的确是像那个算卦的说的那样,她没有中邪,而是思念给思出来的“毛病”。

    因为,她这会儿见着阿越,心中那股子空落落的感觉消失不见了,就好像是地上的一个坑瞬间被人填满了泥土似的。

    不对,这感觉也不像是地上的坑被填满了土,而像是……

    空空的罐子被装满了酒?也不对。

    那就是空碗里被倒满了糖水?

    好像是这么一种感觉。

    有甜甜的味道,让她觉得很高兴。

    她想他,所以来找他,再没有比这个原因更让乔越觉得惊喜觉得满足的理由了。

    乔越因着极度的喜悦而怔着神迟迟没有反应。

    温含玉顿时不悦,皱着眉扯了扯他脸颊,瞪他一眼道:“让你给我画一张你自己的画像的你不给,害得我就只能跑到这儿来找你。”

    不过,画像里的阿越和真实的阿越也没法比,他要是真给她画了他的画像,她觉得她还是会来这一趟。

    乔越则是觉得,他当时没有勉强自己非画出来不可的决定是对的。

    “阿越,你为什么不说话?”温含玉又扯了扯乔越的脸,“你是不是不想我?”

    乔越这时终是站起身来,再压不住心中的冲动,双臂一张便急切地将她搂进了怀里。

    温含玉轻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撞得她鼻梁有些微的疼,但她却没有生气,也没有将他推开,反是慢慢舒开了紧拧的眉心,侧过脸,将脸颊靠在他的胸膛上,将耳朵贴在他的心口上。

    乔越的衣服如同他的人一般干净齐整,即便他今日还未曾沐浴,他的衣服上也没有任何熏人的气味,只有他身上独有的那一股属于男人的淡淡味道。

    是温含玉熟悉的他的味道,也是她熟悉的他强有力的心跳。

    是她独自一人甚至是与阿黎他们在一块儿都没有的感觉。

    感觉心里很舒服,很安然。

    “我怎会不想阮阮?”乔越将胡茬微生的下巴轻抵在温含玉头顶,嗅着她发间清淡的香味,眸中的笑意柔软又宠溺。

    若不是他如今情况不允许,他恨不得时时刻刻与她在一起,寸步也不分离。

    此时营帐外有一名士兵等了好一会儿,若是往日,根本无需禀告,乔越已经先察觉到帐外之人的存在而开口将其请了进去。

    但今夜,士兵已经禀告过了,却迟迟不见他答应。

    士兵挠挠头,是他禀告的声音太小?还是将军正忙?

    看着门帘与营帐之间的那一条窄窄的缝儿,士兵将眼睛凑了上去。

    要是将军在忙,他就在等一会儿好了。

    当他闭着一只眼凑着那条缝儿看到营帐里的一幕时,他目瞪口呆。

    这、这这这——

    将军居然和一个士兵抱在一块儿!那是哪儿队的士兵啊!?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