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招式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云游山海作者:目呆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云游山海》 第7章 招式
    宋涯心知周游境界不高,再加上本就是切磋,也没有将自身修为用上,全以招式与周游比拼。

    周游双腿微屈,正面挡住由下至上撩起的一棒,紧接着手腕翻转反手持剑,背身又挡住了几乎同时从头顶落下的另一根木棒。在外人看来周游仅是防守,每次都堪堪接住或是躲过木棒,十分凶险。

    可只有与他比试的宋涯知道,周游虽说招式动作稀奇古怪,但每次都恰到好处得接下他的攻势,偏偏自己还不能用修为碾压,只得用蛮力硬碰,以至于越打越累。

    他却有所不知,周游自小与兽类周旋,那可不是什么君子比武,而是真正的求存。无数的实战经验再加上古怪动作,即便在修为上比宋涯有所不如,但在这种比试中却能以最有效得方式以逸待劳。

    一旁观战的行人俱都瞪大了双眼,看着场中比试的二人。一个是装扮妖异,手里拿着两根木棒的黑衣男子。另一个是动作奇特,全无规律可言的青衫少年。这场面怎么看都十分怪异。

    可更令他们惊讶的是,这个不知名的青衫少年并没有瞬间落败,而是与那能和柳青白对拼的宋涯周旋至此!

    ‘要耗累他,然后再伺机寻找破绽’

    周游心里想着。兽类在生存战中最擅长的便是保存实力,对于它们没有什么修为招式可言,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防守,然后……找准机会,一击必杀!

    周游挡过横扫而来的一棒,就在此时他察觉到。寻常人在转身时身后会露出破绽,而宋涯的招式更偏刁钻,所以他在转身的同时也会有一根木棒从肋侧挑出,防止被别人钻了空子。

    可即便再过谨慎,也会有疏忽的时候,周游等的就是这一刻!之前宋涯转身时都十分谨慎,只是这次不知是累了还是何故,从肋侧挑出的那一棒竟然顿了下。周游哪里会放过这机会,不去理会挑来的木棒,欺身上前的同时手里细刀抖动,刺向宋涯身侧。

    宋涯察觉到危险,体内灵气不自主的被牵动,顺着手臂游走进那挑起的木棒之中,本是顿了片刻的木棒,竟比之前还要快了半分。

    周游见状哪里敢再出剑,连忙提出体内灵气,却还是被这一棒震得倒飞了出去。

    纯粹的实力差距!

    噗通。

    周游狠狠地摔在地上,整条右臂被震得发麻,体内灵气也止不住地激荡起来,却再也握不住那把细长软刀。

    方盏见状哪里还待得住,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宋涯身侧,将他扶了起来,同时体内灵气顺着手调进周游体内,帮他稳住激荡的灵气。

    周围行人大都露出了理所当然的表情,毕竟那是‘极乐老人’的唯一传人,而今又能与柳青白战上一战,这少年虽说能与宋涯周旋一番,但毕竟经验太少,勉强支撑已是极限,终还是败下阵来。

    但这毕竟是寻常百姓眼中的结果,可落在那些修道人身上就不同了。旁边明萱眼看着周游落败,自己平常十分宝贝的软刀就这么被丢在地上,好不心疼,指向正看着手里木棒愣神的宋涯气道:

    “你,你耍赖!说好的不许用修为的!”

    宋涯回过神来,将木棒收回腰间,一步一步走近周游。方盏见他过来,一只手扶着周游,而另一只手已经握住了身后的剑柄,就连一旁柳青白也悄悄扶住自己的长刀刀把。

    周游平抚着体内灵气,看着宋涯缓缓走近到他身前。就在众人不知他要做些什么时,他竟然抱拳行了一礼。

    “我输了,阁下刀……剑法精妙,我自叹不如,只是不知这剑法名字,还望告知”

    这下周围炸开了锅,宋涯虽说不如柳青白一般,但在同龄人中也属翘楚,如今与柳青白比拼不落下风,更是名气大盛,却没成想在招式上竟败给了个无人认识的山野少年。

    “听见没,那个小淫贼竟然会主动认输!”

    “这少年到底是谁?莫不是哪个不世出高手的传人?”

    虽说周游实力修为仍远输宋涯,但事先说好是纯粹招式上的比拼,宋涯却动用了自己的修为,比起周游确实略输一筹。

    周游体内灵气平复得差不多,站起身来皱着眉头掸了掸身上的土,开口道:

    “这剑法的名称我还没想好,就叫‘百兽剑’吧”

    起初周游对宋涯没什么好感,不过没成想他认输认得这般干脆,心想这人倒也不错。

    周游打小在山上长大,跟着山里的百兽学了无数招式动作,虽说不太雅观,但那可是百兽们用了无数岁月,于生死战斗中琢磨出来最有效率的行动方式。

    而就在周游下山时,老道曾往他的包裹里塞了本没有名字的剑谱,这剑谱并没有什么精妙的剑招,也没有记载运气法诀,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些图画。这些图画所标与他之前在山上学到的那些动作极为相似,只是每个动作的手里,多了一柄剑!

    周游本就常年接触这些动作,结合自身的经验,看了两遍便已融会贯通。甚至,还为这本剑谱起了个名。

    “百兽剑?从未听过……是我孤陋寡闻了,今日败给阁下,是我学艺不精,他日我们再来比过”

    宋涯也不理会旁人,径自走到柳青白身前。

    “还有你,咱们改日有缘再见的话,定要再讨教一番”

    说完,宋涯同样向着柳青白抱拳拱手,转身就这么离去。

    周游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宋涯背影,收回目光,将地上的软刀捡起来,取出师兄包袱里的破布,仔细擦拭了一番,这才收进刀鞘。走到明萱面前,将刀递给她:

    “抱歉,弄脏了你的刀”

    明萱见宋涯主动认输,心里很是得意,就好似她自己取胜一般,早已将刀的事忘到脑后。

    “哎呀没事没事,刀脏了可以再擦,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真能赢了那个小淫……嗯,宋涯,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嘛”

    接过刀,明萱开心的笑着,说到一半见师兄瞪着自己,连忙改口。柳青白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周游身前。

    “比试难免有些失手,还望小兄弟不要记恨他”

    任谁都没想到,柳青白竟会为了之前还在刁难他的宋涯说情。有些心思的人都以为这是柳青白在树自己的清高形象,然而周游却不这么认为。

    “我心里清楚”

    正如周游所说,宋涯虽说是极乐老人的徒弟,但为人耿直,并非如世人口中所说的‘卑鄙小人’。这点从他出手的招式以及痛快认输的行径都不难看出。

    柳青白善意一笑,对着周游拱手施礼道:

    “阁下剑招精妙,以刀为剑却全然不受兵器阻碍,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不如由我做东,还望二位能赏脸一叙”

    一句‘阁下’已然表明了柳青白的态度,堂堂‘翱鹰’竟也将这少年当做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同道,看话中意图,更是大有拉拢之意。周围行人自然也明白其中意思,不由得对这少年更加好奇。

    方盏摇头苦笑,他自然也清楚柳青白这话意味着什么,周游这个名字首次进入世人耳中就被戴了这么顶高帽,此后怕是要麻烦不断了。

    “好阿,不过地方要由我定”

    柳青白这番话乃是故意为之,真正用意是想要试探下这少年心性。寻常人若想通此间意思,大都会委婉拒绝,尽量撇清关系。可这少年开口却是这么一句话,说得柳青白不禁一愣,点了点头:

    “自然可以”

    “就这家吧,我先把桌椅板凳的钱赔了,你再请我们,我跟你说,这家煎豆腐很是美味……”

    “……”

    柳青白本以为周游会挑一些更加华贵的酒楼,却没成想选了这么一家小酒馆,一时间有些无语。

    (本章完)"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