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序幕揭起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王族血誓作者:浪随风01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王族血誓》 第25章 序幕揭起
    失去頭的噴毒腐屍仍然能動,不愧是遊戲中,精靈遺跡中層三個小boss裡,血槽最長的。

    也多虧了噴毒腐屍這時還能動,不然吳憲孟剛剛問候人家家裡長輩的話,就算在場沒人聽得懂奇洛語,若被問起,一時也不好解釋。

    不過沒有了頭顱加壓、定位,只從斷頸處泊泊地滲出毒煙,從而失去了噴毒手段的噴毒腐屍,即便它仍是力大無窮,十分耐打,又不需頭顱上腐爛的五官來感知,活動照常自如,它還是打不過八個人聯手。更何況這八個人中,有個人的實力明顯是超過同儕的。

    戰鬥的情勢在阿魯斯將噴毒腐屍爆頭後,對吳憲孟他們來说,就變成了順風戰,除卻照顧克洛洛的狄更斯外,阿魯斯、馬爾、特黑洛斯、馬其頓、賈瑟琳、亞斯提、宮、莉娜,八人各顯神通,輪流接戰,打得沒了頭的噴毒腐屍,根本就找不到北。

    這噴毒腐屍真正令人感到棘手難對付的,是它能噴毒及遠的能力,廢了這能力,它力氣再大,體質再耐打,沒有相應的速度,孤身對付複數的冒險強者,也只有被生之力反噬燒毀的下場。

    這次,噴毒腐屍很豪爽地噹啷幾聲,貢獻了三個遺骸,聽撞擊聲,尺寸都不小。

    [全歸你們了。]阿魯斯立槍在側,對吳憲孟等人说道。

    吳憲孟點點頭,回頭去看克洛洛,莉娜與宮兩個人,已經戰鬥結束時,就靠到狄更斯那邊。

    [情況怎麼樣了?]

    [昏過去了。]

    [知道原因嗎?]

    [不知道,他沒有受傷,現在卻發著高燒,原因我也不知道。我得帶他到安全的地方,才好給他檢查。]

    [在這裡不能做?]

    [光透術這種光系魔法在這個地方使用,就好像在住滿噬火蟲的黑暗洞窟,點上一根火炬,附近的死靈生物會全靠過來,就算你們幾個能擋住,後續我也沒辦法在戰場中進行精密治療。]

    [光系?呵呵…,也是,不會才奇怪。]

    [別廢話了,現在隊長昏過去了,沒人拿主意,剛剛看你指揮還挺順手的,他們倆……,]狄更斯说到這,看了一眼莉娜與宮:[好像也沒心情擔任代理隊長,我更沒興趣,所以,現在你是隊長了,你怎麼说?]

    [打掃戰場,收集戰利品,然後我們跟著火種小隊一起回地上。宮、莉娜,放心吧,有一位”祭司級”的牧師在場,克洛洛肯定會沒事的。]

    [你連這也知道?]

    [跟克洛洛他媽見面時,你行的是牧師禮。戰鬥時,你用低階砂礫盾的魔法,卻能發揮中階魔法岩石盾才有的防護力。還有,沒放出元素鏈卻能知道我放出元素鏈,除非你擁有鬥戰武僧級別的身體感應力,不然就是你具備精神力探查的能力,綜合以上所述,要猜出你擁有祭司級別的實力,並不難。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有大祭司級別的實力,不然我可能會控制不了自己想扁你的衝動。]

    狄更斯笑而不答,一旁的阿魯斯卻插進來,問道:[你是怎麼看穿我的?]

    [你就更簡單了,雖然你刻意收斂自己的力量,但你看你們隊伍的馬爾,一錘下去被噴毒腐屍擋下;特黑洛斯頂著盾牌,仍是被它一擊打得東倒西歪,後退了好幾步;賈瑟琳連女武僧頭巾都飛了,也顧不得撿;馬其頓更是只敢用死系鬥氣潛行,實施背刺,沾一下就立刻退走。跟他們幾個比起來,你雖然做出不敵的樣子,但你的腳步落地時很穩,沒有左右晃動,長槍被撥開時,槍柄也緊緊握在你手中,並沒有抓不住的情況出現。你的眼神表情,更是全程保持鎮定與從容。

    加上你又是那種隊員們對你服服貼貼的隊長,不像我們這邊,莉娜當她自己是褓姆,宮常常吐槽克洛洛,狄更斯則是跟誰都疏遠,要是這樣我還看不出,你的實力遠超過同隊伍的人,那我的眼珠子可以摳掉了。]

    阿魯斯用腋下夾住長槍,拍手讚道:[真厲害,你的智力素質應該也很高吧?]

    [還好,同学年前五應該是有的。]吳憲孟说罷,看了拾完死靈遺骸,正把克洛洛弄到宮背上,並拿繩索綁緊固定的莉娜與宮一眼,見他們忙著,沒注意這邊,才刻意放了一個傳音術,對阿魯斯说道:

    [你這混蛋,這些菁英怪都是你們特意引的吧?不然這些怪應該隨機分布在六到十層,哪有可能一起出現在第七層,就是碰上死靈潮了,這機率也太低。你們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目的?]

    阿魯斯不會傳音術,他聳聳肩:[相信我,我真沒惡意的。更何況,你那麼聰明,何妨猜猜看?]

    吳憲孟的傳音術仍在作用,他沉吟了一會兒,突然繼續说道:[是想拉攏我們吧?]

    阿魯斯變了顏色,有些意外地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吳憲孟沒去理他,而是撤掉傳音術,轉身對著走近的宮说道:[出發吧,有什麼事,都上去再说。]

    回程時,一行人碰的阻力少了許多。一到七層的洞窟生物與死靈生物,經過他們兩個隊伍這幾天犁過一遍,數量與密度已是少了許多。活生生的生物、怪物,需要時間繁衍,就是死靈生物,重生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一行十個人這次沒再碰到什麼大規模的怪物、不死生物,甚至連小團體都只見過兩三次,在他們的實力面前,自然不構成什麼阻礙,輕易地回到建築物上的那個溶洞之中。

    [等下我做光透術,可能會涉及到一些私密的地方,莉娜,你留下來做個見證。]

    在帳篷搭好後,狄更斯對著帳篷裡,兩個跪著的人说道。

    [那我呢?]宮問道。

    [你要想下輩子都跟他綁在一起的話,可以儘管留下來。]

    宮打了一個冷顫,吐舌道:[我錯了,我立刻走。]

    [去看一下那個奇洛人小子在幹嗎,说不定他想跳轉到阿魯斯的隊伍。]

    [不會吧?]

    [沒什麼不可能的,隊長倒了,人家的隊長又比較厲害,剛畢業的法師,找個強隊倚靠,也是常有的事情。]

    在阿魯斯的帳篷裡,馬爾手上那個能發揮隔音界法術效果的魔法道具,又被拿了出來,阿魯斯、馬爾、亞斯提三人站在空氣組成的隔音區域中談話,馬其頓今天消耗太大,在自己的帳篷裡休息,兩隊的晚餐,全留給了特黑洛斯與賈瑟琳兩個人準備。

    受邀進到阿魯斯帳篷的吳憲孟,在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聽到阿魯斯問自己一句:[你覺得,現在的王室如何?]時,心裡還是十分地動搖,在心中感嘆:[序幕,終於拉起了。]

    [你是什麼意思?]

    [看你的裝扮,應該也是一位貴族子弟,對於假王(對攝政王的蔑稱)凱恩不依能力,卻依照血緣、身分來指定王位,難道沒有一點想法嗎?]

    吳憲孟苦澀地笑了。

    在地球的歷史上,封建獨裁政權延續的方式,是依靠血緣、嫡庶,而不依靠能力來挑選繼承人。在他長大、擁有獨立的思辨能力後,對於這種方是自然是不屑一顧。但是每種文化形成,有其背景存在。地球冷兵器時代,沒有那種真正可以以一敵萬的超人類,活躍在歷史的表面舞台上,所以封建獨裁制度靠著愚民政策,那怕繼承人平庸一點,也可以延續極權統治,但但丁大陸不同!

    不需要到傳说中的半神、聖域,也不用到攝政王凱恩˙蘭達胥那樣破域的程度,光一個大魔導士、大鬥戰士,就能夠俾倪一方,成為土霸王。在這種地方,像地球古代那樣純靠血緣來延續王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要不是他認為,遊戲的那位神秘的總工程師,克利葉特,不至於(或说無法)讓他們這些玩家,直接取代關鍵的歷史人物,他都要懷疑凱恩是不是穿越來的。

    但從他在蚌殼島那個相對情報較封閉的地方,所聽到的情報看來,凱恩除了讓尚在襁褓中的嬰兒繼位以外,於軍政兩方面的措施,其實做得都還不錯,起碼王都沒有亂,老百姓的日子照常該幹嘛幹嘛,愜意得很。

    若要说有什麼較讓人看不過眼的,大概就是對貴族的打壓了。然而,這也僅限於敢光明正大反對他的貴族。凱恩在整治這些人時,手段特別兇殘,幾乎是牽連全家、全族,親朋好友一起處死、下獄、流放。算算時間,現在差不多到了他開始整治那些在世界各地,”自稱”是狄姆米三世˙魯迪尤西斯私生子的亂黨的時候了,眼前的這位阿魯斯,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平心而論,吳憲孟實在不覺得凱恩有什麼不好的,但想到後面世界走向破滅的發展,他又是重要的推手之一,若是沒了他,後面的那些災難可能就不會發生了,再加上自己現在這個家庭,是與凱恩綁在一起的,這讓吳憲孟在:

    到底要跟著中興王討伐凱恩,徹底滅掉凱恩,斷絕未來可能發生的危機?

    還是跟著凱恩,壓服所有的叛亂分子,斷絕為來來可能發生的危機?

    這兩條路上,猶豫不決。

    因為理論上,這兩條路都是可行的。

    殺掉凱恩,負責觸發災難源頭的人沒了,世界也就和平了。

    扶持凱恩,凱恩不敗,他就不會流亡,他不流亡,就不會去勾結亞述王國,引發兩國戰爭。

    照克利葉特在遊戲中展現的歷史看來,凱恩˙蘭達胥簡直就是個打不死的逆天小強,實力一路提升不说,奇遇連連,幾次大難不死。如果中興王的崛起是奇蹟,那他凱恩隨著遊戲每次改版,不是解開這個封印,就是遇到那個意外,通往某處神奇的地方,獲得意想不到的部下、外援,這一連串的敗而後立的事蹟,那簡直就是神蹟了。

    所以,問題還是回到原點,自己到底該站到哪一邊去?這問題困擾了吳憲孟四年。照目前的情勢,凱恩不管是個人實力與勢力,都是一時風光無限,絕對輾壓中興王這邊。

    可歐隆王國其他六大領領主的公爵、侯爵,與他不齊心不说,後面因為諸多原因,與歐隆王國勢均力敵的其他種族所建立的王國,也會以各種不同形式的方式,參與到”諸王之亂”其中。即便眼前這個很可能是日後歐隆中興王的阿魯斯,突然暴斃在此,難保其他地方不會出現第二個、第三個中興王。

    但丁大陸這麼大,凱恩又長年駐守王都不出,能搜捕乾淨?更何況他的舉措,幾乎是得罪目前以強者為主的貴族團體,就是他現在有初階破域戰士的實力,他也不可能與天下所有強者為敵。

    參加革命軍,要面對的挑戰與風險一樣不低。

    凱恩本人與愛上他的魔女,蔻莉兒,擔任序章的最終boss,是真真正正可以以一敵萬的強者,而且這裡的萬指的,還不是普通人,是冒險強者,兩人的個體實力自然不俗。

    血輪衛隊隊長,衛斯,在遊戲中也是boss級的人物。

    吳憲孟的便宜老爸,達伯布雷特˙吳伯爵,雖然不是玩家能刷的boss,在王都軍營大帳內,玩家也都可以看到這位於軍隊中,位高權重的npc。

    血輪衛隊的成員,則是每個至少都有初階大戰士以上的實力。而且在遊戲中,還有好幾個小隊,每個小隊隊長差不多是中boss的實力。

    在遊戲中,這些人幾乎全都是億萬玩家拿來刷經驗的對象,但在這現實世界,一人只有一條命,打起來誰刷誰還真是不知道。更何況遊戲裡還有玩家這樣的族群在,這裡的玩家,好像包含他,只有四個人。

    見吳憲孟遲遲沒回話,阿魯斯自顧自地说了起來,內容無非是假王凱恩暴虐,破壞傳統,他有心撥亂反正,故而對他們第一小隊發出正式邀約,希望他們能加入由阿魯斯組建的傭兵團,表面上是從事冒險者活動,實際上是為了打倒攝政王凱恩,所成立的秘密軍隊。

    聽完了阿魯斯的一席話,吳憲孟問道:[你要組建的傭兵團,目前有多少人參加了?]

    [如果你們加入的話,人數就超過八十人了。]

    吳憲孟心想,這速度還真快,七十幾個冒險強者,單看人數好像不算什麼,這些人可是”強者”,那怕都是剛從学院畢業的戰士,這樣的規模也可以在勝利鎮那類偏僻的鄉下地方,搞風搞雨了。

    [你們就不怕我去通報王室?]

    [先不说你的裝飾看起來就像貴族子弟,就算你不是,以我們過去接觸過其他人的經驗,也沒有人敢去跟王室報告的。地方領主會不會受理一回事,萬一受理了,假王凱恩的血輪衛,说不定先將你這個舉報的人,從頭到尾調查一番,誰願意冒這個風險,給自己自找麻煩?]

    [你們真覺得,能推翻凱恩?]

    [有些事,不做永遠不會知道。]

    [那怕會犧牲許多重要的事物?]

    阿魯斯面對吳憲孟的這個質問,神色有些黯然道:[那怕會有犧牲,有些事情,我們還是只能面對,不能後退的。]

    吳憲孟聽完再度沉默了下去。

    良久,他才抬頭道:[我不是第一小隊的隊長,一切等克洛洛醒來後,你再問他吧。]

    [那麼你個人的意願呢?]

    吳憲孟搖搖頭:[沒有個人的意願,既然加入了這個隊伍,那就只有隊長的意願。]

    [是嗎?可我感覺好像在你的眼中,看到了迷惘。]

    呵呵,該说不愧是能夠拉攏人心,日後推翻假王凱恩的中興之主嗎?不過此時吳憲孟是不會承認,自己還真是拿不定主意的,只能往克洛洛身上推。好在這時候,宮的聲音及時在帳篷外響起,讓他不用再面對這個問題。

    [亞斯提,你還在裡面嗎?]

    阿魯斯應了一聲,穿過帳篷的門布出去。

    [克洛洛的情況怎麼樣了?]

    [你還知道關心?]

    吳憲孟有點訝異於宮這不滿的態度:[怎麼了?他的狀況惡化了?]

    [沒有,狄更斯才剛要給他檢查。你在這裡说那麼多幹嗎?回來也沒見你幫忙。]

    [抱歉,是我的錯。]

    阿魯斯跟著從帳篷中穿出來,接過話頭道:[因為看你們好像在收集死靈遺骸,我順便問問才知道,原來我發布的那個一星任務,是你們接的,加上我們這次又讓你們救了一次,所以亞斯提代替你們隊長,正在跟我”抬價”,要我多付一點酬勞呢。]

    阿魯斯看著吳憲孟,眉毛一挑,吳憲孟雖也是此時才聽说此事,卻很配合地说道:[就是這樣。]

    宮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既然是你下的委託,那你還跑來做什麼?]

    [我們需要的材料很多,發委託只是找人幫忙,實際我們自己隊伍,從沒停過在這裏或處刑者高地的收集活動的。]

    [你們要那麼多死靈遺骸幹嗎?不會是你們隊伍裡,養著死靈法師吧?]

    [豈敢,永生教是但丁大陸上的公敵,我們隊伍是不敢招募這種人的。]

    [那這些材料你們要來何用?]

    [做裝備啊!]矮人戰士馬爾也鑽出帳篷了。

    [這些玩意能做裝備?]

    吳憲孟聽馬爾這麼一说,這時也回想起來,還真是能做裝備。帶著冥淵之力的骨頭碎片,能做成輕盈堅固,對冰水風電都有一定防護力的骷髏套裝系列,在遊戲中不管什麼職業,那怕是法師、牧師這類力氣不大的群體,也能輕易裝備,是初期玩家最喜歡收集的套裝之一。

    材料齊了,花點錢,在勝利鎮就能找到npc工匠製作。缺點是對火焰、聖光、生命系、物理毆擊等的防護稍弱,而且用土系的超階魔法,”永恆加固術”強化的結果,有很高的機率會導致裝備崩潰,不像一般的金屬裝備,有所謂的強化安定值。

    殭屍系掉落的遺骸,則能用在一些法師的裝備上,提升魔法水晶的純淨度,用來架構可以儲存魔法的魔法书等等。

    靈體系掉落的精核,數量最稀少。雖然無法有效利用在裝備的製作、強化上,但不少瞬間回復體力、治療傷勢的魔法藥劑,都需要以其作引子,方能調製合成。

    比起那些稀有的魔法金屬、魔獸晶核、魔法寶石水晶等昂貴的材料,死靈生物產出的材料,相較之下,性價比高多了,要想在短時間內,給一支隊伍配給裝備,確實是最好的選擇。

    矮人戰士馬爾嘴裡说著類似的話,獸人戰士宮很快就接受了。但丁大陸上大家都知道,矮人往往也是出色的挖礦師、採集師、鍛造師、鑄魔師。既然馬爾说這些死人骨頭能用在鑄造裝備上,宮也沒理由不信。

    跟著宮來到克洛洛的帳篷外,吳憲孟問道:[他的狀況到底怎麼樣了?]

    [不知道,莉娜姊说,以前他在上学的時候,好像也發作過一次。]

    [不用擔心,不管什麼狀況,我相信狄更斯都能治好他的。]

    [亞斯提,我有點心煩意亂。我爸老说,心煩的時候打上一場,人就舒暢了。你能陪我再打一場嗎?]

    [行啊,不過要爬上去,大家都在這裡休息,乒乒乓乓地打得回聲大作,會吵到他們。]

    [好,那你要用你的那個魔法…,加什麼的武技。]

    [是魔動武技!不過要接魔動武技,你得運起鬥氣,不然又該給狄更斯增加工作了。你現在的鬥氣量還夠嗎?]

    [放心,早回復了五六成了。]

    隨後倆個人各自攀著一條結實的繩索,爬到地縫外頭去,在上面遠處打了一架。

    這次兩個人都拿出實力,一個運起鬥氣,一個使用魔武,只是為了防止誤傷,兩個人還是很節制地,都沒有動用兵器。

    這次吳憲孟除了傷殺威力太強的風刃旋、風刃月等招數不敢用以外,寒冰透骨爪、焰槍拳這兩招,他都在宮身上試了幾遍。

    寒冰透骨爪因為對上宮擅長的火系鬥氣,屬性上吃虧,即便能順利藉著吳憲孟的內氣,侵入宮的體內,被他運起火系鬥氣稍一沖刷,冰凍的效果就沒了。當然,如果宮第一時間沒用火焰鬥氣擋下攔住凍氣,體內難免會受點凍傷,短時間內無法回復。要知道鬥氣雖也有治療的效果,但除了命系以外,其他系的鬥氣,治療效果都不怎麼樣,死系在治療上,更是只有副作用。

    至於焰槍拳,宮則是見到後來了興致,火焰鬥氣集中到右拳上,以連背拳的架式跟他來了個拳對拳交鋒,結果,兩次碰撞,結果都一樣。

    吳憲孟本人被打得倒退了好幾步,手臂痠麻,短時間內抬不起手來。

    宮則是用肉身承受焰槍拳帶來的魔法火焰,即便臨時用鬥氣護住了頭臉、下陰等要害,全身的毛髮還是被燒了個大半,衣服也變得破破爛爛的。他本人變成這副模樣,倒看得開,自嘲自己變成了蛋頭(男武僧),等到吳憲孟手臂回復過來後,又跟他對了一拳。

    這一次吳憲孟加大了魔法與內氣的力道,宮也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結果還是一樣,一個被打得短時間內一臂廢掉不能使用,另一個全身體表第二次受到不小的灼傷。

    對完這二拳,疼痛感與爽快感才讓宮自己開口说道:[不打了!]

    回到岩洞中,狄更斯看到倆個人這副狼狽樣,當然沒給他們兩個好臉色,一邊治療,一邊跟他們说明克洛洛的狀況。

    [身體沒有任何問題,我猜想可能是靈魂受到了一些波動,導致腦部機能錯亂,因此人體的保護機制自動啟動,讓他昏厥過去,休息一兩天應該就會沒事了。我已經用誘眠術,讓他陷入深睡眠,運氣好的話,说不定明天早上就醒了。]

    [好端端的,靈魂怎麼會受到衝擊?又沒見他被靈體系的怪物上身。]

    [我是牧師(醫生的代稱),不是神,這種事你問我,我也只能祈禱去問神了。我一直跟你們在一起,知道的跟你們一樣少。]

    狄更斯給宮身上的灼傷治療、包紮後,換給吳憲孟檢查身體,一邊問道:[你去對面幹嘛去了?待了那麼久時間?一星任務那檔事就別拿出來唬弄我了,我也不是第一天出來冒險了。]

    吳憲孟猶豫了一下,還是給他們三人说出了真相。

    [反抗凱恩?這麼说來,他跟你说了,他是魯迪尤西斯家族的?狄姆米三世的私生子?]

    [沒明说,但話語中是這麼暗示的。]

    [呵…,也難怪。讓一個小嬰兒當王,凱恩也太亂來了。現在王都都在傳,那小孩根本就不是什麼狄姆米三世的遺腹子,而是凱恩與現在的太后,克勞蒂亞私通所生,所以他才無視規矩,硬要讓這小孩既位。怎麼?這麼看我幹嗎?]

    吳憲孟一臉壞笑:[看不出你平常話不多,聊起這些閒事(八卦)時,倒是話挺多的。]

    [無聊唄。聽人家告解,常常能聽到一些外面的瑣事。]

    [说到這我才想問,你是不是大祭司?如果是的話,也太年輕了吧。還有,你怎麼會跑來參加這麼剛成立的傭兵小隊?]吳憲孟正色聞道,莉娜、宮兩人,也是一副很好奇的樣子。

    [年輕嘛…,是練命系法術的副作用,至於我為什麼要跟你們在一起嘛…,唉…,這個…,一言難盡。反正以後別跟人家说我是牧師啦、祭司啦,就说我是無牌法師就行了,這很重要!拜託你們了。總之,在島上我就跟你們混了。放心吧,我沒什麼企圖。]

    [那倒是,我們這個隊伍,似乎也沒甚麼值得你覬覦的。你的身分,我們都會保密的。喔,對了,魔法修行上,你有沒有什麼心得能傳授的,你看我現在還缺什麼?]

    儘管在蚌殼島上有許多法師教授,吳憲孟自己的老師也是一位初階大魔導士的人物,他還是想多聽聽別的前輩的意見。狄更斯對於他的請教,似乎也不反感,说道晚飯後,再給他建議。

    第二天,克洛洛總算醒了,問他说發生了什麼事,他也只是含糊地说道:[我自己也搞不清,當時就覺得很難受。對了,我昏倒的時候,都發生了什麼事情,跟我说说。]

    克洛洛一邊撕咬著肉乾,喝著涼水,一邊聽莉娜與宮跟他述说,狄更斯與吳憲孟兩個悶騷的,就不搶話了。

    [討伐攝政王凱恩嗎?沒勁,他扶他的國王,我們照常去四處歷練,又不相干。不過…,沒想到這個一星任務是他們發的。要不是撤銷任務要罰錢,紀錄上還要留下一筆,我們兩邊直接私下交易,说不定賺得更多,起碼不用給冒險者協會抽一手。]

    [這你還是別想了,你別忘你跟你媽打的賭,是通過一星任務。這次我們收集的亡靈遺骸,質量跟數量都達標了,還是老老實實去海角城交付任務吧。當然,我還是希望你能改變心意,留下來多陪陪琳達姊。]

    [知道啦,莉娜姊。狄更斯大哥,謝謝你給我治療。亞斯提,聽说你指揮得不錯,要不封你做副隊長得了。還有毛球,呵…,現在變蛋頭了,謝啦,把我扛回來。]

    [救世濟民是我的職責,不用言謝,你的狀況還需要多多休息。]

    [副隊長什麼的還是算了,比起動嘴,我更喜歡動手。]

    [你是有點重,不過我還扛得動。]

    宮的回覆不知怎麼惹惱了克洛洛,讓他不高興地回道:[重你個死毛球!我全身上下帶著那麼多飛鏢跟匕首、道具,那是這些東西的重量啦。]

    兩個人鬥嘴了一陣,狄更斯、莉娜與吳憲孟看他還這麼有精神,總算稍微放心了點。

    翌日兩隊修整完畢,一同出發到海角城出發。一路上雙方又各自交流,經過幾天旅程,也培養了一點感情。只是對於克洛洛的回絕,阿魯斯還是覺得有些遺憾,但他很有風度的表示,希望日後能在其他事情上合作。

    回到海角城後,雙方在冒險者協會的驗證下,做了工作交接。第一傭兵小隊得到了一筆近二十萬圓的酬勞,克洛洛與吳憲孟這兩個有牌的冒險強者個人履歷上,也多了一筆通過一星任務的紀錄。火種傭兵小隊,則得了數十塊殭屍系、骷髏系等不死生物遺留下來的屍塊,其中不少品質還不錯,足夠他們再打造幾套完整的裝備,雙方皆大歡喜。

    只是這種歡快的氣氛沒能持續多久,雙方在離開冒險者協會後,各自得到了幾天前,發生在勝利鎮上的消息。

    火種小隊收到的訊息是:[血輪衛隊第十一小隊,強襲夜鶯之巢據點,史特龍夫人被擒,其餘人被殺。夜鶯之巢對外宣稱,史特龍夫人私下經營半獸人、精靈等種族的人身買賣,此係王室合法的執法行動,他們事先知情並配合。]

    第一傭兵小隊,則是迎來一個克洛洛、莉娜都認識的熟人。

    [琳琳姊,你怎麼跑來這裡?]在街上看到可愛之耳酒吧的服務生,克洛洛有些驚訝地問道。

    [總算找到你們了,這裡不是说話的地方,走!]

    直到他們回到住宿店房間裡,琳琳才一臉沉重地道:[你媽被人陷害,说她經營精靈、半獸人的人身買賣,現在酒吧被王都來的執法隊拆了,你媽也被抓了。]

    [什麼!]

    (本章完)"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