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颠倒是非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噬灭战神作者:黄瓜拌凉菜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噬灭战神》 第6章 颠倒是非
    清晨,云家的戒律钟声骤然响起,使得云家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震。

    戒律钟,云家极为重要的东西,不是说这种有多么昂贵,而是这钟声代表着云家遇到了非常严重的事情。

    这钟只有云家危急存亡的时候敲响过,再就是云家有人叛逃出了家族。

    “戒律钟怎么这个时候敲响了?”云家的少年们停止了修行,不解的望着对方。

    此时就连云家的小厮都是停止了手中的工作。

    “戒律钟几十年没响过了,今天怎么敲响了?”

    “这你还不知道,云家出了大事了。”

    “什么大事,快说来听听!”

    “你们不知道,听说昨夜云天因为嫉妒云林,连夜刺杀云林,使得云林脊椎断裂,恐怕以后再也下不了床了!”

    “此话当真?”

    “还能有假?溪柔小姐亲自说的,并且在大堂内云林还躺着呢!”

    “原本以为云天这家伙会老老实实,没想到竟然如此不堪,哼,先去大厅,看看家族怎么处理。”

    说着一群人风风火火的朝着云家大厅跑去。

    大厅内,随着云家人越来越多,低低的议论声不断响起。

    在云家的大厅上方,一张空位上云家大长老云木与众位长老安然而坐。

    在云木的身边,云溪柔面色平静,可是当她听到下面的议论声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这一切的话语都是她指使人放出去的,现在看来成效颇好。

    加上自己的弟弟云林一口咬定是云天刺杀,纵使是家主出现,恐怕也难以维护。

    “肃静!”上首的云木冷哼一声,一瞬间整个云家大厅安静下来。

    云木缓缓的扫视一圈,向着云溪柔微微示意,云溪柔缓慢的走出。

    这一瞬间,云溪柔的表情从平静转为悲伤,抬起手来用袖子抹了抹眼角,好似真的哭出来一般。

    “今日敲响戒律钟,还请大家海涵。”云溪柔向着众人微微拱了拱身子,继续擦拭着眼角:“就像大家知道的一般,我弟弟云林废了。”

    “这一切都是云天所为!”

    “你们都知道,我与云天有着婚约在身,虽然他曾多次借着云家嫡系子孙的名头,侮辱我姐弟俩,可我念在他以后是我夫婿的身份上,一直隐忍。”

    说着云溪柔的眼角竟然真的流出泪水来。

    泪水缓缓的流下,加上她刻意的表现,一瞬间使得云家小辈心疼愤怒。

    “溪柔小姐,有事情你就说,这云天太不像话了。”

    “就是,就是,竟然还敢欺负你,你怎么不早说。”

    “一只癞蛤蟆竟然敢对溪柔小姐你如此放肆,我云家怎可容他。”

    一句句话语传出,云溪柔表现的更加卖力,泫然欲泣:“可没曾想,他昨夜竟然因为嫉妒云林借助玄灵雨突破,对云,云,云林他下了死手。”

    “我此次敲响戒律钟,还请大家帮我查询云天的下落。”

    “小女子我无德无能,或许不能让云天绳之以法,但是也要为我弟弟讨回公道。”

    “哪怕,我冒着被逐出云家的危险。”说完云溪柔将袖子拿下,露出一双红肿的眼睛。

    云溪柔本就是云家的天骄,加上姿色又不错,在云家早已经得尽人和,如今一番梨花带雨更是惹得众人心疼。

    “这云天真不是个东西,溪柔小姐放心,我们定然不会容他!”

    “别让我抓到他,抓到之后,我扒了他的皮……”

    一声声愤恨的怒骂充斥着整个云家大厅:“就算他云天是云家的嫡系子孙,做出如此败类之事,我们也不会容他!”

    “就是,一个云家败类死不足惜。”

    叫骂声的此起彼伏落在云溪柔的耳朵里,使得她的嘴角再次翘起,只是这刚刚翘起的弧度很快的又被他压了下去。

    “可是我们又去哪里找呢?丰饶城那么大,四面又有饶山山脉,若是他跑了进去……”说着云溪柔摇了摇头。

    “他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要抓住他,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叫喊声依旧,云家的少年一个个怒发冲冠,有的甚至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好好的表现一番。

    若是抓住云天,不说得到云溪柔的青睐,就是家族的奖赏恐怕也少不了。

    “好,那就谢谢各位了,另外我已经通知与我云家交好的白家子弟,让他们帮忙查找,若是大家遇到还请多多帮助。”

    说着云溪柔再次弯腰垂首。

    在云溪柔垂首的时候,大厅中一道穿着杂役服装的身影低着头缓慢的退了出去。

    此人正是云天,昨夜他并没有离开丰饶城,云林残废,他料定云溪柔不会罢休,所以今日化作云家下人留在此处。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云溪柔会如此颠倒是非,更没想到对方会敲响戒律钟,敲响此钟,完全意味着云家可以全力对他进行追查。

    哪怕将他伤了,杀了,都不会有任何的责任。

    因为此钟即使是云家的少年天才,一生也仅有两次敲响的机会。

    “恐怕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逼我交出所谓的**诀吧,云溪柔你倒是真舍得。”退出云家,云天的速度极快。

    今天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不得不承认云溪柔的一番表演的确很成功。

    “丰饶城恐怕是真的留不下去,正好我进入饶山山脉之中,可以好好的修炼一番。”

    云天思索一番,眉头很快的舒展开来:“只是没想到云溪柔竟然可以请的动白家,藕断丝连吗?”

    白家的实力与云家相当,云溪柔的母亲就是白家子女,只是在数年前白家与云家交恶,已经数年没有往来。

    走了很久,云天回过头看了看丰饶城。

    “白家在这个时候出现,是不是意味着什么?不知道爷爷这一次是否可以压的住!”

    “恐怕到了最后,闭关的爷爷会被惊动,而云家唯一能威胁爷爷的便是长老会!”

    “云家八位长老,去掉一位二十年前战死的,今日已到了四位……”

    云天心中盘算,朝着丰饶山脉走去,但是就在这时,后面竟有人追了上来。

    他大惊失色,连忙低下脑袋遮掩面孔。

    等到看到来人时候,他的心瞬间提起。

    来人是一群少年,各个白衣锦绣,这些人正是白家的少年,足有七八个。

    带头的云天认识,乃是白家的嫡系子孙,名为白青。

    这白青却正是云溪柔的表哥!

    “快走,今日好不容易可以借此机会,进入属于云家的部分的丰饶山脉,定然不能让那东西再跑了。”

    云天本以为这些人是追她,可是对方仅仅是瞥了一眼自己,便是略过,好像有什么要紧事情一般。

    (本章完)"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