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母女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重生之田园帝师作者:轩十一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重生之田园帝师》 第三百五十四章 母女
    青先生放下手里的鱼竿,站起来转身,目光定在李孑面上,嘴角勾起一抹笑,笑意很淡,但任谁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暖。

    如春水清波,荡漾出一层层轻缓的涟漪。

    她看着李孑,静静站了好一会,才启唇道;“来了?”

    李孑朝她走近了几步,压下心底波涛汹涌的思绪,轻点了点头,“来了。”

    “来,坐吧。”

    旁边的竹几上摆着温热的茶水并两个青瓷杯,两人在竹几两边面对面坐下。

    李孑刚刚坐定,一杯温热的茶水从对面递过来,“先歇一歇,喝杯茶。”

    李孑把茶杯接过来,沉默着喝完,抬眸对上看过来的那双眼睛。

    “这些年,您一直住在这里?”

    青先生点点头,拎了茶壶又把李孑面前的茶杯满上,“官官,你可怪我?把你留在雍京,一个人离开。”

    李孑端茶杯的手微顿,缓缓摇摇头,“我不怪你。”

    “但我想知道,青屏山主,是您吗?”

    这回轮到青先生愣了愣,直到李孑把第二杯茶水喝完,才点点头,“是我。官官是如何猜到的?”

    李孑这会拿起茶壶自己给自己到了一杯,闻言摇摇头,“不是猜到,是猜测。”

    在见到人的第一面,李孑已经可以确定这人的确是自己的娘亲没跑了。

    至于从中联想到青屏山主,完全是脑海中的灵光一闪。

    她向来不会忽视自己的直觉,索性就直接问了。

    答案果然是不出她所料。

    “您的头发,可是因为把螟虫给了我的缘故?”

    青先生低头看了眼垂在肩头的白发,勾了勾唇,“看来官官你这些年里,调查出来的线索还不少。”

    在李孑还没有丝毫预料间,一只素白略带细茧的手,放到了她的肩头。

    李孑一愣,倒是没有反抗。

    倒是青先生眉头轻皱了下,“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李孑看了眼放在自己肩头的手,“雍京出了变,信国公府没了,我的记忆也没了。”

    肩头的手蓦地收紧了下,又松开,不过迟迟没有收回去,李孑对上青先生的眼睛,“不过都已经过去了。”

    青先生在李孑的目光下微微偏了偏头,发丝挡住了脸。

    “咕噜!”

    “咕噜咕噜咕噜!”

    李孑揉揉叫唤得起劲的肚子,面不改色地对上面前那双转回来后微微泛红的眼睛,“饿了!”

    放在肩头的手滑下来顺势又握住手腕,李孑被从蒲团上拉起来,“来,咱们去做饭。”

    两人到了竹楼一旁的厨房外,青先生松开李孑的手腕进了厨房,转眼拎出来一个竹编的篮子,又带着李孑去到不远的菜园子前,伸臂指点江山般一挥,“官官,你想吃什么,娘给你做。”

    李孑仔细打量面前的菜园子。

    不大,但收拾地井井有条,各类蔬果瓜菜都种了些,虽然这会的天气还有些冷,但菜园子里依旧是一片欣欣向荣,就连本不该这个季节结果的植物,也都已经挂了果。

    “这里面布了阵法,”青先生见李孑看得仔细,解释道,“阵法内外,季节不同。”

    李孑点点头,她猜也是如此。

    “我想吃玉米,冬瓜,笋,还有茄子。”

    “还有鱼吧。”她还记得竹木台上那个小木桶里,有几条被钓上来的小鱼。

    青先生挽起袖子进了菜园,李孑跟在她后头走进去。

    一进去,李孑就感觉到空气的温度陡然上升了几个度。

    顿时全身都跟着暖洋洋起来。

    青先生在一旁的冬瓜地里挑冬瓜,李孑就在一旁的玉米地里找可以吃的玉米。

    两人第一次摘菜,倒也配合默契。

    把想吃的摘了满满一篮子,走出菜园,青先生又从厨房门口找了一根?头。

    准备去对面的竹林里挖笋。

    李孑把她手里的?头‘抢’了过来,“我去挖。”

    “那好,选嫩一些的,别伤着自己。”

    李孑点点头应下来。

    接着一人进厨房忙碌,一人穿过竹木台去了竹林。

    李孑跳下竹木台准备进竹林的时候,回头往竹楼的方向看了一眼,

    青先生在抬脚准备进厨房前,也刚好回头,朝竹林这边望过来。

    两个齐齐转身看过来的人目光对视在一起,眼角不由一弯,齐齐笑了。

    李孑扛着?头哼着小调挖起竹笋,青先生在厨房里淘米洗菜。

    “阿相婆婆放心,先生她再过几天就要到了,宪儿可想她了。”

    “我都十多年没能见到小姐了,也不知道再见面小姐还认不认得我这个老婆子。”

    人穿行在竹林的沙沙声伴随着说话声一同传过来,李孑停下挖竹笋的手,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林宪伸手拨开一簇新生的竹丛,抬头望前面一看,脚步顿时顿在了原地。

    阿相跟在后头,“宪儿,怎么不走了?”

    冷不防一抬头,也跟着愣住了。

    “小,小姐?”

    “先生!”

    林宪小跑到李孑面前,伸手抱住里李孑的手臂,“先生,宪儿刚刚还说起您了,没想到这么夸愿望就成真了。”

    李孑用松开拿着?头杆的另一只手,摸了摸她脑袋,“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林宪小脸一红。

    阿相激动又忐忑地走到李孑面前,伸手想摸摸小姐的脸庞,到了半途又收了回去,“小姐,您还记得老奴吗?”

    方才小姐朝她看过来的眼神让她的心这会直直往下沉。

    “阿相婆婆?”李孑想了想林宪方才的称呼,“抱歉,我曾经受过一次伤,失了记忆。”

    阿相脸上的激动瞬间定格,“受伤?”

    李孑轻拍了拍她微微颤抖的手,“都过去了。”

    “小姐,”阿相偏头抬头轻轻拭了拭眼角,拿过李孑身侧的?头,“小姐,挖竹笋的活让老奴来就好,你刚来,快去歇一歇。”

    李孑伸手指指放在一旁的竹筐,又看看两人背上满满的柴火和山珍,“阿相婆婆,竹笋已经挖的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

    “哦,好好,听小姐的。”

    阿相当先拎了放竹笋了竹筐,走在前面健步如飞,看那架势生怕有人跟她抢。

    李孑见状,只能两手空空跟在后头。

    林宪亦步亦趋地走在李孑身侧,“先生,您见过青先生了吗?”

    李孑点点头。

    “那您和青先生?”

    李孑继续点点头,“母女。”

    “那您,可怪青先生?”

    李孑挑眉,“为什么这么问?”

    林宪很老实地回答:“在先生您来之前,青先生说过怕你怪她。”

    “我不怪她。”李孑轻声回道,“在她离开我之前,她送了我两条命,离开我之后,也把我托付给了信国公府,相当于我的外祖家,且那时候我已经十多岁,她已经尽了抚养我长大的责任。且,今日这一见,我能感觉得到,当年她应该是不得已,才会离开的。”

    林宪抿抿唇,“宪儿也很喜欢青先生,不过······”

    “不过什么?”

    “没,没什么。”

    李孑看了林宪一眼,到底没有再追问下去。

    两人过了竹木台,见阿相婆婆已经放下背篓去了厨房帮忙,也洗了把手,跟了进去。

    厨房里青先生正一个人有条不紊地炖汤炒菜,阿相见自家主子兴致勃勃眉眼全然都是愉悦的模样,识趣地没抢着做饭,走到灶台后面烧火去了。

    李孑刚进厨房,见左右也没有自己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便准备退回去把木桶里放着的鱼给处理了,待会在院子里支个架子烤着吃。

    “官官!”青先生没回头直接喊了一声。

    李孑后退的动作一顿。

    “桌上有一盘我洗好的果子,先吃着垫垫。”

    李孑目光微移,落在旁边桌子上摆了满满一木盘的各色果子上。

    走过去端起来吃着出了门。

    青先生把炒好的菜盛出来,抽空回头看了眼桌上,看果子和木盘都没了,嘴角微微勾了勾。

    阿相往灶台里塞了根柴火,抬眼看着主子终于露出来的笑模样,心头满是欣慰。

    小姐终于来了,真好!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