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人在家中坐,锅从何处来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重生之田园帝师作者:轩十一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重生之田园帝师》 第五十一章 人在家中坐,锅从何处来
    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对于慕青鸾口中的救命恩人,慕青歌还有有那么一点好奇的。

    当然,她这次会跟着来,更多的是为了给慕青鸾添堵。

    只要慕青鸾不开心不痛快,她就既开心又痛快。

    元宵节那晚慕青鸾意外落水险些丧命,她回家知晓这个消息后,心里就肯定了这里面定然有娘的手笔。

    谁让慕青鸾不但容貌更胜自己一份,还有一个强大的外家呢。

    有个秀外慧中的姐姐在前,分给她的目光就少了。

    就算她也很优秀。

    但在见到慕青鸾的那个恩人后,她原本想着膈应慕青鸾的念头就瞬间消失无踪了。

    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恩人,居然就是那晚站在陈司察身侧,明显和陈司察认识且相熟的女子。

    那晚走廊里人多灯光暗,她当时的注意力又主要在陈司察身上,是以未对那女子的面容细看。

    而现在青天白日,她也终于看清这位李小姐的容貌。

    她竟一时间找不出形容其容貌的词句来。

    是时,天高旷远,春光明媚。

    那女子立在门后,背景是木台雅屋,披了一件澄碧色的轻袍,袍下身姿窈窕纤瘦,站姿笔直如一株青松,雪颈修长。那眉如刀裁青锋,偏偏到尾端轻轻弯出一抹温婉弧度,瞬间弱化了其间锋芒,眉下一双眼眸极为黑白分明,清明如水,又璨然如星,秀鼻樱唇,那唇上淡淡一抹朱红色彩,就像一幅极致的水墨画卷,突然增了一处耀眼的亮色,一瞬间的视觉冲击,足以美到失言。

    但被惊艳住的又何止慕青歌一人。

    慕青鸾回过神来,压下心头那抹迟迟没有平复下来的惊艳,微微屈膝一福,“李小姐,近来可好?”

    李孑看看她又看看旁边那位慕二小姐,接着又移到两人身后抱着礼盒的一种仆从身上,心底了然。

    “家舍简陋,两位慕小姐请进吧。”

    平时最喜欢抢话题的慕青歌此刻一言不发地跟在慕青鸾身边进了孑然居。

    心里一阵阵的发堵。

    不光是因为陡然发现这位李小姐容貌胜过自己太多,还因为陈司察居然跟这位李小姐也是相熟的。

    慕青鸾早在及笄前一年就跟北境云中侯的嫡长子订了亲事,以她们父亲的官职,慕青鸾这算得上高嫁了。

    她本以为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越不过去了,却没想到无意间知道了那位陈司察的另一层身份,居然出自圣眷正浓一门俱是朝廷栋梁之才的陈侯府。

    比起远在边境之地的云中侯府,当然是立于天子脚下的陈侯府地位更高一筹。

    在加上据她的打听,那位陈司察身边可以无一妾室,且洁身自好得很,她怎能不心动?

    然而,既在她之前就已经见过如此绝色的容貌,那人,还能看得见自己吗?

    她自诩天之骄女,又怎能甘心!

    慕青鸾虽然有些诧异慕青歌这会反常的安静,不过也没有放在心上。

    能给她少闹些幺蛾子,她就谢天谢地了。

    李孑把二人领到待客的花厅,“设下简陋,两位慕小姐见谅。”

    “哪里,”慕青鸾警惕地扫了眼慕青歌,回道:“我观李小姐您这宅子雅拙低调,自成一格,可是忍不住心生喜欢呢!”

    听见对方夸宅子好看,李孑脸上的笑容忍不住扩大了些。

    这位慕大小姐有眼光!

    “是呢,还有这座椅,坐上面软绵绵的,还有弹性,我还是第一次见。李姐姐,这里面可是有什么玄机?”慕青歌也跟着笑眯眯开口,一双灵动异常的眼睛巴巴望着李孑,整个人一派天真烂漫的模样。

    要不是李孑能清楚感觉到这位小姑娘眼里藏得严实的敌意,或许会真的以为这位慕二小姐很喜欢她。

    一边看她不顺眼,还能甜甜地喊她姐姐,也是很精分了。

    慕青鸾瞥了眼不甘寂寞的慕青歌,端起茶碗低头抿了口茶,“李妹妹,青鸾今日前来是特地来跟你道谢的,元宵节那天多亏了你的施救,青鸾这才捡回这条命。我精心挑选了些礼物,希望李妹妹能够喜欢。”她说完拍拍手,门口捧了一个个精致礼盒的丫鬟们鱼贯而入。

    被截了话头的慕青歌也不见恼,吐吐舌头坐了回去。

    待李孑让商河收下那些礼物,慕青鸾经过这么一会时间也看得明白,这位李妹妹应该不太擅长和人相处,她正想着要找个什么让对方感兴趣的话题,就听见坐在她身侧的慕青歌再次不甘冷落地开口道:“不知李姐姐平日里都做些什么消遣?青歌和姐姐随父亲来这冀宁,平日里待在府里无聊得紧,我觉得跟李姐姐很是投缘,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常常来找李姐姐玩?”

    慕青鸾在一旁听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底又暗自警惕。

    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对她敌意甚大的妹妹平时生活有多精彩的。

    她们的身份摆在那,这冀宁镇上的大户人家子女,哪个不是常常过府讨好奉承一番,平时有什么诗会宴会也是必然送来一份请柬,这慕青歌到底哪里无聊了?

    李孑坐在两人对面的古代版沙发上,对这位看起来很喜欢自己的慕二小姐着实有些疲于应付了。

    明明又不喜欢她,又想要常常过来玩,这不是自己找虐吗?

    “我在家也是单调得很,平常都是在书房写字,没什么玩乐。慕二小姐若是想要找可以一起玩的小伙伴,我并不是好的对象。”区别于慕家姐妹的端正坐姿,李孑是微微靠在软绵绵的靠背上怎么舒服就怎么来的,这个姿势搭配起她今天穿的澄碧色长袍,别有一番风流姿态。

    她说的漫不经心,但脸上表情明显表达了拒绝。

    这让一向无往而不利的慕青歌小脸一僵,眼底忍不住带了几分真实情绪。

    到底识趣地不吭声了。

    李孑和慕青鸾见状,都暗暗松了口气。

    因为有慕青歌跟着,慕青鸾有些想跟李孑单独说的话也没办法说出口,又稍坐了片刻后,就起身告辞了。

    慕青歌这次给慕青鸾添堵没成,反而给自己添了一肚子气。

    道别的时候面子情都懒得装了,冷冷淡淡地说了声再会。

    李孑:“······”别,咱们两看两相厌,还是别再会了!

    出了孑然居,两人上了同一辆马车。

    放下帘子慕青鸾的脸色就冷了下来,“慕青歌,我不管你今天为何这般反常,李小姐是我恩人,如果你胆敢以你的身份去针对她,我绝饶不了你。”

    花厅里。

    李孑也对收拾茶碗的商河道:“商河,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可能招惹到那位慕二小姐了!”

    她人在家中坐,这个锅来的真心冤。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