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少年时代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作者:阿秦阿秦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第21章 少年时代
    第21章

    开车回去的路上,顾渊廷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沉默。

    苏意然正感到奇怪,等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就听到顾渊廷突然问:“刚才那个人,是以前的同学?”

    苏意然说:“我们的中学同学啊,你不记得啦,钱小明,当时和我关系很好的,可惜后来没联系了。”想想廷哥不记得也正常,毕竟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中学、甚至大学里,有些不熟的同学他也会忘记。

    顾渊廷开车目不斜视地看着道路前方,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异样:“他为什么会说,当时就知道你和……我一定会结婚?”

    钱小明说的这句话一直在他心里盘桓,让他心中忍不住去想,原主和少年时代的苏意然,发生过什么事情。

    少年时代,十五六七岁的苏意然。

    顾渊廷转头看了看苏意然,在心中幻想他少年时期的样子。

    “啊?”苏意然没想到顾渊廷会问这个,其实他也有些不解,当时他和廷哥还没有确定关系,只是有些将明未明的朦胧暧昧情感,直到廷哥在高二暑假那年对他表白,一切才被挑明。

    但他也逃避了一段时间,后来上大学后,他们才确定关系。

    可是在他印象里,他们在外人面前从来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啊。

    他猜测地说,“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因为我们表现得比较亲密吧?就是有那种……氛围?都被别人看出来了,我今天才知道。”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难道真的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顾渊廷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亲密?”他的下颌不知不觉绷紧,“氛围?”

    苏意然被他追问得脸都有点红了,含糊着说:“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吧,我猜的。”

    他赶紧转移话题:“不知道同学会是什么时间,如果我们都没空,就去不了了。”

    顾渊廷平静地说:“嗯。”他的脑海中还盘桓着苏意然的话,还有旧同学的那句“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结婚”。

    他的牙根不知怎么一直在犯酸,不得不狠狠咬紧。

    车里还坐着苏意然,他必须克制住自己猛踩油门的冲动,保证不能吓到他。

    苏意然和顾渊廷一起回到店里,顾渊廷还在请假期,也没有回去上班,就在店里帮忙。

    这两天是周一周二,顾渊廷都请了假陪他,苏意然原本坚决反对,但是顾渊廷给他看了请假单,都已经提前请好假了,苏意然也没办法。

    只能对他殷殷叮嘱,以后不可以再这样,过日子必须得有章程,上班就要好好上班,不能因为一点没必要的小事,就随便请假。

    今天他们是上午去的医院,两人回来店里也才不到十点,忙过中午,苏意然空闲下来,就开始思考店铺特色甜品的事。

    店铺的口碑现在已经在a市一定范围内打开,但是要真正站住脚、继续更好地发展下去,就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甜品,让客人有不去别家、专门去这家店的理由。

    现在他店铺里的招牌甜品,都是一些普遍受喜爱的大众甜品,因为他对配方进行了一些优化和改良,味道会更好一些,所以也很受来店客人的欢迎。

    但是,还不够。

    前世,苏意然的店里就推出了几款他自己开发出来的特色甜品,非常受欢迎,其中一款特色甜品在网上还红过一把。

    而且苏意然发现,这个世界虽然基本和他前世的世界相同,但在一些细节上都不一样,比如地名、明星,再比如,前世在网上红红火火的几款特色甜品,这个世界都没有。

    这是他的商机,另外他也特别喜欢这些特色甜品,把自己喜欢的在这里推广出去,让更多人认识和喜欢,也能建立这个世界和他前世的一点联系。

    苏意然坐在后台角落的桌子前,一边想,一边在纸上记着随时想到的东西,以免过后忘记,时不时和旁边的顾渊廷商量,询问他的意见。

    顾渊廷站在旁边看着如此认真的苏意然,忍不住心中发软,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

    但脑中回想起在医院和车里的那番对话,顾渊廷眼中又暗了暗,下颌绷紧。

    他摸头的手顺着摸向了苏意然的颈项,指下是温热柔软的皮肤,可以隐隐感受到脖颈动脉的跳动。

    他反复摸了摸苏意然颈侧动脉的地方,有了一种能完全掌控住这个人的感觉。

    苏意然被他的动作弄得有点痒,他笑着缩了缩脖子,去推他的手:“别闹,痒。”

    顾渊廷一把抓住他来推拒的手,低头在他的手心里深深地印上了一个吻。

    苏意然抬头看着他一笑,注意到后台门口好像有员工进来又飞快出去,连忙收回手,不好意思地说:“店里有人呢。”

    顾渊廷没有说话,只是用深深的目光看着他。

    苏意然被他看得脸热,连忙说:“我先做两个特色甜品给你尝尝吧,看看喜不喜欢。”

    正好可以多做一点,做完之后分成一个个小份,等晚上当做赠品送给客人,看看客人的反馈。

    苏意然目前打算推出的特色甜品有前世大火的脏脏包、豆乳盒子、爆浆蛋糕、抹茶毛巾卷等等十几样,再加上他自己开发出来的芝士马卡杯、彩虹酥豆糕等几种,一共二十多样,慢慢分季推出。

    豆乳盒子和彩虹酥豆糕分量比较大,能分成不少小份,也比较好做,苏意然打算先做这两样。

    他把做豆乳盒子要用的材料都准备好,主要有戚风蛋糕、豆浆、奶油、黄豆粉等等,黄豆粉和豆浆结合的口感,让这份甜点入口醇香,而且不会让人感到甜腻,还能让蛋糕有种古早的怀旧感。

    戚风蛋糕和豆浆是现成就有的,他的店里平时做甜品就需要这两样东西,只要把豆乳奶酪糊做好就行了。

    苏意然使唤顾渊廷:“廷哥,帮我打五个鸡蛋,要蛋清蛋黄分离的。”

    顾渊廷听话地去打鸡蛋。

    苏意然开始炒黄豆,炒熟后晾凉,然后用研磨机把黄豆打成豆粉。

    顾渊廷也把五个鸡蛋的蛋清蛋黄分好了,苏意然在蛋黄中加入适量的细砂糖搅拌均匀,又叫顾渊廷:“廷哥,帮我把冰箱里的豆浆拿出来。”

    顾渊廷听话地去拿豆浆。

    苏意然把蛋黄倒入打蛋器,筛进低筋面粉混合在一起,均匀拌好,接过顾渊廷拿过来的豆浆分四次倒入,一直用打蛋器搅拌到顺滑、没有颗粒为止。

    他把搅拌好的液体倒进不沾锅,开小火,拿筷子在里面慢慢地搅拌翻炒,最后花了半个小时,一边使唤廷哥,一边把豆乳盒子做好了。

    原本的豆乳盒子是一整份装在一个大盒子里,苏意然要把它当作试吃赠送点心,就分别装在一个个一次性小盒子里。

    他递给顾渊廷一份:“尝尝。”

    顾渊廷拿勺子吃了一口,品尝了一下:“好吃。”是真的好吃。

    苏意然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眼巴巴地看着他:“真的很好吃吗?”

    如果廷哥能分他一口就好了,不要求多,就一口,就一口。

    顾渊廷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残忍地把剩下的一盒全部都吃光了:“真的很好吃。”

    苏意然:“……”呜呜呜呜。

    苏意然蔫巴巴地去把剩下的豆乳盒子放进冰箱,手中还剩下最后一盒,他忍不住摸了摸手里的小盒子,犹豫要不然打开吃一点好了,就吃一点。

    还没犹豫完,手中一空,顾渊廷把豆乳小盒子从他手中抽走,放进了冰箱里,冷酷地当着他的面关上了冰箱门:“不行。”

    苏意然:“……”呜呜呜呜。

    顾渊廷看着他这副记吃不记打又可怜巴巴的样子,有点头疼,他揉了揉他的发顶:“乖,你牙齿刚好,不要急着吃甜的,再过一个月,才可以吃一点。”

    “一个月,这么久啊。”苏意然睁大了眼睛。

    顾渊廷摸了摸他的脸:“忍一忍,听话。”

    苏意然也知道自己理亏,那天牙痛的感觉也还记忆犹新,他乖乖答应了:“好的吧。”

    苏意然又把彩虹酥豆糕做好,做这份甜品的时候,他开了直播。

    豆乳盒子是他打算这段时间主推的特色甜品,到时候要配合着在网上做一些营销宣传,所以暂时不曝光。

    这次直播,苏意然除了把彩虹酥豆糕做好之外,又教了观众用电饭煲做蛋糕的方法,现场演示给观众看,直播期间,顾渊廷一直默默地给他打下手。

    苏意然看弹幕时,就看到一直有“好甜好甜”、“磕糖磕到撑死”、“又是一碗狗粮”、“cp粉的春天”之类的弹幕刷过,时不时地还会密密麻麻刷成一片。

    咳咳,这个关键字就不屏蔽了,虽然廷哥没说,但他能感觉到,廷哥好像对秀恩爱这件事挺开心的。

    虽然,其实他也有点乐在其中。

    苏意然美滋滋地和廷哥一起继续做糕点,最后直播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就和观众说了再见,关了直播。

    彩虹酥豆糕让很多观众都感觉到新颖,受到了很多好评,不少观众都说回去要做一次尝尝看。

    苏意然把彩虹酥豆糕也分成小份,在晚上营业时,和豆乳小盒子一起,给每一桌客人都赠送了一份,得到的反馈都非常好,有几个客人甚至当场问他要再买一整份。

    苏意然和他们说了新甜品正式开售的时间,几个客人纷纷表示到时候一定要过来买。

    店里忙完,苏意然和顾渊廷回了家,根据医嘱,他这两天还是要喝粥,只是不用像前两天一样一点点冷烫都不能受了。

    所以,顾渊廷没有理由再喂他了。

    顾渊廷看着苏意然自己拿着勺子喝粥的样子,手指动了动,感到遗憾。

    吃完饭,苏意然窝在廷哥怀里在看电视。

    顾渊廷把苏意然整个人搂在怀里,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一边无意识地一下下抚弄着他的头发。

    苏意然突然听到廷哥问:“对了,我们的相册放在哪了?”

    他疑惑:“什么相册?”

    顾渊廷似不经意地说:“就是小时候的。”

    苏意然回忆了下:“小时候啊,那时候好像没照过多少相片,有也都放在老家了。”以前家里条件不好,智能手机也还没有普及,就没照过什么相片。

    后来上中学,家里条件好了,为了方便联络,就给他们一人配了一个2g手机,只能打电话发短信。

    顾渊廷停了会儿,问他:“那,中学的呢?”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