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草原王(33)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想刚我的都被我刚了作者:常念君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想刚我的都被我刚了》 第33章 草原王(33)
    “他还没有醒。”乌力措把人抱在怀里, 除了垂下来的一只手, 其余都被毛毯裹得严严实实, 他盯住危云白的眼睛,怀里的人没有丝毫反应。

    被哈赖连扛带背拽过来的大夫心惊胆战的对上乌力措,“单、单于……”

    “告诉我, ”乌力措手臂上青筋暴起, 克制力量怕伤了危云白, “他为什么到现在还没醒!”

    大夫声音低弱, 越说越没底气, “危大人的身体一切、一切都很好……”

    既没有中毒的迹象, 乌力措下的药对身体也没有坏处, 他把了一遍又一遍的脉,硬是什么都没把的出来。

    连原因都找不到, 说出来他都不信。

    大夫本来以为自己小命不保, 乌力措却根本顾不上他, 他只是浑身一震, 随即放松的看着怀里的人, “危云白?”

    既然一切都好, 那他是否还是在睡梦当中,只要叫醒了他就会醒来?

    乌力措下意识的忽略掉最坏的结果, “危云白,云白, 天都黑了, 你该醒了。”

    他的手就放在危云白的胸膛之上, 手掌下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别再睡了。”

    “危大人!”哈赖提高声音,跟着大喊,“危大人,醒一醒!”

    睡得再怎么深的人也会被这一嗓子吵醒。

    然而周围的人看的清清楚楚,别说醒了,危云白的呼吸都没乱上一下。

    大夫震惊,“怎么可能!”

    他沾沾杯中的水放在嘴边品了一口,喃喃,“不应该啊。”

    乌力措左手抓住车中小桌,硬生生掰下来一个小角,他死死的瞪着危云白的面容,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危云白!”

    尖利的桌木碎块扎破了他的手,血液瞬间流出,汇聚在指尖一点点滴落,乌力措呼吸粗重,额头上凸起青筋,咬碎牙齿带着命令道:“给我睁开眼。”

    系统瑟缩了一下,害怕,“云白,你真的不打算醒来吗?”乌力措不会用什么可怕的手法把人弄醒吧!

    危云白已经懒得回答。

    他讨厌被别人限制自由,讨厌被命令,讨厌被下药。

    非常讨厌。

    然而这些全被乌力措做了一遍,再多一次,他真的会腻了他。

    把怀里的人轻柔的放在地上,乌力措阴沉着脸,下了决定,“去把卜万丹拿来。”

    “大王!”

    巴吉三人心中翻起惊涛巨浪,“不可!”

    木里耳头一次这么严肃,“大王,那是卓古拉首领留给您的救命药!不说危大人中的只是小小的无害的迷药,单说连大夫都说危大人此刻一切安好,万一过会就醒了呢?属下绝对不同意您使用卜万丹!”

    他们三个扑通一声跪地,“大王,不能用卜万丹!”

    能被称作救命神药的只有“卜万丹”这个东西,全天下不超过三颗,炼制过程要耗费巨大的财力物力,需要用五百五十五种珍贵且稀少的药材调和,当年卜万丹的药方传遍天下,却从来没有人能够炼成。

    只因其中的一百三十八中药材已经绝迹。

    大夫张大嘴,手指颤抖双腿发软,这种药,恐怕整个大昭也只有国库那一颗,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激怒乌力措,仓皇开口,“不可不可!那么珍贵的药,用了就是暴殄天物!”

    卜万丹,可解百毒,甚至能让将死之人吊着一口长气,这、这样的神药,怎么可以用来治这小小的迷药!

    “大王,”巴吉狠狠磕着头,“那是卓古拉首领到死都不舍得用的药啊!您、您……您怎么能就这样给用了?!”

    “卓古拉首领希望卜万丹护着您,您之前那么多次的生死关头都没有用它!属下绝对不会让您现在用它!”

    “它相当于大王你的第二条命啊!”

    他们跪在乌力措的面前,表情坚定,绝不让乌力措拿到卜万丹!

    乌力措一个一个的从他们脸上看过去,最后再次定在了危云白的身上。

    他的阏氏表情平静,呼吸柔软,脸上还飘落着两鬓散落的碎发。

    他缓缓坐了回去,用手指碰着他的脸庞。

    危云白问过他两次,天下美人何其多,为何独独看上了他。

    只能说天地之大,辽阔荒芜的草原上却少了许多大昭的风光。

    没有江南烟雨,没有洛阳牡丹,在漠北以外的人们眼里,草原上的风光无限,风吹草低见牛羊,可对于漠北人来说,这里只有枯燥、乏味,和一忍再忍。

    乞丐不会珍重美食,再好的食物到了他们嘴里都是一样的东西,好的食材与坏的食材他们完全出不出来,因为食物只能满足他们一时的欲.望。

    然后乞丐见到了一块美丽的、无主的、从里到外让他无法移开视线的宝物,从来没见到的东西就摆在他的面前,他被宝物攻陷了,身心彻底沦陷,即使不吃饭不穿保暖的衣服,他也要擦拭干净宝物身上的灰尘,挡住风雨的吹拂。

    他被宝物激起了贪婪,为了匹配上心爱的宝物,他要拥有整洁的衣裳,要使用干净的碗筷。

    他要权,他要钱。

    他要永远占有着宝物,世界上即使出现和他宝物一般耀眼的东西,都不会比他精心呵护这个更让他心动。

    乌力措是乞丐,在他浅薄稀少的世界之中猛然见到了危云白。

    然后不可抵抗的、充满性.欲的情感就猛烈的冲进了他的整个胸腔与肺腑。

    他要危云白,只要那个第一眼看到的大昭人。

    除他之外,再无别人。

    看他坐下,巴吉三人刚松了口气,下一秒就被吓的屏住呼吸。

    乌力措手里握着刀刃,尖头戳在自己的手臂之上,“巴吉,把卜万丹拿来。”

    “……大王。”

    刀柄上移,刀尖对准胸膛跳动的心脏,乌力措柔和的视线在危云白身上扫视,随后转向自己的三个忠心耿耿的下属,“现在就是生死关头。”

    他轻声道:“他再不醒,本王都要疯了。”

    “巴吉,本王一辈子只有这次需要卜万丹,没有什么能把我逼到死路——只有现在,我把我自己逼到了。”

    他刀尖已经穿透了衣服,手还在稳稳的继续推着刀刃,细小的伤口开始冒出血滴,短短的时间之内就会伤透皮肉。

    乌力措手顿住,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样子,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本王真是没有想到,我还有这么一天,我这么惜命的人,竟然会亲手威胁自己的命。”

    还不是玩玩的地步。

    其他人也没想到。

    这怎么可能是乌力措呢。

    乌力措看着他们复杂的表情,唇角一勾,“本王也不敢置信的很,但现在,巴吉,本王命令你,去把卜万丹拿来。”

    也许之后会后悔,但那也是之后的事了。

    他现在奇怪的很,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他做的事是错误而愚蠢的,然而脑子里的空白和理智分的明明白白,一半什么都没想,一半想的全是他。

    乌力措不怕死,他怕的是无法满足的内心贪欲。

    ——这种感情,果然还是太危险了。

    巴吉颓废的站起,低声道:“属下……这就来。”

    没有办法,怎么有办法阻止乌力措。

    木里耳紧紧闭上眼,哈赖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啊啊啊啊!”

    他手颤抖着指着马车之内,表情又惊又喜,“危大人!您醒了?!”

    危云白手指不受控制的蜷缩,他眉头紧皱,额头已经冒出密密的汗。

    当啷一声长刀落地,乌力措大喜,“来人!”

    大夫慌忙的过去,三个人愣愣地看着,犹如重获新生。

    危云白手指掐着掌心的肉,忍着不发出一点声音。

    和前两次的力量完全不同,天道赐予的力量凶猛的冲进危云白的身躯,毫不留情的集聚冲向他的大脑。

    头疼。

    疼到痛不欲生。

    乌力措顿了一下,随即拨开他的牙齿,将自己的手掌放在他的唇边,危云白下意识咬住,牙齿瞬间刺破皮肉。

    乌力措眉头皱都没皱一下,跟身边人说话的语气却可怕的要命,“没看到他疼吗?”

    “给我立刻治好他的疼!”

    天道的力量再也不是先前两次那么温柔,依旧强大,却强横的开始在危云白体内冲撞。

    “怎么回事!”系统焦急,“天道的力量不应该让你痛苦啊!这是赠予的力量啊!”

    在乌力措拿着刀尖对准自己的胸膛的时候,天道的力量就已经降下。

    比以往的都要长、都要明亮,系统还没来得及欣喜,就发现力量也太多了!

    多的不正常!

    不应该是这个量啊!

    “妈的!”

    还说是什么御医!名医!

    简直是个废物!

    乌力措扭曲着脸推开大夫,“巴吉,卜万丹!”

    “……是!”

    危云白这个状态太吓人,只不过片刻过去,他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湿了一片,表情是极尽忍耐的痛苦,让人看上一眼就不忍再看。

    乌力措眼睛泛红,握着危云白的手,“睁开眼看看本王,告诉本王你那里再疼,无论什么疼痛,本王命令你立刻离开本王的阏氏!”

    “危云白,本王就在你身边,本王会永远陪着你。”

    他话音刚落,身体里的天道力量猛地停顿了一瞬,又瞬间更加粗鲁的冲撞。

    “怎么办怎么办,”系统着急的想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它勉强镇定,追踪天道力量的路线,震惊,“云白!它再往你大脑的方向去,它想修改你的记忆!”

    头、痛。

    危云白忍着,握紧拳头,“它要、干什么。”

    “乌力措是天道之子,他代表着天道,他想要什么,天道就会给他什么,”系统愣愣道:“天道想修改你的记忆——它想让你留在这个世界,它想让你爱上乌力措,完了,云白,我们完蛋了,乌力措爱上你了。”

    完蛋了。

    乌力措爱上危云白了。

    或许他本人都不知道,天道却开始冲入危云白的大脑,它想要修改危云白的记忆,天命之子想要的东西,就是天道想要的东西。

    乌力措怎么会爱上危云白呢?

    他不是只有占有欲和控制欲吗?

    怎么可能呢!

    “比命还重要的东西。”

    ——完蛋了。

    天命之子的爱,天道绝对不会让他们离开乌力措。

    危云白猛的咳嗽起来,他忍着痛,“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不管是不能离开,还是被修改记忆。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那双眼睛无神,乌力措心中一颤,低声道:“危云白!”

    “乌力措,”危云白指尖已经疼到不受控制的颤抖,他却让自己露出一个好看而虚弱的笑,“我头好疼。”

    乌力措表情彻底裂了,他声音干哑,“很快就不疼了。”

    “你、你能不能,”用尽全力维持笑容,汗水黏住他额前的发,面色苍白的美人对着乌力措说道:“你能不能,别让它疼了。”

    眼眶一酸,乌力措快速别过头,又恶狠狠地转回来,“在本王阏氏脑子里的东西!别他妈再让他疼了!”

    已经冲破大脑的力量被乌力措镇住,瞬间平息了下来。

    危云白猛地喘了一口气。

    系统茫然地盯着乌力措,喃喃,“他现在的决心,竟然比想要你爱上他留下来的想法更激烈……”

    天道的力量又恢复了温柔舒适的暖流,安抚着危云白的身体。

    “哈哈哈哈,”开始是细碎的笑,再后来就变成了出声的大笑。

    危云白捂住眼睛,笑的停不下来。

    爱我?

    可是这个世界,这个天道。

    ——已经彻底让他喜欢不起来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