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娇妾作者:桃花引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娇妾》 第3章 第三章
    谢娇闻言蔫蔫的。

    这位找她肯定是存了什么心思,但是她什么都不想掺和啊。

    秋月自幼侍奉在谢娇身边,一眼就瞧出了谢娇的想法,她也不说话,只等着谢娇做决断。

    谢娇:“便说我自从来了这盛京,偶感伤寒,不便见客。

    这盛京大雪纷飞的,想必她也是能体谅的。

    你去给她沏杯茶,也莫要让她觉得怠慢了。”

    厅堂内,赵俏连茶杯都不曾端起,往日里她哪能瞧得上谢娇这个庶女啊,只是如今还要主动来找这谢娇。

    忍忍吧,等她爬上侧妃的位置,便好了。

    等了能有一刻,谢娇还不曾出现,别说赵俏了,便是赵俏的贴身丫鬟鲁露儿都有些不屑了,以为谢娇这是端着。

    秋月进了厅堂对着赵俏微微俯身。

    “赵侍妾,我们主子因盛京这大雪纷飞的天儿风寒,不便见客。您也知这江南跟盛京的气候相差。

    我们主子让我跟你说声抱歉,等日后在叙。”

    赵俏的脸色沉了下来,一双美眸看向了秋月,秋月面不改色。

    赵俏从荷月院出去的时候,都没给荷月院下人好脸色,荷月院的下人也都不敢招惹这位,纷纷低垂着眉目当做瞧不见。

    秋月坐在厅堂内,抿了口茶,只道:“可惜了这茶了。”

    “偶感风寒?她有能耐就这辈子别从那个小院里出来,这辈子都靠着王妃,十月怀胎的麟儿全部抱养在王妃膝下,我倒要看她能忍到几时。”

    露儿紧跟在赵俏后面给她打着伞。

    盛京冷啊,雪已经连着下了几日了。

    王府的下人们把府内的路面清理干净了,可新落下的雪还是还是薄薄的在路面上铺了一层,荷月院到远瑶院这一路偏僻,下人打扫也是慢,等到赵俏回了院里时,鞋袜都湿了,她还打了个喷嚏。

    收了伞,露儿伺候着赵俏换了衣裳,又倒了茶。

    赵俏暖了暖身子,这才想着今天的事情,既然谢娇那个蠢的不肯配合着,那她就等着晋王回府,她一定要在谢娇之前侍寝。

    看了看紧闭着的门,赵俏压低声音,“府里这几日怎么还没来信,你去跟看门的小厮打好关系,若有我们院里的信,让他们赶紧送过来。”

    只要之前在府里跟赵家商量的事情办成了,她在这晋王府,何愁没有晋王的宠爱。

    露儿只当赵俏是等着府里的信着急,连忙说好,这几日她在府里的关系打的差不多了,至少哪个院里的,都能找到个能说上话的。

    只是可惜这次王妃的动作,她大概还要在靠银子了,不仅如此,可能还要悄悄的交好。

    露儿:“姑娘,这次王妃的动作,我们大概还要重新打赏了。”

    这赵俏拿了三百两银子,又说了几个人名,让露儿主要跟这几位交好,这才挥了挥手让露儿下去了。

    用三百两打赏几个下人着实是奢侈,谢娇来盛京也就带了一千两的银票,这还是谢知县担心谢娇跟自己离了心了,日后又在王府飞黄腾达了,这才咬着牙拿出来的。

    谢娇跟赵俏他们在王府的月例,也就每人一月十五两银子,只是在赵俏看来,若是能笼络了人心,这银子用的也值了,再说了,在晋王府地位高了,也不愁银子,有晋王呢。

    谢娇午睡时,再次梦到了温泉。

    这次谢娇使劲拧了自己一下,她娇嫩的皮肤立刻青了。

    按理说做梦拧自己是不会疼的,为什么她不仅疼,小臂上还还有一块拧青了呢,一时之间谢娇只觉得越来越奇怪。

    这次午睡,谢娇睡了足足能有一个时辰,等她醒来的时候,撑着床边想要坐起来,目光落在了自己小臂上,谢娇有些说不出话了。

    她是在梦中拧了一下自己,她.......

    莫非,她每日里见到的温泉不是梦境,一时之间,谢娇激动的心跳的有些快。

    秋月听到屋内的动静进来,谢娇赶紧将自己的小臂用衣袖遮住。

    谢娇就算再笨,也知晓这些事情还是莫要说得好,况且自己还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姑娘,我在厨房提了糖蒸酥酪回来,一会再给你沏一壶龙井。”

    秋月上前扶着谢娇起床,谢娇很好的遮掩着小臂,换了衣衫以后,她坐到了桌前,看着糖蒸酥酪有些发呆。

    她要不要一会再睡一下试试,而且她出现在那个温泉面前,是不是别人在她午睡时进房间是找不到她的。

    这样想的,谢娇对着糖蒸酥酪也没什么兴趣。

    “今日赵俏因为姑娘不见她,她回去的时候都是摆着脸色回去的,不过她给姑娘送了东西呢。

    到底是赵俏,送了支金步摇呢,这金步摇下面的是翠玉,一晃动起来声音清脆着呢。”说罢秋月问了谢娇,这金步摇要如何处置。

    谢娇只是让秋月把这金步摇搁在库房,她想着日后还一个跟这金步摇价值差不多的还给赵俏。

    小口小口的吃着糖蒸酥酪,谢娇随意的问了一下今夜是不是秋月守夜,秋月说是以后,谢娇想着今晚一定要在一探究竟。

    如果是秋月发现她就凭空消失了还好解释,这要是其他丫鬟发现她凭空消失了,这要如何解释啊。

    秋月泡茶的手艺是跟着谢娇的哥哥学的,谢娇喜欢喝,她把茶都喝光了,但是糖蒸酥酪也就动了几块。

    王妃院里,吴嬷嬷听了下人跟自己低声悄语了几句,连忙进了内室。

    “王妃,今日赵俏带着礼去了谢娇的住处,谢娇以不适盛京天气为由,拒绝相见。

    我看这谢娇是个不错的,至少知道自己的位置,看着也不想在王府争抢什么的,但是就是担心她这是隐忍,等待着时机。”

    晋王妃:“她若一直这般,我也不会亏待,等王爷回来了,跟他提一下谢娇,至于赵俏,便说是她自己央求着我弟弟,带着她进府里的。”

    晋王妃宁愿晋王回来去谢娇院里,也不愿他去李侧妃或者是赵俏的院里。

    吴嬷嬷:“还是王妃聪明,王妃这般,任她赵俏在王爷面前如何,王爷对她的印象,也是贪慕虚荣。”

    晋王妃跟吴嬷嬷正说着呢,府里有晋王的人来禀告,说是王爷捎了口信回来了,这几日便能回京了。

    打赏了银钱让人退下去,晋王妃低垂着目光。

    到底是自己的夫君,把他往其他人的院里推,晋王妃心里也不舒坦,只是她又能如何,便是寻常官员家里的正妻不能怀孕,都要想办法抱养庶出的孩子在膝下,更别说她一个嫁入皇家的王妃了。

    况且她是晋王正妃,她对待后院的妾室要宽容。

    谢娇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用了晚膳便要就寝。

    秋月劝道:“姑娘,你要不做做针线活,如果你不愿,看看书,写个字也行,若都不愿,弹琴也行,哪能刚刚吃完饭便歇下啊。”

    “我有些困倦,还是先休息吧。”

    谢娇还着急去看温泉呢,哪能等会在休息啊。

    熄了灯,谢娇闭上了眼睛,大概是因为她一直想着温泉,结果她不过片刻,竟然就出现在了温泉的面前。

    看了看温泉,谢娇又去了竹屋,竹屋还是打不开。

    这次谢娇试着想着出去,随后谢娇一眨眼,她已经回到了榻上了。

    如此这般,谢娇试了好几次,她激动的喝了一杯茶水。

    这段时间她的皮肤越来越娇嫩大概是因为泡了温泉,不仅如此,她以后能进这个空间,还能再出来。

    谢娇睡觉前进了空间,她在空间里面泡了个温泉,这才美滋滋的从空间出来睡觉了。

    李书在晋王回盛京前解决了几个跟着晋王的钉子,这才赶紧骑着马去追晋王。路过了山路之时,一背着柴火的有些仙风道骨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喊住了李书。

    李书停住,居高临下的瞧着他,“你喊我何事?”

    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那男子笑道:“公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顿时李书兴致勃勃,“不可限量,怎么个不可限量啊?”

    “公子的主子前途不可限量,公子当然也跟着前途不可限量,只是......罢了罢了,不说了。”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那男子背着柴火继续往前走。

    李书本想回去,只是在瞧见了男子系着的玉佩,神色凌然,数年前当今上升遇一年轻男子,夸赞在众皇子之间不受宠的圣上前途不可限量,随后当今圣上便登基为帝。

    当今圣上还说可惜没能再遇,他只记住了那男子背着一捆柴火,腰间系着一块玉佩。

    这事情李书还是听晋王说过的,当朝知晓的也就几人罢了。

    李书哪能让他回去了,连忙追了上去,挡在了那男子前面,“既然你喊住我了,总要跟我说清楚。”顿了顿,李书对其作揖。

    看着李书许久,那男子了开口道:“你主子后院有一女子,能助他,此女子娇艳貌美,足智多谋。只是,公子千万别对其动心思啊。”

    盛京城几百里外,丛林内侍卫打扮的人捡了木头点了火,还有侍卫快速搭了帐篷。

    晋王陆煜一身黑色劲装,冷冽的眸子看了看周围,他踩着自己的靴子进了帐篷,跟晋王年纪差不多的陈公公连忙跟了进去伺候着。

    没一会,李书匆匆跑了过来,刚巧陈公公出来,李书赶紧拦住了陈公公。

    李书:“陈公公,我有事要见王爷,还劳烦禀告一下。”

    这李书跟陈公公也算是熟悉了,陈公公闻言便说好,紧接着掀开帐篷帘子进去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